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梨花落

2017-06-08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我一直不相信命运,但我相信运气。在两千五百年前桃柳芳香的茅屋前许愿,到两千五百年后的空虚守侯,命运从来都如此可笑,就像一面破碎的镜子,你可以照出自己破碎的脸,主观的视角是会犯错误的。
  我收拾好所有的东西,然后关在房间不出门。视线不好,只能看见一角的天空,有时蓝,有时灰,静下来的时候能折射出心情的横切面。
  我又重新对着镜子讲了一遍自己写的故事,很多人开始跑出来,他们都是主角,恨得鲜明,爱得热烈。觉得有点羡慕,有些完美假得太真实,我似乎忘了,他们只是我手中的木偶戏,哭和笑都只靠右手大拇指和食指的力量。
  我开始害怕电话响,因为好消息太少,大脑中枢某根神经变得分外敏感,我感觉它有点失控。很简单,我失去了驾驭它的能力。
  其实天气不错,只是没什么心情。
  
  躲在聊天室里,发现自己的头像土得耀眼。有人上来说,最近好吗?记忆中似乎不认识,关掉的时候又补充了一句,交个朋友吧!我觉得有点傻,然后看见上面显示,我是个女生。我开始回一句问候。她开始叫我尤傲米,我吓了一跳,我在想隔开这层屏幕,那边是人还是鬼。她笑了,仿佛猜中我的心思,她说,放心,我是人,以前见过你,在学校。我突然觉得学校这个名词变得很远。然后下线了。
  我讨厌网络,不真实,没有厚重感,但我认识了饮爱。我们成了朋友,尽管我们的聊天记录只有几句话而已,但我们跳出了网络,回到了现实。
  饮爱的头发长得过分,而且总是披着,又喜欢穿白色长睡裙。夜里,如果你看见她站在你面前,或许会觉得那是贞子来了。
  我问她干嘛留长发,她说这是个秘密,听起来有点悬,感觉后背凉凉的。
  我又问她那次在网上,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她笑得有点邪,她告诉我,尤傲米是她心里的朋友,住很久了。
  我有点感动,觉得被一个人记住并且珍藏是件美好的事。
  
  天气不好的时候,我们喜欢躲在房间喝热茶,下肚的热量可以激活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饮爱喜欢握着我的手说,朋友真好。那一刹那,仿佛有股寂寞的冷气流被分担。莫名地,我会觉得心疼,感觉骄傲的饮爱有时很脆弱,很多所谓的性格只是我们的皮囊而已。事实上,我们太在乎手指划破的疼痛。
  饮爱告诉我,我的背后藏着一个寂寞的男子,夜深人静的时候,会在我家楼下重复徘徊。
  我感觉心紧紧抽了一下,我知道,是他。
  饮爱问我,是否会被寂寞打动。我没有回答。
  
  坐在下雨的窗前,记忆开始变得很疯狂,我看见对面的房子远远近近动得厉害。我告诉饮爱,我的视线出了问题。她从后面抱住我,她说,傲米,别怕,我在这。我开始安静下来。抬头的时候,天灰得厉害,雷声很热烈,听雨拍打建筑物的声音,像一曲独特的歌。我不敢流泪。
  因为饮爱,我认识了杉子。有点腼腆,穿很干净的白色毛线衣,在阳光下干净地发亮。
  饮爱告诉我,他们是男女朋友,但不相爱。我没有感到意外。他们走在路上的时候肩并肩,但手的摆动是相反的方向。我知道爱情的角度不该是这样。
  杉子喜欢动物,但我和饮爱都很讨厌。他只会牵着他家的小狠在我家门前站上十五分钟,然后命令它回去。它是只很乖的狗,和名字不相符。慢慢地,我会觉得我并没有那么讨厌它。杉子很开心。
  某天夜里,饮爱敲我的房门,很大声。我听不清她说什么。开门的时候,她哭得很惨烈,她说,她爱的人不爱她。我没有问,看她的眼泪,透明地让我心疼。
  我找到了杉子,让他要好好保护饮爱。说这话的时候理直气壮,仿佛是警告。杉子很安静,临走的时候,笑了。我没有再说话,我觉得那一笑够了。
  后来,我见到了百步,是饮爱帮我找到他的。百步没变,依然是那么耀眼。我开始怀疑,这样的他和我相爱四年,其间分开过十八次,百步曾说过,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是一个吻,我们走路的距离是19步,我很不甘心,每次都是他走前面,但他告诉我,前面的位置太残忍,因为看不到对方的影子。我开始觉得幸福,原来,他爱我爱得如此周到。
  百步说,傲米,我们和解吧,我想你!
  我没有说话,他开始抱我。那一刻,我知道分开十八次并不能阻隔什么,我们依然相爱。
  我和杉子、饮爱来往地更频繁了,加上百步,我觉得生活很完美。短暂地完美!
  
  无意间,我跟百步说起两千五百年前的故事。那个梨花落尽的时节,有个寂寞的女子等掉了一生的光阴,在残阳似血的黄昏听一首来自远方的歌,然后永远送别心爱的人。讲的时候很平静,但抬手的时候发现满脸的泪水。百步有点沉默,他第一次被我的故事打动。然后他说,傲米,你不会是那个寂寞的女子,而我是梨花落尽前回来的男子。
  午夜,我梦到了那个故事,看不清所有的脸,只有满地的梨花,白得纯洁而透明。
  饮爱问我,和百步的爱情线在哪里。然后我开始回忆,那时,我们都年轻地骄傲,一起从嘈杂的课堂上跑掉,在干净而狭小的奶茶店分享我们的第一次约会。
  饮爱眼睛发亮,她说,傲米,我有点恨你。我放声大笑,她也笑,整个房间在颤动。
  偶尔空闲的时间,我也会突然觉得寂寞和想念。杉子问我,爱是什么,可以持续多久。我没有回答,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杉子有点失落,我不知道,关于他和饮爱,他们的故事太复杂。杉子说,不想谈过去,想看到未来。我也一样。所以,我没有问百步,离开的日子里在干什么。
  百步告诉我,有一种花开的时候很灿烂,凋谢的时候很惨烈。他问我这是什么花?我奇怪他的认真,我不敢随便回答。
  
  百步出差的那天,饮爱也走了,去旅行。留下我和杉子,觉得有点寂寞。
  杉子弹他的琴,小狠乖乖陪着,第一次听到杉子弹琴,全是哀伤的歌。我问他,你的心也很伤吗?他却反问我有没有被伤过。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突然发现,对杉子的问题我显得那么迟钝。我告诉他,没有人喜欢受伤。杉子低下头,弄他的琴,忧郁地迷人。
  我又开始找新的工作,我发现,我那么讨厌一些繁杂的被约束的事。然后工作变得有点难,我羡慕街上的人群,笑得热烈。
  杉子煮的意大利面很好吃,吃了一星期后,我还是不觉得腻,我第一次对一种食物如此留恋。杉子笑,他说,你可别因为我的面而爱上我。他的脸干净地透明。我突然有种错觉,我的脸微红,有酒醉的姿态。然后,我们都笑了。我们知道,百步和饮爱存在地那么真切,我和杉子怎么可能。
  工作并不顺利,我渐渐爱上唠叨。杉子很耐心地听我讲,坐在我旁边,像个绅士一样优雅。我说,杉子,我想百步了,他以前也会听我唠叨,不过没你耐心。他站起来,拍拍皱掉的衣服,他说我是个贪心的女人,有个人愿意倾听的时候还要把心寄在远方另一个人的身上。我也觉得是。于是,我告诉他,我来做饭。他有点惊讶地感动。
  我做的很难吃,但杉子却没有皱眉,把盘子清除地很干净,他称赞我,你很棒,比饮爱好。我笑了,想起百步曾经把我的菜倒掉。我说,你也是,比百步好。然后,我们都有点惊恐地背过身,回到各自的房间,像一对偷情的男女。我在心里拼命地默念百步的名字。
  杉子看见我为了工作很头疼,于是买了很多纸和颜料。他说,我们来做你喜欢的工作,怎么样?我有些不明白,他拿起画笔,画出了我心目中的完美房子。然后,我明白了。我又开始写起了故事,他画插图。时间开始被排得很满。我们都沉浸在工作的气氛中,有时,甚至忘了吃饭。
  
  百步回来的时候,看见一地的画纸和稿子。我和杉子都停了下来,有些措手不及。有点奇怪,我并没有很兴奋,却感觉被打扰了。但很快,我便调整了乱掉的神经。我热情地拥抱百步。身后的杉子安静地离开。
  我问百步,工作顺利吗?他只说有点累,然后轻轻地吻我的额头,说想我。
  隔日清晨,饮爱回来了。杉子帮她拿行李。看起来饮爱心情不错,拥抱我的时候说想我。我有种莫名的感觉,我变得如此重要,在恋人和朋友心间。
  饮爱带回了很多照片,我认识了那个不知名的小镇,美得有点醉人。夜里,我问饮爱,在这么美的地方有没有艳遇。她迅速收起笑,一本正经地说,傲米,我有杉子了。
  因为百步和饮爱的回来,我和杉子进行到一半的创作终止了。我问杉子,饮爱有没有给你带礼物。杉子笑而不语,我突然记起百步给我的那个吻,伸手摸了摸额头,早已没了温度。杉子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
  旅行回来后,饮爱安静了许多。空闲的时候,她突然说想讲个故事给我听。她告诉我,在杉子之前,她有个刻骨铭心的爱人,这次旅行又碰见了他,觉得当初被伤的心又开始疼了。
  我紧紧抱住了她,我说,饮爱,没事的,你现在有了杉子,一切都会好的。她哭了,她说,我不爱杉子,不爱。我轻轻拍她的背。她说恨那个抛弃她的男人,带走她四年的青春,离开的时候头也不回。她更恨自己,到现在还忘不了他。我觉得胸口有些堵,为饮爱,也为自己。我竟然莫名地害怕,我会是下一个她。我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我相信百步不会,他是真心的。
  我跟百步讲起饮爱的故事。我问他,我也会有这样的下场吗?他用力地抱住我,他说,绝不会。为这个承诺,我很开心。
  
  杉子突然决定卖掉他的狗。我一路小跑去找他,但我还是晚了一步,小狠离开了,去了一个陌生人家里。我责问杉子为什么这样做。他什么也没说,转头就走。
  那一晚,杉子喝醉了。我第一次听见他讲脏话,对着饮爱。我站出来推了杉子一下,我说,杉子,你疯了,你今天真反常,我不许你欺负我的饮爱。杉子开始冷笑,他说,尤傲米,你真傻,饮爱不是你的。他离开的时候,忧伤的背影让人心疼,我却突然好想抱住他,安慰他。
  回头看饮爱的时候,她面无表情,我问她杉子怎么了。她说,没事。离开的时候同样有忧伤的背影。
  我有些害怕。
  我告诉百步,饮爱和杉子都好奇怪,他们一定发生了什么。看着百步的时候,突然觉得他的眼神如此迷离。他说,傲米,我们离开这吧,离开杉子和饮爱,过我们的生活。
  我的心猛烈地跳动。
  我觉得他们三个人都如此反常。我不敢猜想什么,我说我累了,然后回到房间。冲动地想哭,但不敢太大声。
  
  我知道有些事注定要发生,就像我讲给百步听的故事,梨花落尽处总有结局,但我害怕结局。
  杉子离开的那天,下雨。站台上很冷清,风有点放肆。我看见杉子的眼眶红了,第一次知道他笑容的背后隐藏着那么多忧伤。他抱了我,可是什么都没说,我知道,事实上,我们有很多话要说,结局不该这样。
  火车开动的时候,我看见他在车窗上画了一颗心,我开始哭,很小声,然后,很大声。回头的时候,发现月台上空无一人,除了我,很寂寞,很忧伤。如果可以,那一刻间,我有追上去的冲动。
  饮爱很沉默,面对杉子的走,她只是淡淡地说,他是对的。我不敢问什么,我相信饮爱的心里比我更苦涩。
  在顶楼的天台,她喝了很多酒,然后问我,傲米,你觉得爱苦吗?我感觉自己的心有些麻,喝一口酒。很苦。
  
  百步再次提出离开,这一次,我答应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也许是杉子的走,我不想曲终人散,我多么珍惜他们,我身边的这些人,包括那只令人心酸的狗。
  收拾行李的时候,百步接到了电话,然后匆匆出门。临走前,看我的眼神如此忧伤,仿佛是道别,我不该想到这个词,故事的结局不会是梨花落。我继续整理东西。
  百步回来的时候喝醉了,说了很多话。我只听清了这几句,他说,傲米,对不起,我恨这颗心,它不是我的。傲米,对不起,我背叛了你,我有过别的女人。他重复很多对不起,我觉得地在一点点下沉。
  隔日清晨,百步醒了,他问我昨晚。我只字未提。我说,百步,过去是多么遥远的词。他握紧了拳头,他说,傲米,我们不会梨花落尽,不会。
  
  我找到饮爱,我说,我被抛弃了。她轻轻地抱住了我。整个房间安静地可怕。
  我住到了饮爱家,百步每天晚上在楼下徘徊,就像以前,饮爱帮我找到他之前那样,我不敢站在窗前看,我不敢看骄傲的百步落寞的样子。
  饮爱问我,会原谅他吗?我没有回答,我不知道,在这样的夜里,他的爱和我有多远,有多近。
  我突然有些想念杉子,我问饮爱,你会想杉子吗?她说,杉子不属于她,他的心里有别人,以前是,现在也是。饮爱看我的眼神很坚定,我突然想起车窗上的那颗心。我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仿佛害怕饮爱知道,我们曾经离别地那么哀伤。
  饮爱生日那天,我接到了杉子的电话,他说,傲米,你好吗?我哭了,有些激动。我对着电话喊,杉子,你回来吧!沉默了很久,他挂掉了电话。很久后,我收到他的短信。他说,他会在远方祝福我,他的心里会永远装着我。我听见自己的眼泪滑落时有最脆弱的声音。我想念杉子。
  
  再后来,所有的事情都开始完整呈现在眼前。我在杉子的空间给他留言,然后我发现了那个被隐瞒的故事,我的心瞬间结冰,疼得失去知觉。
  我静静等待着该来的一切。
  饮爱回来的时候,没有穿鞋,看着我的时候,令人那么陌生,我很平静地问她,我们是朋友吗?她说,是,但我恨你。
  我笑了,很干脆。
  我拉着行李箱开了门,走的时候很潇洒。我听见身后重重的关门声。我知道,一切都该结束了,就这样,干净利落。
  百步找到了我,他说,他快要走了,找回他的心。我很优雅地伸手,我说,祝福你。离开的时候,他紧紧抱住了我,他说,傲米,我爱你,永远。我没有再哭,我知道,我的心冻住了。
  我给杉子发了一条短信,我说,我知道了。他说,你可以去西藏,离天最近的地方,那里很干净。我笑了,杉子如此明白我。
  饮爱来找我的时候,剪掉了那头长发。她说,傲米,我们能像第一次认识一样,听我讲个故事吗?我点了头,我知道,那是我们的故事。
  饮爱告诉我的故事比梨花落更凄美,那是属于我、杉子、百步、饮爱,我们四个人的故事。听的时候,我觉得所有的神经全部断裂,这些岁月流成的曲线是那么伤人。
  饮爱说,那头长发是为那个过去的爱人而疯狂生长,后来他死了,而那颗心却在一次手术中留在了百步的身上。和杉子的故事只是开始于同一天失去爱人相同的痛。
  她接近我只是为了拥有那颗心的百步。饮爱告诉我,其实我的百步失去了和我一起四年所有的记忆。但再见到我的时候,百步的爱回来了。她恨我。但百步还是向饮爱妥协了,因为害怕我知道一切。直到杉子看见真相。
  我不敢再听,这样的故事多么残忍。对面的饮爱陌生到让我害怕,我很小声地求她,可以把它们都扔回去吗?她笑了,笑得很疯狂,但我看见她眼角有泪,她说,傲米,这一切都发生了,你逃不掉。
  饮爱离开的时候,从包里拿出剪下的头发,她说,傲米,你看这些恨多么长,全都纠结在一起了。你是幸福的,百步只爱你,杉子也是。
  看着一地的长发,我觉得我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了。其实,我知道,饮爱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是。
  
  百步走的那天给我留了言,赶到机场的时候,我看见他笑得很干净,就像我第一次看见他时的模样。他伸开双手,我走进他的怀抱,我知道,这将是道别。他说,傲米,以后别再讲梨花落了,你不该属于眼泪。我哭了,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他流泪。那些光阴全部在眼前,我看到我们的开始,然后结束。听着他的心跳声,我无法相信这不属于他,这个节奏多么熟悉,我听了那么多年。
  百步走的时候没有回头,我知道,他害怕,怕一回头就看不见我了。而事实上,我一直站着,直到我看不见他。我站在身后,发现这个位置如此残忍。
  我原谅了饮爱,我知道一切都不可更改。
  我没有再见到她。我不知道她选择了怎样的方式结束这段故事。但我相信,她曾经为伤害我而痛苦地挣扎,她也只是怕受伤。我又想到了杉子,想到他的狗,发现这世上,寂寞的从来都不只我一人。百步曾经问我那种惨烈的花叫什么,我想我知道答案了。我不敢再讲故事给谁听,因为一切都该终结了。我不知道,所有人离开之后,自己还能不能回去,回到当初和饮爱在聊天室里几句简单的对白。
  午夜醒来,我会看见窗外,朦胧中落叶纷飞,仿佛漫天梨花,飘飘洒洒,为所有的故事谢幕。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出自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2017-06-08/785.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