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浮尘

2017-06-13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晚自习下课,已经有十点了。人流拥挤着从狭窄的学校门口喷涌而出,向着如墨汁一样浓稠幽暗的黑夜里四散游去。人群中漂浮着阵阵恶臭,是汗液发酵了一整天所产生的味道,令人作呕,可在墨汁里游动的“鱼儿”们并没有察觉自己身上有多难闻。他们一头扎进黑夜里,拖着几乎累得快要破碎的已经麻木的身体,一步步地朝着他们所幻想出来的在黑暗深处隐匿着的光明前进。
  李钧从越来越稀疏的人流中走了出来,再走一会儿,就能到家了。其实李钧的家是李钧租来的一间不足二十平方米的小房子,房子里没有电扇,李钧热了就摇蒲扇。小房子里还有一盏白炽灯,能发出昏黄的光来,让李军在晚自习后还能再学一会儿。李钧的厨具都在走廊里放着,李钧用那些厨具给自己做饭吃。能吃到饭的地方,就能算作家了吧。
  三年前,李钧也是像现在这样不分昼夜,累死累活地拼命学习,最终考上了县城的一所重点高中。他是他们那个小山村里少数几个上到高中的人之一。由于学校不是寄宿学校,李钧只好在学校附近用很低的价格租了一间小房子。他在那间小房子里学习,休息,咬牙坚持着。他的理想就是考上一所好大学,然后再也不做穷山沟里的人。他近乎疯狂地同每一本教辅书、每一张试卷做着对。
  就这样,他努力了三年。三年来,他所受的苦,除了他自己知道外,还有另外一个人。
  2
  李钧的房子临着街。在街对面有一个面馆,面馆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开的。听说那个女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为了生计,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开了一个面馆。李钧有事没有空自己做饭,就到女人的小面馆要一份面吃。李钧很喜欢吃小面馆里的面,因为那个女人做出来的面的味道,很像李钧妈妈做的面的味道。
  那个女人皮肤白皙,面容娇好。尤其是在她满头细密的汗珠,忙着做面的时候,更是楚楚动人。见到李钧来吃面,她总是会朝着李钧微微一笑。那个甜美动人的微笑总能让李钧胃口大开。
  除了女人问李钧要吃什么面,李钧回答之外,两人一直都没有多说过其他的话。
  由于经济拮据,李钧并不能常常到面馆中吃饭。更多的时候,李钧只是望着女人在面馆中忙碌的身影,满意地一笑,就回到出租屋了。李钧远远地望着女人的时候会想到很多。他也想拥有像女人这样安静的生活,不必像这样每天慌慌张张的。他有时候会想起已经很久没见的妈妈,虽然两人的外表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但做出来的面的味道是一样的。只有在望着那个女人的时候,李钧才会忘记疲劳,才会感到久违的安静。
  
  女人的面馆生意很好,总是有一些学生、小商贩到她的店里吃面。女人常常忙到很晚。可是就算再晚,她也能看见马路对面一栋建筑物的三楼,中间有一扇小小的窗户,窗户里透着昏黄的光,那些光包围着一个少年,少年正在专心致志地伏案学习。女人总是在收拾完面馆,关上门准备回家的时候,直直地站着,抬起头望着那个少年,有时候会出了神,她想像着少年是个什么样的人,有时候甚至会想像少年未来的样子,想着想着,她会突然笑起来,笑自己傻,干嘛要替别人憧憬未来?
  她知道这个少年的。这个少年总是站在自己的面馆门口,假装不经意地往里望,偶尔会进来吃碗面。她记得他。
  临走的时候,她会满意地一笑。
  她不知道,她和少年远远地偷偷望着对方的身影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是多么相似。
  3
  时间过得很快,李钧已经上高三了。李钧每天除了马不停蹄地练题、总结、听课之外,就只有吃饭、睡觉了。他每次从面馆前经过,面馆不是还未开门迎客,就是已经关门了。只有中午的时候,能远远地望见她。可只是匆匆望一眼就走了。但那一眼足够为他带来安静和满足了。
  李钧有时候会在睡前想起那个女人的笑脸,会想起她做的面的味道。随后巨浪般的睡意袭来,将他脑海中的一切覆盖。所以,他仅仅是想起,再没有多余的想法。
  像墨汁般浓稠的夜色里,面馆两边的杨树,经初夏的风一吹,发出沙沙的响声,诉说着关于梦想的寓言。那些沙沙声将忍不住瞌睡的李钧重新唤醒,告诉他梦想其实不在睡梦里,而在一个更大的、荒芜的梦中。
  在那个更大的、荒芜的梦中,梦想不是唯一的东西。甚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李钧在越来越接近高考的一段日子里,索性午饭统统到面馆里去吃了。为了省去做饭的时间,破费就破费吧,反正离高考没几天了,李钧这样想。
  面馆的生意也越来越好了。年轻的女人在面馆门口还另摆了几张桌子。
  李钧连续几天都来面馆吃饭让女人很意外,同时也很高兴。女人这才想起,那个少年之前已经很久都没有到面馆吃饭了。
  女人很细心,估摸着李钧快要放学了,就把李钧要吃的面做出来了。等到李钧来吃的时候,已经晾凉了,刚刚好,一点也不耽误李钧的时间。李钧明白女人是故意这么做的,她是为了给自己节省时间。他一直想说声谢谢,可一直没有机会。
  4
  初夏的天气总是说变就变。李钧冲进雨里,往面馆的方向跑去,去吃他的午饭。雨下得很大,面馆里的客人很少。李钧习惯地坐在靠墙的一张桌子旁,面前放着早已为他准备好的面。面已经不烫了,李钧便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正吃着,面前突然有人放下了一杯水,抬头一看,是那个女人,正用李钧很熟悉的那种笑容看着李钧。女人和李钧面对面地坐了下来。女人先开口说的话:“好吃吗?”李钧慌忙答道:“好吃!”
  “你们高三学习很辛苦吧?”女人问。
  “你怎么知道我上高三?”
  “你来这里上高中已经三年了”女人笑着说。
  原来,她也一直注意着我,李钧这样想。
  没多说几句,李钧就付了钱赶回学校了。李钧在回学校的路上一直回忆着和女人的一番对话。他从来没有和女人说过这么多的话。整整一下午,李钧都很高兴,他想,大概和中午的那顿饭有关吧。
  接下来的日子里,女人每次看到李钧来吃面,不论有多忙,都会抽出身和李钧说几句话。虽然每次只是说了几句话,李钧都会很高兴,女人也很高兴。两个人像是老朋友一样,李钧一出现,两个人会互相打招呼,互相问候。
  
  在临近高考的几天时间里,李钧的面里总是多出一个鸡蛋来。李钧不好意思地问女人鸡蛋要不要钱,女人依然甜美地笑着,回答道:“不要钱,免费送你的。该高考了,给你补补身子!”
  李钧看着面碗里飘出的热气,眼睛竟然有些湿润了。三年来,自己一个人在外上学,可曾有人关心过自己?自己每天就像是一条在无边的大海里苦苦寻觅着暖洋流的鱼,冰冷的海水让自己变得麻木,甚至忘记了温暖是怎么一回事儿。令人感动的是,现在有另外一条鱼朝自己吐了一个泡泡,那个暖暖的泡泡让自己在深深的海水里流下了欣喜的泪。
  那个吐泡泡的鱼怎么会明白鱼也有眼泪!
  5
  高考前一天,学校放假。晚上,李钧和女人一同坐在面馆门前的杨树底下乘凉,聊天。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地聊天。
  路灯的光被树叶分割成一块块儿的碎片,经过层层分割后,终于落到了地面上。地面上一小片一小片淡黄的光斑,像是一地的落叶,很容易让人产生秋天已到的感觉,只是空气中的温度还有些让人躁动不安。
  秋天,秋天到了以后,所有的痛苦都该不在了吧,李钧这样想。
  那晚他们聊了很多,聊到了理想,聊到了未来,聊到了人生。李钧发现,女人是个很有智慧的人。可惜发现的晚了,这恐怕是我们唯一的一次聊天了,李钧心里自嘲道。
  四周一片寂静,只有蛐蛐儿的叫声,风吹动树叶发出的沙沙的响声。他们愉快地说啊笑啊。
  李钧感到很安静,完全没有了高考前的紧张。一直以来,女人给他的就是这种安静的感觉,可以让他暂时忘掉一切不安,一切恐惧。他多么想一直拥有这种感觉。
  可风景与路无关,他停不下来的。
  
  李钧高考发挥得很好,考上了北京的一所重点大学。李钧终于离开了家乡的穷山沟,也从此离开了他住了三年的出租屋,离开了小面馆,离开了那些让他暂时忘记痛苦的女人甜美笑容。
  李钧从家乡出发,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才到达北京。在火车上,李钧睡了一路,做了很多的梦,梦见了曾经无数个不眠之夜,梦见了曾经孤单、瘦弱、汗流浃背、伏案用功的自己,梦见了自己正在面馆里吃面,面的味道像极了母亲做的面。
  醒来后,李钧揉了揉湿润的双眼,默念了一句:“再见了。”
  从一片海游到了另一片海。谁又能保证下一片海不会有寒冷?曾经的那些温暖的泡泡,浮出海面后,一个个炸开了,从此再也不会出现。
  
  6
  十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李钧大学毕业后,白手起家,做起了生意,生意很成功。李钧还有了自己的家庭。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李钧面临着破产,妻子吵闹着要离婚。昔日的荣耀、财富、幸福,一朝殆尽。李钧一个人窝在公园的长椅上,一脸狼狈相。他开始回忆过去。回忆起曾经的学生时代,回忆起那个面馆,以及面馆的主人。他突然有一种想回到过去的冲动。他想看看那个给过他安静和温暖的笑容是否还在。
  第二天,李钧就消失了。
  
  他回到了曾经上高中的地方,找到了自己曾住过的那条街。时过境迁,街虽在,可出租屋所在的那栋小楼,早已被夷为平地,连同周围的一大片地方,被改造成了一片绿地。而面馆所在的地方,已经被一栋高大的的楼房取代,上面镶满了玻璃,反射出一片片白花花的亮光,刺得李钧睁不开眼。李钧开始有了一种慌张的感觉。他想把眼前的一切像撕一张巨大的画纸一样撕破,然后小面馆,小面馆前的杨树,晚上能发出昏黄的光来的路灯,还有自己的出租屋,就会原封不动地出现,那个自己曾无数次梦到的女人依然在面馆里忙碌着,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
  李钧在绿地上用脚丈量着,估摸出出租屋原来的位置。李钧在草地上用脚把草踩倒,踩出了一个长方形,那是出租屋四周的墙。然后在大长方形里面又踩出了一个小长方形,那是床。靠近街道的一面墙后面,又是一个更小的长方形,那是桌子。李钧躺在“床上”,他看见了天花板,天花板白色的表皮已经开始剥落,露出了水泥,有的地方甚者露出了预制板,同当年的一模一样。他还看见了四周墙上挂满了他写的鼓励自己的标语。他站了起来,走到靠窗的位置,看见了对面的小面馆,形形色色的人进进出出,他看见了那个女人出来擦摆在门口的几张桌子。她是那么迷人,她的笑容是那么甜美。
  李钧突然疯了一样跪在草地上,开始用手拔出草,然后掘土。他以为他会挖到什么。
  尘归尘,土归土。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出自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2017-06-13/1295.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