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诗人的乐感

诗人的乐感

2017-12-20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吴亦凡在《中国有嘻哈》里说:“说唱音乐,其实是在像写诗一样”。虽然之后因为“6,走一波”被调侃,但这句话是中肯的。


诗人能不能红,除了才华格调,最重要是乐感。曹二为什么红不过曹三,曹三为什么红不过曹爹?一句“云行雨步,超越九江之皋”秒杀全部。王夫之和叶嘉莹偏袒曹丕,说到底,是因为都经历过心中所属的正统被夺去——曹植这种夺嫡者,他们恨得牙痒痒。


李贺,那么秾丽惊悚的后现代蒙太奇,佳句频出,就是吃了用韵的亏。他的诗,用韵奇怪,意象断片。如果诗是水,李贺的诗流不动。


王维看一眼,就知道画中的乐队在奏什么歌,所以“右丞诗”叱咤盛唐。喜欢用拗格的杜甫,诗的音乐性稍逊,只有等诗成史,靠内容大火。李白,非常人可比,少数民族的乐感无须后天修炼——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说起周杰伦,他最好的词曲应该是《她的睫毛》。降b小调的阴郁,写见佳人之前的不安,直到“她的睫毛,弯的嘴角”,马上转成光明流利的大调,淑人在怀,柳暗花明。


这种明暗对比在歌行体里随处可见。《长恨歌》远胜《连昌宫词》,原因是白居易的乐感比元稹好太多。《连昌宫词》前半扇,用急促的韵脚写华丽繁冗的宫廷生活,吊人胃口——兴致耗尽,内容却翻不出花样,读者自然没了耐心。《长恨歌》呢,从《平水韵》来说“二萧”圆润,写“芙蓉帐暖度春宵”;“二沃”逼仄,写“惊破霓裳羽衣曲”;“十一尤”愁肠宛转,写“回看血泪相和流”;“七阳”感慨,写“一别音容两渺茫”;最后用“四支”作结:“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掩泪含悲。


其实,周杰伦能源源不断地写出好旋律,因为他和玩吉他出身的作曲人不同,心里存了很多古典钢琴曲。他喜欢的肖邦莫扎特,都是旋律天才。研究说,幼年听莫扎特的孩子更聪明快乐。这容易理解——莫扎特的大调简洁明快,不像勃拉姆斯温柔细腻,更不像李斯特的狂乱庞杂(幼年尽量少听李斯特,容易注意力涣散)。而莫扎特,和《红楼梦》里的薛宝琴相似:他们的作品里,都有张没被欺负过的脸,未经磨难,笑容灿烂:


“汉苑零星有限,隋堤点缀无穷。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


——薛宝琴 《西江月 咏柳》


众人评价宝琴“声调壮”。 这种壮阔的声调,和她的诗文相辅相成,幻化出一种独特的态度。


大历十才子里,最负盛名的,是乐感最好的两个:李益、卢纶。“几处吹笳明月夜,何人倚剑白云天。”,“少孤为客早,多难识君迟。”——在严格的平仄对偶下,仍然能轻松叙事、描写。他们的诗能在乱世留下,乐坊流传帮了大忙。


当代,诗人这个词本身就是尴尬的。但有音乐加持的诗人,受众就不一样了。泰勒斯威夫特的《Blank Space》是她最好的词作,“Screaming, crying, perfect storm”和“Rose gardens filled with thorns”的对仗,之后“darling I'm a nightmare”的无奈一笑堪称经典。玛丽亚凯莉的圣诞神曲《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中“All the lights are shining”的bridge惊为天人,好像时代广场上的流星和雪花一起飘落,满足了人们对圣诞所有的想象。


叶嘉莹说:“诗,让人心灵不死”。或许歌,能让诗活得更久一些。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诗人的乐感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juben/2017-12-20/40895.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