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正文

扶桑

2017-08-16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回忆,是对自己刻意的残忍。
  你说再见,然后再也不见。
  生命的浓郁葱华,时间的不动声色。你在我生命中自此谢幕,倾尽我毕生荣华。
  我们都是彼此生命中的华丽意外。
  喜欢你,比好久还久。纵使无关风月,我说,嘉央,爱情没有退路即使无可奈何,我们也要拼到山河飘遥,粉身碎骨。
  遇见你,在我不谙事故时,我叫扶桑,扶桑花的扶桑。你淡漠颔首,目光犀利,凝眸良久,我好像认识你很久很久了。自此,命运交错,疏离……
  握你一唇冰凉,隔世故事如碎玉满地,心疼你单衣试酒的落寞,为你一弦独操陪你独立寒霜用素帕拭去你肩头发上霜。拢你一袖寒凉,只为你是嘉央,我的嘉央。
  你说,扶桑,走吧。你该有更好的归宿。我一躯病体,耗尽你一生韶华,我不忍。
  转身,你说,扶桑,我的扶桑,再见,然后,消失,再也不见。
  红尘中,所有的花树静侯岁月。唯我轻衫飘摇,暗香盈袖,我在等,等你在岁月的对岸,嘉央,你在哪儿?你不来,我不敢老去这么多年,你一直在我伤口幽居,我放过了天下,却放不下你。
  我的嘉央,谁替你烘干夜露湿衣的薄衫?谁对你卷帘相问,何处是港湾?青山碧水岸,还是黄昏沙滩?寂寞沙洲寒。
  我依然在记忆里对自己残忍,残忍……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出自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sanwen/11334.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