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正文

怀念父亲

2017-06-18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晨起幕歇,父亲逝去五个春秋了。失去亲人的悲痛令我不能自拔,雨洒天地泪,天号放地哀,一缕缕揪心的思念,像被激起的涟漪慢慢荡漾开来。
   二零一二年正月十三,阴沉沉的天突飘起雪花。父亲拖着疲惫的身躯上山拾柴,不幸被岩头上突然滚下的柴禾砸伤。顿时,呻吟、呐喊、呼救令人心如刀绞。我们急忙把父亲抬到路边,一个多小时后,救护车终于来了,扎了吊瓶,就送往医院全力抢救,在转院途中,父亲疼得连一句遗言也没有留。他老人家度过了六十五个春秋,永远睡着了。
   曾几何时,父亲怀着美好的憧憬走进学校。然而,爷爷过早离世,无情的现实打碎了他斑斓的梦。父亲就用他那一双勤劳的双手在希望的田野上耕耘,凭着一颗为国为民的赤心,一笔笔写下时代的进步和一个老共产党员的坚定信仰。
   父亲个头不高,瘦瘦的,性格开朗,走到哪里,爱说爱笑,哪里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所有的心事一下子忘到九宵云外。有一次,他在戏台子唱戏,扮演的是一个三花脸的角色,念唱做打,不慎掉下两米高的戏台子,又纵身一跃,跳到戏台子上。全场人先是惊得目瞪口呆,旋即,哗然大笑。
   父亲有一手好厨艺,十里八乡的人有个红白喜事,都要请他去做菜。父亲从不推辞,早出晚归,烟熏火燎,一忙就是几天,每月都要有十来天帮忙,耽误了家里的关紧活,也毫无怨言。在一个寒冷的日子,父亲给人家做了菜,累得腰疼得的直不起来,“痛得快要疯掉”,吃了很多止疼药也不见好。可是,他还是一瘸一拐去给另一家帮忙。
   1980年夏天,父亲冒雨在一处红土坡挖了一处房子场,开始盖头处房子,土墙刚打起,一场泥石流竟冲塌了墙。他没有灰心,寻人把大梁和檩条艰难地搬过一道梁,运到第二处坡埂,先后建成了一所院,谁知垒的根子小,原用的木材大,盖起的房子扭三横四,房后坡还是石岩,很陡,又时常滚石头,住不成。1994年冬天,父亲多次跟人家协商,换了块地,只好又回到老宅,筑起了第三处房子。
   1999年春天,小妹得了精神病,离家出走,被车撞成骨折,无情无义的司机逃之夭夭。后来,弟弟十五岁精神上受到了刺激,也患了精神病,1999年秋天,上树夹柿子又摔成骨折。母亲积劳成疾,做了肿瘤手术。多年来,家里人受尽了病痛的折磨,沉重的家庭经济负担如一座座大山,压得父亲丝毫喘不过气来。为了给家里人治病,他东奔西走凑钱,跑南访北求医,尝尽了人间的辛酸苦辣。
   2007年7月30日,闪电象蛇一样穿过漆黑的夜晚,炸雷震得玻璃窗吱吱地响,暴雨象从天上倒下来似的,故乡遭受五十年不遇的洪灾,洪魔夺走了村里十一口人的生命呀。父亲痛心疾首,如十万支钢针扎进皮肉里,刺到骨头缝里。他蹦石尖,沿小路,腿也磨了很多血泡,还是忙忙碌碌带领乡亲们一道,搜回了一个个尸体,安慰一户户家属,料理一家家丧事。
   父亲的突然离去,让我感受到生命的脆弱,愧疚他没有享过一天福,将几十年的心血汇入到岁月的长河,令我感到无比自豪。
   "子欲孝,而亲不在”。何等的悲痛!父亲啊!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出自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sanwen/2017-06-18/14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