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正文

孤城

2017-06-20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现在,在一座小城,此后三年,便是吾乡。
  
  每日奔忙,夜毕,归家。行人步履匆匆,幽寂的巷陌里影影绰绰的影子晃动在昏暗的路灯下。有更夫鸣声,催人疾行。但,习惯于置若罔闻,待鸣音消失在空寂的城,喧闹才会一点点染上城市的夜。路灯将影拖得很长,很淡。孤影难成双,因而有太多人在灯下闪过,须臾,消失无影,躲避了时间,亦躲避了孤影。仍有人,被甩于身后,跺足,羞怒。
  
  城门点着一夜的灯,一样的昏黄,一样的迷离。灯影下,城门外,是攒动的人头,面庞上留下或多或少彼此的阴影。那是等待归人的失意者,明明暗暗的脸上都长着一双饱含热切与希望的眸。他们一夜一夜地守,守着过客,守着离人,因为离开,也许亦是不眠不休。可是,在这座小小的城中,是不许他们出现的。
  
  这是一座小小的,奇怪的城。每一夜,都是无休无眠的恐慌,有时也许会是浑浑噩噩的忧伤,睁开双眼,天顶上没有思索的斑点,闭上瞳孔,心中亦没有明灯烛火。在梦中奔跑,越走却越趋于荒芜。那里没有荆棘,没有泥泞,没有迷迭花令人失足的幽香,亦没有打破沉默的凄厉尖叫。只有挥之不去的阴霾,和看不到尽头的空茫。
  
  总是会醒来的,总要醒来。窗子朝南,素朴的白漆墙,一切方方整整,阳光便无遮拦地溜了进来,有时早起,也是开门,迎接炽热。
  
  橙红色的身影在层层叠叠的楼宇间犹抱琵琶半遮面,我们在小城深处,身后即是大山。晨曦总是羞于露面,好似吝啬,散播光芒,却在城中被风吹净。
  
  清晨的小城,宁静恣意,入眼的即是各色的苍翠。绿得明亮,绿得清新,绿得浓厚,或是绿得深沉。脚步轻悄,星点行人踱步缓行,目光清明,一个明朗的开始。偶有交谈声起,惊起一椏的鸟雀,展翅高飞,抖落一夜的凝露,疾速划过,只遗下尾上那一抹灵动的白令人难以忘怀。回忆起那黑色的矫健身影,不由艳羡其自由,但我想不管一日旅程去向何方,终究要回归这里,回到这清清浅浅地存于世间的未知的栖息地。
  
  待至漫步小径,身侧的护城河水也随月儿的阴晴圆缺涨落了许多回,另一侧公园后的玻璃幕墙闪烁着不属于它的灿灿金光,是晨光。那艳丽而又明朗的初阳,终于从楼宇间跻身而出,我不敢直视它的耀眼,就着那幕墙赞赏它普照人间的伟岸。伴同我一起的,还有那群庄严肃穆的白鸽,三五成群,共同于这一片宁静中一睹其尊容。
  
  也许一日之内的流光碎影中,只有如许值得回味,其余了了,不足挂心。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出自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sanwen/2017-06-20/15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