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正文

台湾游记

2017-06-26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一、启程
   在女婿的精心安排之下,我终于有机会,飞过台湾海峡旅游探亲——拜谒年事已高,曾为国军效力的内叔大人。
   这是一个明媚清新的早晨,细小的云片在浅蓝明净的天空里泛起了小小的白浪,精英的露珠一滴一滴地撒在草茎和树叶上蜘蛛网上沾了露水,银子般的闪闪发光,鸟儿们在景观树上尽情地歌唱。晨曦下我们从深圳出发途经香港,在新机场乘飞机前往美丽的宝岛台湾。
   不知道什么原因,飞机比原定的起飞计划有所推迟,在机场候机厅静静地等待了近两个小时。太阳开始西斜,机场的飞机就跟落雨前的蜻蜓似的起起落落,数不尽上天多少,落地几何。正当我感到有些纳闷时,女婿告诉我登机了。
   不久,飞机终于在长长的跑道上徐徐离开地面,沿着台湾海峡跃上了万米高空。刚刚起飞时,透过舷窗还能够看见海面上的拖着长长水花的轮船,转瞬间映入眼帘的只有湛蓝色的大海,分不清哪里是大海,哪里是云天。正当我昏昏欲睡之时,刚才还在轰鸣的引擎突然静默下来,滑翔中渐渐地降低了高度,我看了看表,原来抵达目的地的时间到了。
   飞机在高雄机场平稳地降落,当我们一行五人走下舷梯时,一阵清凉的海风徐徐吹来,宛如喝了一杯台湾那著名的奶茶,高雄机场周围的建筑和绿树鳞次栉比,尽管显得有些破旧,但却古朴雅致,干净伶俐,不乏令人赏心悦目。
   由于我们都是初来乍到的客人,过关边检成了最拖延时间事情。我们好在有女婿在行,什么能带什么不能带在出发前就有了准备。过关时,我回头看了下每一个过道的X光荧屏,看人体,看行李就跟看电视一样的清晰,如果不懂或者是故意带违禁品闯关者将暴露无遗,没有能够侥幸的。
   从安检出来便是到港厅的出口,我们还很远地看见叔叔婶婶和妹妹阿萍向我们招手。到了总算抵达了朝思暮想的宝岛,看见了一直念想在心的两位长辈。只见叔叔婶婶神采奕奕,满面笑容的地朝我们涌了过来,激动得让我们情不自禁的相拥在一起!许多想要说的话却因为心情激动而溢于言表。
   我们走出大厅径直朝停车场走去。令我不曾料到到的,已过耄耋之年的叔叔竟然还能跟青年人一样驾驶一辆崭新的M2到机场来接机。老伴,女儿和外孙女被安排在妹妹的“丰田”,我和女婿无疑就上了叔叔老人家的爱车。只见他启动、挂档、给油,车子缓缓地起步,非常轻松自如的驶出了机场登上了高雄至台北的高速公路。车子在高速路上一直保持110的时速平稳地行使,叔叔还不时地问这问那跟我们交谈起来。我立马抽出手机,对着这位已经接近70年驾龄的老兵,拍下了一组珍贵的镜头。坐在车内我浮想联翩,想到叔叔20年前不远千里,携带妻子漂洋过海回大陆探亲的情景。
   二、重逢
   那是1989年的一个晚春,由于海峡两岸领导人达成的共识,终于化干戈为玉帛,结束了两岸骨肉分离的状态,首先允许台湾的国民党老兵回大陆探亲。叔叔就是在这个“解冻”期,第一批登上大陆,回到赣南老家的老兵之一。特别令人敬佩的,是叔叔的孝子情结,孝道情怀!后来我们才得知,叔叔并非我老婆她奶奶所生的亲儿子。那是还在解放初期,蒋介石集团溃退台湾时,16岁的叔叔在去信丰县城玩耍时偶尔跟着赣州保安团走,最后从会昌经武平到汕头下海登船而被迫带到台湾岛的。叔叔回乡探亲的消息不胫而走,更令当时年过耄耋的老奶奶喜出望外!她没有想到,也不曾想到还会有一个儿子和儿媳漂洋过海来探望她。当时老奶奶看到叔叔时喜极而泣,她怎么都不会相信这个经她养育了十几个年头的儿子还能死而复生,竟然在40年后又从天上掉下来。
   叔叔的忠孝之举感动了我们家乡的亲人们,同时也感动了当地政府。政府的有关部门曾多次派员前来看望和慰问。也盛赞从此以后“两岸同胞一家亲”。从二十世纪末退休,到二十一世纪初叔叔安享晚年,曾无数次往返,直到老奶奶寿终正寝。再后来的多次的往返中,他总是选择在清明节回来,与我们一起给老奶奶扫墓,以践行他的孝道,寄托他的哀思!也就是从那时侯起,这个台湾的老兵——我后来所崇敬的老人,真正走进了我的内心,成了我记忆的永恒!
   当我沉浸于对那段时光的美好回忆时,轿车下了高速,徐徐地开进了一个安静整洁的居民区——台南市永康市城内。在一个非常宽敞的小巷子里,两辆小车慢慢停下,“到家了,下车吧。”叔叔说。我们在这个陌生小巷子内并不感到陌生。一栋小洋楼尽管很旧了,但屋里屋外被捡拾得清爽干净,井井有条,对于我们来说,那就是宾至如归的感觉。令我不曾想到的,是叔叔的家并不在此一处,我们拜过佛主,稍稍落座以后,叔叔和妹妹有待我们来到靠近台南火车站的一处住宅。这是一个硕大而视野宽阔的住宅小区,占地面积少说也有数百亩,淡黄色的外墙显得格外的明亮,宽敞的小区花园给人以清爽而又温馨的感觉。叔叔就住在靠火车站一侧的高层6楼,每层4户两梯,显得安静而又祥和。“今夜你们大家就在在这里下榻。三房两卫跟宾馆没有多少差别。”叔叔不无地幽默说。是啊,我仔细地打量了每一个房间,布局合理,装修质朴,宽敞又大方。后来叔叔告诉我,这楼是由当时的蒋经国“政府”征地拨款而建,属于蒋夫人——宋美龄女士对大陆来台老兵的关爱而无偿分配给他们的。当时我想,尽管当时他们这些老兵是属于我们的“敌人”,而时事造就,各为其主。作为出生入死紧跟老将的那一大批老兵,理应得到政府的帮助和关心。
   就这样走马灯似的,住下来就到了晚饭时分。我们一行五人属于新来乍到的远客,就像过节似的全家人都来了,为我们接风洗尘而忙碌着,张罗着。叔叔婶婶按照先前来台的客人一样,安排在一家著名具有日本特色酒楼招待我们。这里专属日本料理,无论烧烤还是凉菜,在当地堪称一流,纯正的日本风味不失为饕餮大餐也!
   席间,我们海上生鲜佳肴不停地品尝着,海阔天空地轻聊着。除了家长里短,还有海峡两岸,大陆改革开放以后所发生的变化,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我们整个大家族都在深圳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家家户户都过上了幸福生活时,叔叔婶婶显得非常惊讶!多于大陆政治清明,人民生活和谐幸福赞赏不已。
   夜晚的台南,风雨潇潇,不时瓢来阵阵雨滴敲击拍打的窗玻,宛如打击乐队的出色演奏,更像民间艺人为欢迎我们而吹响的宝岛洞箫。一天一夜的相处,我们叔侄之间,东西南北,古今中外有着聊不完说不尽的话题,直到夜深雨停,一弯明月挂在窗前。
   三、阿里山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包括我在内的全家老小都是首次登上这座美丽的宝岛,有着许多如诗如画的美景等着我们去探寻,去观赏。按照行程安排,在台南经商的弟弟早已为我们预定好了专车,在次日下午3时,我们在楼下依依惜别了叔叔全家,坐上了一辆全新的“奔驰”商务车,徐徐开出了小区,驶上了北上的高速公路。
   台湾岛形似一头小猪,猪头是花莲,猪尾巴乃高雄。高速公路两旁视线能及的地方全是青山绿水,农田和村庄。村庄的四周是一望无际的金黄色的农田,它预示着台湾又是一年夏季水稻的丰收。飘洒了一夜的雨早已将盛夏的酷热带走,剩下的只有雨雾朦胧的道路,被雨雾遮盖的车辆,以及被雨雾蒙蔽着的田畴和山岗。雨雾中遮盖了台湾的腐朽与苍老,也遮盖了台湾人民为党派之争带来的无奈与烦恼。
   高雄的影子早已抛在了身后,我们的“专车”朝着南投县的方向疾驶而去,从平坦的腹地开进了前往阿里山的坡道。路牌明显的标注:阿里山56KM,并提示:雨天路滑,谨慎驾驶。只有一支烟的功夫,车子的引擎加重了轰鸣声,陡峭的山道已经出现,车厢内气温明显下降,我们好像一下子就有盛夏走进了隆冬。
   车子在半山腰一个平台上停了下来。司机招呼说:“大家下车透透气,也可以在洗手间方便一下。”司机立马拉开了车门,突然间一股浓雾家呆着寒气袭来,令我们全家老少都打了一个寒噤!“好冷哦!赶紧拿出衣服来吧。”女儿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我老伴和外孙女索性不下车,显得非常疲乏地卷缩在后排。本来可以在这里留个影,但是,除了白苍苍的浓雾别的什么都看不见。
   车子继续缓缓爬坡而上,约莫半个小时以后,耳膜咯咯作响,说明我们已经登上了海拔3000米以上。车子突然在一隘口停下,“请何先生缴费吧。”司机说。原来进入阿里山景区是要缴费的。只见女婿掏出2000台币,换来一张纸条就给我们放行了。
   我们的车开进了一个幽深寂静的山窝窝里,如果不是当地人开车,你即便进得山来也找不这方向,高耸入云的红杉树密密麻麻,即便是天晴,太阳的光线也照不到地面来。司机带我们早已经预定好了的酒店,下榻之后,这山里的雨似乎越下越大。晚餐也是穿着厚厚的外套,撑着伞再登数十个台阶,在一处冷冷清清的酒楼要了几个菜,也没有品尝它的好歹,只是想在这里好好的放松一下。
   晚饭以后,我在雨中环顾了一下四周,坐落在这里酒店饭馆为数不少,却因为客人的稀少显得格外的萧条。有一位当地老板娘告诉我,自从蔡英文上台以来,大陆乃至国外的客人都骤减,很多旅店和饭庄都难以支撑,还有相当部分已经歇业走人。作为大陆来的客人,我们不好多嘴,只是听不说,生怕无意中涉及台湾的政局而无意惹祸。
   可能是老天爷特意的眷顾,当我一觉醒来时,竟然云开雾散,树梢上挂着晨星,在蔚蓝的天空下显得非常的明亮,格外的灿烂。虽然没能够看到阿里山最为壮观的日出,但如今晴空万里也能弥补我们心中的遗憾。老习惯,我迅即“开门见山”,走出旅店到外头去转转。山窝里还静得出奇,不到一个时辰,我环绕着山道走遍了两遍,路道两旁都是清一色的日本风格建筑,尽管很多外墙经过了粉刷,却依然显得古老而苍幽。
   早餐后,我们乘坐景区的“专车”开进了大山,由女婿做向导,沿着绿水步道,由南而北的欣赏着山间美景。当我们走过火车站,在前方有一塑像矗立在一个平台上,走近一瞧,呵呵,原来是蒋介石老先生的铜制塑像,由于日晒雨淋,已是锈迹斑斑,显得粉头垢面好可怜。上面刻着几个大字——总统蒋公千古。据说这是蒋介石早在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到阿里山来避暑休养时留下的踪迹。
   踏上步道,只见古树参天,松柏挺立,遮天蔽日,郁郁葱葱,一棵棵千年古松直插云天,好像有意向人们炫耀它那雄伟挺拔的身姿。人们都对这里的景色并不稀罕,稀罕的倒是这里的千年古松。据记载,这里的每一颗古老的红松都在五百年以上,最年长的一颗竟然有了3400多年了,而依然挺拔俊秀,葱葱悠悠。这才叫叹为观止,又怎不令人赞不绝口!
   当地人不无痛恨的告诉我们:“在全国抗战胜利以前的50载春秋,这山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亡国奴,日本人在台50年的统治,将这里树龄达到2000年以上的红松全部砍伐走水路运回他们的日本去了。”可不是嘛!我沿着山道两旁仔仔细细的察看了几遍,那些树径超过600公分以上的红松只剩下已经覆盖着青苔的树墩,看过以后好不心痛!
   沿着石阶,我们由绿水步道踏上了一条极险的古道,古道左边是陡直的悬崖,右边是光滑的峭壁,看样子连灵巧的猴子都爬不上去。而且这古道很窄,只能容一个人通过。古道下面是湍急的河流,涧河的上面是著名的姐妹潭,清清的潭水宛如一面镜子,将蓝天与人影全都摄入潭水中,也许这才叫“天人合一”吧。正如一首歌里唱到那样:“高山青,涧水蓝,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阿里山的少年壮如山……”这里一条并不十分起眼的山涧,而其水质恐怕在全国乃至世界都很难找到。怪不得蒋介石先生和夫人宋美龄女士也喜欢来这里游玩。
   在姐妹潭的下游,有一处山涧令人啧啧称奇。他属于阿里山涧河的一部分,由于中年泉水潺潺,水中的石头被冲刷得奇形怪状,有的像狮子吼叫,有的如猛虎下山,有的兀立如柱,有的架涧成桥,有的似孔雀开屏,有的如鹰击长空……真是千姿百态,妙趣横生!
   阿里山宛如一位壮实而高大的巨人,然而她的秀丽又隐藏着几分妩媚的成分。只要来到这里的人们多为被这里的唯美的景色所吸引,在依依的回眸里总想多看上几眼。因为我们下榻的旅店乃从互联网而定,这只能提前不可预约不能将时间顺延。午餐之后,“专车”载着我们从原路返回,我透过车窗向阿里山撂去一个深深的飞吻。
   四、日月潭与合欢山
   日月潭。它的面积是2246平方米。日月潭分为两潭湖,一潭像太阳,一潭像月亮,于是,人们就称它为日月潭。我们乘着游船在日月潭里遨游,与我的外孙女一起在船头看着那美丽的风景。瞧:在雾中连绵起伏的群山,围绕着波光粼粼的日月潭,这景象就像仙境里幻影,皇帝老爷在天上的行宫。忽然一阵清风在耳边呼呼作响,急促的风剑把日月潭的蓝盈盈的水劈开了两行,一朵朵浪花在欢笑中互相碰撞,打在了船舷,溅到了我们的身上。此时此刻你一定会喊叫“漂亮,漂亮!”。遗憾的是,这天我们去的太晚,不等玩的心花怒放,这游船就要宣布“打烊”。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出自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sanwen/2017-06-26/19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