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正文

《我的前半生》观后感

2017-08-16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随着电视剧的不断更新,这部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无疑是最近最火的一部剧,我一直没有时间去看,直到这个周末的时候,才补完所有的剧情。对于这部电视剧,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立场,考虑的方面不同,就有不一样的感受。
  罗子君离婚之前的战战兢兢,甚至于对婚姻严重不自信而产生的危机感,使她陷入了极端的精神紧绷状态,富太太的生活,让她丢失了原来生龙活虎的样子,只是变成陈俊生生活中的巨婴,而他们之间的这种差距,也充分证明了树和藤的理论,男人和女人,就好比树和藤,两者相互缠绕,相互生长,如果树长,藤不长,树日益茂盛,总会有别的树藤缠绕在这棵树上,就好比电视剧中的凌玲,缠上了陈俊生一样。如果藤长,而树不长,那么长到一定程度,有一天这棵树藤也会缠绕在别的大树上,继续吸取营养。
  这部剧反响之所以很大,是因为它实实在在的反映了生活中常见的现象和问题,在听到陈俊生说离婚那个词的时候,罗子君躲到客厅失声痛哭,或许在罗子君的心里早就想到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而当它在某个清晨来临时,这个过着富太太生活的罗子君当然是恐惧,恐惧以后的生活,恐惧面对未来的人生,因为她的习惯被打破。
  首先被打破的就是她的生活习惯以及生活方式。她从衣食无忧到只能自己去挣钱养活自己,就好比待在象牙塔的学生,直到有一天学校说你们毕业了,强迫着我们不得不到社会这个大圈子中摸爬滚打,因为习惯了在这个地方生活,这里有自己熟悉的人和事,自己的痛苦和快乐都深刻的印在了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我们知道自己的生活方式,知道第二天醒来要做什么事情,可一旦这个习惯被外来的作用力打破,就会不适应甚至反抗,最终的结果还是反抗无效,我们依旧得像罗子君一样,被推着走向生活的大舞台,不管你愿不愿意。也正因为我们跟过去的告别,不间断的改变着原有的习惯,才能让我们有更好的成长。而这个成长不是说我们必须经历多少心灵的创伤,而是我们在这个过程学习了多少。当罗子君被苏曼殊开除的时候,罗子君跟贺涵说,她说,我现在被开除,可我不像跟陈俊生离婚时那么害怕,因为我知道自己会干什么,能干什么,所以我一点都不害怕。这就是罗子君看得见的成长。
  在这部剧里还给我一个对金钱的认知观,我们都不可能跟钱结仇,钱是作为人生存的最基本的条件,都希望多多益善;还记得唐晶说:“我希望有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爱,有很多很多钱也是好的”。提及爱情和物质,两者是相互依存的,并不能完全的剥离开来,没有物质作为消费,爱情也不可能长久,即使爱情再固若金汤,两个人在一起,吃喝拉撒睡,这些没有物质作为框架,迟早有一天会各个飞;依附物质而没有感情,两看相厌,分崩离析也是迟早的事。是自己的就寸草必争,寸土必得,当人给不了自己安全感的时候,物质能给自己安全感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之前的一位朋友给我说,她说,我就是喜欢钱,所以我要赚很多很多钱,这样难受的时候就可以去伦敦哭,去普吉岛哭,想去哪哭就去哪哭,还可以喝杯红酒,优雅着哭,也不至于买瓶啤酒,坐在路边,啃着鸡爪子,嗷嗷的大哭,她给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以为她是狂傲自大,也以为她只是复制别人的话而已,可现在她已经带上她的父母出国旅游了,现在想想,当时她说的话,或许就是我朋友赋予金钱的意义。
  自己可以挣钱,不只是意味金钱的独立,更大意义上是自己人格的独立,精神的独立,罗子君领悟并体会到这些的时候,自己说话就很有底气,还记得当别人跟罗子君的妈妈说:你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凭什么来我家。罗子君听到之后说:我就是她的经济来源。这句话,显示了罗子君的底气,更是罗子君面对外界挑战的从容。当自己有一天体会到挣钱的不易并感受到挣钱给自己带来的快乐,就是自己存在的价值。
  无论是电视剧里的哪一个人物,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就像里面的贺涵,虽然总说一些心灵鸡汤之类的话,可是我愿意喝,因为对我有帮助。所以一部好的电视剧,不在于剧情怎么跌宕起伏,而是通过电视给我们传达一种对未来生活的信仰,在我看来,就是好电视剧意义的所在。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出自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zawen/11286.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