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正文

命运

2017-09-08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所谓命运即为改变不了的过去和充满变数的未来。
  父亲常常教育我要获取主动控制命运做自己人生的主人,命即命,运即运,有命才有运。
  这个夏天的成长比我活的这几十年成长的还要多,原来生与死就在一刹间,原来死亡离我是那么的近,原来一夜白了头并不是传说。生命的宝贵使我们更应该好好过好每一天,什么名,什么利,只要有命一切都是好的,只要无命一切都为空。
  癌症,肿瘤等这些要命的病名一直都感觉是书上的代名词,当这些要命的名字被医生告知发生在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身上时,感觉整个世界都要灭亡了,原来我们的生命是那样的脆弱,所以我告诫所有拥有生命的朋友一定要爱惜自己,不要等到死亡来临时才想起我应该要好好保护姓名的。
  我的弟弟比我小十多岁,所以十几年来我独得父母宠爱,可是那是我不喜欢在家呆着,是的,小孩子都喜欢找小朋友玩,可是那时候我更羡慕的是他们都有兄弟姐妹,总是有人能和他们一起叫他们的爸爸妈妈们:爸爸,妈妈。终于在十年后我也有了自己的兄弟,虽然好多大人会开玩笑说以后有了小弟弟爸爸妈妈就不爱你了,只爱你的弟弟,可是我却出奇的开心,妈妈怀孕肚子最大是很冷的冬天结了很厚的冰,那时候我们这里还会下很大的雪,我帮爸爸一起铲雪,总是很小心的跟在妈妈身后扶着她,生怕妈妈不小心摔倒。
  还记得弟弟出生的那个夜晚,爸爸妈妈要去医院生小弟弟,怕我一个人在家害怕,就帮我把外面锁了起来,那个晚上其实我一点也不害怕,他们走后,我没有再睡着,因为我怕因为我的贪睡没有在弟弟回来的第一时间看到他,我就紧张而又激动的在床上等待着,终于在凌晨4点多爸爸妈妈回来的,爸爸把妈妈放到床上,又小心地把弟弟放到床上告诉我说这是你弟弟,看着弟弟小手小脚的挥舞,我便明白这个小朋友便是我一生要守护的弟弟,高兴又害羞的我不知道内心激动了有多久,后来被爸爸强行按到床上,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我早已没了睡意,冬天里天总是亮的很慢,天刚微微亮一点点,我便一口气跑到村西头告诉奶奶我有弟弟了,带着奶奶回到家后,又跑到邻村去告诉姥姥我有了个小弟弟,很多人告诉我不用那么急,他们会知道的,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我有多么的兴奋。
  这么多年来我们一起慢慢长大,虽然他很调皮,虽然后来我是住宿生,但我仍旧很快乐,我从来不埋怨弟弟的存在,我从来不担心爸爸妈妈会因为弟弟的存在而减少对我的爱,因为我认为那是应该的,因为我已经比弟弟多拥有了十年的爸爸妈妈了。
  可是在这个夏天,弟弟突然就深度昏迷了,就在他昏迷的两三天前我们开视频他还是活蹦乱跳的,那一天我上班的前1分钟,妈妈打电话告诉我弟弟生病了,我听出了她的难过,虽然她说结果还没有出来也没给我讲他现在怎么样了,但我知道情况很不好,但我从来没想到弟弟已经生命垂危了,我每天都担心问弟弟的情况。可是没有人告诉我他的具体情况,几天后爸爸妈妈没办法了需要我帮忙联系我这边的医院(因为我当时与爸爸妈妈不在同一个地方),才告诉我详情,我当时整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我必须理智,我必须坚强,我不能再让爸爸妈妈为我担心。
  作为农村人生病了都是直接进村卫生院直接找医生看病的,进入医院后我一路小跑,因为我知道一分一秒都是弟弟的生命,看到穿白大褂的医生,我以为我看到了希望,可是当听到医院拒收的消息时,整个人都崩溃了,第二天我又去了另一家知名的医院,这家医院虽然表示可以接受,但他们告诉我弟弟存活的几率不到50%时,我又一次泪奔了,我必须坚强,因为爸爸妈妈需要我。本以为发达地区可以救弟弟,但没想到这里也是一样没办法。爸爸妈妈年龄不大,原本乌黑发亮的头发现已缕缕白发。
  生命很宝贵,不要简单的看这5个字,当死亡来临时再后悔就完了,珍爱生命,当发现自己身体有一点不舒服时要及时诊断,病是推不得的,21世纪的人应该都是相信命运在我们自己手中的吧,所以要想掌握自己的命运,请珍爱自己的生命。
  有命才有运。

相关阅读:

奔向命运的乌托邦

意外摔伤后的命运解读

品行决定命运

一只抱怨命运的丑小鸭

命运之夜

版权申明:本文出自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zawen/17035.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