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正文

三十岁,我过得很不好

2017-09-18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我二十二岁那年过得并不好,但我不会一生过得都不好。”这些年来,对《白色流淌一片》封面上的这句文案,我一直念念不忘。
  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它就像上帝的神启一般,曾经昭示我走过了很多个被迷茫、困惑和痛苦绑架过的光阴。
  今年我三十岁了,依然过得很不好,甚至很糟糕。有一段时间,我甚至以为,自己的一生也许永远都不会好了。
  新年伊始的时候,有一个算卦的老头儿对我说,今年是我最难的一年。我斜了他一眼,给他面前的搪瓷缸里放了十元钱,什么也没有说。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个老头儿蒙对了。
  记得厄运来临的那天,我正在和团队录制一起访谈节目。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那边传来父亲失声痛哭的声音。
  我三十五岁的哥哥自杀了。他以家人都无法理解的相当决绝的方式,突然就毫无征兆地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白发人送黑发人,父亲的身体彻底垮掉了。
  我赶回去的时候,父亲像个孩子般哭了。他哽咽着对我说:“我的娃啊!我现在就你一个儿了!”
  看着父亲一夜间几乎白完了的头发,我痛彻心骨。其实那一刻,我又何尝不是清楚的知道,他也是我在这世间唯一的亲人了。
  自母亲八年前去世后,我就一直在西安求学、工作、创业,这几年也很少回家。我自觉父亲有哥哥这个长子的照顾,所以便少了些许的牵念,也从来没有过多的去想过作为儿子的责任。我一直以为来日方长。
  哥哥现在不在了,我知道我该去承担作为一个儿子的责任了。
  哥哥的离去,不仅为我们留下了永远的伤痛,同时也给我留下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年仅5岁的侄子和有过精神病史的嫂子。
  那段时间里,看到嫂子整天浑浑噩噩的样子,我就有一种强烈的预感,祸不单行的日子就要来临了。
  果不然,就在哥哥走后不到3月的时间间隔里,受到刺激的嫂子精神病再度复发,整个人疯魔了。
  这还没完,紧接着父亲也在干活时出事了。他被突然塌陷的沙土严重打压,差点就没了命。后来虽然脱离了危险,但是,却失去了劳动的能力。
  自这几件事情后,父亲愈加的憔悴了。他总是哀叹着对我说:“现在,所有的压力都扛在你一个人身上了,你该咋办呀!”他问老天,为什么这样对我们。
  我对父亲说,放心吧,我能养得了你们。
  后来每一次回家,父亲都有意让侄子和我亲近,有时候娃不听话,疏远我,他就会很生气。我看出了老人的心思,他是怕我不管侄子呀。
  我对父亲说,爸,你不要担心,我哥的娃和我的娃是一样的,我会把他养育成人的!自此以后,父亲才不再刻意勉强孩子和我亲近了。
  我的三十岁,就是如此的尴尬。这些现实像一条疯狗,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扑向了我,而我几乎没有招架的余地。我慢慢沉入这漩涡之中,每一分,每一秒,都带开始带着恐慌和挣扎……
  我想我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种像溺水的人一样,在冰冷的时光之海里泅渡的经历。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人活在世间,终归是不能只为自己而活的。
  曾经有个同龄人和我讨论“三十而立”的意义,我曾那么骄傲的对人家说,我所理解的“三十而立”,既不是年龄意义上的三十而立,也不是社会责任意义上的三十而立,而是一种心灵意义上的三十而立,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自我觉醒。
  我甚至还怂恿了人家:三十岁,我们一定要选择一种高贵的、独立的、智慧的、有趣的生活方式,而不是把自己过早地活成一个俗人。
  今日回顾才发现,我这一番激扬的言论,在生活的真相面前竟是荒谬可笑的。
  前几日收到老友的微信,他问我今年过得好不好。我如实相告:很不好。
  他大吃一惊:“你不是从来都不以负能量示人的么?今天这是怎么了?还坦诚起来了呢!”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沉默片刻后,我对他说,照顾好自己,对身边的人好一点。
  后来,他从另外一个朋友处听说了我今年的遭遇,他对自己那天的调侃表示抱歉,说他真的不知道,一时间在我身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只好对他说,其实我还好。
  其实我还好。也是我最近常听的一首歌。
  很喜欢俞灏明在遭遇人生的不幸后亲自作词、作曲并演唱的这首歌。歌词很应我当下的景——平凡的苦衷说爱说痛都太笼统/被故事选中没资格懵懂……
  这就是我的三十岁。三十而立,那种“高贵的、独立的、智慧的、有趣的生活方式”暂时先搁着吧!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精神上的沦落,但至少,我已经开始别无选择的去接受、去承担。压力很大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四个字,要扛,要熬。
  男人,原来真的是在一夜之间突然长大的。
  有几次回家,父亲似乎看出了我的心力交瘁,他开始小心翼翼的安慰我,说怕我想不开。因为那段时间,也是我创业的低潮期,公司做得一塌糊涂,欠了很多外债。
  我笑着对父亲说,爸!你就放一百个心,你儿我没那么脆弱!我不会跳楼的!
  听我这么说,父亲似乎放心了很多。
  不过说起跳楼这件事,我还真有过这样的想法。不过,不是今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后,而是刚创业的时候为了公司的事,
  那一年,我同时遭遇了公司股东集体退股,兄弟背叛,感情失败等一连串的事情。有一天下午,我一个人坐在八月盛夏的窗边发呆,突然悲伤袭来,想着要是从那个窗户一跃而下,变成一根羽毛,心里一切的不能接受就会都结束了。
  后来我没有跳。我被顺便拿在手里的一本杂志给“拯救了”。那本杂志里有一篇文章说:“我们都在经历的,是大同小异的痛苦,而我只能告诉你,会好的,真的会好起来的。”
  果不其然,后来一切就都好了起来。现在每想起这段幼稚的往事,只觉自己曾经是那么的矫情!
  好几年过去了,今年我三十岁,我又过得很不好,但我已很难再对生活绝望,再也不像当年,想从高楼上跃下,变成一根羽毛。
  如今我终于明白:人要像一只鸟一样轻,用自己的翅膀,去努力飞过这个世间所有的绝望和苍凉,而不是像根羽毛,随风飘飘荡荡就不见了。
  三十岁,我过得很不好。但我相信,我不会一生过得都不好。“会好的,真的会好起来的。”我这样告诉自己,也告诉此时过得或许并不好的你。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出自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zawen/19517.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