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正文

鼠王

2017-07-04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鼠王有好些时间不敢出洞,它的尾巴上有几块伤疤,都是猫留下的纪念。这是鼠王用了浑身解数才能几次险脱猫口,最后一次,是鼠王恳求猫的宽恕,并向猫承诺:“永不作乱。”猫笑道:“永不作乱是靠不住的。”这件事在鼠群里传开了,群鼠们争议鼠王的才华。只有猫心里清楚,如果吃了鼠王,自己就不会被主人宠爱,没有了老鼠作乱,猫的地位也不会被重视。
   这天,小老鼠急急入洞禀报:“大王,猫死啦!”
   鼠王听得一阵心喜,胸中宽松了许多:“再探再报!”
   当鼠王确信猫死的消息准确无误时,才斗胆出洞,与邻鼠交往,被长期压制的鼠王,终于可以施展才华了,它领着群鼠挖掘土洞开发粮仓,让个别鼠头先吃饱致富,鼠群从此强大起来,群鼠纷纷借地建巢,修建通往粮仓的高速公路。白天,主人下地干活,群鼠在家里登床起舞,翻锅食肉,食足,汇聚广庭,用鼠眼贼心对猫的一生作了深刻细致的评价,书写了批猫颂鼠的文章,用鼠家的思想理论认识事物、分析人类,评价事物。群鼠们争先恐后地发表个鼠见解,为鼠王编撰修史,把老鼠专家请到洞中,重新修改历史,对历史重新做了鼠家认定。夜晚,主人劳累休息,群鼠们争妻夺地,放喉高歌,警得鼠王心中慌乱,急召智鼠前来议事。智鼠禀言:“鼠王当画地包租,设法套治,广开行业,供鼠经商,设鼠收税,育鼠争业,家中方乱而有序,只要不惊动主人,仓中余粮尽可分食。”鼠王纳禀,宣策下文以告群鼠,强鼠得知,早取豪夺,弱鼠四处奔散。鼠王召集智鼠编写鼠法上万种也无济于事。
   经冬又春,鼠王顿觉身边无鼠,空寂难耐,欲招智鼠前来,小鼠禀言:“大王,智鼠已携妻儿移居邻家。因家中粮仓亏空,弱鼠奔散,劳不足养,故空荡亦。”
   “王子王孙何在?”鼠王又问。
   “大王子开发矿藏,供能源以邻家获取暴利;二王子开公司套取钱财;三王子生气砸盆造锅,发展饮食,在不远的将来,把鼠国鼠民变成酒囊饭袋;四王子办教育、搞出版、为你选取歌功之文、颂德之章,编撰……”小老鼠见鼠王目放凶光,便停了言语。
   “那就不怕主人回家来打死它们吗?”鼠王担心起怒。
   “大王,主人早就无粮以养,出门打工去了。家里就你可以做主啦!”小老鼠进言。
   “哈哈……哈……”鼠王大喜,笑得睁大了双眼。
   小老鼠在一旁赔笑,发现大王只有出声,并无进气,细观,见鼠王直身向后倒去,急急上前,见鼠王怒目而死。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出自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zawen/2017-07-04/2522.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