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正文

又见春江水满

2017-07-26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时节又一次轮替,临近清明与谷雨时,南方就会变成多雨的季节。武汉这个长江流域的特大城市会和南方大部分省份一样经常笼罩在阴云密布之中,有时多日暴雨连连,有时细雨沥沥淅淅地下个不停,阳光显得分外吝啬。

我习惯傍晚到江边散步,借以舒缓久居闹市的厌倦和消除终日坐办公室的困顿。在谷雨节后一个雨歇的傍晚,我早早吃过晚饭就出了家门,出门右拐约三五分钟的路程,我三步两步很快就来到了位于武昌张之洞路与临江大道交汇处的扬子江边,江边经过市政修建己变成了供人休闲游玩的江滩公园。此处江滩公园沿江而建,用石块、水泥砖砌成了上、中、下三层人行步道,沿着人行步道修建了花圃和种植了许多行道树和各色景观植物,树木与植物相互共生,错落有致、枝叶如盖、郁郁葱葱,供人休闲娱乐。

步入江滩,刚好碰上了天气是雨后复斜阳,落日余晖,残阳如血,阳光像千根万根五颜六色的彩带穿透一丝丝、一朵朵彩云洒落江面和泻在了大江两岸,宽阔的江面浪花飞浅,波光鳞鳞,水雾升腾,烟波浩渺。空气湿漉漉的,伴着少许泥沙味,裹着岸边杨柳,夹着香樟树的清香迎面扑鼻而来,沁心入肺,令人心旷神怡!这时顿觉喧嚣离去。

江水日渐上涨,江面也显得较以前宽阔,奔腾的江水将冬日裸露的江石早已没入江底,江水再也没有了冬日的清澈,夹带着泥沙、飞起浪花、泛着旋涡、浊黄浊黄地向东流去。

在这落日时分的暮春里,仰望着满天五彩缤纷的晚霞,俯视宽阔浩渺的江面,奔流不息的江水,我竞平添出一种“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緑如蓝”的感受;同时从内心深处发出“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感叹!有一种时空与景物的切换和穿越感。

沿着江滩顺着江水向下游前行约五分钟路程,就可以到达一个叫平湖门的地方,这里曾经是武昌古城的西门,远在宋朝时期,这一带就有“贾船客舫,不可胜计,居民市肆数里不绝”。随着时代变迁,此处现存有一个稍向江面凸伸出的部分,建成了一个供市民休闲的小广场叫黄花矶亲水平台,广场面积约半个足球场大小,在其下游临江一侧修建有一个古朴风格的风雨亭,另一侧种有几行垂柳,小广场的东西方向都有人行便道进出,临街侧有石砌台阶通向街面上的临江大道,在此段江滩,这里是最佳的休闲去处。站在广场临江侧可以凭栏眺望江对岸的汉阳市区,闻名遐迩、芳草萋妻之地早已是高楼林立。遥望上游是近几年才修建的鹦鹉洲长江大桥,桥体是双跨索拉式,桥梁通体被漆得通红似火,在阳光照耀下分外扎眼和壮观。顺着江水流向望去,下游是很有年岁举世闻名的武汉长江大桥横卧在大江南北,桥体为双层结构,上层是连通汉口与武昌主要闹市区的汽车通道,下层是通行火车的京广线,气势恢宏。透过桥体,极目尽处可见繁华的汉口闹市,两座跨江大桥将这段江面夹在其间,沿江依次排列一些趸船、码头,停靠着大大小小的各种船舶和船坞。下游斜对面有凸起的龟山,青黛山峦、森林茂密浓郁,掩映着古琴台并将千年的汉阳树藏匿其中,矗立在龟山之顶的电视塔,高高的发射天线像把利剑直插云端天际。再回眸南岸武昌,可见千古名楼黄鹤楼屹立在长江之滨、蛇山之巅,宏伟、壮丽,堪称天下绝景!

随着落日像个红色的大圆盘沉入天际,收尽了最后一抹云霞,天色渐暗,夜幕降临,掌灯时分,华灯初上,更有一番景致:两岸楼宇、龟山电视塔、黄鹤楼、鹦鹉桥与武汉长江大桥都展开了灯光秀,霓虹灯争相闪灼,武昌和汉阳两岸江滩的路灯也纷纷亮起,灯火通明、交相辉印、流光溢彩。此时的江面就好像一面色彩斑斓的巨镜,来往穿行的江轮、彩灯装点的游船划破江面,拖曳着长长眩目耀眼的波纹。这会儿,江滩的游人开始慢慢多了起来,有散步的、健身的、弹琴的、吹号的、摄影的、遛狗的、放风筝的、扶老携幼的、绿树下石条凳上情侣三三两两的、大妈们跳着广场舞的,游人如织,还有人在江水中游泳,在岸边钓鱼,行行色色各取其乐,一幅平安、祥和、繁华市井画卷。

我伫立在江畔,欣赏着暮春都市夜景。大江在身旁不息东流,它仿佛如怒如诉、如歌如泣……我似呼听到了浪花里藏着的无数历史音符,听到了旋涡卷起涛声正在不停地叙述着一个又一个动人的传说。这时我双眼蒙眬,眼帘中的景色亦真亦幻,脑海里呈现出另一番梦幻景象:江对岸恍惚浮现出江渚水网、湖泊纵橫交错,湿地滩头长满了萋萋芳草,宽阔的江面野水横流,叶舟、桅帆竞渡,江鸥翔飞,龟蛇二山突兀扼锁江流。古琴台里伯牙、钟子期弹唱高山流水的曲调,悠扬琴声伴着对岸黄鹤楼上勿明勿暗的灯火,在灯火里、烛光下,文人墨客们曲水流觞、吟诗作赋、把酒言欢,一位仙风道骨老者驾鹤西去……

突然间,一阵江风迎面而来将我从梦幻中吹醒,把我从遐想带回现实。奔流的江水它秋落春涨,两岸草木黄绿交替,年复一年亘古不变,时空在变化,今又见春江水满。在自然界时序变化的同时,人类社会同样演绎着千百年来不断变化的历史,沧海桑田。在过往的历史云烟中,在世间芸芸众生里,人生犹如过客,是多么如此短暂的一瞬!这时我心间猛然出现一阵悸动,不知不觉中暗暗吟颂起东坡先生的诗句: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出自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zawen/2017-07-26/64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