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正文

愿无岁月可回头

2017-09-12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再次确定全家人都是不会表达情感的那种,不到一个月时间,爷爷奶奶相继离世,白天里大家在一起时,没见谁特难过特受不了,和和气气一团,还都说生老病死并非无常,不能太难过,生活还要继续之类的。

可我一到晚上该睡觉的时候还是会心里一酸,难过得说不出话来,静静地躺着,也睡不着。到第二天好像又没什么事的样子,该怎样还怎样。

可能他们也是一样吧,不表达不代表不难过,只不过我们习惯沉默,独自的时候,用一点也不歇斯底里的方式慢慢回忆,再慢慢好起来。

我这几天拼命写作业、看文章看剧看电影,脑袋一刻不能停,却也写不出任何有意义的东西。妈妈说我是对一切都不怎么在乎,觉得什么都无所谓,就是这样的性格。说实话现在更觉得这样,本来就是,除了死亡,还有什么要紧事?我好像从来没有把什么事情当做”真正重要“的,升学,考试,第一次出国,失恋,如果说有一件事是重要的,那大概死亡算一件。

而且,there is nothing new in the sun。

太阳底下并无新鲜事,只不过以往乐观偏差太严重,觉得不幸、离别、死亡,这些都是别人家的事,跟我们没关系,我们无聊的日子会年复一年地这么过去,会觉得无趣,但是就这么下去吧。还是像去年过年时候一样,大家都在,五月份去郑州看音乐节顺便回家,看到爷爷奶奶依然如故,七月的时候还说你们也来云南玩几天啊,后来奶奶住院,还是没有什么大限将至的概念,十月份也回了家,11月还给爷爷打电话,他说会注意身体,12月回来参加爷爷葬礼之后还拼命祈祷奶奶千万要陪我们再过一个春节,可是我都没见到他们最后一面。

觉得就这半年的时候像是快进了好几年一样,那么平缓的日子突然疾风骤雨。

不过就这么一点一点地,他们失去生命,我失去他们,想到油尽灯枯,想到我两次下火车看着红着眼眶的家人,以及分别戴在左臂和右臂上的黑纱,还有我抱着遗像走在队伍的前面,还有在墓碑上看到我们活着的人反射出来的影子,这些漫长的仪式啊。

在这些时刻我感觉到孤独,感觉这个从小长到大的地方,熟悉的道路熟悉的角落,好像缺了一块,就像用刀刺穿玻璃,所有的回忆也跟着支离破碎了,能听见玻璃渣掉在地上的声音。

可能我一直以一种“巨婴”的心态活着,反正还没开始工作,父母也还年轻,没有退休。这么几个月折腾下来,真切觉得他们也老了,我得慢慢把内心里那个成人一样的自我召唤出来了,是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真的,太阳底下并无新鲜事,无非就是小小的人类作死作活,拼命折腾几十年,还是逃不出命运翻云覆雨的手掌心,列新年愿望的时候是不是也该把自己的墓志铭写好,命运擅长开玩笑,擅长戏剧意外。

昨天看到一段话,读着读着快要哭出来。

“如果你必须离开一个地方,一个你曾经住过、爱过、深埋着你所有过往的地方,无论以何种方式离开,都不要慢慢离开,要尽你所能决绝地离开,永远不要回头,也永远不要相信过去的时光才是更好的,因为它们已经消亡”。

昨晚还梦到之前暑假,要回学校的时候奶奶执意要送我那次,我俩在车站拉拉扯扯半天,我说这儿人这么多,你就别折腾了,赶紧回去吧。一直赶她走。那好像是奶奶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送我到车站吧,可她那时候身体还特别好。梦里她边走边回头。

其实从小到大在奶奶家的时间特别多,细想我还挺乐意跟老两口安安静静在屋子里,各做各的事儿,爷爷喜欢自个儿修理乱七八糟的东西,奶奶晒着太阳,眼睛总是喜欢看着我。

愿无岁月可回头。

愿安息。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出自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zawen/2017-09-12/18078.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