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番外·拾遗

番外·拾遗

2017-11-01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日色渐移,蔺晨开始准备宿营。


    他选的这棵树极大,大约三人环抱都抱不下来。树杆笔直,指向天空,在极高处才有枝杈横出。枝繁叶茂,将天空遮得严严实实,虽是盛夏,也颇有凉意。因了阳光被遮蔽严实的缘故,树下方圆无一杂树灌木,连草都没有,只是细细密密地铺满了厚厚一层的落叶。


    外围处一圈凌乱的杂木为篱;厚厚的落叶为地;繁密的枝叶为顶,天然就是一间屋子。


    不过蔺晨并不准备在地上宿营,他很快选定几根差不多高度的枝杈,使唤着飞流一起用藤在其间编起藤网,以为床。林间夜里动物最是活跃,虽有洒防虫豸的药,又有他与飞流散发的气息,猛兽对强者最是敏感,基本躲得远远的,但有长苏在,他不想冒险。


    梅长苏席地倚靠在树杆上,拿了些果籽逗弄松鼠。正玩间,头顶落下一根长藤,却是蔺晨拿了藤枝打上间距相等的结做的简易绳梯。需要用这个的只有梅长苏。


    自从他体力渐恢复,他就什么都想自己做,不再肯让蔺晨背着攀爬。至于慢点,有啥关系?反正又不赶时间。


    仰头看着几乎升入云霄的藤梯,他觉得蔺晨一定是故意选这么一棵高大的树来为难他的。


    深吸了一口气,他将松鼠放到头顶,卷起袖子,抓住绳结,开始慢慢往上攀爬。


    果然,没爬上几步,他就有些气喘。就这么停停歇歇,爬到离地只四五米吧?他已经完全力竭。蔺晨一定是故意的!这种绳梯制作简单许多,但哪里是梅长苏能吃得消的?爬这种梯子,须得两手用力抓着头顶的绳结,一使劲,双脚往上移一个结。这么周而复始,对腕力要求极高。他明明采了那许多的龙须草,配上到处都有的藤,做一个正常的绳梯又能有多难?!


    仰头看着还遥而无期的终点,梅长苏索性不再往上爬。在这个高度看风景还是不错的,视线所及,不再是杂乱的枝叶,植物也是有地盘的:这一片是紫色的牵牛;那一块是白色细碎的花;再过去一大丛绿色的竹,随着风泛着绿色的波涛。看得兴起,他在绳梯上荡起秋千来。用力踢一脚树杆,他随着绳索飞起来,落下,又是一脚,再次飞起。头上的松鼠吓得将他的头发一阵乱抓,刨出一个窝钻了进去;袖里的岩貂也抓紧了他的衣袍。飞流被他的动静惊动,跳下树来,一脸倾羡地看着。只有蔺晨似乎毫无所觉,心无旁骛地忙碌着。


    荡着荡着,梅长苏对着飞流狡黠地一笑,飞流刚被这灿烂的笑晃花了眼,下一刻,梅长苏已松了手,在荡到最高处时如滑翔的鸟,掉落了下来。


   飞流惊骇得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声音。他飞快地扑过去,却只见一个灰影闪过,梅长苏已不见了踪迹。他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揉揉再看,树下空空寂寂,只有那根藤条还在晃荡不已。抬头看去,梅长苏正在蔺晨怀里朝着自己挤眉弄眼,那模样,直像一个刚恶作剧成功的顽童。


作者:夜雨独酌 来自:乐乎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番外·拾遗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zawen/2017-11-01/291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