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不知道为什么活着,又舍不得去死

不知道为什么活着,又舍不得去死

2017-11-16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尔今夏(来自豆瓣)


生活中总会有那么一些想死的时刻。


马拉松跑到快虚脱大口喘气的时候,工作搞得一团糟被开除无地自容的时候,姨妈最痛那天忍着小腹刀绞被迫出差的时候,飞机上遇到颠簸仿佛下一秒就要坠落的时候,以及,发现男票跟闺蜜上床还用了你一直学不会的女上位的时候。


这些时刻,简直生无可恋。


但如果真的给你选择即刻去死,你会舍得死吗?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吗?


总有人觉得死了就是解脱了,但是凭什么一厢情愿的这样以为呢,并没有人问过自杀死掉的人是不是真的解脱,又是不是非常后悔。(当然也是没处问。

只是大家一厢情愿的都认为,死了就是真的解脱了。

于是很多坚持不下去的时刻,就很想一死了之,“死亡”因为神秘而更被赋予了悲剧美,有前赴后继的“英雄”在无法忍受生活的磨难之后选择了死亡。但是在死面前,我常常庆幸自己是个弱者。


在香港,很多人,白天混迹高大上的写字楼之间,脚踩MB,身着阿玛尼,手里拿着小香,谈着上千万的case,晚上回家躲进三四平米的洗手间,艰难地脱去衣服,水从花洒里喷薄而出,流到脸上分不清是水是泪。问了自己千万遍一天天疲于奔命是为了什么而活,但回答的只有持续从花洒里喷薄而出的热水,像极了当年怀揣梦想冲向大城市的自己。


是的,我也常常处于这样的状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但又舍不得去死。


几年前第一次出国工作,之后又辗转来到香港念书,离家太久,每次回家都变得非常珍贵。年轻的时候比较爱玩,放了假回家晚上跑出去和盆友吃饭唱k,玩到凌晨才回家。有一天晚饭前回家换衣服,我爸下班看到我还以为我在家吃饭,扔下包忙里忙外开始煮饭,正闷着排骨,发现我穿戴整齐准备出门,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不在家吃晚饭。虽然嘴上说着“吃点好的,多穿点啊”,但是眼里的失望以及关上门后的一声叹息,还是被我捕捉到了。我落荒而逃,跑出院子才发现眼里噙着泪水。后来再回家,会刻意地留在家里多陪父母吃吃晚饭,看着爸妈欢天喜地地在厨房里准备晚餐,你一言我一语地斗着嘴,才发觉活着的意义不过如此。


傍晚时刻万千灯火里,这为我点亮的一盏,是人世间我最眷恋的。


独居在外,有一次不明原因地发烧烧了好几天,每天同事上班前帮我烧好热水,买好面包和药,放在床头柜上,迷迷糊糊中醒来,吃几口面包,喝水吃药,接着昏沉沉再睡去。期间做了好多奇奇怪怪的梦,总觉得身边有人似的,用很大的力想醒来,一次一次失败。在不知道第几次清醒的时候,我瞥见了窗外的云。想起和一个男孩约定过要一起听雨一起看云,一起创造未知的可能性,光是这样的想象已经让我舍不得离开,到现在也不知道病成那样的自己是怎么样穿好衣服下楼打车去医院的,不过好在小命捡回来了。史铁生的妻子陈希米在《让“死”活下去》里写过,“我只想能跟你在一起安安静静地说话,听你掏心掏肺,也跟你坦露一切,那才是人生最好的生活”。而我在生命最脆弱的时刻,怀念的竟然是阳光下坦露一切的平凡,你像水里的一朵云,安静地蜷缩在我身边。梭罗写过“爱情无可救药,唯有爱得更深”,而我在昏迷的时刻,只想活着回国,亲口告诉你,在性命攸关的时刻,我有多么挂住你。


“问世间情为何物,把酒千钟醉,痴心终不悔。”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失恋了。和ex在深圳分开,刚好南方的秋天来了,一阵冷风吹过,下意识地裹紧风衣。曾经写下过“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与君绝”,但是事实呢,山有棱,江水未竭,冬无阵雷,夏无雨雪,天地尚未合,说分也就分了。唱着分手快乐,走在荒凉的街道上,我只是最平凡的一片落叶,无法控制来处,也不知会飘向何方。“要死吗?”问了自己好多遍,眼泪都哭干了,心死了一遍又一遍。站在马路中间给闺蜜打电话,尽管一直控制着语气,还是被听出了倪端。避而不谈感情的事,只说没什么事,想看看你在干嘛,闺蜜东拉西扯开始讲最近身边的小事,男票最近送了她什么礼物,班里的小盆友出了什么笑话,从前的同学谁一言不合做了微商,讲各种笑话逗我开心。挂了电话,不一会儿收到了她发的微信,“我们都在你身边”,简单几个字,让我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像没领到小红花的小朋友一样,蹲在马路上嚎啕大哭。有些人教会你爱,但是有些人,会一直陪伴你成长。


“偶尔话起,而心中仍感温柔,便是好友”。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不知道为什么活着,又舍不得去死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zawen/2017-11-16/33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