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守你一世 为风无忧

守你一世 为风无忧

2017-12-14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嗤,我可是与松树一起松鹤延年呢。”

            若不是李适韵抓着自己不放,早与一鹤群西去,泄去几分烦躁,轻挑眉装腔作势道。

              这厮却一脸惬意怀拥拂尘,抬眸眺望云雾缭绕的山峦,懒云散漫栖身在青松上。李适韵抬手捻片碎云衬得人眉目如清泉似画。

              “为风,想往人间吗?”

              “不去。”

              “世间有佳酿比天,美人绝代,富丽堂皇。”

               “你可拉倒吧。”为风掸去白袍上的浮灰,瞥眼身边这个道貌岸然的道人讽刺拖长尾音,手不安分攀上他的肩头“都言人间极乐,你个死榆木不会是动心了吧?”

                 李适韵抿唇轻笑摆脱他的手,踱步向面前山崖视去。风吹散他双鬓侧的发丝,乌发三千随意用一根玉簪挽在后侧。

               “你可还记得我四岁识你?”

               “咋可能忘了,当年我并化成人形,你还抓着我的羽毛。大吵大闹说我是‘大鸭子’。”

                “嗯,我十七岁那年你去偷看隔院女修沐浴……”

                 “去去去!我是被你那几个兄弟给骗过去的,我为风从不干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你再瞎说,我可就撕岔你这张嘴。”

                 “好。”

                 为风伸手弹了下李适韵的脑门。李适韵怎会料到他有这种反应,按在额头那块玩笑的游戏竟微微发愣。虽这失礼在片刻便被掩去,但为风还是看出不妥。

               他李适韵到底说也只是一介漠土。像他这样的满天星斗的荒尘,为风曾拢起数把,攥在手心箍不住、袍袖之间锁不得,任凭在掌心挥散消失殆尽。

                 为风含笑脱下身上的长袍把李适韵拢在怀中,李适韵这种仙风道骨的人一时间便有了几丝尴尬。像被抱在襁褓中的稚童眸中滑过清澈和惶恐,被为风一一珍藏起来。

               袍下那人像是想起什么探头望入那潭星辰双眸,哑声道

                “为风,我也会有一日衰亡吗?”

                 “不会的,仙鹤可是长寿之说呢。”

                 “你发誓不会的。”

                 “傻瓜,我发誓…

                          守你一世 为风无忧…”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守你一世 为风无忧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zawen/2017-12-14/396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