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爷爷

爷爷

2018-02-02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突然发现爷爷老去是在我哥发给我的近期他和爷爷的一张合照上,才数月未见,岁月在爷爷的脸上留下的印迹我却能看得一清二楚。半白的眉毛,让我一下就湿润了眼眶。原来人越接近死亡,走得越急切。年轻时总觉得日子难挨,总是重复的生活也让人厌烦,可对黄土过半身的老人来说,半掩着的时间是以抓不住的速度在流逝的。近日来总被一些奇奇怪怪的梦缠绕,都是些片段,我也拼凑不出什么,只能看着这些片段不断出现而又消失在眼前,我无能为力,我只得接受。但我有些难过。未得见梦中人的脸,但我知道那是爷爷。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满头黑发的年轻的爷爷,只是与记忆不同的,梦中的爷爷,同照片一样,眉毛已经白了一半。不记得爷爷在做什么,但应该是在想法子逗幼时的我开心。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爷爷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zawen/2018-02-02/51039.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