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正文

千古第一才女的孤独人生

2017-09-20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在华夏文明的文化长河里,宋词毋庸置疑是个繁星最炫的星群,其最耀眼的,当属豪放派的苏轼、辛弃疾,婉约派的李清照,但我更欣赏易安的词。她的词,多离愁别绪,道出了她一生的孤独沧桑。
  读着易安的词,酷似品尝一壶窖藏千年的酒酿,一杯刚沏的新茶,让你感知她一生的诗情画意。她早年欢乐,中年幽怨,晚年沦落,在诗词中都清晰可见。
  品《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悠闲的官宦少女,陶醉在山水间,随着“争渡”“争渡”急促的摇橹声,一滩鸥鹭飞起,让人眼前一亮。藕花深处,一位活脱脱青春靓丽的少女,带着酒气,呈现在读者眼前。她那娇媚的面容,仰望星空,瞅着扑棱棱惊飞的鸥鹭,尽情释怀,多么惬意啊。“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慵懒,未出户的李清照,做出惊呼常人的回答:“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她那无忧无愁的日子,怎不羡煞后人。她那大开大合的清词,让我看到了“千古第一才女”,早年优裕的生活。
  尝《鹧鸪天•桂花》,“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梅定妒,菊应羞,画阑开处冠中秋。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与赵明诚新婚之前,她雀跃欢喜之情,跃然纸上,顿失少女闺怨伤愁,清雅温情充盈了她的心灵。
  婚后,两情相悦的易安夫妇,沉浸在甜蜜的爱情中,彼此却多了一份牵挂。《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易安把对丈夫明诚的思念,表达得淋漓尽致。在红藕残荷的清秋节,她独上兰舟,一扫少女时的清纯放纵。月满西楼,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少妇那微妙的情思,对丈夫无尽的爱恋,表达得缠绵悱恻。“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流露出对丈夫无法排遣的念想,一时难消的愁肠。
  岁月流逝,李清照更是独愁伤感,香体瘦削。“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重阳佳节,夜半微凉,薄雾愁云,黄昏把酒,人若黄花。每逢佳节倍思亲,遍插茱萸少明诚?为夫消得人憔悴,更突其少妇的清瘦愁容。
  建中靖国后,受北宋末年党争牵累,李清照的公公赵挺之冤死。她便随丈夫屏居乡里近一年,摆脱了官场勾心斗角,远离了都市的喧嚣。在归来堂上,他俩研玩金石书画,给隐退生活带来了无穷的乐趣。他们攻读而忘名,自乐而远利,双双沉醉于艺术的殿堂。
  南渡后,李清照的作品处处跳动着词人生活的脉搏。一首《鹧鸪天·寒日萧萧上琐窗》:“寒日萧萧上琐窗,梧桐应恨夜来霜。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秋已尽,日犹长,仲宣怀远更凄凉。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记载了李清照陷入国破家亡、夫死流离的悲惨境地,心绪极度落寞,乡情殷切。一个“恨”字,运用拟人手法,将梧桐写活,境界全出,引起读者无限遐想,生动地再现了晚愁霜晨的庭院,凄寒肃杀的景象。
  然而一首《南歌子》,“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凉生枕簟泪痕滋。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翠贴莲蓬小,金销藕叶稀。旧时天气旧时衣。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让人感悟,此时李清照,流落江南,唯情不似旧家时,勾起了她对病逝丈夫的思念。
  痛定思痛,情何以堪。一首《忆秦娥》:“临高阁,乱山平野烟光薄。烟光薄,栖鸦归后,暮天闻角。断香残酒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寂寞。”它与《南歌子》相同,痛悼亡夫赵明诚。此词旧本或题作“咏桐”,或将其归入“梧桐门”。此处的"梧桐"应为"人",也就是赵明诚的象征。
  中年孀居,家破人亡,睹物思人。一首《武陵春•春晚》,“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又一句“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借暮春之景,言尽而意不尽,表达其内心深处的苦愁。可见她内心的愁,重如大山,死死压着她,气喘吁吁。
  饱经沧桑,内中几多难言之苦。一首《清平乐•年年雪里》:“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挼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通过赏梅的不同感受,词意含蓄蕴藉,感情悲切哀婉。头两句,回忆早年与赵明诚共赏梅花的生活情景:踏雪寻梅,折梅插鬓,多么恩爱,多么幸福啊!如今,阴阳相隔,两鬓斑白,不堪回首。
  孤独又寂寞,疾病又缠身,易安两鬓稀疏,容颜衰败。一首《摊破浣溪沙•病起萧萧两鬓华》:“病起萧萧两鬓华,卧看残月上窗纱。豆蔻连梢煎熟水,莫分茶。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终日向人多酝藉,木犀花。”一句“病起萧萧两鬓华”老病斑白。“木犀花”八月桂花开,易安大病初愈,心情渐好。可见她晚年并不好过,孤独寂寞,老病折磨得她苦不堪言。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词人在寻什么?亡国之恨,丧夫之痛,孀居之苦,凝聚心头,无法排遣。生活中美好的东西都不在了,现实生活却无情地摧残着这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日子难熬,寂寞孤独,一位老太眼神呆滞望着窗外,“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境况之惨,孤单无助,一个“愁”字怎能形容。
  回首易安一生,国家危亡,故乡沦陷,丈夫病逝,金石书画尽失,流落逃难队伍,饱经离乱之苦。读其词,满篇皆愁,苦啊!其愁无尽,胜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出自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zawen/20284.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