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正文

留白的思考

2017-09-29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小说创作中的留白,是创作时一定会遇到的,也是许多新手的一个瓶颈。小说,无论是长篇小说,还是中篇小说和短篇小说,留白都是一定存在的。因为无论怎样,你都不可能面面俱到,事无巨细都顾及到,都去写到,不可能用尽所有素材,写遍每个角落。在小说创作中,经常用到一句话,或者算是两句诗,叫“宽可走马、密不透风”。这里说的虽是小说创作中的疏密有致,也谈到了需要留白。我们在创作时,对于需要表现的重点,细节刻画时,可以洋洋万言的周密、细致。但是当需要留白的时候,就要惜墨如金了,一个字都不要多写。这些是我们在具体小说创作时的疏密有致,还不是关于如何处理留白的重点。
  诚然,小说创作的留白,并不局限在短篇小说,或者小小说、微小说,而是所有小说都有留白的设计。但是,由于短篇小说、小小说和微小说的篇幅,远小于中篇小说和长篇小说,由此,在创作时,留白就显得更加重要和必要了。严格意义而言,小说创作的留白处理,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无意留白,一种是有意留白。前一种是作者在小说创作的行文过程无意留下的,不知觉中的留白。对于一些老练的小说家,或者所谓小说高手,他们会在创作过程中不知不觉留下许多,似乎言犹未尽的空白。这些留白随意、洒脱、自然,让读者更容易接受,不会产生生硬的故意的那种感觉。在整篇作品里,这种留白与洋洋洒洒的文字浑然一体,形成完整的美感。这样的留白,应该是我们每一个小说创造者追求的方向。
  这方面的成功作品很多,就我个人而言,大部分留白,还是属于这种情况。请大家读一下《今夜暴风雪》中,就有许多的自然留白,比如严岩在于暴风雪斗争中究竟经历了什么?他在冲进冰河之后的情况,还有作为一位将军的儿子,怎么会来到大草原?以及严岩的爱情等等,都是留白处,特别是全文最后的处理,让这个知青点剩下的知青举着写有“严岩在我们中间”的横幅,江涛捧着严岩的帽子走进高考考场,就是一个很大的留白。可谓回味余长,让读者可以充分思考。对这些知青而言,这场高考已经交出了一份完美的答案。他们也给自己的青春画上了完美的句号,这场前所未有的暴风雪,让他们完成了由青葱到成熟的蜕变。
  还有一种留白属于刻意的,在创作初的构思就想到的留白,就是所谓的设计留白,预先已经想好的一种留白。前面已经说过,短篇小说由于篇幅问题,是对生活采用的横向断面的处理,而中篇小说和长篇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在时间轴上是纵向的。这就尤其要求短篇小说必须考虑,采用时间轴上的横向切割方式来解剖一个事件。这种手法必然会产生各种留白。我们还以《今夜暴风雪》为例,这部小说就是切割了以严岩为代表的这个知青团队,一天一夜的经历,高度浓缩地刻画了那个特殊年代、特殊群体的精神面貌。我自己是知青,我们所经历的这个年代,差不多和“文革”等长,大部分都有8—10的光阴。而这段时间,又恰恰是青春时代,是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就是利用这些素材写几部百万字的长篇小说,也是绰绰有余。短篇小说没有这么大篇幅,只能横向切割一个时间段,这就是创作前已经设计好的留白。比如严岩他们是怎样来大草原的?每个人又有什么样的经历,在大草原这些年,又有那些难忘的回忆?都是创作前就刻意留下的空白。再比如鲁迅的著名小说《祥林嫂》,她有两次婚姻,婚后的许多情况都被做了留白处理,而是同样采用横向切割,只取了她一生几个断面来表现。这都是设计上的留白。
  留白除了因为篇幅关系,必须采用的技术手段,同时也是一种巧妙的艺术手法。因为只有留白处,才会给了作者足够的想象空间。对于读者而言,看一部小说,其实就是一次再创造。读者总在不知不觉地,让自己代入进去,体会作品的人物情感和经历。如果作者不留下足够宽裕的留白,就会让读者失去那种想象力的展示,而恰恰是读者这种想象力,才是一部小说最有韵味之处。作品是需要靠读者的想象空间来丰富本身那种内涵的。
  下面我们来讨论一下,究竟怎样来设计小说留白?
  根据我的个人经验,有三留三不留。
  一留,结尾留白。在小说结尾高潮时,对主要人物的最后结局,可能产生多样化发展变化的结尾必须留白。就是说,当小说的人物发展,故事情节进入高潮,在准备收尾的时候,要充分设计成为有多重发展趋势的结局,而且要留白,不要用一种结局。这样才可以让读者有足够的想象空间。这种例子很多,就不举例了。这种留白叫尾声留白,或者结尾留白。
  一不留,结尾不能留白。对多重趋势的结尾中,有可能出现的一种,或者几种结局,会影响主题表述,破坏主要人物形象的不能留白。这叫结尾不留白。
  这个不能留白,就是我们假定在设计一个情节包袱的时候,发现这个情节的多重发展变化中,有可能出现一种,甚至不止一种的最后结果,会破坏这篇小说的主题,会破坏主要人物的想象。那么,就不要处理成为留白的形式,而是给出你设计的结尾。我们还是看《今夜暴风雪》,这篇小说对主要人物严岩的结局没有留白,不是处理成生死未卜,让读者自己去想象;而是明明白白写成严岩悲壮地死去,化作一座不朽的冰雕。我们所以这样,就是不去影响小说已经写成的悲壮主题。
  二留,悬念留白。小说情节发展的重大转换节点,情节的三岔路口必须留白。说具体一点,就是你设计的故事情节,不要一口气顺着一个发展方向写到底,而是在每个重要点位戛然而止,宕开一笔,给读者留下悬念,让他们去想会发生什么可能性?这叫悬念留白,也可以叫情节留白。大家注意一下,既然是悬念留白,情节留白,那么,这个悬念包袱,是不设计抖包袱的,也就是到最后,这个情节都是悬念,是留给读者自己去补充的,或者叫读者去想象的。
  二不留,悬念不能留白。同样的,对这种悬念的多重发展可能性,唯一前提是,不能影响整篇作品的主题表现,不能影响主要人物的主体形象,与主人公的整体思想意识,世界观等不产生矛盾。凡是可能出现歧义的情节悬念,都必须在作品中给予必要交代,也就是只能留下悬念,不能留下情节空白。
  三留,时空留白。所谓的时空留白,是指一篇小说在叙述过程,以及情节发展上出现的大段时间顺序轴,还有事件全程中的空白剪辑。这种现象在短篇小说,尤其是目前流行的微小说、闪小说中更是常见的手段。当然,长篇小说和中篇小说同样在运用,这是不像短篇作品那样显得突出而已。这种时空留白,可以说是小说创作必须学会的技巧,因为再长的小说,也不可能对生活做全程、多角度、全方位的记录,是一定会有取舍的,所以,小说一定会有留白。而恰恰是这些留白,与那些洋洋万言的实写,一起构成了小说虚实有序、跌宕起伏的节奏感与艺术魅力。因为,小说的欣赏过程,就是一种读者再创作过程,而恰恰是作者留下的这种时空上的空缺,让读者有了发挥自己想象的巨大空间。
  三不留,主体时空不能留白。什么叫主体时空?这里有两层意思,一层是指这部小说重点在叙述的故事情节,一层是指小说的中心人物。所谓主体不能留白,就是小说交代的影响主题表现的时空事件是不能留白的,同样会对中心人物想象的表现引起歧义的内容,也是必须交代清楚,不能留白的。说明白一点,就是你不能因为留白,让你这篇作品变得主题含混,中心人物不鲜明了,搞得读者不知道你在表现什么?
  关于留白技巧常见的问题。
  发现我们很多作品存在一个问题,或者说是习惯,就是该留白不留白,喜欢把作品写满。什么是写得太满了?其实不是指篇幅,字数,而是指结构,是结构太满了。所谓的结构太满,其实就是缺乏留白,甚至没有考虑留白,把所有的空隙都塞满了,也就使得文章缺乏了灵气,少了韵味。因为读者没有想象空间了,读着自然没有味道。有个词,叫空灵。什么是空灵?当然,前提就是空。没有空,哪里来灵呢?空灵,这个比喻不是诗词专用的,小说、散文都有这样的艺术要求。一篇优秀的作品,一定会有这样的空灵感。可我们很多习作者,就是喜欢写满,生怕读者看不明白,担心读者误解自己的初衷。尤其表现在最后收尾的时候,总喜欢把自己最满意的,或者自己最希望的结局硬塞给读者。为什么就不能留点空白,让读者多几分思考和发挥想象力的空间?
  第二种问题是不善留白。有些朋友知道应该留白,就是留白处理不当,读起来感觉生硬、刻意,缺乏真实性。当然,这也是与通篇的结构设计,以及语言叙述相关的。这先要解决结构上的逻辑问题,其次是语言表述技能,然后,才谈得上去巧妙地运用留白技术。对于通篇逻辑混乱的文章,完全谈不上处理留白了。同样,语言很差,表述水平很低的情况下,留白完全没有意义。因为前面两种情况,连把一个事件、或者故事,写得让读者看明白都成问题了,又何谈留白?
  第三种情况就是错误的留白,也就是违反了留白的原则,在不能留白的情况下,做了留白处理。这种情况并不少见,经常会有看上去很不错的一篇文章,却在结尾处让读者产生了困惑。或者还不能让读者看明白主题的时候,突然把尾部斩掉了。不仅会让文章有一种头重脚轻,有头无尾的错觉,而且会让读者产生不应该有的歧义。这就不是留白了,而变成了文章漏洞。请注意文章存在的漏洞,不是留白。既然称作漏洞,就是需要补起来的,当然不允许。留白可以多一点,漏洞最好少一点,因为留白是技巧,而漏洞是错误。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出自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zawen/22256.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