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正文

宅男

2017-07-25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同学会后,他们说我很有宅男的倾向,并不无得意乜斜着双眼以加人一等屌丝自居。我没有告白,我没有招摇的本钱、出墙的姿色。一看就缺钱保养的手扶式,我又何必腆起半截奶油肚子,去声张什么掩人耳目的胸毛4s养臀小贴士?所幸的是,他们并没有对这位落佩的班长雪泥鸿爪穷追猛打,要不然,肯定吐槽得体无完肤,人肉得无地自容,逼格得一败涂地,尼玛得满地找牙,卧巢得奄奄一息!
  傍晚,只是按约定在老家门前12路站台等待了几分钟,车后便传来清脆连续的喇叭声,嘀、嘀嘀、嘀。疑心是他,正透过后视境四下里搜罗,熟悉的饼子脸驮着一家子已经赶到了近前。李叔,start!便已经扭上油门超到了车前。不时回头瞟上一眼,生怕他叔迷失在夜幕下的家门前。从后面可以看见70摩托上,魁梧的他占据了三人中五分之四的座位,只手揣进裤兜只手扶住油门手把,斜仰起大大的脑袋,四处旋转圆圆的下巴,得意的笑容被牢牢钉上嘴角。
  我这位非宅男的豁皮屌丝接触那么久来,嘴巴里除了保险丝、萝卜丝、莴笋丝、电阻丝、李钦思(我侄女,他哪里见上老远就会招呼)没听见一次趋之若鹜的那丝。这位看生见长的老邻居头角峥嵘,技艺精湛,最难得的是一板一眼,待人真诚,能帮上忙的绝不拖泥带水,更不会为几毛利润扭扭捏捏吞吞吐吐,即使不挣票儿,人对了,半夜三更可以爬上三十几楼帮你修冰箱,安空调。一句话,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包括喝夜酒,红起鸡公脸帮喝醉酒的你开夜车。我买第一辆车(乐驰)就是他一大早去4s店帮忙开回家的。
  小区大门刚停好车,他笑呵呵跑近前递上一枝玉溪名草,边递上火机:
  “李叔,好久没见过你!”
  “嗯,啊,没怎么……哦,你住几楼?”挡了火机,含混支吾上一句,一马当先拉开了距离。
  感觉一时半会还难以融入到先前一条巷子住家谈笑自若的熟稔和亲切,特别是他精明的小个子媳妇形影不离。熟知这位提头知尾光屁股光奶子光脚丫子翘肚子起头邻居秉性,但凡感兴趣的事,不到水落石出岂肯善罢甘休。对于可能的尴尬,出发前早已打定主意,一切问句均是嘿嘿,嗯,嗯嗯,哦,呵呵。蛰居家里无所事事快大半年的某,原本就没打算让事件清晰,总不至于把每日客厅、阳台、厨房、厕所边来回踱步边抠脑袋若有所思再恍然大悟,继而手舞足蹈哈哈大笑戛然而止,跳上沙发兴诗诵文涕泗纵横那些神经兮兮拿来口沫翻飞吧?没想到却让四清六活的他一语中的:
  “呵呵,宅男。”
  几步就赶在了前面,手脚甩得更像老虎。
  “现在宅男很多,遍地开花,多数宅得出门便迷茫,啥子哑巴堰约见他跑新修街露脸,九眼桥下车他在牛市口浮面,让他买锅盔捡回只火钳……”旁边他媳妇接上了话题。
  心中一颤,难道厨房厕所阳台那些事伊了然于胸?加速随上了老二,生怕接下来便是关于宅男抑郁寡欢,喜怒无常,暴戾恣睢,丧心病狂,对准楼下蚂蚁破口大骂狂掷花盆,仰天一笑,五内俱崩,一步把自己融化在盈盈蓝天里种种支离破碎的残局。
  现在这些古灵精怪的新新人类真是让人愤慨,信口雌黄胡编滥造诸多名号来相互践踏,彼此蹂躏。美女,粉丝,屌丝,达人,草根……让人梦里懵懂!美女?他妈天黑出门就是鬼,戴上行头像钟馗!眼眨毛比胡子还深,要撑开还得使猪毛夹子。而且按照他们新标准对美的诠释,英雄不问出处,管你小家碧玉还是长三书寓,凡倚门卖笑的、打情骂俏的、该遮的地方全露的、丰乳肥臀够得上之一的、被玻尿酸填充出三分姿色七分妖娆的、裤儿热得来露大半只屁股乘凉的、只要全天下男人口水眼珠子使劲往里面掉的都可以称其为美女!粉丝?老子火锅店卖过,两元每份!屌丝?这个让人百思难解的称谓令人玩味。见靓女俊男绕着弯子纷纷把自己抢注为屌类不无得意却不得要领,如此炙手可热竟相踊跃,难道杀进杀出滴滴埋单?屌丝一族,风行天下!
  从他们气意得志满的神态看来,显然这个称谓极有可能一夜之间才过屈宋名扬天下,日进斗金鲜衣怒马,或者肛门发红命犯桃花。屌丝几乎就等同于潮尚、炫酷、睿智、名公巨匠的代名词,无名小卒一夜成名大红大紫的终南捷径,杀人无形救人水火降头大法,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直播美眉丁字裤衩,二十一世纪最真知灼见压倒元白斗南一人!如果你既不会吐槽,又不会尼玛,还不懂逼格,那简直愚不可及,朽木不可雕!打回旧石器!
  自无意从红头发处窃听来这个盛极一时的称谓后便耿耿于心,顾虑再三终没敢人前人后以屌自居,怕无端招惹上目中无人妄自尊大种种厝疑。冠以莫须有滥竽充数,败坏屌风。遂割去屌丝,屌内警告,以示惩戒。胆敢造次,开除屌籍!
  翻开来新华字典,逐字逐句朗诵,依然是过去那个字,依然是曾经赋予的含义!不就是腥骚味的屌毛!他妈见活物少不了的几根毛,真不知那般值得如此洋洋得意见人显摆?光怪陆离的三千世界越发混沌!游离于此阶层外难道还有什么无丝的屌?或者嫁接的丝植入的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莫非即将再诞生出另一类更加谲诡的称谓,肛丝,卵丝?达人,草根又属于那类?宅男自不必说,顾名思义就是宅子里某样的土农民,用老话说来,就是安分守纪不轻易抛头露面的良民。去九眼桥龙潭寺下车,冲私家车挥手taxi,有不多,无不少,至少说来不危害社会。想怎么怎么转,爱哪里下车他自个的事。中性词汇,绝无践踏寓意,姑且可以接受。
  况且低阶层的某家不宅又拿什么招摇市井?敢冲绿色车标嚎嗓taxi?敢火锅店跳上案板双击人腰?有票子吗?其实是被她点中要害,不只是茫然,甚至于偶尔出门迷路不说,顺路边游荡常常也想不起应该是先甩右手还是先迈左腿?车水马龙的大马路,是应该随了他人的节奏,还是索性闭上眼睛冲过去?管他红灯绿灯,老子就是本拉灯!杀过去!装进冰柜!
  开车的时候努力也想不起,到底是应该先加档还是先给油,绝不敢轻举妄动。那次就赶上了,九十秒红绿灯路口,绿灯点亮瞬间,吽!飚出二十米,向后!看来哪怕偶尔出趟门的风险也是蛮大的。现在这世道人心不古、物欲横流,电视新闻里警钟长鸣,尔虞我诈的、装疯卖傻的、假痴不癫的、睁眼跳崖的、黑白不分的、嫁祸栽赃的、一扶就残的、再扶就完的、不碰也倒的、一蛇吞象的、飙来撞车的、飞来横祸的,血的教训层出不穷屡见不鲜,即使一只貌不起眼的蝼蚁也別委以口实,摊上谁谁让你瘫!
  短短几分钟便到达新房,室内灯火辉煌恍若白昼,束束光柱打得眼晕,彩色灯光打在地板上熠熠闪烁,艳丽夺目,整套房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房间的亮点对某而言,就是顶上点缀一缕红色99元环保节能顶灯,堪称点睛之笔。
  于是,老二急不可待给某逐个介绍,原价一百把的木地板,在五块石二手市场老子挖地三尺后淘来45元每平方,整个套房地面花了不到1200元。撕去保修标志的前锋蓝雨系列热水器880元,原价1200左右,唯一不同正品的正品就是不保修。反复给某解释为什么会便宜几百,为什么新的就不要保修,为什么又要撕去保修标志。假如不撕和撕仔细比较起来,到底是便宜还是吃亏,如果不吃亏又想占便宜,占尽了便宜还一点不亏,又便宜又不亏,便宜……吃亏……吃亏亏亏亏……便宜宜宜宜……总之只占便宜不吃亏,吃亏的事傻子才干!对不,李叔?见满脸迷茫热情的他继续他的秘籍:
  “李叔,这么简单你……亏亏亏……宜宜宜……五魁首啊,六六子顺啊!”急得他满头冒油手舞足蹈。
  “就好比抽烟,可以抽红塔山也可以抽玉溪,是不?你喜欢骄子,我喜欢玉溪,对不?当然你也可以喜欢玉溪,也可以喜欢五牛,爱啥啥吧。这家买21,那家可能就只要18,啊,为什么喃?因为那家可能来这家拿货过去卖对不?嗯,就是这个样子的。”感觉原本灵光的自己,已经游走于穷途末路之间,他赶紧掐断了话头。
  “哦,嗯,嗯,嗯?嗯!!”装作心有灵犀,边悄悄在心里把这番话掰开揉碎了几遍依然稀里糊涂。
  到底“就这样子的”是就哪样子的?为什么从这家拿过去的那家,会每包便宜三元卖?这家岂不自掘坟墓?那家又靠什么赚钱?玄机到底在哪里?到底是怎么样子,一个看似不合理的合理逻辑?说实话显然比刚才昏头昏脑把车鼓捣过来那会儿更加迷惘不知多少倍。有史以来,某就没有享受过18的特价玉溪,怎么就会什么好事全让他摊上?
  “哦,嗯,嗯,原来这样,是说嘛。”恍然大悟般频频点头。
  总不至于让热心快肠的他当众黔驴技穷吧?沙河堡全能艺人连个糟老头子都搞不定!啧啧,啧啧啧。他欢喜若狂小儿子以后如何看他?看到终于被自己深入浅出比方到茅塞顿开的某他心花怒放,兴致勃勃介绍起来橱柜:
  “这个橱柜不扎实,非常便宜,整个才800多,人千万不能上去跳!就是在上面宰东西都不行!就不像我现在自己家里用起的随便跳,随便砍,随便宰,随便随,随随随……”
  他真不是闹着玩儿的,在他家里真蹦去蹦来,让某见识过他固若金汤的灶台。
  “到时出租的时候,老子憋憋给房客打招呼,想杀鸡炖髈各人给老子爬地上去砍!”
  纳闷!迷茫!不禁让某近乎疯狂!为什么要上橱柜去跳?到底是多功能健身橱柜,或者根本就是房客走秀的T台?为什么有了橱柜还让人爬地上去宰?意犹未尽的他,咧开嘴声情并茂继续他稳赚不陪的秘籍,29的壁灯,38的扣板……见某死死盯住水池,他三两步赶近前,一尺开外高高敲起肚皮,信心满满抄手微笑,急切等待着向某赐教。
  “就一个龙头怎么放冷热水?老二。”
  刨开某,不疾不徐,一个指头把开关左右旋转几次,面露得意望着某,怎么样?李叔。
  原来,一个龙头就可以管冷热水吔!
  “喂,老二,这个龙头是方便,但是有个缺点!你不觉得横支在水池正中非常碍事?”
  终于在观察良久后,大胆提出来自己最为精辟的见地,一定可以挽回些许面子!老江湖果然真知灼见。只是这一幼稚愚昧而又少见多怪的问题,让在场所有人捧腹大笑前仰后合!哈哈哈哈,甚至有人就快喷出鸭血!
  “哈哈哈哈,李叔!哈哈哈哈……”喘得他和他小儿子已经窒息,脸色殷红。
  “李叔!哈哈哈哈……”大肚子一晃一晃,感觉就快穿孔。
  边努力把腰身拧正,抬手一个指头轻轻一推,这不!两条缝的尾端和脸颊,厚厚鼓起的肉团子上挂满神气。
  突然忍不住偷偷笑出了声儿,想起大眼睛小A说过的那句话:
  “我们这些宅男……”
  他妈十处打锣九处有他!女人面前就像打了鸡血的种羊,“哶哶哶哶”地嚎得可欢实,宅男这个时髦有啥可好碾的?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出自

转载请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zawen/6300.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