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究竟是谁杀了我

究竟是谁杀了我

2018-03-25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1.

“喂,110吗?幸福小区21栋306有人跳楼了,你们快来……”晚上八点,队长林泽接到报案电话立即赶到了现场。

一个老式小区,昏黄的路灯底下围着一群看热闹的居民,七嘴八舌的谈论着。草坪旁边的空地上一个妇女和一个孩子正躺在血泊之中,正上方就是306室,窗户敞开着,白色的落地窗帘在晚风中微微飘动。

“情况怎么样?”助手小王疏散人群后向赶来的120医生询问道,“孩子已经死了,大人还有生命体征。”医生一边抬着担架一边钻进了救护车里。

林泽和助手立刻来到了死伤者的居住地,刚进门就发现了几个泥脚印。林泽皱起了眉头,环顾整个房子的摆设和卫生情况,林泽心里就对死伤者的生活情况有了基本的了解,母女独住且非常爱干净,所以门口这几个一看就属于成年男性的脚印显然是疑点重重。客厅茶几上的杂志和水果摆放的整整齐齐但卧室里却撒了一地的蜡笔,林泽靠在母女两人坠楼的窗边陷入了深思。

“林队,现场没有发现打斗的痕迹。”鉴证科的同事向林泽汇报。“应该是自杀吧,可以结案了。”助手小王得意洋洋的说,林泽听罢瞥了他一眼,“没那么简单。”

两人来到厨房里,林泽打开了正放在煤气灶上的砂锅,“这是什么?”小王探出了头。

“是排骨山药汤。”

“那这能说明什么?”小王还是不明白。

“我问你,如果你准备自杀,你会干什么?你还会煲一锅排骨汤吗?”林泽的几个反问使小王连连点头,“哦,我明白了。这两个人不是自杀,是他杀,而且死前连排骨汤都没喝上。这个凶手和他们有什么深仇大恨,要下这样的狠手。” 听了林泽的分析,小王突然为这对母女叹惋。

“好了,你去调监控,查看一下这对母女被害前后有什么可疑人员出入过这栋楼。”小王接到命令立刻跑了出去。

说着林泽也下了楼,找邻居了解情况。

“哎呀,这个女人啊也是命苦,前几年死了丈夫,现在又死了女儿,就算是救过来也没法儿活了吧。”

“这可不一定,林英可是有精神病的,老是打她的女儿,说不定就是恨小姑娘害死了他爸,才要抱着她一起死吧,真是作孽……”

虽然疏散过群众,但还是有不少人围在楼底下不想离开想看个究竟。

林泽找来一个邻居询问,“大妈,您认识刚刚摔下楼的那对母女吗?”

“认识,我就住在她们隔壁。那个女人叫林英,外地来的,无亲无故还带着一个孩子。以前她老公在的时候吧日子还好一些,哦对了,说起她老公也是可怜,三十几岁就死了。也是老天不开眼呢,三年前带孩子去旁边的水库游泳,结果小姑娘的项链掉了,哭着喊着要爸爸去捡回来,结果,就沉水死了。自从老公死了,林英的精神就变得不太正常,不光是半夜乱喊乱叫吵得人睡不着觉,还经常打孩子,可能是觉得孩子害死了她老公吧。后来我们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报警,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做错了,林英后来就被关进了精神病医院,孩子没人照顾就暂时送到孤儿院待了一段日子。”

“那林英怎么又回来了呢?是病好了吗?”

“孩子也不能一直没人照顾啊,可能是医生见她可怜吧。不过她出来以后确实没再打过孩子了,哦,说到孤儿院啊,那个张院长可真是好人,林英母女两个没亲人也没朋友,只有张院长在小姑娘回家以后还常常来看望呢。不过他也是带着任务来的,要是林英再打孩子,他也能去告她的。”

大妈的一番话不仅使林泽了解了这对母女的情况,更让他想到了一些事情。

鉴证科的同事在浴室的下水道里发现了一些毛发,肉眼看上去像男人的头发。母女独居又没什么亲人和朋友,那这些毛发是从何而来的呢?还有床头柜里那包已经拆封了的避孕套,让人匪夷所思。

“那您知道林英有男朋友吗?”林泽进一步询问。

“应该没有,反正我是没见过。”大妈摇摇手,说完便走了。

2.

“师父,我看过监控了。我们是晚上八点钟接到的报案电话,七点半的时候有一个男人行色匆匆的从被害者的那个单元大门出来,经过附近居民辨认,是附近欢乐孤儿院的院长。我觉得此人有重大作案嫌疑。”小王喘着粗气从保安室跑来,急于告诉林泽自己的这一惊天发现。

“看来这个张院长确实有问题啊。”林泽听了他的话也觉得事情开始有了眉目。

“哎,现在送外卖的是越来越没素质了,看把我们家地毯给踩得,都是泥脚印。”林泽两人正准备去找张院长,就听到了306楼上的邻居拿着一块铺在大门外面的地毯在拍打。

林泽突然灵光一闪,“小王,你在监控里有没有发现一个送外卖的?”

“哦,您这一说我想起来了,确实有一个送外卖的,就在张院长离开之后走进了这个单元,他还是看见了地上的尸体呢,只不过当时现场围观的人太多,他又只是个送外卖的我就没在意。”小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低下了头,一副准备接受批评的样子。

“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任何细节都不能放过,你怎么总是毛毛躁躁的。如果我猜得没错,306房间里的泥脚印应该是那个送外卖的留下的。你现在马上就去找他。”林泽看着小王也是恨铁不成钢。“还有,我刚刚得知林英,也就是坠楼的母亲有过精神病史,你叫一个同事去她曾经所在的医院了解一下,顺便看一下林英的情况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可以醒。只要她一醒就真相大白了。”

“是,师父。”小王听罢又像一支箭一样冲了出去,林泽看着他的背影叹了一口气“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说罢林泽便驱车来到了欢乐孤儿院。

时间已经不早了,孤儿院已经陷入了一片宁静,林泽觉得现在进去找院长谈话会打扰孩子们休息,但是人命关天,他不得不破坏这份宁静。

刚巧这天是院长值班,他把林泽请到了办公室里。

张院长看上去很瘦,很随意的穿了一件褐色的短袖,正是监控录像里的那一件,四十几岁的样子,头发却已经有一些发白了。

“不知道这么晚了林队长找我有什么事?”他给林泽接了一杯水,笑起来有一种尖嘴猴腮的感觉。

“我也就不跟张院长兜圈子了,幸福小区的林英您还记得吗?”

“记得,他的女儿小兰曾经在我们这里住过,小兰是个很乖巧懂事的孩子,非常讨人喜欢。听说她妈妈精神状态不太好,所以我就时常去看她,怕她再次受到家暴。”张院长看上去很镇静,好像并不知道林英母女坠楼的事情。

“林英在今天晚上八点钟的时候坠楼了,我们通过监控录像发现您在七点左右曾经进过林英所住的那个单元,又在七点半的时候行色匆匆的离开了。所以我希望您可以配合,跟我走一趟。”

“怎么会这样呢,今天是周末,我每个星期的这天都会去看望小兰。况且我走的时候她们母女二人还好好的呢。”张院长看上去有一些紧张,好像有所隐瞒但林泽瞬间也不能看出什么。

“不过我一定会尽力配合警方调查,我现在就跟你走。”他立刻拿起外套,准备跟着林泽走,态度很好。

“张院长,你不陪着我睡我睡不着。”两个人刚准备走,就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穿着睡衣走进来,伸手就准备让张院长抱。院长听了这个话,脸上露出一丝难以捉摸的表情,“叔叔现在有事要出去一趟,你让阿姨陪你好不好?”院长耐心的安慰着,僵硬的躲开了女孩的拥抱。

“可是你以前每天都会抱着我睡觉啊,你不在我睡不着。”女孩子眯着眼睛,好像要哭了一样。

“王老师,来把小鱼带走。”张院长听了这话,眼里露出了一丝烦躁,甚至是一丝恼怒。

“这个孤儿院是我一手创办起来的,我跟每个孩子的感情都很好,所以她们才这么依赖我。”走向停车库的路上,张院长主动向林泽解释道,夜晚的天气已经没那么炎热了,可他却还是出了一头的汗。

“叮铃铃……”林泽的手机突然响起,是小王打来的,“师父,那个送外卖的跑了,看来是做贼心虚。我已经带着兄弟们再追了,您放心,我一定会逮到他的。”

“知道了,医院来电话了吗?林英怎么样了?”

“医生说林英现在还昏迷着呢?还要观察一段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还有林英的精神医生说,林英出院之前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最近几个星期她又去了医院,医生说她最近很紧张很焦虑,但是不肯说是什么原因。”

“好我知道了,你们注意安全。”说完便挂了电话。

“林队长真是尽忠职守啊,这么晚了还忙着案子。”院长一路上都说着一些有的没的的话。

3.

审讯室里,林泽拿着一份报告丢在张院长的面前。

“我们在林英家的浴室里发现了一些男人的头发,经检验,与张院长你的DNA一致。怎么样?解释一下吧。”林泽把手臂环在胸前,口气很沉重。

“难道林队长仅凭一些头发就能定我的罪吗?我承认我是在林英家洗过澡,天气炎热,我走得浑身是汗,我洗个澡有错吗?”张院长听了林泽的指证倒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张院长倒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一个家访的孤儿院院长一进别人家家门就脱衣服洗澡,你觉得很正常吗?再有,我们的同事在楼下的垃圾桶里翻到了带有你和林英DNA的避孕套,这一点你又怎么解释?你觉得自己还能洗除嫌疑吗?”林泽气愤的把另一份报告拍在桌上。

张院长听了这话,神色有一些慌张,两只手紧紧地绞在一起,头上又冒出了汗,“就算我和林英发生了关系,也不能说明我就是杀人凶手。男未婚女未嫁,我们怎么不能在一起了?”他理直气壮的反问,“接下来你该问我为什么早不说了吧,因为林英出了事,我不想多此一举。林队长如果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我就是凶手,请尽快放我走。”

林泽看着张院长一脸得意的神情,气得涨红了脸,他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24小时之内,我一定会找到证据。”林泽摔门而出。

正巧这时小王带着送外卖的张超回来了。“师父,这小子承认了,他就是案发现场那个送外卖的。”小王像拎小鸡一样拎这张超的领子。

“你放开我,我什么也没做。”张超挣扎。

“说说吧,怎么回事?”

“今天晚上我去给406的那户人家送外卖,结果刚走到楼下就碰到了那个人面兽心的院长,所以送完外卖就想去306看一下。我下楼,发现306的门没关,我就在门口叫了几声小兰的名字,一直没有人理我。我怕她们出什么事我就推门进去了。结果我进了门才发现家里根本就没人,然后我就走了。下了楼才发现他们已经跳楼了,我怕到时候解释不清,我就走了。”张超的解释听上去漏洞百出。

“你一个送外卖的怎么会认识她们母女?你跟她们很熟吗?她们的安危干你何事?”小王反问。

“我一直是负责这个小区的外卖的,有一次我看见一个小孩在楼下的公园里哭,我以为她迷路了就想送她回家。但是她说她饿了,那正好我有一份外卖被退货了,我就在公园里看着她吃完了才走的。后来我就常常看见她,也听说了她的一些事情,觉得她很可怜就一直比较照顾她。”

“编什么瞎话呢你?能有这么巧的事情吗?”小王打了一下张超的头。

“警官,我真的没有撒谎。小兰还说她在孤儿院的时候那个院长经常对她动手动脚,现在就算是回家了还经常来骚扰。”张超感觉自己这回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说什么?”林泽听了张超这么多话,终于在这一瞬间抓住了重点。他立马给法医处打了电话“小兰又被性侵的经历吗?”“没有。”

“没有。怎么会这样?”林泽小声嘟囔着。

“你怎么了师父。”

“张院长不是凶手。张超看见张院长离开的时候林英母女还没有跳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真的是自杀吗?”

“凶手难道不是这个送外卖的吗?”小王百思不得其解。

4.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林英用双臂保住自己的膝盖,蜷缩在病床的一角。

“她刚刚醒,情绪非常不稳定。”两个星期之后,林英醒了。

“林英,你能告诉我,那天你是怎么掉下楼的吗?”

“不要,张院长求求你放过我的小兰吧,她是无辜的,她还是一个孩子呢?”林英丝毫听不进林泽的话,只是抱着自己的头颤抖着。

“是张院长吗?”

“为什么,我已经答应了你的要求,你为什么还要伤害小兰?”

“张院长做了什么?他为什么会伤害小兰。”

“不要,你不是说让我考虑一天吗?你不是走了吗?你为什么回来?救命啊……”

“师父,咱们走吧,她已经疯了。也问不出什么来了。”林泽听了这些话,叹着气摇了摇头,准备离开。

“我们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对啊,死,死了我的小兰就解脱了。”林泽刚刚走到门口,林英又说了这样一句话。

死?解脱?你不是走了吗?为什么又回来?

突然之间,林泽好像全都明白了。

张院长每周去看望小兰,表面上是照顾和监督,记录小兰的生活情况。可一旦林英有再次家暴的情况他就可以申请把小兰接回孤儿院,所以他就多次以这个借口强迫林英和他发生关系,林英害怕自己会再次失去女儿于是不得不迫于张院长的淫威。直到坠楼那天,张院长丧心病狂的向林英提出要占有尚且年幼的小兰,林英听了这话自然是不能同意,于是苦苦哀求,中途还打翻了卧室的蜡笔,张院长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于是“大发慈悲”给了林英一天的考虑时间。

巧合的是,张院长走之前并没有把门关好,恰好这时张超送外卖路过想进来查看,他在门口大声呼叫小兰的名字。长时间的焦虑和紧张使的林英来不及分辨这是不是张院长的声音,她以为张院长反悔了,为了避免女儿受到伤害,她在极度紧张的状态下,在张超推开房门的那一刻抱着女儿跳了楼。

林泽走出医院,发现今天的阳光分外刺眼。可那么明媚的阳光却照不进幽深的人心里。

“师父,你说凶手究竟是谁?”

“是罪恶的人性。”

相关阅读:

如果有家,谁会想吃外卖啊

致青春·月色朦胧

知行上海,知感生活

「读《小王子》,你要看懂的人际」

血镯子

心中的小王子

《小王子》|你是一首纯净而又忧伤,温暖而又明亮的诗

我是一个稻草人

小王子|我未曾读懂的小故事

每个人都有“王”的梦想

版权申明:本文 究竟是谁杀了我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100086.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