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死于幻影

死于幻影

2018-03-29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01

“啊——”夏日的早晨9点,一个充满恐惧的尖叫声从A市天蓝公寓4号楼201房间传出。

警察赶到的时候,27岁的女老师王可可正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膝盖,蜷缩在201房间的门口,眼睛红红的,身体还在瑟瑟发抖。

据王可可说,几分钟之前,她敲了同住室友陈晓兰的房门,想喊她起床,见无人应答,推门进去,却发现陈晓兰靠在床边,头上流了很多血,把原本米黄色的床单都染红了,她吓得魂飞魄散,不敢上前,飞也似的跑出房间拨打了110。

经随行法医确认,陈晓兰已经死亡。

“周队,死者是由于后脑遭受钝物撞击,失血过多导致死亡。从尸体情况来看,死亡时间应该不超过十五个小时,推测死亡时间大致在昨晚6点至8点之间。基本排除自杀。”法医小林汇报道。

刑侦大队队长周正皱了皱眉头,他转头问王可可:“你昨天不在家吗?”

“我昨天早上八点出门的,回了趟父母家,很晚才回来”,王可可看上去还在发抖:“我到家的时候还看了看时钟,那会儿差不多快12点了,我就想着可别吵醒了她”。


02

戴上手套,周正走进了陈晓兰的房间,试图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这是一个十五平米左右的房间,和一般女孩子的房间相比凌乱不少,床上被子随意搭着,衣柜里的衣服也是散乱地一层层堆放着,甚至地上,还有一件连衣裙,大概是准备拿去清洗。在这一片杂乱中,周正却发现有一个地方异常地整洁,那就是靠窗的书桌。书桌上,笔记本电脑、好几沓书籍、笔摆放得整整齐齐,窗户紧闭,窗台上的绿萝看来已经很久没有换过水,叶子已经干枯。

陈晓兰身着睡衣倚靠在床边,头发有些凌乱,大概是刚洗完澡还没来得及吹头发,这说明她遇害的时候,尽管身上穿着睡衣,但还没有打算睡觉。


03

王可可说,陈晓兰和她是在一个中学任教的老师,都是教英语。

“她平日里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周正问王可可。

王可可说:“她性格很开朗,应该不会做这样的傻事,昨天早上出门前我还见她在哼着小曲儿挑选衣服,说要和男朋友去约会。”

“男朋友?”

“对,她的男朋友叫方力,也是我们学校的英语老师”。王可可回答道。

从大门和房门没有遭到破坏、陈晓兰穿着睡衣等迹象来看,凶手很可能是熟人。


04

处理好现场,联系通知了陈晓兰的父母,周正带着人马回到了警局。查到方力的联系方式,他立刻拨打了方力的电话,请他来警局一趟。

得知女友被害的消息,方力在电话里失声痛哭:“你们会不会弄错了?!”他表示尽快赶到。

“你不在A市?”周正问道。

方力说:“是的,我昨天来B市办点事,昨晚在这边睡的,我现在就赶回去”。

从B市到A市,大约2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下午时分,方力出现在了警局,神情憔悴。

“陈晓兰最近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吗?”

“没有”,方力无力地摇摇头,看起来很痛苦。

“你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方力低着头说:“周五快放学的时候,当时她还有一节课,我到办公室找过她。”

“方便透露一下说了些什么吗?”

“也没什么”,方力停顿了一下:“我跟她说这周末我要去趟B市,不能陪她。”

“你去B市是有什么事吗?”

“哦……”方力抬起头,迟疑了一会儿:“这个可以不说吗?”

“抱歉,为了了解情况,希望你配合”,周正凝视着他说。

“我是去面试,那边有个私立学校希望我去试试”,方力说:“噢不过,我最后还是没有去,我在那儿住了一晚,想了一晚,还是决定不去。真没想到……早知道我就不应该去,我应该陪着晓兰,这样说不定就不会有这个意外”,他掩住面,声音开始哽咽。

周正又问了几个问题,就让他回去了,方力抬起头,站起身,走的时候从口袋里拿出两张汽车票和一张住宿发票递给周正。是他来往B市的汽车票。一张是昨天中午11点的去票,一张是今天中午12点的回票。住宿则是昨晚在B市X酒店的发票。


05

送走方力,周正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隐隐觉得,很多的细节不那么对劲儿。

首先,是王可可说的,昨天早上出门前,她还看见陈晓兰在挑选衣服说要和男朋友约会,而方力的说法是前天放学他就已经告诉陈晓兰第二天他要去B市。这两个人必然有一个人在说谎。

其次,是方力那种悲痛欲绝的样子,似乎有点过。失去所爱之人那么痛苦,却在最后忽然拿出了他不在场的证据。

还有,陈晓兰房间里那异常整洁的书桌,也让周正感觉不那么简单。绿萝都枯死了,桌子却那么整洁?

陈晓兰穿着睡衣,说明凶手是她熟悉并毫无防备的人。经过调查,在A市,除了王可可和方力,她几乎没有别的朋友,父母和其他亲戚也并不在本市。

她的手机通话记录里,最后一条是王可可昨天中午12点的电话。据王可可说,是跟陈晓兰打个招呼会晚点回家。倒数第二条是方力昨天上午10点的电话。据方力说,是出发去B市前给她打个电话。


06

对于王可可,周正也让人去调查过,她虽然父母在A市,但没有住在一起,一般周末才回去。这周回去家里是帮她父母招呼乡下的亲戚,亲戚、邻居都可以作证。学校里了解了一圈,陈晓兰和王可可既是同事也是要好的朋友,基本可以排除她的嫌疑。

如此看来,方力的嫌疑的确是最大的,但他给出了不在场证明。通过调取A市和B市汽车站和B市X酒店的监控录像,确实看到方力乘坐这两辆车往返两市,并于昨晚入住X酒店。

思绪万千,周正决定先从方力和陈晓兰的感情这条线去调查。

经过了解,还真有一个新情况。据陈晓兰班上的一个同学说,上周四,他经过学校走廊的时候,看到陈老师和方老师似乎在吵架,两个人情绪都不太好。

针对这个问题,周正又向王可可继续了解。

“哦,这么说我是想起来了,上周四晚上,晓兰气呼呼地回家,跟我抱怨说方力不信任她,怀疑她和别的男人好。”王可可说:“我当时还安慰她,让她别生气,好好跟方力解释一下,后来周六早上我看她在挑衣服准备约会,心里还为他们和好开心呢!”


07

两天后,方力又被请到了警局。

这次他看起来平静了不少:“警官,是不是有了进展?”

“你和陈晓兰最近有在闹什么不愉快吗?”

方力愣了一下,随即说:“哦,也没什么,就是小吵了一次,这个应该很正常的吧?”

“情侣之间有小矛盾是很正常”,周正说道:“不过,如果这个矛盾至今并未得到调和呢?”

“至今?”方力有点不明白周正说这句话的用意。

“你怀疑陈晓兰背着你和别人好了”,周正望着他:“或许,现在还这么认为”。

“不是……”

“是一张来自B市的明信片”,周正打断了他,“你认为她背叛了你们的爱情,所以你杀了她”。

“不是……”方力开始着急起来。他想说点什么,但却说不出口。

“还是我来说吧!上个周四,你去陈晓兰办公室找她,发现她桌上有一张来自B市的明信片,你随手拿起来看,发现上面写了一些露骨的话。你非常生气,找到陈晓兰质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她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也许是个恶作剧。你当然没有相信。周五的时候,你告诉她,你周六要去B市,找到那个男人当面对质。”

周正顿了顿,接着说:“回去之后你开始后悔你的态度,所以你打了电话跟她道歉,说你不去了,打算周六陪她去看电影。但周六上午你又变卦了,你只要一想到那个男人的存在你就十分愤怒,所以周六上午10点,你打电话告诉她,你还是决定去B市”。


08

方力的表情变得十分怪异。

周正继续说道:“你去了B市找明信片上的地址,却发现那只是一个邮局的地址。你越想越生气,恰好手机没电了,你就在邮局附近的公用电话亭给陈晓兰打了电话,她对你的毫无收获一番冷嘲热讽。你的心底萌生了非常可怕的想法。”

方力捂住了耳朵:“别说了,不是,不是这样。”他开始喃喃自语:“不是这样的,我不想杀她。”

“其实所谓的不在场证明根本就很脆弱”,周正说:“你当时只想赶快回去和她当面说清楚,所以你打了一辆车。我们后来找到了这辆车。”

“接下来的事情,我想还是你自己说吧!”周正的话停了下来。

方力瘫坐在椅子上,他没有再辩解。


09

上周六下午,方力在B市的邮局电话亭打完电话,便决定立刻赶回A市。他直接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到A市,他直接去了陈晓兰家。陈晓兰早上本来满心欢喜换好衣服打算约会,没想到横生变故,她呆呆地坐在书桌前,想起那张明信片。其实她知道那是谁,是一个暗恋她多年的人,但她发誓,绝对没有任何的纠葛。她生气的是方力的不信任。

所以,当方力到她家后,他们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方力一怒之下,把她推倒。她的头重重地撞在了尖锐的床角,连一声尖叫都没有就倒下了。

方力吓傻了,但他很快反应过来。他小心翼翼换下陈晓兰的裙子,给她换上睡衣。他在书桌上翻了很久,找到那张明信片带走,并把桌子整理干净。他从冰箱里拿了几个大冰块放在她的脑袋旁边,降低房间里的温度,然后悄悄离开,打了车赶回了B市。


方力的心里其实非常复杂。因为一个无法确定的人和事,他一时冲动害死了陈晓兰。陈晓兰死于一个捉不住的幻影,他觉得愧疚,却也觉得他没错。

后来,警方在他的家里找到了那张明信片。上面被他备注了一行小字:“f hfiiba ebo , f cbbi pl pxa.”

周正一眼就看明白了,那是凯撒的C密码,翻译过来就是:“I killed her,I feel so sad.”

相关阅读:

我想去大学看看

少年与老人

尘世间多少繁芜,从此不必再牵挂

曾国潘一个自律到极致的人

告别昨天

捡拾昨天的记忆

昨天很远,远的不是距离

昨天的梦

拉回昨天的梦

把梦写在昨天

版权申明:本文 死于幻影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103548.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