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疯狂畸情

疯狂畸情

2018-04-10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故事前言:这是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鲁西南农村的一个真实的案例。因故事太过血腥,我三番五次地写不下去,但最后还是决定写出来,用这血淋淋的事实警示后人,要尊重伴侣,尊重婚姻,不可玩弄生活,游戏人生,否则只能是自撅坟墓,自取灭亡。

01

郭志民和陈峰本是两个村子互不相干的两个人,但因为两家的庄稼地紧挨着,平时两家人坐在地头上休息时,也会聊聊家常,慢慢地便熟识起来。

陈峰长得一表人才,而陈峰的妻子却是又黑有瘦,其貌不扬且老实巴交,平日里除了埋头干活从不多言多语。娶了个这样的老婆,自然会失去很多生活情趣,陈峰早就对她厌倦,无奈在那个岁月,即便再不喜欢对方,也很少有人会想到离婚,大多数都会凑合着过一辈子。

直到那天他在地里看到郭志民的妻子惠兰,陈峰的心里彻底不平衡。论相貌和个头,郭志民哪一点都比不上陈峰,但是娶的妻子却貌若天仙,体态丰盈,让人浮想联翩。

碰巧那天就惠兰一个人在地里除草,陈峰借故支开自己的妻子,然后走到惠兰身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嫂子这小腰身是真勾人呢,我说志民哥怎么又黑又瘦,一定是被嫂子累的吧?”

“滚一边去。”惠兰脸羞得通红,低声骂他。

惠兰这一骂,陈峰更得意了,说话也更加放肆:“志民哥晚上都摸你哪里啊,要不让我也摸摸?”说着,便不怀好意地往前凑。

“你离我远点!”惠兰吓得边骂他边往后退,并往四周张望怕被别人看到,但是大中午的,大家早已收工回家,除了他俩,哪还有什么人。

陈峰过去死死地把她抱在怀里,双手疯狂地在她丰满的身上乱摸。惠兰不敢喊,她怕被别人看到,反抗挣扎都没有用,她怎么会是身强体壮的陈峰的对手,就这样乖乖地束手就擒。

自从被陈峰“偷袭”后,慧兰再也不愿到那块地里干活,可是有一天志民说那块地里的草快长疯了,让慧兰去除草。

“我今天不想干活,我头疼。”慧兰说。

“你没事吧,用不用去看看?”

“没事,歇歇就好了,你去地里吧,我不去了。”

“好吧,你在家好好歇歇,我自己去。”郭志民说完拿起农具就出门了。

郭志民走后,慧兰心里还是发愁,下次志民再让自己去干活,就不能再装病,老不去那块地里,势必会引起志民的怀疑。老这么躲着也不是个办法,还是去吧,哪能每次都遇上陈峰?

这样想着,过了几天,慧兰又去哪块地里干活了。

陈峰自那次尝到甜头以后每天魂不守舍,寝食难安,为了能和慧兰“偶遇”,他天天扛着锄头去地里,地里的草让他除的连个毛都没有了,他还是每天去。

那天,他终于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身影出现在地头,他欣喜若狂。饱受思念之苦的陈峰不想再放过慧兰,他给慧兰规定好了下次来地里的时间,如果到时不来,就把他俩的好事公布于众。

慧兰吓坏了,忙不迭地答应他。陈峰见抓住了慧兰的软肋,阴笑着放开了她。自己果然是聪明,有了这一招,自己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占有她。

自那以后,隔三差五的,慧兰就得去地里和陈峰会合,陈峰也为自己能控制住了慧兰,能随时占用慧兰的身体而自鸣得意。可是渐渐的,陈峰却不甘心和慧兰做这种偷偷摸摸的“露水夫妻”,他想光明正大地和慧兰生活在一起。

陈峰有两个可爱的儿子,他一边想让糟妻帮他操持着家,一边又不想失去慧兰这个可人。陈峰终日琢磨完全之策,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好办法。


02

九十年代初,中国城市高速发展,需要大量农民工输入。陈峰的表弟最先加入大城市打工的浪潮。回来给陈峰描述外面的花花世界,还动员陈峰跟他一起出去,陈峰被说的动了心,跟着表弟一块出了门。

慧兰很长时间都没受到陈峰的骚扰,这让她渐渐放下心来。她过怕了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总担心有朝一日他们的事被别人发现,如今陈峰不再找她,她求之不得。虽然丈夫比不上陈峰相貌英俊,但也老实忠厚,她一介农妇,只想踏踏实实地过日子,不敢有非分之想。

陈峰在表弟的引荐下,很快在一家电子厂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一个月的工资赶上土里刨食一年的收入。

对新环境的新鲜感一过,陈峰便经常感到孤单,厂子里的流水作业单调而又枯燥,他心里时时都在想念慧兰,要是慧兰也在这里就好了。

这个想法一出,陈峰心里一个激灵,突然冒出来一个好主意,这让他很兴奋。现在厂里正在招女工,可以把慧兰招进来,这里没有人认识他们,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陈峰高兴得笑出声来,走路都在哼着歌,一个完美的计划在他心里诞生。

几个月后,陈峰回了趟老家,给家里的妻儿老小每人买了礼物,还把挣的钱交给了糟妻,这可把妻子高兴坏了,她没想到丈夫出去几个月挣了这么多钱回来,更没想到丈夫这次回来变得这么体贴,这让很少受到丈夫疼爱的妻子很是开心,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幸福和知足。

陈峰表面上装作对妻子无比疼爱的样子,其实在心里,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慧兰,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接近慧兰的机会。你别说,机会还让真他等来了。

那天慧兰去面粉厂磨面,因磨面的人多,轮到她时已经很晚了。慧兰磨完面推着土车正往家走,突然黑暗里窜出来一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把她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是陈峰,这让她立马紧张起来。

“想我了没?我可天天想你呢。”陈峰这句天天憋在心里的话脱口而出。

慧兰知道摆脱他没有那么容易,便定了定神,装作和陈峰偶遇的样子和他答话,这样即便被别人看到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炽热的相思之苦简单地说完以后,陈峰直奔主题:“你这两天说服你的丈夫让你出门打工,我已经给你联系好了工作,一个月能挣你一年的钱,干上两三年就能翻盖你那破屋子。你是出门挣钱不是去干别的事,你丈夫不会怀疑你。大城市里花花绿绿,你真该出去看看……”

陈峰把想说的话一股脑的说完,然后把一张纸条塞到慧兰手里,上面有那家工厂的路线、地址、联系电话。

末了,陈峰故技重演,威胁慧兰说:“一定要想办法去城里,去那家工厂打工,如果不去,我就把咱俩的事说出去,三天后我还来找你。”说完,急冲冲地消失在夜色里。

慧兰站在原地,呆若木鸡,事情太突然了,她一时半会儿回不过神来。

其实那个时候,出门务工在农村已有萌芽之势,每个村子里都有那么几个有远见有头脑的人迈出了第一步,但是大多数人还处于观望状态,有人是因为不敢相信才不敢出门,也有人是想出门却没有路子,不知道去哪里。

郭志民见慧兰一身面人似的回来这么晚,赶紧心疼地上前接过车子。慧兰冲他疲惫的一笑,心里五味杂陈。

那晚,郭志民鼾声如雷,慧兰却一夜未睡。

出门打工,这件事慧兰只是听说过,知道凡是出去的人都发了财,但是让自己出去打工,慧兰还从来没有想过,可是陈峰描述的外面的花花世界又让他心动,况且如果他不答应,陈峰也不会善罢甘休。到底怎么办?慧兰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再说,和陈峰的事总得有个了断,或许陈峰到了外边又看上了别的女人就会放过她。

趁郭志民不在家,慧兰偷偷拿出陈峰给她的那张纸条,纸条上的那个城市是吕城,她突然心里一证,她听母亲说过,她家有一个远方亲戚在吕城,这事她和志民说过,志民也知道她这个远方亲戚。

晚上,慧兰偎依在志民身边,轻轻地对他说:“有好多人都出去打工挣钱了,听说可发财了。”

“是啊,可是我们没有门路啊。”

“有啊,你忘了吗?我有个远方亲戚在吕城,我们可以去他那里看看,能找到工作最好,找不到工作就当是走了一回亲戚。”

“也是,可是我们走了,孩子和地里的活怎么办?”

“你去吧,我在家里看孩子种地。”慧兰欲擒故纵。

“那怎么行,家里的农活那么重,你怎么干得了,就咱家那牲口,你就使唤不了。”

“那怎么办?”慧兰做思考状,停了一会说:“要不然我去吧,我家的亲戚我熟,家里的农活你干。我们这样干两年,后年就能翻盖我们的房子了。”

听慧兰说得挺在理,可志民还是很担忧地说:“你一个女人家出门,我怎么放心?”

“不是有亲戚在那里吗,没事的。”

志民若有所思,但最后也没做决定。

“天不早了,睡吧。”志民搂着慧兰,心事重重的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前院胡大哥来借铁掀。

“借铁掀干什么使?”志民问。

“我打算再盖两间新房,这两年也攒了点钱。”胡大哥说。

“恭喜胡大哥了,够厉害的。”志民脸上带着笑,心里却不是滋味,自己家的老房子到处漏雨,早就该翻盖了,无奈自己辛苦一年到头也攒不下几个钱,所以这房子也就迟迟没盖。

中午吃饭时,志民对慧兰说:“要不你就去找你那个亲戚去试试吧,万一不行,赶紧回来。”

慧兰正为不知道怎么说服志民而发愁。现在见志民答应了自己的提议,赶紧点头。志民拿出一千块钱给慧兰做路费,那是他们全部的存款。

第三天,陈峰骑着自行车从门口过,看见慧兰从家里出来,忙假装打招呼:“嫂子忙着呢?”

“没忙啥?”慧兰知道他是来要回话的,等他走近了,压低声音对他说:“我后天去吕城。”

这正是陈峰想要的结果,他高兴得心花怒放,哼着小曲走了。


03

志民送慧兰到车站,分手时不放心地叮嘱这,叮嘱那。在车门关闭的瞬间,慧兰流下了泪,她没想过要欺骗自己老实巴交的丈夫,可是如今,她却对丈夫撒了这么大的谎。

她所投奔的这个远方亲戚,慧兰从没有见过面,更不知道住在哪里,况且,她也不是奔着亲戚去的,到了吕城车站,陈峰早就等在那里。

陈峰提前在厂子附近租好了房子,并交代好表弟替他保密。陈峰带慧兰到出租屋,边走边给邻居们介绍着:“这是我媳妇,刚从老家接来的。”

“你真是好福气,你媳妇这么漂亮。”邻居们由衷地说。

听邻居们这么夸奖自己“媳妇”,陈峰心里那叫一个美。

慧兰没有做任何争辩和反驳,所有的争辩和反驳都是自找难看——你不是人家媳妇你还和人家住在一起?慧兰接受了大家的默认,她豁出去了,反正在这里大家谁也不认识谁。

出租屋内,所有的生活用品陈峰都已准备停当,新床、新被子、新锅碗瓢盆。来到吕城后的第一个晚上,对他们来说就是新婚之夜,这一天,陈峰已经等了很久了……

第二天,慧兰上班了,所有的一切,都比他们预想的顺利。

白天他们在厂子上班,下班后就回到他们的出租屋。不得不说陈峰是一个很会哄女人、疼女人的男人,他一天到晚对慧兰甜言蜜语,家里的活一点不舍得让慧兰做,洗衣做饭,打扫卫生,陈峰全包了,做好饭端到慧兰跟前,甚至还要一口一口地喂她。这样的宠幸,慧兰从没体验过,她被陈峰无微不至的爱慢慢地融化了。

到了休息的日子,陈峰就带慧兰出去逛街,给她买衣服和化妆品,甚至还像城里人那样,逛公园,看电影。比起志民的木讷,陈峰不知道强多少倍。慧兰有时候觉得,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也没什么不好。


04

志民在慧兰走后不久就收到了慧兰的来信,信中说,已经找到了工作,一切都好,让志民放心。一个月后,志民收到了慧兰寄回来的第一笔钱,志民这才把忐忑不安的心放下来。

三个月后,慧兰回来了,因思念孩子,特请了几天假回来看看。也许是陈峰的疼爱,也许是城市的水土养人,慧兰变得更加水灵俊俏,再加上一身漂亮合体的衣服,让志民差点都没有认出来。

妻子回来了,志民喜出望外,直勾勾笑眯眯的眼神一直盯着慧兰看,怎么都看不够,自己真是娶了个仙女,志民这样想着。小别胜新婚,一晚上志民搂着慧兰不撒手。

慧兰把这三个月挣的钱都给志民留在了家里,自己只拿了点路费和极少的零花钱。过完七天假期,慧兰又返城了。

返城的路上,慧兰心里前所未有的踏实。志民并没有发现破绽,反而对自己比以前更好,况且自己也真的挣了不少钱回家,她也是真的在为他们的将来努力,这样一想,慧兰心里突然没有了愧疚感。在吕城,还有英俊帅气的陈峰对她死心塌地,呵护有加。慧兰再一次觉得,这样的日子,真的没什么不好。

回到吕城时天色已晚,陈峰早就做好晚饭,削好水果等她归来,慧兰刚推开家门,陈峰就迫不及待的把慧兰拥进怀里,慧兰则在陈峰的温柔乡里沉醉。

一转眼,他们就在吕城待了两年多了,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巧妙地瞒着各自的家人,过着不羡鸳鸯不羡仙的眷侣日子。他们以为自己可以永远这样幸福下去,直到有一天,他们天衣无缝的隐瞒还是被发现了。

05

一天,陈峰他们厂子门口来了一个又黑又瘦的男人,说是慧兰的表哥,给慧兰从老家捎了点东西过来。

慧兰是这个厂子的老员工了,并且人缘很好,门卫一听说是慧兰的表哥,赶紧让进了屋里,说很快就下班了,让他先等一会儿。

门卫给这个男人倒了一杯水,接着便夸起慧兰来:“慧兰两口子人好,在各自的车间当上领导了,在这两年里也挣了不少钱。”

门卫自顾自地夸着,没有注意到这个男人握杯子的手在哆嗦。

“两口子在外面租房子住,过得恩恩爱爱的。”门卫点了一根烟继续说。那男人的脸已开始变色,但却努力保持着平静。

等了没多久下班时间就到了,门卫领着那个男人进了厂子,看见陈峰出来,便冲他喊:“陈峰你过来一下,你媳妇的表哥来了!”

陈峰一听这么叫他,心有点慌,本能地望了过来,他看到了一双冒血的眼睛,吓得连连后退。

这男人哪是什么慧兰的表哥!他是郭志民!

原来是同村的二蛋年初也来到吕城打工,有一天正好看到慧兰和陈峰在大街上相拥着散步,就回去告诉了郭志民。郭志民开始不相信自己贤惠的媳妇会做出这种事,于是便顺着信上的地址找了过来看个究竟,知道真相的他怒不可遏,看见陈峰就是一拳。

工友们看见陈峰被打,赶紧过去叫慧兰:“你丈夫被别人打了!你赶紧去看看!”慧兰吓坏了,可是跑近一看慧兰傻了眼,是她的真丈夫找上门来了!

志民见慧兰过来,上前就是一巴掌,把她拉过来厉声问到:“你给大家说实话,谁才是你男人!你这个在外面偷野汉子的臭婊子!”

听志民这么说,大家也听明白了怎么回事,原来陈峰慧兰这一对不是真夫妻啊!隐藏的够深的,一个偷了别人的丈夫,一个偷了别人的妻,却能以夫妻身份过得若无其事!

在志民和慧兰撕扯的空,陈峰逃之夭夭,他怕这个盛怒下的男人做出过激的事来。志民带着丢人现眼的慧兰回了老家。

06

曾经的恩爱夫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志民动不动对慧兰非打即骂,特别是在喝过酒后,瞪着血红的眼对慧兰玩命地拳打脚踢,有好几次差点把慧兰打死过去。慧兰知道,她即便一生做牛做马也换不来志民的宽恕和谅解,她对他的伤害已经像烙印刻在了心里,今生无法抹去了。

在家里忍受着志民的打骂,出门还要遭受街坊的白眼,有几个上了年岁的人甚至当面上来朝她吐唾沫。她身上被志民打出的伤也成了别人嘲笑她的砝码,已经没有人再拿她当人了。

终于,在志民又一次醉酒沉睡的黑夜,慧兰给志民写下了厚厚一摞忏悔信,抛下了丈夫和孩子,抛下了生养她的这片土地,远走他乡。

早晨醒来,志民不见慧兰,只看到桌上慧兰留给他的最后一封信,不等看完,志民就撕的粉碎,放声悲哭,他知道,他曾经深爱的妻子再也回不来了!

他多想让她知道,他有多爱她,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只是她对他的伤害淹没了他对她难舍的爱。如果说爱一个人是痛苦的,恨一个人是痛苦的,那么对一个人又爱又恨,那才是最最痛苦的。

慧兰走后,志民更是日日买醉,有时候会在思念慧兰里痛哭,有时候会在怨恨慧兰里大笑,整个人接近崩溃。

这些都是那千刀万剐的陈峰造成的,都是他才让我今天过得如此窝囊和悲惨,对陈峰的怨恨让他瑟瑟发抖,恨不能把他碎尸万段。你不让我好活,我不让你好过!在极度的痛苦下,一个罪恶的念头在郭志民心头产生。


07

那天,天气闷热,知了一声接一声地扯着嗓子叫,听得人心烦意乱。院子里,郭志民低头磨他的砍刀。路过的邻居伸过头来问:“志民,你这是要砍多少柴啊?这两天老听你在院子里磨砍刀,你把刀磨的都能照出人影儿了。”

“现在多砍点,怕待几天忙了没柴烧。”郭志民随口答着话,依旧头也不抬,闷声干他的活。

邻居见他爱理不理,也没多问,转身走了。

晚饭时,郭志民给自己炒了几个可口的菜,又开了一瓶白酒,一个人就着饭菜喝下去。喝完后把碗一推,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瞪着眼等天黑。

深夜两点,郭志民起身,把砍刀别在腰间,外面罩上外衣,推开院门,又回头往院子里看了几眼,好像有几分不舍,但是很快,又心一横,关好院门直奔临村闫庄而去。

陈峰,你害我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今天该做个了断了。

郭志民径直找到闫庄陈峰的家。这里他已经不再陌生了,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他多次来这里转悠,陈峰的爹睡哪屋,陈峰的妻睡哪屋,陈峰的两个儿子睡哪屋,他都了如指掌,包括怎么进他家院子,他都摸得清清楚楚。

郭志民轻手轻脚地走到陈峰家门口,四下张望了一下确定没人,才顺着门口的老杨树翻进了院子。

陈峰的爹睡西屋,人老了睡觉容易惊醒,郭志民的第一个目标是他。老人夏天睡觉不关门。郭志民摸到床边,就着月光照准脖子一刀下去……这个七十岁的老人在睡梦中一命呜呼。

陈峰的妻子已被响声惊醒,但竖起耳朵听的时候一切又恢复平静,还以为是自家圈里的猪拱倒了什么东西,也就没在意,翻身又睡,就在迷糊间,突然房门被人踹开,一个人影闯了进来,陈妻刚要喊叫,嘴便被死死捂住,郭志民照着陈妻身上一顿乱砍,很快陈妻血肉模糊,顷刻间命丧黄泉。

杀红了眼的郭志民又闯进了陈妻隔壁的房间,那里睡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孩子的房间和陈妻的是相通的,中间虽然有道门,但是门是虚掩的,陈妻夜里会起来照看孩子有没有睡好。

疯玩一天的孩子睡觉睡得沉,他们被异样的动静惊醒刚要张嘴喊妈,但是最终,那声“妈”也没喊出来……两个可怜的孩子,生命永远停在了七岁和九岁。

做完这一切,郭志民走出陈峰家的院子,没有恐惧,没有惊慌,没有负罪感,有的,只是麻木。

他原本以为在他杀人的过程中会有搏斗,却没想到如此顺利。这样也好,这样死去的人就没有痛苦了,他们原本无辜,死得痛快点也好。郭志民这样想着,随手扔掉了自己的一身血衣,向自己家走去。

他以为这个家再也回不来了,却没想到老天会如此眷顾他,还能让他回到自己的家、自己的床上睡到天亮,他很知足了。

当他走过爹娘的院子时,他的心里还是疼了一下,妻子走后,他的女儿一直跟着爹娘住。自己的女儿,刚刚十岁,妻已离家,如今自己也走上了不归路,可怜的孩子从今往后便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了。

郭志民没让自己难受多久,便向自己家走去,杀人偿命,他也活不长了,不去想这些了,死了好,一了百了,没有痛苦,没有折磨,没有牵挂,况且临死还拉上了四个垫背的,值了。

陈峰,你让我生不如死,我也让你有生之年生不如死,你霸我妻,我灭你门,我赚了!

08

清晨,刺耳的警车鸣叫划破村庄的寂静。一个早起劳作的村民看到陈峰家的院子四敞大开,好奇进去看个究竟,发现这血淋淋的可怕的一幕。

“闫庄杀人了!一家人全被砍死了!”很快,这一特大消息像旋风一样席卷了十里八村。男女老少,街头巷尾,大家议论的全是这一个话题。

陈峰家的院子已经被拉上了警戒线,但是树枝上,墙头上,凡是能站住脚的地方全都爬满了人。大家伸着脖子往院子里张望,院子里血迹斑斑,并排放着四具盖着白布的尸体。

“太惨了!”大家纷纷摇头叹息。

当警察冲进郭志民家的院子时,他正穿好衣服端坐在床前。床上的手提袋里,有他早已收拾好的随身衣物和生活用品。见警察进来,乖乖的举起双手让警察带上手铐,他没想逃,时至今日,他只想寻死,可是所有的死法都不如警察的枪子来的痛快,于是他等着。

被押上警车时,老父老母哭得呼天抢地,郭志民头也不回,不知道他的心是麻木了,还是真的已经死了。

郭志民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因其作案手段残忍,影响恶劣,法院判处其死刑且立即执行!

09

几个月后,村民每天晚上都能听到从村头的坟地传来让人毛骨悚然的哭笑声,是陈峰,他疯了……


道教张天师

东汉永平二年(公元59年),年仅26岁的原重庆市江洲县县委书记张陵,正式向朝廷提出辞职申请。 这件事对于朝廷来说,是件小事。但对于中国历史来说,却是件影响深远的大事。 张陵,字辅汉,祖籍江苏省丰县,汉光武帝建武十年生,相传为西汉贤相张良的八世孙。从这一点看得出,他的基因是很...

boks
2018-02-14

隐公(元年~十一年) 桓公(元年~十八年) 庄公(元年~三十二年) 闵公(元年~二年) 僖公(元年~三十三年) 文公(元年~十八年) 宣公(元年~十八年) 成公(元年~十八年) 襄公(元年~三十一年) 昭公(元年~三十二年) 定公(元年~十五年) 哀公(元年~二十七年) 隐...

苏老师来也
荆棘鸟1/10

书路——荆棘鸟 请帮忙点击上图,不影响您浏览 荆棘鸟 作者:考琳·麦卡洛 内容简介 这本书是一部澳大利亚的家世小说,以女主人公梅吉与神父拉尔夫的爱情纠葛为主线,描写了克利里一家三代人的故事,时间跨度长达半个多世纪之久。 年富力强的神父一心向往罗马教廷的权力,但他却爱上...

cissyfriends
2018.3.20 星期二 晴

今天爸爸送小郭去上学,回来告诉我今早去学校的路上他训孩子了,原因是去学校路上遇到同学,同学友好的向他打招呼,可他却不理,给他讲道理态度还不好,等到下午放学我问他早上为什么那样,人家说他肚子疼,我说肚子疼也不能那样对待同学,别人高兴的和你打招呼,你却不理那样对吗?他说:“不对...

A燕子_4720
早安,亲爱的

小小的蒲公英 总是安静的 在绿花丛中 是那么的不起眼 她似乎总是等待 总是盼望 盼望春雨的浇灌 盼望夏日的阳光 盼望秋风将她带走 秋天来了 秋风来了 将她吹散在天空 带着美好的愿望 也暗自悲伤 偶做停留 想要停留 风却要 将她带走 她不知自己 要飞向何处 哦 也许 这世上 ...

蒲公英花开

相关阅读:

发现自己的愚蠢

对自己的放纵,没有好下场

如何管理自己的金钱,让钱生钱

发现自己的宝藏

尊重另一半与自己的不同

直播购物带来了什么

怎样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

自己才是自己的摆渡人

你的能力真的是自己的吗?

版权申明:本文 疯狂畸情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112816.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