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狗大、狗二和狗三

狗大、狗二和狗三

2018-05-11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汪——汪——”
  耳边猛然传来一阵激烈的狗叫声,我的脑壳立马就大了。循声望去,只见三只大黄狗朝我跑来。个子最大的那只权且叫它狗大吧,它气势汹汹地冲在最前面;狗二紧随其后;狗三跑在最末。“还愣着干啥?跑啊!”我下意识地将扶贫资料紧紧地攥在手上,飞快地跑了起来。天上下着小雪,路面上还结了冰,我一个弱女子怎么跑得过成年大狗呢?眼看着它们离我越来越近了,我就慌不择路地乱跑一气。突然一脚踩空,一下子掉到石坎下面去了。我满身是泥地爬起来,只觉得膝盖处受了伤。来不及查看伤情,又奋力迈开步子时,忽地发现旁边有个小水塘,塘中还有个大石头。也不知哪来的那么大的劲儿,我一飞身就跳到两米多远的大石头上去了!坐在石头上,看看手中的扶贫资料,依然完好,我长长地松了口气。
  “咚,咚,咚!”三只大黄狗也先后跳下石坎,向我冲来。“完了,再也无处可逃了!”正当我脱下高跟鞋,打算用鞋底对跃跃欲试的狗大还以颜色时,谁知狗大伸出爪子在水里试探了一下之后,立刻又退了回去。狗二狗三也跟着试探了一下之后,相继也退了回去。顷刻间,我明白了,它们怕水。
  三只恶狗在塘边来回踱着步,龇着牙,嘴里不停的哼叫着!虽然暂时安全了,但我的心里仍旧怕得要死。于是,我站在石头上,敛足气对着远方的院子大声喊道:“有人吗?”
  一连喊了三次,回答我的,除了自己的回声,还有更加猛烈的狗叫声!
  三只大黄狗叫累了,围着水塘坐下来。我们就这样无声地对峙着。
  小时候,我被邻居家的恶狗咬伤过。事后得知,那还是一条疯狗,连主人也被它咬伤过好几回。从那以后,我一见到狗就怕得要命。
  前几天,听说要到龙洞镇最偏远的云奉村去扶贫,我什么顾虑都没有,就怕在路上遇到恶狗。今天我搭乘一辆摩托车来到云奉村,村支书向我交待说,我的扶贫对象是一对善良的老夫妇,经济上脱贫没得任何问题,只是生活习惯差了些,请我好好帮扶一下。前面派去的扶贫干部,与两位老人闹僵了,村里因此把这个重任转派给了我。从村办公室到两位老人的家,还有几公里山路。当时我想询问村支书,路上有没有恶狗,又觉得说不出口。硬着头皮走在山路上,我不停地在心里祈祷着。谁知,越是害怕,越是与它们不期而遇。
  坐在石头上,身心完全放松以后,膝盖却钻心地疼痛起来。又疼又怕又冷,我浑身发抖,牙齿打战,想哭却又不好意思哭。
  “我的个天,这不是方芳老师吗?”
  正胡思乱想时,陡然听到背后有人喊我。回头一看,是一对似曾相识的老夫妇。老奶奶意会到眼前了发生了什么事,她捡起一个小石头,把三只黄狗赶跑了。我想跳回地面,却胆虚了。老爷爷赶忙从地里搬来几块石头,铺垫在塘边的浅水区,我才狼狈地回到地面。
  回到地面后,我真想抱着老奶奶把自己所受的委屈,所受的惊吓通通哭出来,可我还是忍了。
  原来这对老夫妇听到我的喊声以后,是专程赶来救我的。一交谈,发现他们就是我的扶贫对象。随两位老人回到家里,我简单地处理了一下身上的泥水,便拿出表册填了起来。老人的儿子儿媳都在外打工,孙子们都在镇上读书,家里就剩下两位花甲老人。在我登记时,老奶奶还端来一杯热茶:“来,方芳老师,这么冷的天,赶快喝杯热茶,热和一下身子,千万别感冒了。”
  先前听了村支书的话,我还觉得两位老人非常不近情理,现在,我的印象全变了。我连忙说:“奶奶,不必了。谢谢您和爷爷的关心哈。只是我小时候被狗伤害过,有点儿怕狗。”说完,我捞起裤管,把伤口指给老奶奶看。
  老爷爷取下烟杆,在一旁插嘴说:“打过狂犬疫苗吗?”
  我说:“当初就打过,但是我仍然很担心。有人说,有的人打了也不起作用。狂犬病毒可以在人的身上潜伏几十年,然后有一天来个突然发作。”
  老爷爷猛抽几口烟后,慢吞吞地说起这三只狗的来历。现在村里好多家庭都搬走了,却丢下狗不管不问。两位老人可怜这些流浪狗,才把它们收留在家里。这三只狗平时很听话,性情也很温驯,从来没咬过人。
  老爷爷的话还没说完,老奶奶就向我支招说:“方芳老师,以后遇到狗,你千万别跑。你一跑,就证明你心虚了,它就会追着你不放手。你装着不怕它的样子,它就没有那么嚣张了。另外,有时候狗扑上来不是来咬你,它是来亲热你。你大胆地伸手摸摸它的头皮,它马上就会和你亲热起来。”
  老奶奶说着,还把三只狗叫来,让我当面试试。殊不知,三只温驯的狗,一见了我就面露凶相,我的心又一阵阵发紧,怎么也不敢伸手。老奶奶就把我的手牵过去,分别在狗大狗二和狗三的头上摸了一把,三只狗便摇头摆尾地和我亲热起来。
  填完表,我见院坝里满是落叶,落叶当中还夹杂着不少狗粪和鸡屎,就拿起扫帚打扫起来。
  老奶奶跑过来抢我手里的扫帚,说:“这,啷个要得呢?你一个细皮嫩肉的女老师,来帮我们干这些脏活,我领当不起呀。”
  “这是我的工作,是我应该做的。”
  两位老人见拗不过我,就干脆拿着薅锄和大扫把,钻进纷纷扬扬的雪花中,与我一道做起大扫除来。老奶奶一边铲枯草,还一边向我讲述前任扶贫干部的故事。她说那个扶贫干部,一来到他们家,整天盯着手机不转眼。要不就指手画脚地命令他们,房前屋后要打扫干净,铺盖要折叠整齐,饭后要立即洗锅涮碗。说到这里,老奶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们庄稼人,活干累了,就是再脏的地方也一屁股坐得下去,几十年来养成的坏习惯,说改就改得了吗?我不理他那一套,他就发了火,说我不听他的,他就完不成扶贫任务。我说,你完不完得成任务跟我无关,我不需要你天天来这里教训人。见我动真格的了,他又买些礼品来跟我说好话。我把他的礼品甩给狗吃了。方芳老师,今天我一看到你,就知道村里换了扶贫干部。其实你不认识我,我早就认识你。那一次我和老头子给学校孙子送衣服去,当时你正在上课,可能没注意到哈。”
  说到这里,我才想起,我班的尖子生王灿就是老人的孙子。这样一来,我们之间更亲近了。
  做完屋外的卫生,我又进到屋里帮着折叠铺盖和衣服。做完这些,我又打了一盆水,捞起衣袖,擦洗家具。我干活时,那三只大黄狗老是围着我,我只好不时伸出冻得通红的双手,轮流对它们表示友好。渐渐地,我心里不怎么害怕它们了,同时还觉得这三只流浪狗很可怜,也很可爱。
  做完这一切,临走时,老爷爷还送给我一大袋新鲜蔬菜。他说:“农村人,别的没有,自己种的,也没打农药,吃了身体好些,你带去嘛。”
  “不,不,爷爷,我们吃食堂,家里不开锅火的。”
  “那带些柑子去嘛!”老爷爷拿出蔬菜,露出半袋子柑子。“我们家树上刚摘的,也没花钱。打过霜的,好甜呢。”
  “镇上什么都买得到,这柑子您就留着自己吃吧。”我坚决不收。
  “你帮我干了半天活,连饭都没吃一口,我们怎么好意思呢。”老头子快人快语,“要走就趁早,天黑了看不清山路。我晓得班上的学生等着你,也不留你歇。”
  两位老人,还有三只大黄狗,把我送到村口了还舍不得回去。当我爬上一座小山的山顶,挥手给两位老人做再见时,老爷爷又带着三只大黄狗,气喘吁吁地向我跑来,反复叮咛说,他先前忘了告诉我,只要当年打过狂犬疫苗,十几年没发病,根本就没事了,叫我不要把这事老放在心上。他年青时当过赤脚医生,懂一点医药常识。
  哦,老爷爷还惦记着我的那块心病呢。
  后来,我又去过两位老人家里数十趟。每次去时,两位老人和三只大黄狗都会早早地在村口候着我。每次我一露头,三只大黄狗老远就会向我跑来,狗大依旧跑在最前面,狗二和狗三跟在后面。我伸手分别摸摸它们的头皮,它们就摇头摆尾地和我一起,向老两位老人家里走去。每次我去之前,两位老人都把屋里屋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家具擦得一尘不染,让我再也插不上手了。
  从此以后,不管走到哪里,我再也不怕狗了。两位老人帮我卸下了怕狗的心里包袱,而我又帮两位老人改变了不良的生活习惯。通过这件事情,我深深地认识到,帮扶工作不是居高临下的指导,也不是简单的同情和慰问,而是一个相互学习、共同提高的过程。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狗大、狗二和狗三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124573.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