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惹不起的二婶

惹不起的二婶

2018-05-22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提到二婶,村里人没有一个不说,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真是少有。
  二婶年轻那会,队长叫出工,她三天两头生病,不是头痛就是腰疼。靠二叔挣点工分,年终决算时几乎拿不到钱。分田到户之后,闲时二婶身体硬梆梆,什么毛病没有,每逢镇上逢集,她有事没事都要去逛逛。一到农忙,她的老毛病就犯了,一天到晚病哼哼。老实巴交的二叔就听二婶指挥,成天没有一刻闲暇。从农田到鱼塘,从鱼塘到菜地,又从菜地到收垃圾,没有二叔不干的活。
  二婶说话,味精、防腐剂等太多。她给你喝半碗鸡汤,会变成一锅鸡汤,会说上一年,会让全村人、全部的亲戚都知道。
  二婶就一个儿子,媳妇不听她的调遣,分开了。儿子的麦子在她门口水泥地上晒,她趁儿子媳妇不在,悄悄灌起两口袋麦子,藏在床肚地下。
  如今七十岁的二婶更是潇洒,香烟嘴上一叼,一手夹牌,一手摸牌,整个下午都在牌桌上。
  这些都倒也罢了,毕竟与左邻右舍没有什么关系,大家最多在茶余饭后当家常说说而已。
  二婶家四间瓦房坐北朝南,东南面两间小屋,紧挨小屋前面是八斤家四间瓦房,西面加堵墙装上门,就成了一座封闭的院子。八斤家的后门直通二婶家的院子,二婶通过八斤家的后门可以直接进入八斤家。八斤是二婶本家侄女,原先这个后门白天是不锁的,夏天直接敞开着。
  八斤家里承包了一块鱼塘,她为人直爽大方,每次干鱼塘,都要挨家挨户送鱼,帮忙的和本家亲戚还会多些。
  干鱼塘自然少不了二叔的帮忙,当然立竿见影的好事也自然少不了二婶,这一刻她是绝对不会有一点病和痛的。
  年底,八斤家干完鱼塘,卫生间的澡盆里放着满满一盆大扁鱼,那是八斤儿子关照留下来,准备送朋友的。二婶两眼贼溜溜地盯着侄女八斤的行踪,眼瞅着她提着篮子挨家挨户去送鱼了。二婶四下又张了张,确定无人,二婶经过后门急跨几步,来到八斤家卫生间,伸手抓鱼。五个手指四个指缝,一个指缝一条扁鱼,可怜的二婶只恨她娘生她时没有多给她几个指头,两只手只能拿八条扁鱼。二婶拿鱼出卫生间门,埋头直跑。无巧不巧,村里有几户人家关门,八斤送鱼提前回来了,与二婶迎头大撞。“你拿鱼干什么,不是送给你家了吗?”八斤气愤地质问二婶。八斤冷不丁地出现,完全出乎二婶的意料,把个二婶吓了一跳,好在二婶皮厚,头不抬,脚不停,装聋卖瞎,直奔后门。
  八斤眼巴巴地望着二婶拿着自家的鱼走了,她想:“算了,拖住二婶吵起来,让人家笑话,自家的婶子,为了几条鱼不值得。况且二叔帮了不少忙,不看僧面看佛面吧。”
  八斤以前家里的鸡蛋、香烟(他爸卖过香烟)、甚至钱偶有丢失,就怀疑过二婶。特别是一个月前,二婶后面的大伯母家里的鸡丢了,人家都说是二婶抓的,她还是不太愿意相信,毕竟二婶和大伯母是自家人,毕竟大伯母90都多岁了,拿她的鸡,多损德啊。
  大伯母的家在二婶后面,隔条巷口。大伯母是二婶本家大嫂,她与儿子分开单独生活。大伯母的女儿舍不得母亲,抓只老母鸡给她炖汤喝。大伯母舍不得吃,想等两天重孙子礼拜回来,就让女儿把老母鸡扣在门口的树上。早上刚送来的鸡,傍晚时,鸡没影了,只留下根扣鸡的绳子孤零零地绑在树上,证明曾经可能扣过鸡。
  大伯母到处找鸡,遇到二婶:“二婶,见到我的鸡了吗?”“没有。你不扣紧嘛,跑了,到哪里去找啊?”二婶说着佯走了。大伯母找不着,恨了一夜,早晨起来继续找。
  二婶关着院门在家杀鸡,完了,去河边扔鸡毛。大伯母的媳妇指着鸡毛说:“这只鸡就是我家婆婆的,昨天我大姑送来时,我跟她一起扣的鸡。芦花老母鸡,两只翅膀上的毛都被我剪短了,就是怕它丢了做的记号。你自己看,这个毛是不是剪过了?”
  “不是你婆婆的,我自己家的,我家的鸡翅膀也剪短了。”二婶耍赖。
  “你自己睁眼看看,你家哪只鸡剪翅膀了?再说,你家就两只芦花鸡,不是都在鸡圈里跑着吗?”大伯母的媳妇逼着二婶。
  “就剪了这一只,我家小妹前天送来给他爸吃的(小妹是她女儿)。你说是你婆婆的鸡,你看到我抓了吗?你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抓了?”二婶倒打一耙,“没有看到,请你不要瞎说。我家鸡多啊,十几个呢,我偷你家鸡啊,怎么可能?谈都不要谈起。我前天又杀鸡的,也是你家的?”
  大伯母的媳妇被她问傻了,八斤看不下去了,走来问:“二婶,前天小妹没有回来吧!”
  二婶语塞。
  大伯母的女儿知道母亲鸡丢了,又送了一只回来,不过,送的是一只杀好了的鸡。
  这次二婶偷鱼,八斤亲眼目睹,她终于信了。
  从此八斤把通往二婶家的后门封了,其他的门,走一步锁一步,防贼似的防着二婶。八斤说:“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左邻右舍的都开始提防二婶,二婶下手的机会少了,于是她把目标放到了村头的小花家。小花刚添了个孙女,儿子媳妇不在家,小花在家带孙女。快春节了,小花腌了十多块咸肉,放在院子里晒。二婶每天都要去小花家玩几趟,夸她家的孙女聪明可爱,好玩得不得了。那天傍晚,二婶打完牌,又去小花家,刚巧孩子睡觉了,小花在房间里陪着。二婶的机会来了,她人不知鬼不觉地拿了一块咸肉,还在外面故意说:“我回家做晚饭了。”小花老公回来收咸肉,发现少了一块,问小花,小花说不知道,一个下午就是二婶去了她家,再没有其他人。老公警告小花说:“请你下次不要让她来家玩,这种人招惹不起躲得起。”
  村里人都躲着二婶,二婶好像不知道似的,她依旧活得潇洒自在,依旧指挥着二叔,依旧若无其事的跟村里人说话、打牌。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惹不起的二婶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126879.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