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偷情之后

偷情之后

2018-08-12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林琪抱孩子回到家时已经是夜幕降临了,正好看见了两具缠绵悱恻交织的肉体陷在她曾经精心挑选出的雕花大床上。借着朦胧的橘黄色色调的灯光下嬉笑着颠鸾倒凤倒着实有几分情调,只是林琪没那份心境去欣赏,因为男人是她的丈夫。

1

林琪和丈夫苏军是到了适婚年龄被同学介绍走到了一起的。初初结婚时,苏军对林琪也倒殷勤,只要每日得了空就给媳妇儿端茶倒水,洗衣做饭,勤快的连婆婆都有些看不下去。

林琪那时偷偷的感谢上天,自己三生有幸遇到了这样的良人。也不亏待她不远千里来与苏军成就这美满姻缘。

不久两人就有了爱的结晶,林琪怀孕了,但苏军也越来越忙碌了。照顾林琪的任务就这么落在了婆婆身上,婆婆为此抱怨了很久,指桑骂槐的咧骂让林琪有些不好意思。

于是趁着还轻手立脚的时候回了娘家,回了娘家后,林琪和苏军的感情联络就变成单调的电话联系。

时间久了,苏军有些厌烦这种对着手机聊天的感觉,总是推脱着有事而草草的挂了电话。倒是林琪的好友菲菲神神秘秘的给林琪打电话:“琪子,你知道男人什么时候最容易出轨吗?”

林琪不甚在意的笑道:“什么时候啊?你不会告诉我是女人怀孕的时候吧?”

菲菲好似被猜中心事般扯着嗓门,隔着手机都能听见菲菲拍大腿的声音:“对啊,琪子,在娘家呆几天就回来吧!”

菲菲算是她和丈夫的介绍人,菲菲和林琪在大学时就无话不谈,毕业了再把林琪介绍到自己的身边,两人更是如亲人般互相扶持了。

林琪当时并没把菲菲的话放在心上,但随着苏军的电话由开始的每天主动报备到三天两头的偶尔联系,最后电话都忙的接不到了。菲菲的话在林琪的心里不由的加重了几分。

林琪在要生孕的最后两个月的一天早上回了婆家,丈夫对林琪的回来意外之余又多了份小心翼翼的照料,倒让林琪心里产生了小小的罪恶感,竟然有点听信了菲菲的话,质疑自己最爱的丈夫。

只是在丈夫上班的时候,林琪来到自家的小菜园里晾衣服,在那坑坑洼洼的白菜地里钩出了一件红色的蕾丝内裤,林琪诧异的盯着那还渍有女性分泌物的内裤发了半天呆。

倒是婆婆急急的跑了过来,一把扯过了内裤叫骂道:“怎么,你还有收集别人内裤的癖好吗?不嫌羞臊!”

再仔细的环顾那小院子,回娘家之前完好的贵妃椅摇摇欲坠的坏了一角。地上零零散散的散落着吃食和倒了的酒杯。林琪“噗嗤”的笑出了声,心道:“难道婆婆的第二春又来了?”

丈夫偷情败露是在林琪生完孩子的满月里。丈夫工作忙的早出晚归,林琪自己抱着孩子提前一天去市里接种疫苗。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医院就这么推迟了接种时间。

等林琪抱着孩子回来时院子里出奇的安静,没了平日里婆婆叽叽喳喳的大嗓门,小院子倒像是世外桃源般幽静,只是越发走进时,便依稀听见了男女的痴笑呻吟声,再进门时堪堪看到了丈夫偷情的一幕。

林琪身形晃了晃,颤抖着双唇扶着门框,只觉得大脑突然被雷劈了一样充血缺氧。

床上的那两句肉体也像是受了惊吓般猛的坐起来,捡那地上散乱的衣物,又是蕾丝花边的内裤。

林琪像是看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怒极反笑的不断的点头:“呵呵,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然后随手将孩子放在了卧室外的沙发上,疯癫的围着屋子转圈。

丈夫穿着一条内裤,半裸着上身急如星火般的追了出来,竟然还能喊出一句老婆:“老婆,你听我解释……”

而此时的林琪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的武器,抄起了扫把就打向了那对偷情的男女。苏军急扯着林琪,争执不下。

倒是卧室的女人面无羞愧不急不躁的穿上了她那件性感的露胸长裙,扭着腰肢掩鼻从林琪和丈夫拉锯战中波澜不惊的走过离开了。

林琪见女人无所畏惧的样子,顿时气血上涌。挣开了苏军的钳制打算追上去。

原本还低声下气的苏军见林琪怎么也哄不好,还要追打自己的情人,彻底没了耐心的一把揪住林琪的头发往后一扯,不解气般抽了林琪几个耳光:“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每天像个疯婆子是的,哪个男人能喜欢你。我还好声好气的伺候你……”说完摔门而去,大约去追那女人了。

苏军说的没错,自从林琪怀孕后,听了周围人的建议,便不再刻意的打扮自己,去掉了化妆,省去了艳服高跟鞋,深居简出的彻底成了苏军口中的“村妇”。而孩子出生后,林琪被宝宝绕的团团转,更是到了头发都随手挽了一髻,简单的插个簪子的程度。

此时的林琪被苏军那一甩,跌坐在墙角,簪子“咕噜噜”的掉在地上滚了几圈。黑墨的长发倾泻而下,恰好挡住了鲜血直流的后脑。林琪本想顺心而为的大哭一场,却连这么一点资本都被娃娃的哭闹声剥夺而去。

原本熟睡的孩子被争执打闹声彻底惊醒,挥舞着小手在空中抓寻着找妈妈,林琪颤抖的站了起来,随手抹了把眼泪赶紧抱起了宝宝轻声的哼唱着。

2

婆婆回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显然已经知道了林琪抓奸在床的事情了。回来后见林琪依然抱着孩子呆坐在沙发上,假意的过去安慰:“林琪不是我说你,男人怎么可能在一颗树上吊死呢,你心眼太小,心态得学着放宽,你说白白送到军子嘴里的肥肉,不吃白不吃是吧?”

婆婆见林琪没有反应,以为林琪听了进去,出奇的头一次和林琪没有骂骂咧咧:“再说了,你看那女人,胸大屁股大的,是个男人都喜欢的,你瞧瞧你……”说着撇了撇嘴,继续念念叨叨。

林琪愈听愈发的想笑,婆婆说的没错,林琪身材瘦小,纤细柔弱却不如那女人妖娆多姿。但从婆婆的“好言相劝”下,她听出了一件事情:婆婆不但知道这件事情,而且还“善解人意”的给足了他们时间。

不过,没出几日,丈夫就畏畏缩缩的回了家,哭着求林琪的原谅,发誓永不再见那女人。温柔体贴的言语和行动差点让林琪以为之前发生的事情都是自己得了癔症。

只是丈夫求饶的一天后林琪就知道了事情的原委,那女人是同一个小区的邻居,这林琪是知道的。

只是女人的丈夫那天恰好路过林琪家,听到了林琪和苏军的争执声,再一驻足细听竟然与自己的老婆还有了关系。怒火中烧的女人丈夫回到家里和女人大打出手。

可惜的是那女人也不是好惹的料,一刀捅到了自己的丈夫身上,女人的丈夫是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捧着鲜血淋漓的肠子被人送出来的,虽然女人的丈夫最后因为抢救的及时,活了过来,只是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

苏军和女人成了全小区的笑柄。这下吓坏了的苏军再也不敢胡闹,生怕女人也像捅了自己丈夫似的,哪天再捅了自己。

3

天有不测风云,让林琪感到可笑又悲凉的事情是苏军确实躲过了女人不定时的捅伤,却没有躲过车祸而丧失了生命。

苏军死了,是和那个偷情的女人一起出了车祸的。只是女人活了下来。

林琪接到电话时,婆婆还在骂骂咧咧的指责林琪生了个只会哭的丫头,不成想后来的自己险些没哭死过去。

接到消息后的林琪喃呢着细语:“终究是苏军你不守信用的,你若守了对我的承诺,永远不再见那女人,也许还会有一条命的。可惜了!”

想罢,拉开了抽屉,抽出了那一纸离婚协议书,顿了一下撕的粉碎。她答应苏军不和他离婚,她总是两人中最守信的那一个,她做到了,只是也不需要了。

林琪和婆婆处理完苏军的后事时,婆婆已经像是衰老了十年似的,竟连骂她的力气也没有了,躺在床上伸着手虚空的抓着什么,后又喃喃自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林琪看的心生怜悯之心,给她掖掖被角出了门。

医院里,苏军的情人惨白着一张脸躺在那里,蓄满泪的眼睛因为看到了林琪而制止。又似之前那般高傲的一言不发。

林琪笑道:“你还好吗?我替苏军来看看你,听说你的盆骨俱碎,这么美的一个人可惜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站起来了?”

女人像受了挑衅和刺激般嘶吼:“是你对不对?是你害了我们?对不对?”

林琪无奈的摇头:“不对,是你的丈夫,警方已经逮捕了他,他可能太恨你了吧!给我丈夫的胃药换成了安眠药,你们才会在陡峭的山坡上出事呢。”

说罢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对了,如今你的丈夫已经被判死刑,你需要支付我们苏家的赔偿金呢。”

女人像是终于承受不住一般颤巍巍的指着门口骂道:“滚,你滚出去。”

林琪如她所愿滚了出去,只是关门的一刹那轻飘飘的传进门里一句话:“我只是告诉了你丈夫,你总是贴心的给苏军准备胃药呢。只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了。”

作者:小金凤凰

相关阅读:

你终究会明白,你只能拿着不属于自己的剧本,过着迫不得已的人生

读《军犬黑子》有感

家乡的小吃

老鼠的下场

我心中的秘密

小鸭历险记

我当小小售货员

乡下美景

养荷兰鼠

快乐的小草

版权申明:本文 偷情之后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144193.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