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啼血杜鹃

啼血杜鹃

2017-06-08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竹林一片萧杀,竹林当中出现了一块撒着凌乱碎竹的空地,风经此处带着一丝腥风。在这片空地之上躺着一具男士,女剑客背对着男尸,脸上浮现出一丝落寞。看来是两大高手刚刚厮杀结束,很明显这男的落败而亡,死于此女子之手。杜鹃掠过,哀鸣久远不绝。杜鹃哀啼,谁能料想这一生一死的对手二十年前,乃是对神仙眷侣。此时此刻,除了男尸身上上多了丝冰冷,女人脸上多少了一丝落寞再也没有别的了。。。。。。

  故事还得从二十年前说起;那年,女剑客年芳十八,豆蔻之年在江湖之上以罕无敌手。女剑客性格孤傲,令很多羡艳的男子望而却步。命运大抵如此,悬而不定,有些人早已命中注定。
  在她十八岁的那年夏天,她支身一人前往飘渺峰拜访一位高人。飘渺峰的古道之上无绝无人迹,正当她行程过半的时候,途中闪出一票路匪。她缓步上前,并没把这八个汉子放在眼里。匪头微微一惊,上前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女剑客微微的斜了匪头一眼。正当女剑客运气之时,身后又冒出个刀客。
  她从背后觉察到,此人并没有多高的武功修为,她感觉不到他内气的流露。正当她运功出手击杀背后之人时,只见背后的刀客跃身上前,挡在了女剑客的前面。说道;“此地路霸凶残至极,你且逃命去吧,我将他们拖住。”
  匪头冷冷的一笑,说道:“来我到我的地方,还轮不到你掌生死之权”
  匪头点头示意,七个汉字已将两人团团围住。恍神之间,两三个汉子已手持家伙越空而上。
  刀客将女剑客推至身后,与他们厮杀一团,这刀客倒是有些功夫的,匪头已经不耐烦。剩下的人也加入了厮杀。渐渐刀客体力不支眼见命将献于匪刀之下,突然,一阵剑光晃了他的眼。等他定眼望去,眼前落下了两三个血淋淋的手臂。
  女剑客剑已出鞘,剑刃之上有些血渍。没等剑客缓过神,匪头带着剩余的人抄着家伙朝着女剑客杀去。女剑客抬起了头,剑微微的换了个姿势,这一票人已经又倒下过半。匪头冷冷的想今天算是遇到高人了,抛下残兵落荒而逃。
  刀客起身,做了个礼。女剑客冷冷的说道;”谢谢少侠出手相助,小女子有事在身,就此别过“
  人生如戏,谁都不曾想过,她居然会对别人说谢谢,更不曾想这一句谢谢,像是情窦初开的解咒。在她剩下的半途之中,一直莫名的乱麻的胡思。这种感觉恍如无邪童年里的记忆。
  
  在她回去的路上,在她与他邂逅的那个地方。她停下了脚步,童年过后她便跟随师父行走江湖,看惯了江湖的险恶,,血雨腥风的江湖丝毫没有情感和道义可言。她亲眼见自己的师姐为得秘籍残害师父的场面,她坚信只有让自己强大才能不被江湖的恶水淹没。从此情感在她的人生当中也不过是一片死海,没有任何的活鲜。这位少年,却在个死海里放了一尾鱼。
  若干年之后,江湖之上多了一对鸳鸯眷侣,刀还是飘渺峰路上的那把刀,剑还飘渺峰路上的那把剑。
  对,飘渺峰途中的那一男一女。江湖之上,谣言不断,没人知道这位少年是如何入取得这位绝世高手的芳心的。知道到刀客武功平平,女剑客是个顶级高手。
  若说顶级,她心里明白,这个世界上还有她唯一的敌人,功夫在她之上的师姐。她一直在等机会,找到师姐为师父报仇。
  俗话说冤家路窄。很多事情冥冥之中早有注定,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女剑客与师姐不约而至,报仇的热血涌上心头,几个回合下来,女剑客已经内力损耗过半。正当他不敌敌手之时,刀客出现了。
  她师姐挥剑砍向刀客,女剑客心想这招下去,怕是必死无疑。她正欲纵身挡剑之时,只见剑客轻身掠过。女剑客与她师姐都颇为吃惊,私想,巧合吧。
  师姐又连出了数十招,刀客都有条不紊的挡下。两个女人都傻了,师姐贵为武陵至尊,不想竟然败给一个名不转经传的小子手里。但私心一想,自己武功高强,师妹也不是自己对手,可这少年轻松挡下自己的招式并非偶然。尚且未见刀客拿出一招半式的杀招,还不知道对方深浅,三十六计走位上计。
  刀客并没有追杀,而是将女剑客扶起为她运功疗伤。女剑客惊奇的发现,她朝夕相伴,曾经连路费都打不过的的伴侣,居然有如此淳厚的内力。输共之中,她能感觉到刀客的的功力不在自己甚至师姐之下。
  此后,女剑客为此事与刀客大吵了一架,她问刀客对他有多少隐瞒,刀客只是一直没说话。女剑客一直性格孤傲,她从那天起她恍如变了个人。
  自从独出江湖少有敌手的她,又修行数年,怎么也接受不了自己战败给自己师姐的事实,她更无法接受还不能替师父报仇的残酷现实,她更开始讨厌她身边这个刀客、爱人,对自己隐瞒。
  刀客只是一直不说话,他明白她的心境,只是说:”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我们退隐吧“。
  剑客只是冷冷的说,”你若走我绝不拦你,师父的仇我一定是要报的“
  刀客没办法。只能默默的陪着她,从此他便成了女剑客习武的训练人偶,剑客将怨气都撒向刀客。
  她想他能击败刀客之时,也就是可以去找师姐PK报仇之日。
  三年之修,女剑客终于击败了刀客。女剑客贱指刀客之时,刀客一阵微凉,从剑客的剑气里透出的是一阵阴冷的杀气,她的眼神流出无限的杀机,他感到一丝恐惧。
  女剑客在武林至尊的武道场上,女剑客终于报了杀师之仇,击杀了自己的师姐。
  她荣登了武林盟主的位置,在受人顶礼膜拜的之时她并没有看刀客一眼,居高临下的感觉让女剑客前所未有的喜悦,她开始接受权势带给她的诱惑与喜悦。
  她成为了天下第一,而刀客一直在她身后默默的做着她的随从。本以为大仇已报的女剑客可以和他双宿双息,可结果让他望洋兴叹。
  女剑客沉寂在权势和成就之中开始寂寞。她开始四处打探绝顶高手与之较量,证明自己的能力和捍卫自己的低位。
  很多高人怕江湖又陷入血雨腥风,都出来制止。天下武学彼此克制,武学之道玄之又玄!接二连三的挫败让她陷入狂躁,她开始拿刀客来撒气。刀客也并没有闲着,也在不断的增加自己的功力,她开始渐渐的发现自己又不是刀客对手了。一次次的成为她修行的训练傀儡。就这样,女刀客一次次的又击败了一个个前来挑战的高手。  
  某一日刀客突然离开,没人知道为什么,就连女剑客也不知道。
  可能是她的刁钻与冷漠,也可能是他受够了女剑客的日益痴狂。后来女剑客多番打听,才探到因自己树敌过多,刀客在离开不久就被毒害了。

  二十年过去了,女剑客又来到了飘渺峰之上。据她手下称在此山中,有两大高手才能称得上天下无敌。
  正当女剑客前往其中一个高手的住处之时,路上遇到了一个头戴面纱斗笠的男人,在竹林里入静。在他肩上静卧着一直杜鹃鸟,杜鹃闻声而起,飞上竹枝。
  蒙面男睁开了双眼,愣了半天。
  男人说道“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我见你身带杀气,速速回去兴许还能保命”
  女剑客冷冷笑道;“你倒是有张吃人的嘴,我本无心与你交手,看来你定是要拦我了“说话间女剑客的剑冲向了男人。
  男人倒是波澜不惊的躲开了女剑客的攻势,女剑客吃了一惊。
  连续几十招过后,他们打入竹林中心,所到之处竹子皆被剑气所毁,爆竹之声不绝于耳。
  女剑客私心一想,自己多年修行早已无敌,看来真是天外有天呀。可这招式又似曾相识,这男子半天并没出杀招,但她的招式却被他一一化解。
  难道是他?!
  女剑客不敢再想,他早已经死了,对,不可能是他!
  杜鹃鸟仰天长啸,只见男子犹而不绝。收了内力,止手叫停。欲掏出什么物件,可剑早已刺入他的胸膛。高手决战就是这样,胜负总在这一秒之间。
  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刚才一幕,这局男尸躺在她的面前,她将剑入鞘,正欲离去。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此人正是她是十年前前往飘渺峰拜师被拒的那位高人。
  这位老者默默的走到男尸面前,掀开面纱。
  女剑客心里一沉!心顿时犹如铅块一般下坠,半悬着,坠儿又升。
  此人正是刀客!
  
  她瘫在地上,她撕心裂肺的叫道:”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谁!“
  这位高人将刀客的眼睛扶闭,说到:”怕是他说了你也不信吧。“续而将刀客欲将拿出的东西拿出。没错,这正是女剑客给他的定情之物。
老者说道:”怨孽呀,你所欠的债总有人替你换的。上辈子怕是他欠你的太多吧“

  女剑客泪如泉涌,苦求这问高人这一切是为何。
  老者情绪有些悲凉的说;”二十年前,在你离去之后,他找到了我,求我收他为徒。当年我也跟你说过,我收徒不授会武功之人。当时我见你武功造诣已经不浅,且你身上有些杀意就是我没收你的原因“
  老者闭上了眼睛,继续说道:”我所传授的武功,只在防御不在制敌。你走后他来我这浑身是伤,让我传授他防御之功。我颇为吃惊,但凡拜师学艺除了为名利何制人之外鲜有他求。更何况他被人欺负成这样都不思报仇。”
  “我见他性地淳朴善良将来不是大恶之徒就收为门下“
  女剑客,已经不能自已,她知道那天他是为了她而受的伤。
  ”他天子聪颖,心无制敌的杂念,所以一年之后就有很高的造诣了。我欲将毕生绝学传授与他,他却不肯,说自己只求能保护自己的爱人即可。不敢奢望多有他学,更不喜欢为此遭人仇视。“
  ”我没看错人“
  老者凄凉的笑道:”我问他是否有心仪之人?他说正是。拜师之前的路上碰到路匪,见一女子被欺负,自己竟然无力保护。我想如果她是我喜欢的人,将来我可如何保护她。于是才前往山中拜师求艺。”
  “后来他说,他要下山找那女子。等到他们私定终身就上山为我送终“
  ”我想凭借他的武艺造化,出去定不会有大的危险,于是就同意他下上了。下山叮嘱他不要透露他师出门下,免遭我的清修之扰“
  老者继续说道;”他这一走就是十几年。有一天他突然上山,请求我再传授他更高的武功心法。”
  “他告诉我,他喜欢的女人可能会有遇到更多的危险,希望自己可以让自己的武艺更高,让自己可以帮她锻炼提升武功,抵抗劲敌。”
  “次日我收到少林方丈的飞鸽传书,说江湖动荡,望我出手相助。废了武陵盟主的武功,不要再危机武林了。”
  “我将此事告诉与他,让他在山上等我下山回来,他说此人正是他的女朋友。肯请我放过她一码“
  ”我被这个徒儿的善良和率真所感动,我更不愿看到他难过伤心,我于是我就答应了他的请求。”
  “我也不希望他再受到伤害,所以让他答应我不许再下山作为条件。“
  
  ”于是他与我就在这山上清修,他为了不怀念自己爱人,养了一只杜鹃鸟,他说他喜欢的那个女刀客叫”杜鹃“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啼血杜鹃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2017-06-08/804.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