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下乡

下乡

2017-07-21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但盼风雨来(来自豆瓣)


康勇坐在后排座位上翻着一提装满物品的塑料袋。

   啧啧的艳羡着“山子,不错呀,嫂子可真疼你。这才去乡下五天,干果零食、灭虫驱蚊的全给准备好了。你瞧瞧”

   康勇看着后备箱厚厚资料堆砌成堆的高垒上蓝白物品不禁感叹,大致是床单、蚊帐之类的。

   “简直是暴殄天物。”康永补充。

   齐山打了方向盘,转了个弯。这才瞥了眼后视镜。“羡慕的话,可自己也找个媳妇去。”

   康勇连连摆手,“别,山子,我可不想早早的进入婚姻的坟墓。”弯腰把那大袋子东西丢到副驾上,伸展腰身,准备休息。

   “山子,我先睡会,一会换开”康勇迷迷糊糊的嘟囔。

   齐山应了声“嗯。”点了一根烟,稍放缓了一点速度。两边景色不断变化,慢慢不复城市的拥挤林立。齐山关掉了车里的空调,打开车窗,温热的风呼啸而进,又呼啸的从车里溜走,带来稍稍的凉意。康勇在后面睡的正香。

  

    康勇是在一阵颠簸中醒的,踉踉跄跄的差点磕到头。康勇搓了搓脸,看外面的夜色有些趋暗,星子的光耀越发显眼,点缀的深蓝画布上。车体驶过,看去璀璨的流星。

   康勇咧着嘴巴打哈欠“山子,你看这乡村还是不错嘛。”

   齐山踩了刹车,又拿了根烟出来,夏日夜凉的舒爽就汹涌扑来,不胜惬意。

   “你看,这种地,好是好,却是不好做事的。没有最基本的环境设施,还真是没人愿意来。路都是不好开车的。”齐山依靠着车门,看前车灯打照出来的路,小石头铺落在土地上,巨大的黑暗压迫着灯光,再远点,什么也看不到了。旁边的的标牌上标示着方向,写着:华阳镇   2KM。

   康勇换到驾驶座“山子,走吧,反正咱们就把这五天熬过就行,权当是来乡下感受风情了。”

   齐山躺在后排,温温热热,睡得不是很踏实。这次的项目,齐山和康勇负责的是华阳镇杨核村32口人家小孩的智力测试,做基础数据统计。后期再进行一个智力反馈测试,形成对比教材,达到项目对于贫困山区小孩智力进步的一个明显论证。齐山心里泛泛,不怎么在乎。

   两人赶在夜晚11点左右到达镇上,找了间招待所,就一猛子扎了进去。很是疲惫,衣物也粘粘腻腻的贴在身上,将就的用锈斑喷头洗了澡,就在这镇上的第一夜睡的深深。


   第二天,康勇和齐山一早就去镇政府打了招呼。蹒跚在杨核村的路上,主要是杨核村位于山和山上,而且村民之间居住分散。

   夏日清晨的乡间爽朗一阵阵褪去,蝉鸣声此起彼伏,滋滋不绝像是在烤肉。康永和齐山一深一浅的走在山路上,看了看手上的杨核村人口统计表。

   齐山呼哧着热气,“康子,一早上才走了3家,咱们要不就分开吧。”

   康勇猛灌了几口温水,又把水瓶塞在背后的尼龙黑包里。“这样,咱们七点之前回到招待所吧。”

   

   齐山去的是偏北方向的杨核村人家,分散有8家人口。齐山选了位置方便的刘建军和刘楠家。燥热的余韵笼罩着整个山体,山像被煮在饺子锅里。齐山翻翻腾腾的像个饺子,找了个大槐树坐下的时候,就有点范懵。昏昏噩噩,状态不是很好。

   躺了是有好久了,齐山睁眼的时候,身边蹲着一农家汉子,皮肤黝黑,脸上的颧骨处深深留有厚甲,一口黄牙留了几处黑洞。那汉子边是灌了齐山几口水,边是拍打着齐山的脸。齐山这才慢慢的清醒过来。

   “大哥,谢谢你。这天有点热。”齐山不无感激的说。

   那汉子很是憨实“没事,要不你先到我家歇歇,再喝点水。”

   “大哥,你知道刘建军家在哪里吗?”齐山问。

   “嘿呀,我就是,我就是,小哥是不是要过来的测试的监察员呀。”刘建军脸上咧着笑意。

   齐山对大哥搂底“我就是个跑腿的,还够不上监察员呢。”

   刘建军扛起锄头,拿起齐山的背包挑在杆上,利索扶起齐山,“小哥,先到我家歇歇再说。”


   刘建军家里的土坯黄房子坐落在山腰的侧边上,倒是前后的高树挡住了一部分光影,给院子留了很大一片的阴凉。进院处是木板和石块搭建的猪棚,满院子的猪粪味在蒸腾;小黄狗窝在房子转角处的砖头窝里,懒懒的的抬头看了一眼齐山,就又低下头神游走了;房体被柴烟熏的灰黑斑驳;大门望进去是一片黑暗,影影绰绰是桌椅的模样,仿佛吞噬掉一切的恶魔。

   刘建军还没进院就喊自家儿子,“刘明,把桌椅搬出来,做测试的老师来了。”

   这才回头给齐山解释“屋子里热,就坐在树影下,凉快。”

   小孩左右手拿了两长四方木头板凳出来,脚上拖了一双泥垢的人字拖,鞋码明显大了好几个号,衣物也皱巴巴垮垮的挂在身上,面对陌生人有点躲避,小小声的向齐山问好。

   “老师好。”

   齐山手背后偷偷摸了摸背包,里面的零食已经空了。

   齐山摸了摸小孩的头“刘明,是吧,咱们一会就开始测试吧。”

   随后过来的是一大爷,两手搬了个油腻腻的桌子,大爷杂乱的铺张着黑白发丝,脸上满是岁月的痕迹,有点沧桑的气息。刘建军赶紧过去接过桌子,桌子上侵蚀着长久生活的痕迹。等到桌椅安置好的时候,齐山下意识的没忍心把背包放上去。

   刘建军拿了门口的洗脸架子上的白毛巾就过来擦桌子,齐山赶忙放下背包。说要开始测试吧。

   “要不,你歇会,再进行测试。”刘建军把水递给了齐山。

   “不了,现在可以。”

   刘明就坐在齐山的右手边,齐山照例拿出拿出了调查问卷,准备开始这个一套流程。天气渐渐让人有点晕乎,齐山的各种测试也是进行的缓慢。刘明倒是挺乖巧的坐在那里,一板一眼的等着问答。齐山想,山里的孩子大都是有些木讷的,接触的社会事物和关系交际都有些许欠失。刘建明和大爷在稍远处手剥着玉米粒。

   大爷用手肘推了推刘建军,示意天色有点向晚了,刘建军赶紧过去招呼齐山要留下来吃饭。

   齐山想起康永说的这边习俗,也不好拒绝,且是又困又饿。

   齐山的测试刚好是做完时候,刘建明端了碗面条就过来了,顺势坐在了对面,大爷整了整衣摆,坐在了齐山的左手边。面条零星的飘落点油光,齐山拿了筷子端坐,等待着他们一起。

   大爷指着面条,“小伙子,我们是晚点吃饭的,你赶紧吃吧。”

   齐山不经意看到刘明瞥向面碗的目光,刘明赶紧低下了头。

   齐山假装很饿,饭也是很香。只顾低头扒拉着碗里的面条,两个荷包蛋赫然就躺在碗底,齐山心里有点涩涩,有点疼。推托自己是在是太饱了,吃不了了。在刘建军的坚持下留了一荷包蛋在碗底。

   齐山走的时候,说让刘明来送自己就行了,小孩子勤快。

   两人走在山间的小道上,齐山整了整口袋的零钱,67元,懊悔没多带点钱。齐山之所以让刘明过来送自己,是想让大爷吃了那荷包蛋,齐山知道,在他走后,刘建军会让小孩或者老人吃那蛋。大爷那种老人这次不吃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吃了。齐山想半天,把那钱交到小孩手上,叮嘱小孩要回去把钱交给爸爸。

   齐山慢慢向山下走,腿一蹬一蹬的,很不舒服,又感觉自己做了件好事。

   

   背后,是刘建军的声音在喊,齐山回了头,那汉子甩了甩头上的汗,就把钱塞在齐山手里。

   “你这是什么意思?”刘建军有点不高兴。

   “刘大哥,这不是我给的,是政府测试给的。”

   “小孩子不懂事,这钱,我不能要。”刘建军拒绝,转身就往回跑。

   齐山追着喊着往刘建军家里赶,只是重复着喊“这是政府给的。”

   齐山闯进门的时候,大爷和小孩坐在桌子边上,桌上摆了一道黑漆漆看不出来是什么的菜,二人碗里稀拉的是白面汤。小孩拿着手里的黄窝头啃的正香,碗里依稀漂浮着鸡蛋花。大爷放下手里的饭,仓促的望过来,双手支楞在胸前,没有合适放置的地方,有一种被别人看到家里困顿的窘迫感。起身站在桌子前,挡住一部分光景。

   齐山把手里的钱放在桌子上,再三说,这是政府给的。

   赶紧溜出了门, 放开脚力的跑。跑的远远的,似乎这样可以躲避浑水猛兽。直至刘建军家的房子在转角处消失不见,直至确定没人追上来,齐山才停下脚,大喘气。

   不知怎地,齐山心里很是愧疚。或是没认真对待,或是在做不敬的事情。

   只是一句话盘亘在脑海。

   于是他面对困厄,辛苦劳作,辛苦劳作也将其捆绑压迫。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下乡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2017-07-21/5574.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