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来自天堂的

来自天堂的

2017-12-25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夏叶晚看着身边的白色身影,有些疑惑:“怎么都是一片白呢?我这是在哪儿呢?”她左右看看,没有一个认识的人啊,她怎么就到这来了。


       最关键的是,她不是死了吗?


        妈妈说过,死了就是很疼很疼之后再也醒不过来了;那现在,她是醒着的吗?


     “大哥哥你好,请问你知道这里是哪儿吗?”晚晚有些怕,只敢轻声地问经过她旁边的一个白色人影,只有大致的身形,看不清五官。


     “你是新来的?这里是天堂,同时也是地狱。你习惯了就好。”白色的身影匆匆经过,说完后不再停留。


     “哦,谢谢大哥哥。”话音刚落,白色人影就看不清了。


     “那我,该做什么呢?我是死了吗?”晚晚这样想,或许再也不能见到妈妈了。晚晚不知道该做什么,只好静静的等待。等待是漫长而枯燥的,但对于天堂地狱来说,时间没有意义。


       不知过了多久,晚晚终于习惯了在这里的生活,说是生活,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变化,不过最好的一点是,她终于能看清楚每个人了。


       除此之外,晚晚结识了几个不多的好朋友,其中有那个白色的大哥哥,还有一个老爷爷,好像自己小时候的爷爷呢,又慈祥又温暖。老爷爷还告诉了她在这里生活的方法,甚至还能看到在人间的人们呢。如果可以的话,好想看看妈妈啊。但是,爷爷说能看到谁是不确定的,也许只是不相干的人,也许能是自己的亲人。


       啊,这里的一切对晚晚来说,既陌生又熟悉。只是这里没有妈妈。


    “晚晚,如果想妈妈的话,虽然不能看到,但是能给她写信的哦。”白色大哥哥摸摸她的头,安慰道。


    “哎,真的吗?”晚晚很高兴,小脸上写满了笑容。


    “有人成功了哦,真的收到了回信。”大哥哥温暖地笑笑,回应晚晚的疑问。


    “那我也要给妈妈写信。”晚晚连蹦带跳的跑走了,不就又跑回来,“可是我没有笔纸啊。”


    “没关系,我可以借给你。”老爷爷笑笑,对晚晚十分喜爱。


    “那谢谢爷爷啦。”晚晚给爷爷一个甜甜的笑,随即又在原地转起圈来,“太好啦,我可以给妈妈写信喽!”


       大哥哥和老爷爷都笑了,这样纯真的女孩,真的很难在这个地方遇见呢。曾经有过,那个叫落落的女孩,也曾是这样的可爱,会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你,也会甜甜的笑,还有两个可爱的小酒窝,简直是个天使。


       而现在,在无尽的时间里变得令人难过,现在的她,只会抱着一个破娃娃,歪着头看着你,和布娃娃一样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你,眼睛里空荡荡的,一片死寂,不说话,也不动,仿佛失去了灵魂。


     “真不希望晚晚最后变成落落那样,唉。”老爷爷不禁叹了口气。


     “或许,到最后我们都会变成这样也说不定。”大哥哥只在心里默默的接了一句。


       晚晚趴在在一张白色的桌子上,脸上挂着笑开始写信。


亲爱的妈妈启:


       我现在好像是死了,不过别担心啦,我现在很好,还有大哥哥和老爷爷帮我。我现在在不知道是天堂还是地狱的地方,这里一片白,我一开始都看不清任何东西呢。现在好多啦,我也很喜欢这里的生活。所以,妈妈啊,你绝对不要担心哦。对了,我在里还能看到你们呢。


       妈妈,你看啊,今天天气很好,阳光像棉花糖一样甜呢,树上叶子也会发光。花儿开了好多好多啊,小鸟唧唧喳喳的飞过天空,小河静静地流过公园,里面有漂亮的金鱼呢。有很多小朋友在很开心地玩,还有荡秋千的,他们的爸爸妈妈在一边看着。老爷爷在椅子上休息,一切都好安静啊。


       妈妈,我很想你,我现在过得很好,只是不能见你了。


       妈妈,有机会的话,我还会把自己看到的告诉你哦,这可是我现在的功课啊。


       妈妈,再见。


                                                                                              女儿  晚晚


      晚晚写完后又读了一遍,满足的点点头,“啊,我忘了问要怎么寄信了。我要找爷爷去。”


      晚晚跑着去找爷爷:“爷爷爷爷,这信要怎么寄啊?”


    “诶,你是……啊,是落落吧,你,变好了?”老爷爷有些迟疑,仿佛只是不久就不认识了一样,虽然还是很慈祥,但让晚晚感到害怕。


    “爷爷,我是晚晚,想给妈妈寄信。”晚晚咬着嘴唇,有些不知所措。


    “寄信,这个,这地方可不能寄信啊。对啦落落,你不是在人间没有家人了吗,写给谁的?”爷爷很温暖的笑容和之前一模一样,晚晚却感到陌生。


       为什么,为什么爷爷不记得她了,难道,连大哥哥也会这样吗?


       晚晚跑到当初见到白色人影大哥哥的地方,只看到他又匆匆忙忙的走过,不曾停下来看一眼。怕是,没有注意到我吧,晚晚紧紧咬着嘴唇,眼睛发酸。


       她的眼前又是一片白,好像熟悉的地方又陌生了,又看不清了。


       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妈妈,晚晚不能给你寄信了。


       诶,这里怎么一片白?这里是哪里?


       诶?我……是谁?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来自天堂的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2017-12-25/41974.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