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江湖诡话】三访西域

【江湖诡话】三访西域

2018-07-05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公元前48年,也就是汉元帝刘奭元年。江南早已是花红柳绿,草长莺飞的四月天了,关外却才刚刚冰雪消融。

一队人马正缓缓地走在库姆塔格沙漠中,旗帜上斗大的“汉”字,在落日的余辉下迎风招展。

这队二百多人的队伍,已经在沙漠中走了一整天,早已是人困马乏。这时,队伍中间那辆用四匹健马拉着的华丽锦车上,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左将军,让大家再坚持半个时辰,就到了前面望乡坡,等到了坡上就可以好好休息了。”一位骑马跟在锦车旁的将领应了一声,转过身刚想下去传令。

突然,“嘭”的一声,路旁的一个沙丘突然炸开,沙子像雨点一样打向锦车旁的将士。一条人影从沙丘中冲天而起,用生硬的汉语大喝:“冯嫽,有人要用十头肥羊,换你项上人头!”五把飞刀脱手飞出,两把射向左将军,另外三把射向锦车。

左将军大叫:“有刺客,保护夫人!”“当、当”两声,挥刀击落射向他的那两把飞刀,可再也来不及顾上另外三把。那三把飞刀“突、突、突”几声轻响,分三个方位射入锦车的车厢内,车厢内发出一声闷哼。左将军惊恐地大叫一声,脸色顿时变得比死鱼肚皮还白。

那刺客哈哈一乐,在空中一翻身,落向锦车;他可是和人家说好了,一定要拿了冯嫽的人头才能去换回那十头肥羊。就在他落到锦车上的一刹那,突然,锦车的窗帘子一动,一点白光从车厢里射出,直奔刺客的前胸。刺客只知道冯嫽是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婆,根本就不会武功,本以为自己已经成功得手,只防着左将军等人,对锦车毫无防备;而他这时又是身在空中,根本就无法躲避,顿时被那点白光射中胸前要穴,顿时全身一麻,从空中跌落下来。他在沙地上一个鱼跃,想翻身再跃起时,几把冰冷的钢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击中刺客穴道的只不过是一块普通的飞蝗石,他呆呆地看着锦车,满脸惊愕。

锦车的门帘一动,走下来一位十七、八的美貌少女,见倒在地上的刺客也不过是个二十不到的少年,不由地也是一愣。随后抿嘴一笑,说:“有本姑娘在,谁也别想动我姑婆婆一下?快说!是谁派你来行刺的?”见那少年只是盯着自己不说话,又说,“装疯卖傻是不是?小心我杀了你!”

这时,锦车中又响起那个苍老的声音:“屏儿,不要吓坏了人家,这少年可能是乌孙国人,不太听得懂你说的话。”锦车上走下一位老态龙钟的老妇人,满头银丝,对刺客微微一笑,满脸的皱纹顿时像春水碧波般荡漾开来,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慈祥可亲。这位老妇人就是西汉朝出使乌孙国的女使节冯嫽。她用乌孙话问那少年是什么人,是谁派他来行刺的。少年犹豫一下,说:“我叫都乐,不知道那个想杀你的人是谁,只是有人告诉我,用你的人头可以换回十头肥羊。”

冯嫽叹了口气,说:“我这次出使乌孙国,就是为了化解你们国内的矛盾,帮你们渡过难关。我不为难你,你这就走吧。”说完向士兵们一挥手说,让他们放人。

少年迷惑地看着冯嫽,沉默了好一会儿,也不说话,扭头如飞而去。那少女却大叫起来:“姑婆婆,就这么放过他吗?”冯嫽笑着说:“这么一位大好青年,只为了十头羊,就甘愿冒着生命危险来行刺,若不是被生活所迫,谁也不会这么做的。放过他吧,我们继续上路!”说完向着茫茫沙漠看了一眼,自言自语地又说,“这已经是我第三次穿过这沙漠了。”

公元前104年,冯嫽作为侍女,随解忧公主嫁到乌孙国。她长相俊美,熟读史书,还具有学习语言的天赋,竟然学会了西域许多国家的语言。在解忧公主的撮合下,嫁给乌孙国的大将军。和解忧公主两人,在王庭内外连成犄角之势,对乌孙的政治和军事产生深远的影响,促进了乌孙和汉朝的关系。

公元前51年,解忧公主和冯嫽年岁已高,汉朝皇帝派人把她俩接回长安。哪知她们回国不到三年,乌孙国王元贵靡病故,王子星靡年幼,冯嫽担心他不能执掌国政,可能会引发国内动荡。就再三上书汉皇,请求返回乌孙辅政。就这样,她第三次持汉旌节,驾锦车踏上丝绸之路,而这时她已经七十岁的高龄。那位少女是她的侄孙女,名叫冯云屏,跟随名师学得一身好武功。冯嫽这次出使乌孙,定会遭到敌对势力的忌恨,家人担心她的安全,让冯云屏相随,既作保护,又可以解她寂寞。

到达望乡坡时,天已经全黑了。望乡坡并不是什么山坡,而是一块小小的绿洲,除了一家小客店,别的什么也没有。

小店里今晚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客人,把店老板乐坏了,连声吩咐小二准备晚餐。吃过晚饭,冯云屏正陪冯嫽说着话,冯嫽突然叹了口气,捂着头说:“年岁不绕人啊,人老了就是事多。”冯云屏吃了一惊,连声问道:“姑婆婆,你是不是不舒服啊?”冯嫽笑笑说:“没什么,只是有点头晕……”哪知她话还没有说完,冯云屏突然一头载倒在地上。

冯嫽大吃一惊,叫道:“屏儿,你怎么了……”身体一晃也倒了下去。大厅上响起一阵“扑嗵、扑嗵”的声响,二百多名大汉士兵接二连三全翻倒在地上。

客店老板叹了口气,走过来对冯嫽说:“冯夫人,对不起,我也是没办法,狂王泥靡抓了我的老婆孩子,一定要我拿你去和他交换,我只能对不住你了。”

狂王泥靡是当今乌孙国王星靡的堂叔,当年他曾和星靡的父亲争夺过王位。但他凶残粗暴,遭到百姓的反对,后来在汉朝的干预下,不得不放弃王位。这时他见新王星靡年幼,篡权之心又蠢蠢欲动。当他听说冯嫽又要出使乌孙国,辅助新王后,连忙雇用刺客守在半路伏击,同时逼迫客店老板在汉朝使者的饮水中投下迷药。

客店老板把冯嫽抱上锦车,连夜亲自驾车,一路向西狂奔。冯嫽躺在车厢里浑身无力,只能任由锦车一路颠簸,也不知过了多久,估计天快要亮了时,锦车终于停下了,只听得外面人声鼎沸,还不时地夹杂着人声马嘶,好像是到了军营。

冯嫽正糊思乱想着,锦车的门帘一动,进来两位侍女,把她扶下车。车外果然是一座不大的军营,营地上燃起一大堆熊熊烈火,火焰窜起三丈多高。

一位体态臃肿,衣着华丽的老头,大笑着走到冯嫽的面前,命人搬了把椅子,让她坐下。然后说道:“冯夫人,别来无恙吧?要不是你们大汉朝时时干预我国内政,本王也不会出此下策,还请夫人多多见谅。”正是狂王泥靡,也就是当今乌孙国王的堂叔。冯嫽和他当然认识,当年还是冯嫽说服他放弃争夺王位的。

冯嫽淡淡地一笑,问他到底想把自己怎么样?泥靡告诉她,事情很简单,放在她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让她说服汉皇,让泥靡继承乌孙国的国王,他同样欢迎冯嫽出使乌孙辅政。第二条路就是杀了她,再嫁祸给乌孙国的当今国王,那样汉朝自然会迫使星靡交出王权。

冯嫽看着火堆沉默了一会儿,跳动的火光映在她的身上,把她的满头银丝也染成了红色,只是她的脸依然如大理石般冷静。淡淡地说:“我当初让你交出王位,一直以来你心有不甘,一心想重新夺回王权。但你生性容易冲动,又爱听好话,这么忠奸不分,势必会引起乌孙国的动荡。更何况还有匈奴在一旁虎视眈眈,一心想把乌孙国成为他们的属国。我大汉并不想干预你们的内政,不管是你乌孙,还是匈奴、楼兰、乌桓等国,大家只要不动干戈,和睦相处,我也就不用出使西域了。”

泥靡一听这话,顿时脸色一沉,伸手向火堆一指,大叫:“这堆火就是为你点的,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把你扔入火堆中!”冯嫽笑笑说:“我已经活了七十多岁,也该知足了。”泥靡气得大吼:“好,这是你自找的,我这就亲自送你这死老太婆上路!”快步走上前,刚想抓起冯嫽。

突然听到有人娇喝一声:“等一下!”泥靡一惊,没想到还有人敢这么大胆地和他说话。一抬头,一道黑影鬼魅般掠到他的身前,等他回过神来已经来不及,一把冰凉的利剑已经抵在了他的咽喉上。握剑的是位妙龄少女,正是冯云屏。黑暗中又涌出二百多位大汉将士,紧紧地围在冯嫽身旁。冯云屏将一颗药丸塞入冯嫽的嘴中,心痛地忍不住流下泪来,说:“姑婆婆,你受苦了。”

冯嫽笑笑说:“我正担心你们呢,你们没有事吧?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冯云屏说:“就是那个刺客都乐救了我们,又带我们找到了这里。姑婆婆你又做对了一件事,多一个朋友确实比多一个敌人好。”

泥靡本来惊得差点瘫倒在地上,等看清对方才这么小几百人,又狂妄起来,大叫:“快放开我,你们不想活了吗?我的士兵每人踩一脚就能把你们这些人踩成肉饼!”他嘴上这么说,却是不敢动一下,他的手下见王爷被擒,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都乐从人群中走出来,笑着用乌孙话对泥靡说:“你向四周看一看,到底是你的人多,还是我的人多?”泥靡奇怪地向四周一望,只见四面八方出现了无数个亮点,望出去就像是满天星斗。那些星斗慢慢地向这边靠近,等到了眼前才看清,这些亮点原来全是火把。火把就拿在普通百姓的手中,黑暗中也看不清到底来了多少人,感觉人山人海一样,把泥靡的大营团团围住。泥靡惊恐的说不出话,刚才狂傲一扫而空。

原来,都乐行刺失败后,回家把这事和父母一说,立刻被父母臭骂了一顿。父母告诉他,冯夫人带来的只有和平,和百姓的安居乐业。他们父子一合计,觉得泥靡一定还会想出别的毒计来阻绕冯嫽出使乌孙。连忙让都乐再回沙漠,暗中护送冯嫽。不料在望乡坡客店中,发现了被迷翻的冯云屏等人,并把他们救下来后。

都乐和冯云屏知道,凭他们这二百多人根本就斗不过泥靡。都乐想出了一个办法,一边派人去向国王星靡求救,一边请求乡亲父老帮助。那些老百姓一听说是冯夫人遭到泥靡的暗算,想到这几十年她给大家带来的好处,和狂王泥靡的凶暴无道。全都纷纷赶来相助,一路上还不时地有老百姓加入,队伍越来越壮大。

这时乌孙国王星靡派来的军队也赶到了,狂王泥靡篡权夺位的美梦,彻底破裂。

冯嫽看着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百姓,感动的老泪盈眶,说:“不管是西域,还是大汉,我们老百姓的心是一样的,大家和睦共享,天下本来就是一家啊!”回到乌孙后,白天协助星靡和大臣们处理国政,晚上披星戴月地教星靡学习经史知识,向他讲授做国君的道理。

冯嫽一生中多次翻雪山越大漠,作为西汉的钦差大使,出访了西域三十多个国家。为各国排忧解难,也使汉朝的恩义广布大小绿洲。同时也赢得了国君和普通百姓对她的敬重与爱戴,被尊称为“冯夫人”。她也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女外交家。

作者:半吊子_海宁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江湖诡话】三访西域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2018-07-05/136499.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