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归墟(一)

归墟(一)

2018-10-11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四九城曾有这样的职业好人,挟黄羊皮袄子披大衣斗篷提粪桶游走于市井胡同。一个眼神心领神会。桶一撂,衣服一敞,你就能在十万火急之间,众目睽睽之下,在他的怀抱下拉一泡岁月静好与世无争的屎。
周遭是车水马龙摩肩擦踵,身后是定如座钟巍然不动——事了之后提裤走人,你揣着空的肚,他提着你的屎,风清云散相忘江湖。

  彭岩就是这么个职业好人,说是当年小子呱呱坠地的时候砸的是接洗小孩儿的木盆沿儿,所以老爷子索性就管彭家老二叫盆沿儿,老大自然也逃不了这揍性路数,叫彭狄。兄弟俩出身倒也算是名门望族,祖传三代都是二里胡同捯泔水的。但凡老彭头拉着那破板车一上街,老头老太太卡着时候泔水桶就往车板上招呼。酒楼饭馆公干食堂更是彭家划定的地盘,连讨饭的花子伸手之前都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路数。更不消说几十年的老街坊老主顾,很多人就是打这一倒一提的年岁里认识生人,慢慢长大的。
  泔水可有大用呢!每天老头天不亮就出门,十一点前回来——不能败了街坊邻里吃饭的兴致。一家老小阖家团圆以后吃的算是一天里的第一顿。完了爷仨就开始扒拉泔水,有什么硬鱼刺啊废木签子,拉到后院一挑一捡,混上豆粕秸秆搅和搅和,直奔北郊养猪场,万一路上碰到啥新鲜的小玩意儿修修补补哥俩自己留着。要是碰上了宽厚大度宅心仁厚的店家,指头缝里漏一些主顾没吃完的,那就是一家几口晚宴的珍馐了。
  就这样,彭家两位在那个动荡不安的年头也能勉强吃喝不愁,白白胖胖热热闹闹地打胡同里生长。虽说旁人都说彭家营生最下九流,起早贪黑仰人鼻息。可在那个小日本儿和袁宫保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时代,多少穷鬼不也暗自羡慕彭家老小的家计营生呢?所以,那年东三省兵变时候,还真让老彭头捞下俩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当了六个袁大头外加半只烧鸡五个黄面窝头。舒舒服服地过上了偌大营生后继有人,膝下双子都有老婆的美好生活。
  可惜盛世难续好景不长,彭老头子前年翘了辫,捂着肚子哀嚎三天断了气儿,搁到今天说的话便是肠癌晚期。二彭分家之后,底儿继承了父亲家业收泔水养老婆,沿儿可不能跟大哥抢生意,口粮没了着落。便打起了屎尿粪秽的主意。
  列位可别觉着屎尿屁恶臭难当,以为盆沿儿难成大事。他用家里老头剩下的几十大洋,在四九城里好些家厕所参了股,一张草纸收费三个铜元随价涨,要不说彭二这叫一个心黑,一张擦腚的纸能卖两份报纸的价。每天上下四趟送到北郊,沤化肥的钱又是一算。一来二去地,也勉强可以自给自足。不过彭家的名声可捞不着好,大伙儿都说盆沿而这是把大家当牛撵,还得管牛要钱,两头赚钱心底不透——要不只是盆沿儿呢!心里这么想着,渐渐的,彭二哥也不叫了,取了个沿的同音,管他叫彭腚眼子。

(待续)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归墟(一)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2018-10-11/164668.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