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热情

热情

2018-12-17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玻莱因站在博物馆的门口,手机屏幕还亮着,上面是一场摄影展的电子票页面,但她踌躇不决。玻莱因和周围的环境几乎是格格不入。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微胖的身体,运动T恤和外套款式简单得几乎和时代脱轨,直筒牛仔裤毫无亮点;头发盘起来,脸上几乎没有任何妆容,虽然是二十多的妙龄却没有任何青春的感觉。看看周围,不,不用看了,没有人像她这样平凡地进去欣赏摄影展的。

玻莱因中学时热爱摄影,曾经以为自己未来或许能够成为一个摄影师,为某个报社或者杂志社工作,拍下人生百态,走遍大好河山。虽然热爱,但不是十分热爱。另一种层面上讲,玻莱因中学时期除了用功读书,也就在某次摄影比赛中小小的获了一次奖,谁会记得她的摄影呢?她的学业可要耀眼多了。

玻莱因有时候想,那时候如果更热爱一点,或者如果自己对自己的了解更深一点,也许她的大学就不是研读物理——然后到中学做普通的物理老师。考试前的学生真是令人烦心,讲不完的题目,解释不完的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疑问,令人焦头烂额。

这场展览的摄影家并不出名,至少不是十分有名,玻莱因得知他的到来,怀着和学生们赌气的心态,订了票(虽然是免费的),放弃原本安排好的补课。但是她现在有些后悔了,一种局促不安、羞愧而又兴奋异常的复杂心情充斥着她的内心。说实话,她甚至幻想自己忽然受到启发,或被赏识,然后潜心学习摄影,辞掉烦人的教学工作,然后有一天她会因为坚持喜爱的事物而对自己万分感激。

虽然心情复杂,脑子热得有些晕眩,但是她还是走了进来。

“安静得只有人们的脚步声。”

这是她想象中的样子。实际上,有人在讲话,声音不大不小,不厚重不轻巧,恰到好处的岁月感缓和了穿透力,字字力图说得清清楚楚,温和的而又饱含感情的声音——那个摄影家。玻莱因几乎毫不犹豫地走向声音的源头。

“摄影是捕获世间的灵性。”

“人人都能拍出好的作品,人人都有感知世界的灵性,我只是比你们更敏锐了一点点,更确切地说,我听到了它们在说话。你去到一个地方,你放空自己投入到那个环境中,于是你沿着小路走,然后你看到一直小鹿,它温和地打量你,就好像在等你。你听到它说:‘嗨!我等你好久了,你能把我记录下来吗?’于是你为它拍照,拍下它吃草的样子,拍下它温和的眼神,一直一直,仿佛置身世外桃源,直到拍下它逆光的剪影,你才慢慢回神。它还在那里,轻轻地道别。”

“也许有人强调后期的重要,后期固然有其存在的意义,但是不能依赖于后期,最好的状态,是你可以抛弃这些时代进化的产物。你是与世间万事万物沟通的精灵,你要保留他们最真挚最纯净的美丽,然后传达给世人,你像信使一样。”

“我一直都是这么告诉自己的,每次都会觉得自己仿佛身披温柔的月光,觉得一种光荣又艰巨的使命就在自己身上,促使自己不停走不停走,一走,就是二十七年。”

“人人都是摄影家,人人都是鉴赏家。”

“我不再耽搁大家的时间,我们静静地走走看看,欢迎你们和我悄悄地交流,不要打扰到其他人,谢谢大家。十分感谢!”

 玻莱因一直静静地听他在讲,却几乎热泪盈眶。

“啊,曾经我也是这么想的呀。”

 她太受感染了,她觉得自己心里的蝴蝶在慢慢地抖落厚厚的尘埃,轻轻地扑腾着,她几乎目不转睛地看着摄影家的眼神,那盛满热忱的目光。

“真是不可思议!怎么可以有这么执着的人啊!”     

玻莱因静静地看着那些作品,仿佛看到了摄影家走遍这些地方的身影,仿佛看到他和照片融为一体,相辅相成,而又各自独立。

不知过了多久,摄影师才又发出那温和的声音:“现在,请各位拿出你们随身的摄影设备,手机也可以,只要能拍照就好,我们一起到展厅外面随意拍摄,然后我们大家一起分享。带相机的可以借用我的电脑来导出图片。不用担心,每个人拍出的都是独一无二的故事。当然,大家自愿参与。”

玻莱因庆幸自己把单反带了出来,随着不多不少的人流走向外面。

玻莱因放松自己的身体,漫无目的地去感知,几乎不加思考地拍下了几张照片。这样仿佛用灵魂触碰生活的感受让她欣喜若狂。她反复看着自己拍好的照片,在大脑里演习待会分享时自己要做的事——微笑着走过去,欠身表示感谢,然后拿出sd卡,插到电脑卡槽或者读卡器的卡槽里(希望不要出错),点开文件夹,打开自己的照片,然后三言两语总结自己的想法——不,不用说话,自己拍下它的时候是没有任何私人想法的,之后也不该有。

本着一种激动和忐忑,她在摄影家询问是否有人自愿分享的时候,举起了手。

不过今天的各位都十分主动,玻莱因的手淹没在人海中。

“没关系,我可以等。”玻莱因毫不担心。

摄影师真是不吝啬他的夸赞,每一位分享者的作品他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还特别说明分享者可以自报家门,姓名和职业。同时他也解释,大家不一定去解释作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让大家感受到你的心绪就够了。

玻莱因惊讶地发现,这里的人来自各行各业——不过没有物理教师。思及此,又感到欢愉。

十个人……二十个人……

约三十个人之后,举手的人也不多了。时间已经逼近晚饭时间,摄影师仍在热情地邀请所剩不多的展示者。玻莱因放下了手。最后一分钟了,距离参观者离开的时间只有一分钟了……她有些沮丧。

“我们时间不多,不过没有关系,接下来半年我都会在这里一点一点地展出我的作品。各位,我们下周再见。最后,非常抱歉!我应该留更多的时间来让大家分享,我很开心,你们真的很优秀。”

这番话让玻莱因又期待起来:是呀!还有机会呢!下次,一定会站出来和大家分享。

晚饭过后,玻莱因便和学生联系,商量过后,把补课时间挪到了别的时段。

直到第二天起床,玻莱因都很开心,就像找回了失落多年的玩偶。

 

一周之后,玻莱因满心欢喜地去博物馆,甚至好好打扮了一番——为自己要与生活用灵魂沟通。“这是一种仪式。”玻莱因对自己说。

依然是摄影家讲一会,然后大家各自欣赏,最后拍照分享。遗憾的是,摄影家这次时间留的更短了,而玻莱因觉得自己今天灵性不足,她依旧没能分享自己的作品——一定是自己外在过于光鲜亮丽了!

 

之后的一个月,玻莱因的热情慢慢平稳下来,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始终没能站出来分享自己的作品。但她丝毫不觉得沮丧——机会还很多。

果然,之后的一次展览,她把握住了。

那天的主题是“城市忧愁”,也许是节日的原因,来的人比往常要多一倍,最后留下的时间却比往常少得多。那天的来客似乎并不那么热衷于参与这个“摄影练习”,玻莱因认为他们的大多数也许没有思路。于是在摄影师照例询问是否有人自愿,却全场静默五秒之后,站在最前面的玻莱因站了出来。摄影师对此依旧是热情地欢迎,丝毫没有冷场之后的庆幸。

玻莱因就像自己脑海里演习了无数遍地那样,自信地、愉快地分享了她的作品——阴云密布压着重重高楼,角落里的叶子绿的仿佛要流出来,一把柠檬黄的阳伞占据了与绿色相对的角落。她没有解释她的作品,只是单纯地呈现出来。

随着摄影师肯定的点头和称赞,以及热烈的掌声,当天的展览谢幕。

玻莱因在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之后,在一旁等着围着摄影师的人慢慢少去,然后和其他几个希望添加摄影师为微信好友的人一起,扫了二维码。想到刚刚没有自报家门,玻莱因郑重地把自己的姓名和职业填了上去。

玻莱因觉得自己当时一定是红着脸,微微颤抖着完成分享的。想到这里,她又有些害羞。想着自己还是不够淡然。

好友申请很快就通过了,摄影师的朋友圈都是他最近拍的一些照片,几乎是一些动植物,每天都有不少。玻莱因想起他说最近总是听到生命的呼唤。

 

玻莱因还沉浸在喜悦中,随手翻着微博,忽然看到一条关于那个摄影师的微博:

“我感到难以置信,希望有确凿的证据。如果谁有他的微信,麻烦给我一下,谢谢!(下附截图)”

玻莱因点开了截图,是匿名举报。有人举报了这位摄影师曾经为了在某知名摄影杂志上刊登一组照片,对杂志社主编采取了非常手段。

玻莱因条件反射地不相信,摄影师给人的感觉,几乎与世俗无关,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下一秒,她忽然意识到,每个人都是多面的,你所看到的都仅仅只是对方希望被看到的那一部分。摄影技巧和人的品质并无直接关系,作品能透露的只是作者拍下它时的心境。

但是——

“哼!就是有我也不给你!谁知道你会做什么!”

玻莱因念叨。

迄今为止,她对摄影师的印象几乎是越来越好的,在此之前网络上搜索到的对他的评价,虽然不多但都很正面。这番落差让玻莱因有些难受。

于是她决定发一条微博:随手拍了窗外的景色——傍晚的树林剪影,不安在枝叶间蠢蠢欲动。附上文字:作品即本心。

 

之后的几天玻莱因密切关注着事情的动向,没有更多人站出来匿名举报,也没有更多风声。摄影师的朋友圈依旧在更新。接下来的展出依旧没有变化,前来的人数一如往常,摄影师也一如往常,仿佛那天傍晚只是一个意外。除了那天摄影师没有留时间分享作品。

就在玻莱因几乎忘了那件事的时候,展出停止了。博物馆前有不少失望的人——博物馆没有任何展出。忽然的空档让玻莱因立刻联想到那个举报,应该是暂时停展了。

“希望还能再见到你。”

随之而来的,是摄影师定位在另一个城市的朋友圈,之后,便没了更新。

又过了几周,玻莱因发现博物馆又有展出了,不过是个异国的画家的画展。

玻莱因还是希望这是暂时的,毕竟博物馆不能长时间没有展览。只不过,在某天刷微博时,想到自己那天那条有些可笑的微博,犹豫了一会儿,删除。

日子依旧在继续,一如既往。玻莱因仿佛回到了遇到摄影家之前,上课,讲题,补课……周而复始。除了每周那天一定会去博物馆,画展也好,什么都好,就是去看看。

“我在怀念逝去的青春热血,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受到其中鼓舞。”

 

摄影家的朋友圈久违地更新了,久到玻莱因以为他删掉了自己。当天,玻莱因听说摄影家的那件丑闻似乎是真的。

玻莱因平静地接受了,不觉得难以置信,不觉得怀疑,也不再追究真相。她忽然觉得悲哀,为自己近乎冷漠的平静。只不过,她没有更多的时间为自己悲哀了——学生抱着习题册来请教问题。她忽然想到:

不过芸芸众生,庸碌无为才是绝大多数的人生,怀抱理想是小学生才会干的事,何必自命不凡?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玻莱因准备离开办公室,忽然忘了那个摄影家更新的朋友圈内容,索性翻了起来。他转发了一篇报道。

一篇关于百年前著名冤案的报道。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热情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2018-12-17/168142.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