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住在七楼的大胸美女

住在七楼的大胸美女

2018-12-20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大学毕业好几年,从前玩的开的大学朋友多多少少都相继结婚,徐小艺跟我大二就在一起了,到了大四我俩也没因为毕业就分道扬镳,周围朋友都说我俩是模范情侣,我也很感谢我跟徐小艺的这份感情,于是到了毕业之后,我把工作安定以后,就把我跟徐小艺的事跟家里说了,我爸妈知道了之后也很开心,就督促着我俩也把结婚的事办了,本来看着一切都挺好的,我跟徐小艺都工作稳定,我爸妈也只有我一个儿子,积蓄攒了不少,够徐小艺心心念念好久的市中心离她公司很近的那个五百平房子的首付,我也试着跟她商量,我俩都年轻,再奔个四五年,房贷和车,那都不是个事,可是徐小艺不乐意,她跟她们系一系花进了同一家公司,还都是销售部的,徐小艺读大一的时候跟那系花关系挺好的,成天同进同出的,就恨不得穿同一条裤子了,可是女人的关系有时候就这么脆弱,徐小艺大一喜欢过一男的,结果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跟系花在一起了,结果把徐小艺气的跟系花绝交,一直到现在徐小艺还老在我跟前说系花抢她到手的男人,她们系系花就一绿茶婊。

    说实话我第一次听她吐槽她们系花的时候,我还特意去观察了一下撕逼事件男主角,我本来还以为男主角长得跟天仙似的,结果长得忒寒碜, 我没好意思看第三眼,长成这也能引发徐小艺和她们系花一起世纪战争,我莫名就想带徐小艺去医院洗洗眼,

  我回来跟徐小艺说:“徐小艺你得感谢你们系花,不是系花不疑余力救你于水深火热之中,你这会就遇不到我这种配置齐全,持久力强,外型靓丽的核金男朋友了,不定还跟你那鲁智深前男友唱情深深雨蒙蒙呢。”

  当时我跟徐小艺第一年刚处,徐小艺没有现在工作之后的白领配置光鲜靓丽,但是皮肤比现在要好很多,嫩的能掐出水,脾气也比现在异常凶悍,爱作,爱浪漫,个性就是一小女生,

  我话说完之后,徐小艺一把扯了刚敷的面膜,三两步把我压床上,掐着我脖子散着头发跟一女恶鬼似的,

  跟我说,“嘿――高琛我跟你说,我这个人就这个体质,看什么都准就看男人方面眼光贼不好,我前男友是鲁智深,高琛你这样的就张飞,你说我把你踹了我下一个会不会找个唐僧那样的, ”

  徐小艺个头不高,矮我一个头,长相也不算太出众,属于娇小玲珑可爱型的,我也是传统的直男,看片都喜欢风骚浪荡御姐型,现实的还是喜欢清纯保守安全型的,

  我当即搂住她干扁的小细腰,哼了一声说:“就你丫长这样的还想找唐僧,这年头唐僧那种配置的都去搞基泡富婆了,还想踹了我,也就我这种绝世何以琛才能让你高攀上, ”

  徐小艺顿时没忍住,嗤了一声笑了出来,随后就在我腰上狠狠掐了一下说:“你大爷的,长成我这样的还让你带不出手啊?我告诉你高琛,姐姐找上你才算让你高攀了,诶,我怎么发现越跟你这人处就越觉得你不要脸呢,”

  我扯开她捏着我脸的手,“是是,我不要脸,你再扯我的脸,我就真的没脸了,我没脸看你还怎么把我这帅的惊天地泣鬼神的男朋友带出门去,”

  “哼,本来就带不出来,正好我想换个新人,换换口味!”

  “你敢…”

   出来工作之后,社会竞争激烈起来,徐小艺这个人本来就天生好强,又跟系花又分在同一个部门,平时同事关系就大小磨擦不断,一到每个月评选优秀员工的时候,徐小艺就拼起来不要命的加班,只为了不让系花到时候压她一头,毕业之后,和徐小艺就同居了,磨擦和柴米油盐变得多了,我和徐小艺就不再像以前一样过了那样舒心快活,她总会嫌弃我的不思上进,我也对她每天频繁的唠叨无感。

  回忆慢慢断掉,我点了根烟,烟圈顿时在窄小的房间里飘散开来,徐小艺变了很多,可是讨厌烟的习惯一点没改,我以前为她戒过烟,有好几年都没抽了,可惜她走这俩月,我的一些臭毛病好像全让我找回来了,徐小艺正在快速的折着柜里她的衣服,就好像这个房间有病毒一样让她忍不住逃离,终于烟味顺着打开的窗户吹到她面前,她顿了顿,表情无奈痛恨,“高琛,你永远都是这样烂泥扶不上墙,”

  我顿时觉得混身气血上涌“是,我烂泥扶不上墙,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俩问题出在这了,但是徐小艺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那天你跟你那男上司怎么回事,大街上,你俩旁若无人的抱在一起,你把我放在哪了?我还算你男朋友吗?”

  徐小艺转身,那表情颇有些好笑,似乎我的问题有多么不可理瑜,她像话剧演出里的欧洲女主角一样,站在原地,托着她精致美丽的头颅,一脸的不敢置信,“高琛,就先说说我们吧,我们的问题一直都很简单,你辞掉你现在的漫画工作室的工作,安安定定找个高薪稳定工作,我们还有话可讲,你大学本来和我一样学的金融贸易,我是真的不懂你,毕业之后,你进的也是金融公司,我们那俩年的收入也挺可观的,但是你不能因为你被你们公司上层坑了一道被迫辞职,你就从此这样成天靠几张漫画养活自已,不学无术啊,你既然有这个心思结婚,你不应该收收心吗,几张漫画能过日子吗?你能对我的未来负责吗,你能买的起车还是房,就和我大学一个系的系花张婷,她上个月结婚,他老公我们公司董事的公子,本来我的业绩一向都比她强,就因为她傍了个款爷,她职位连升两级,现在见到我就抑扬气指的,把我当丫鬟使,你知道我是什么感受吗?还有她结婚的礼服,婚纱,花了整有一百来万,宴席酒水还没算,还有他们家那房子,你知道海岛露天别墅吗?你知道就她结婚的钻戒,你知道几克拉的么……”

  “行了行了你走吧”又是往常引发我们争吵的开端,我听着厌烦,无奈至极的朝她摆手,徐小艺看到我的反应似乎被我气的不轻,“高琛,你永远都是这样,我一揭你短,你就像个驼鸟,不是我不理解你,你的梦想你的爱好都是要建立在我们日子宽裕的状态下,这个社会是残酷的,你这样止步不前只会被社会淘汰掉,”说完,徐小艺已经清理完衣物,打包装行李箱,拖着行李箱踩着恨天高的细高跟准备开门,

  “对不起,高琛我们分手吧。”

  我感觉心塌陷了一块,半截燃着明焰的烟从食指中无意识滑落,“为什么,你喜欢上了别人?你那个上司?你们有多久了?”

  

  徐小艺没回头,嘲讽的笑了笑,“原来你是这么想我啊?老实说我很早就把我们的事跟我父母说了,我爸妈不同意,说你靠不住,我不信,我觉得我能改变你,但是我错了,你上回看见的那个人是我妈去年给我介绍的对象,,有钱,家世好,还追求我,记得住我生日,了解我的喜好,每天上下接送,鲜花不断,我们同事都羡慕我找了个对我这么好的男朋友,可是只有我只知道,我的男朋友,是个只会混迹在他的个人创作的技术宅,他不需要陪女朋友,也不需要女朋友。”

  

  我用脚碾了碾地上的烟头“别这样,徐小艺,你要觉得我不适合你,我们就分,我不会怪你,没必要开批斗大会追究谁对谁错,我有错,你也没有多无辜。”

  我坐回电脑椅,唯持脸上的平静又说道“走的时候把钥匙留下,对自己好点,别再加班那么晚,说多了矫情,你自己注意身体。”

  

  这回徐小艺没有再回答我,迎接我的只有她把门关上,和恨天高在筒子楼里蹬蹬蹬的回音声,我个性比较闷,每次和徐小艺吵架的时候,多数都是她不停的在数落我,我选择沉默或者充耳不闻,可惜我每次沉默的时候,徐小艺只会被我气的更狠,每次吵架,她摔门而去的时候,我每次都在想,这会不会是最后一次,争吵越多,我的内心就越纠结不安,那是一种对于明天的生活安宁和对徐小艺离开的可能性之间的争夺战,我厌倦我和徐小艺之间只剩下斤斤计较的争吵,又害怕她离开之后我的精神支柱消逝殆尽,

  比较庆幸的是,我每次以为是最后一次,可是每次徐小艺都能带给我新的惊喜,每次到了第二个星期,她就会像一只迷途的羔羊一样找到回家的路,回到我的身边,

  是昏暗的夜,我抽着手中的烟,又灌了口脾酒,坐在家门口幽暗的楼梯口,扳着手指数日子,这是第四个星期,过完今天就一个月,徐小艺不会回来了,她还在网上上传了她试婚纱的照片,估计下半年就会结婚, 和别的男人。

  

  我迷迷糊糊就要坐在楼梯口这么睡着,忽然就听见一道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在叫我,是徐小艺?我努力睁开眼睛,徐小艺的头发很长,是浪漫的粟色大波浪,她总说这样比较有女人味,但是我觉得半点都不适合她,她最美的样子还是我大二那年刚认识她时她留的齐肩黑色短发,干净又清爽,像一个会被我宠在手心的小姑娘,眼前的徐小艺穿了一身破破烂烂的纯白纱裙,脸上精致的妆都花了,眼睛肿的像个馒头,样子很是憔悴,我看了心头一阵酸,“你怎么了,不会是想我想成这样了吧?”

  徐小艺白了我一眼,自顾自的坐在我身边,“我不叫徐小艺。”

  我调整个姿势,好笑道,“那你叫什么?”

  徐小艺端了我的酒瓶子,灌了一口酒“我叫林志玲”

  我回了一句“林志玲那内衣广告看过没,你是那个型号吗?”

  徐小艺一向不擅酒,猛灌了几口酒,脸色已经有些驼红,眼圈隐隐有泪水蔓延,显然已经醉的不清,大概酒壮人胆,喝醉了的徐小艺异常大胆,好像我们从没有过一个月之前那次说好的分手,借着酒劲,徐小艺干脆板住我肩头,和我面对面托起自已的胸,抹胸白纱裙的蕾丝布料包裹着的胸部,外型却比平时大了一圈,我好奇的戳了戳,徐小艺却反手捏住我的手大声道“大吗?”

  我忙点头“大大大,你小点声,本来隔音就不好,等下邻居都听见了。”

  徐小艺笑笑点了点我的头,“跟个女人一样,高琛我俩肯定是生错了性别,”

  我听着不乐意“我俩生没生错我不知道,不过上下肯定错不了”

  徐小艺跟个找奶的孩子一样,头朝我怀里窝了窝,没头没脑的说了句,“我垫了俩层海棉垫。”

  半晌我才反应过来她指的是什么“怪不得比平时大了一号,”

  徐小艺一拳捶我胸口上,捶的我闷声疼“老子本来就大好吗?再说这话当心我抽你。”

  “你怎么又坐外头,”

  “忘记带钥匙了。”

  “操,你怎么不把自己丢了?”

  “我丢了,你上那找我这么好的男人?”

  “去你妈的,两只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

  “…”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睡着了,清早醒来之后已经不见徐小艺的踪影,我站在门口刚打了个电话给开锁公司,楼道上就传来了清脆的高跟鞋声,我下意识转头看一眼,当场愣在原地,

  那是个和徐小艺长的很像的女人,从脸型到五官,

  她穿着打扮身材气质都很像,不同的是,只是她的左眼下方有一颗泪痣,穿着松散的酒红色丝缎齐肩连衣裙,中分的波浪发有几缕从额角垂落下来,别样的浪漫风情,她冲我笑了笑,

  “昨晚抱歉,刚刚和男朋友分手,我喝醉了耍酒疯,你不会介意吧,”

  知道昨晚的女人不是徐小艺这个晴天霹雳的重大消息,我觉得神经都在石化,整个人尴尬的都快凌乱,站在原地愣愣许久不知如何开口“……不介意,”

  那女人又笑了笑,“你叫什么,我叫林志玲,就住七楼,你楼上,都是邻居,以后请多指教啊,”

  我这才反应过来回答她“哦,我叫高琛,”

  她仍然是笑“你和我男朋友好像啊,”

  我下意识回复她,“哪儿像?”

  她笑笑冲我飞了个媚眼,只说了一句,“同名同姓,性格也一样,呆萌呆萌的。” 说完就提着小包踩着高跟风风红红的下了楼,

  我看着她的背影,胸口不受控制跳起,但是脑中却清醒的知道她不是徐小艺,我也并不没有对她一见钟情,那么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而且我昨晚就这么坦然的把她当作徐小艺,是因为我太想徐小艺了吗?

  想不出头绪,我就没有再自我纠结下去,开锁之后,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一整天,开始下意识反思自已,反思我和徐小艺的这段感情,是不是我对她的关心真的很少,徐小艺不会是因为别人有钱就轻易和别人走的女人,从某些方面来说,徐小艺这种天生好强的女人,喜欢的只会是我这种什么都惯着她的男人,怎么会喜欢她那个一看就很小气的上司,

  想了想,我打了个电话给徐小艺,电话铃响了快三十秒,那头才被徐小艺接起,“喂?哪位?”是徐小艺一贯冷漠的声音,我觉得气愤至极,我想了她快一个月,她倒好,说不定连我的电话号码都删了,想归想,可是我嘴里还是讨好的道“徐小艺,”

  徐小艺平淡道“哦,是高琛啊?有什么事吗?”

  还是这幅陌生人的口气?尽管气的牙痒,

  我还是狗腿笑道“有空吗,一起吃个饭方便吗?”

  徐小艺冷漠开口“以什么身份?前男友吗?庆祝分手快乐?”

  我道“就连普通朋友也做不了吗?”

  话刚说出口电话却已经被徐小艺挂了,

  

  

  第二个晚上,我坐在家门前的楼梯口又遇见了七楼的那个和徐小艺很像左眼有痣的美女了,蹊跷的是这回我还是喝了很多酒,却没有再认错人,我向美女递了瓶酒,说“你叫什么”

  美女也是清醒的,说“我叫林志玲,”

  我和她干了一杯,说“你比林志玲漂亮”

  林志玲笑的合不拢嘴,抿了口酒道“你比我男朋友会说话”

  我嗤了一声“你男朋友知道你这么会夸人吗?”

  林志玲有些沉寂,半晌没有答话,我以为她是被我说中了,恶劣的又问了一遍,林志玲笑的有些凄然,“我男朋友死了。”

  我半点不相信的符合道“那你还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林志玲又灌了口酒,“有故事你又不信,我讲故事都是要收钱的”砸砸嘴林志玲又试探道“女朋友要跟你分手,你拉不下脸去和好?”

  “你怎么知道的?”我惊讶道

  

   “我副业算命的啊,”林志玲开玩笑道,

  我切了一声,不置一词,

  林志玲又道,“既然你也分手了,我男朋友也死了,不然我们在一起试试吧”说着林志玲把手搭在我的肩头,作势要靠过来,

  我慌忙躲开,“你开什什么玩笑,你男朋友头七过了吗?”

  林志玲看着我躲开几步远,眼里忽然浸满泪水,嚎啕大哭起来,我看着她抱头痛哭的样子,神经忽然有些恍惚,突然间就冲过去把她抱在怀里细声安慰,等到我反应过来,林志玲已经窝在我怀里大声痛哭起来,我从内心忽然升出一种恐怖的感觉,就在刚刚,我又把她当成徐小艺,可是徐小艺明明对我避之不及……

  这是怎么回事?

  

  从那以后,我没有再打电话给徐小艺,我明白徐小艺,她就是那种不吃回头草的好马,相反的,林志玲却和我频频相遇,我曾看过一本书,书里说所有的偶遇都是蓄谋已久的,终于我和林志玲在同一个楼梯口喝了第十次酒之后,我俩成了朋友,开始的时候我也以为林志玲是喜欢我的,可是渐渐的我觉得我错了,因为林志玲后来看我的眼神好像是透过我在看别人,特别是那个别人还可能是她已经死去的男朋友,这种感觉让我不舒服,甚至惊悚,我也开始相信,她第一次对我说我像她男朋友的话了,而且成年男女都是重欲派,林志玲第一次进我家时却没有借机和我滚床单,而是和她外表极不相副的为我做了丰盛的一顿饭,而且她的厨艺和徐小艺一模一样,就连做饭的手法和习惯,做出的味道……这种感觉让我迷惑,我开始麻痹自已,徐小艺那种人,天生这么优秀,还喜欢追求完美,能容忍我这种满身缺陷的人七年时间已经是最大程度了,怎么可能甘心把下半辈子都耗在我手上,我们可能已经没有什么可能了,

  不如和林志玲好好过,林志玲对我很好,每天都会准时来我家报道,做我喜欢吃的饭菜,知道我生活习惯,给我打扫房间,虽然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知道我喜欢吃什么,这么了解我,问林志玲的时候,林志玲也只会笑的眼睛弯弯,弯成和徐小艺一样的弧度让我迷恋,的说,“这些是她前男友喜欢的饭菜和习惯”我登时混身热血凝结成冰,

  我说“你能别老提你前男友吗,我慎的慌,”

  林志玲笑的甜蜜蜜的对我说,“你吃醋了?你怎么老跟自己吃醋呢,我前男友就是你啊,”

  我听的混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半点想回复的欲望都没有,

  林志玲完全就是话题终结者。

  虽然和林志玲貌似开开心心的过了愉快的三四个月。

  可是有些东西,没那么容易改变,我也明白,终于到了下半年徐小艺宣布订婚之后,我和林志玲的生活才算彻底颠覆,我也一直以为自己过的潇洒自在,和林志玲俨然已经过上了夫唱妇随的幸福生活了,可是知道徐小艺要订婚的消息后我才知道我其实半点都没有忘记过徐小艺,甚至有时候不经间看到林志玲那张和徐小艺八分相似的脸,我就会更想念徐小艺,

  知道徐小艺订婚之后,我拨了很多电话给徐小艺,几乎每天一个电话,却一次也没有被接通,终于到了徐小艺要结婚的前三天,我打的电话被徐小艺接通了,得到的却是回答却是徐小艺让我忘了她,

  我面无表情的挂掉电话,和林志玲干了一杯酒,

  

  徐小艺拒绝我的这一刻起,我从心底才开始真正后悔我自己的大男子主义,为什么我当初不哄哄徐小艺,她要走我为什么不学着挽留,

  我颓然挫败的灌酒,林志玲坐我旁边笑迷迷的数落我

  “高琛,”

  我喝的头晕眼花,嗯了一声,

  林志玲继续道“你相信平行时空吗?在另一个时空,也有一个徐小艺和高琛……”

  我仰在沙发上,讥笑道“别开玩笑了,你在说梦话吗?”

  林志玲说“那你就把我的话当梦话好了,一觉醒来一切,都会改变的……”

  第二天的阳光,如约明媚的照射在房间里,窄小沉闷的腐败气息仿佛被灼热的阳光划破气层,破土而出,

  我醒来之后,就慌不择路的去找了徐小艺,承诺了给徐小艺的想要的, 徐小艺这才勉为其难决定和我在一起。

  和徐小艺结婚的时候,抱着徐小艺接吻的时候,我高悬在空中的心才安下心来。

  林志玲和我讲故事的那晚,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的我没有去挽回这段感情,徐小艺在嫁给她上司的那天,被上司从前招惹的女人开车撞死,我知道了徐小艺死了的消息后,在第三个月在我们这间同居的房子吞安眠药自杀,徐小艺的鬼魂在这间房子里陪了我很久……

  一切都和梦里的不一样,结婚之后,我和徐小艺买了新房,准备去退掉我和徐小艺以前住了七年的租户房,上楼的时候,恰巧遇见了女房东,我对林志玲的来历一直感到好奇, 林志玲虽然来了我家很多次,我却连她家一次也没有去过,问过一次她家里情况,她含糊过去,我就没有再问,自从我做完梦的那个晚上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林志玲…

  就随口问了一句,“七楼一直住的谁? ”

  女房东像看怪物一样怪异的打量了我一眼,

  说“七楼从租房开始就一直是房东堆杂物的房间啊,哪有住过人?”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住在七楼的大胸美女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2018-12-20/168283.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