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长安不问

长安不问

2018-12-26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快马江湖,惬意平生。戚世钦本心自是向着此道,怎奈世俗缠身,官宦子弟又哪得大逍遥?

烟柳花巷,纸醉金迷。他与世无争,却被迫入世,只得以不为而相抗。

日日笙歌为乐,他的眼前被混沌包裹,唯有这不断的麻痹,方使得灵魂似有了一时的解脱。

朝中明争暗斗,波涛汹涌,他无以抗衡,亦无意参与,他只固执地以自己的方式守着内心一片净土。

幸而接到南下旨意,他奉命前往那历届名士争相拜谒的江南,那如水般温柔清澈的江南,那孕育美人,有着倾城之姿的江南。

姻缘终有时,此中人未知。尚未相见,便为笛声所惑。

只一笛音,便似有天人之姿,或低沉呜咽如潜龙入渊,或悠扬清澈如九天凤鸣,或雄壮嘹亮如鹰击长空。

忽的笛声呜咽,伴着萧萧晚风送入耳中。他听到了那份清高自守的狂傲,听到了那缕无人相和的孤寂,听到了那人内心的安宁,听到了那份席卷了整个世界的寂静。

何等妙音,定当是个妙人!

戚世钦在那一刻未知自己那颗麻木的心已忍不住悸动,只是伴着内心那份未曾有过的激荡快步上前。

这一步,踏入了景吾的眸中,便是一世的交错,再难相离。

和酒而歌,倚栏相谈,纵马飞驰…二人一面便觉投机,仿佛相交已久,每日只是简单携游亦感满足。

他们都尚未感受到自己内心萌发那丝异样情愫。

圣意难违,再多不舍也终须一别。

那日戚世钦断然回首,纵马扬鞭。他直觉若是再看他一眼,自己定会不舍离去。

作别知音,景吾亦品茶无味,抚琴无律。

有时不觉坐上棋盘一旁,执子而下。手一伸出,却恍然发觉对面早已冰冷,当初那个无赖已离去数日。

春柳抽枝,夏荷轻展,秋风萧瑟,冬雪飞扬。他等过了春夏秋冬,品过了四时寂寥,可那当初答应了回来看他的人,为何迟迟不归?

罢了,终是浪子,又怎会回头?

强行收起嘴角的苦涩,转身走向屋内。

“景吾,我回来了!”

正踏上门槛的脚霎时顿住,身体不受控制地僵在了原地。

是他吗?他真的…回来了?

“景吾!怎么了,怎么不理我?当初不是你舍不得放我走嘛。”

是了,这熟悉的轻佻的声音,是那人了。

“休要胡说。”景吾被他的无赖闹红了脸。

“好好好,是我胡说。”戚世钦未曾掩藏语气中的宠溺。

一年未见,两人仅数言便又陷入了寂静。初春的寒风吹乱了二人的发丝,也乱了二人心绪。

景吾依旧未曾转身,立于屋外,以背影掩饰重逢的慌乱。

戚世钦在宅外驻足,深邃的眼里似囊括万物,细看却仅一个他。

沉默半晌,戚世钦动了动唇,低沉的嗓音缓缓响起,“景吾,我…想你了。”

身后话音刚一入耳,泪便滴落脸庞。

这一年等待终有了果。

与君相期,如约而至。

此生不负相思意。

“我也…想你。”话语中再也藏不住哽咽。

回来就好。

回来…就别走了。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长安不问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2018-12-26/168607.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