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喝汤

喝汤

2019-01-11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文/讲诚信

吴二进门的时候,老板正叼着烟斗地主。

他用出牌间隙打量自己的客人,是张生面孔,年纪轻轻,半边脸埋在围巾里,顶着一对黑眼圈,正皱着眉头盯着墙上的菜单——哦哟,炸弹。

老板吸了一口烟,盯着手机屏幕里的两张二,不无得意的笑了。

“一碗羊杂汤,加粉条和干丝,多少钱。”

“唔,二十八。”

“怎么付钱。”

老板指了指桌前的收款码,“支付宝微信。”

支付宝到账二十八元。

手机屏幕上跳出胜利的字样,老板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然后把它碾灭在烟灰缸里。他站起身来看向吴二。

“羊杂汤,加粉条?”

“还有干丝。”

“唔。”老板不清不楚的咕哝了一声,一只手不自觉得摩挲着下巴,似乎是在思量后厨是否还有足够的存货。吴二没有理会他,径自寻了一个角落,背向老板坐下。

这街紧挨着大学,眼下刚过十一点,本应是最热闹的时候,失落的,得意的,悠闲的,忙碌的,世上最不缺少的便是形形色色的大学生,他们永远精力充沛,不论是笑是哭都会用尽全身的力气。但就算是这样的人,似乎也经不住南京的冬天,街上也就早早没有了人烟,只有平日里忙碌的摊贩们,相熟的三五聚在一起聊着什么,或是有些干脆就打起了回家的主意。

自打毕业后,吴二便很少再来这条街。

并非是有什么具体的原因,若真的有人细究,他也只能用一句不喜欢搪塞过去,只是他终究是不能搪塞自己的,吴二还远远没有成熟到那样的地步。

老旧的空调发出巨大的轰鸣,但是店里并没有因此而多出半分暖意。吴二的两只手都插在兜里,身体也缩成一团,他似乎听到寒冷一点点啃食自己躯壳的声音,让人联想到脏兮兮的啮齿动物,抑或是黑压压的蚁群——怎样都好了,吴二一边想着,一边更加努力的将脸埋进围巾,试图榨取自己身体中最后的温度。

但是没有用,寒冷在他的眼前耀武扬威,他们里应外合,所向披靡。

吴二长长的出气,眼镜附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

“来啦,羊杂汤加粉条。”

吴二抬眼看了一眼老板,这个花白头发的中年男人脸上挂着浅淡的微笑,胡子大约两三天没刮,穿着一件黄色的高领毛衣。他将那个比吴二脑袋更大的汤碗摆在桌上。

“还有干丝。”

“记得记得,忘记说了而已。”

老板伸手摸了摸脑袋,从围裙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递给吴二,吴二看了他一眼,然后摆了摆手。

“不抽?”

“嗯。”

老板点了点头,自己叼起了那根烟,在吴二邻桌坐下。

”蛮好,烟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嗯。”

吴二应了一声,而后伸手摘下围巾,喝了一口汤,称不上好喝,却也和难喝绝无关系,同这世界上大多的羊杂汤一样,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老板啪嗒一声点燃了烟,躲在细细的烟雾后冲着吴二笑。

“味道一般吧?”他问。

“蛮好喝的。”

“年纪轻轻,谎话倒是编的顺溜。”

“一般来说,人们把它称作必要的客套。”

老板笑的更开心了,它吸了一口烟,烟丝烧的火红火红。吴二拿过筷子,开始挑拣碗里的内脏。

“每个客人你都会这样和他聊天吗?”吴二问。

老板偏了偏脑袋,“不是吧,只会选一些合眼缘的。”

“我看上去很合眼缘吗?”

“羊肉汤很好喝吗?”

吴二没有答话,他开始专心致志的喝汤,安静而有序,那一碗热气腾腾的肉汤入魔术般迅速的转移到了吴二的体内,他们同吴二身体中的寒冷大动干戈,这种感觉并不好受,以至于吴二的额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一旁的老板站起身,他走到吴二的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伙子,别难过。”

吴二没有抬头,他一边往自己的嘴里塞着那些叫不上名字的内脏,一边反问老板。

“难过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难过什么?”

“那你怎么知道我难过?”

“如果没有那自然最好——但是没有什么能让你在这么冷的天,深夜跑到这里来喝一碗不好喝的羊肉汤,尤其是今年的最后一天。”

吴二依旧没有抬头,那碗汤已经见了底,他必须要端起碗仰起头,才能将最底下的残渣和调料收入腹中。老板就这么看着他,一只手攀在他的肩膀上。

墙上的钟表突然发出轰鸣,时针与分针同时划过了十二点。

“新年快乐。”老板说。

吴二在这时喝掉了最后一口汤汁,他放下碗,用纸巾擦了擦嘴上的油渍,然后取过座椅上的围巾。老板再一次从围裙里掏出了那只烟盒。

“汤很好喝。”他一边围围巾一边说。

“客气。”

“我一点也不难过。”

“撒谎。”

“我还会再来的。”

这一次老板没有答话,他从另一只口袋里取出打火机,却连着两次都没有点着火,最后不得不返身回柜台取了一个新的,待他点燃了烟,吴二已经站在了门前,他推开玻璃门,寒风呼啸着灌入房间,连他面前的烟雾都被吹散。

“有件事忘了说。”吴二在寒风的那头对老板呼喊。

“什么?”

“明天才是新年。”

说完,吴二一头扎入了冬天。

相关阅读:

冬节喝羊汤

梦想如烟花生命似黑夜,你敢不敢付出整夜只为见证那须臾灿烂

《愤怒的葡萄》——有什么高兴的事么?

看电影|伍迪·艾伦《赛末点》——屌丝的白日梦

鸡汤

相亲故事之茶汤

乡愁,是栾川街头的那一碗牛杂汤

汤河夏韵

汤城五关

汤河拾景

版权申明:本文 喝汤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20190111/169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