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暗恋是一场南方的大雪

暗恋是一场南方的大雪

2019-01-11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1.

新年钟声刚敲响,秦雨就喝多了。

她不顾周围人的劝说,拨通了那个电话。

电话那头很热闹,和秦雨这边一样。那个人的声音依旧很好听,至少在秦雨听来是这样的。

秦雨清了清嗓子说,新年快乐。

她身边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啤酒放在桌上,泡沫冒过杯口,顺着玻璃瓶身往下流淌。

就像此刻秦雨的眼泪一样。

这座西南城市很少下雪,可就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秦雨看着窗外,有雪花落下。

2.

秦雨的高中学校是沿河修建的。河岸边种了一排柳树,大概有五公里的样子。

每到春天,柳絮纷飞的季节,学校都是重灾区。从教学楼到操场,所有地方都被一层白色覆盖着,室外活动几乎无法进行。

老师们不堪其扰,学生们却对漫天的柳絮充满了各种浪漫幻想。

对于十几岁的他们来说,这就是南方的雪。

那天秦雨刚从办公室出来,手里拿着班主任修改好的比赛征文,路过了操场。几朵柳絮飘摇着落在本子上,她伸手拂去柳絮,一抬头,便看到了站在操场上的陆杨。

三月份的天还不算暖和,陆杨就已经换上了春季校服的单薄外套,站在满地白色中。

柳絮从天而降,将他的头发也染白了。陆杨笑着,伸出双手接住落下的柳絮。

他那么温柔,温柔得似乎融进了那副景色里。

“喜欢”这件事真的很玄,有时候就是那一眼,便再也忘不掉了。

秦雨对自己喜欢的对象有过很多想象,大多时候,理想型是《泰坦尼克号》里的杰克。

陆杨和杰克之间的差距,有十万个太平洋那么大。秦雨从未想到自己会喜欢上陆杨,也没想到这条路,一走就是十年。

3.

后来陆杨当了班长,秦雨当了团支书,这两个职位也将两人紧紧捆绑了起来。

秦雨在同学们眼中的形象太过亲切,总是使唤不动人。每当这时,陆杨就会站出来替她撑腰。

秦雨参加征文比赛时,陆杨总是要当第一个看她文章的人。

陆杨对于同学们的起哄,总是笑笑了事,也不知是懒得解释还是欲盖弥彰。

“班长和团支书”这个关系连词,就这样牢牢地跟在了陆杨和秦雨身后。

就连陆杨关系最好的几个男生,都跑来给秦雨说,陆杨喜欢你。

理由是,陆杨才不会理他不喜欢的女生。

高考结束那天,班级聚会最后的活动是KTV,大部分人都喝醉了,东倒西歪地躺在劣质沙发上。

陆杨也喝得不少,脸红红的,盯着眼前的空气发呆。

秦雨坐到他身边,给自己灌了一整杯啤酒,才小声开口到:陆杨,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

陆杨转头看着她,似乎是醉了,他还是笑得无所谓,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他对秦雨说:谢谢。

而后陆杨接了一个电话,匆匆走出了KTV包间,那晚再也没有回来过。

秦雨不知道她得到的回答是什么意思,就如她搞不懂高考的题目一样。

那晚回到家,她将日记里有关陆杨的片段全部撕毁。高考填报志愿,她选了一所能看到真正的雪的大学。

4.

一夜大雪后,秦雨正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去教室上课。路过学校操场时,她收到了一条短信。

是陆杨发来的,他约秦雨假期一起去旅行。

秦雨转头看向操场,那里空无一人。空中又有雪花开始飘落,她抬头,让整张脸暴露在零下的空气中。

北方的冬天雪很厚,那是真的雪,碰到肌肤是冰凉的,是会融化成水流走的。

秦雨用冻僵的手指颤抖着回复他:好。

旅行地是敦煌,陆杨说,看过大海和高山,总想去看看沙漠。

同行的还有另一个高中同学,三人在八月份坐上了开往西北的火车。

敦煌夜市,烤羊腿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三人在烧烤摊吃肉喝酒喝到了半夜,开始聊起高中的回忆。

从学校的柳絮聊到毕业聚会,那些回忆从三个不同的角度重新袭来。秦雨看着陆杨,想起了那晚在KTV的那通电话。

她问陆杨:毕业那晚你在KTV接的电话是谁啊?

陆杨一愣,和同学对视了一眼。

同学笑了笑,拍着秦雨的肩说:你不知道他高中那个女朋友吗?就是那晚分的手。

秦雨觉得全世界的灯都灭了,那年站在操场上的少年从她视线里渐渐消失,只留下满地的柳絮,和她手里修改了无数遍的征文手稿。

她看着陆杨,心里又酸又苦,她有满肚子的问题想问他,却一个都问不出口。

陆杨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举杯。

他说:都过去了,不重要了。

那晚三人在民宿的屋顶看星空,并排躺在躺椅上。

周围很黑,只有星星还亮着。同学的鼾声传来,秦雨和陆杨不约而同地笑了。

秦雨突然做了一件很大胆的事,她伸出手,摸到了身边的陆杨。陆杨没有拒绝,只是笑着。

秦雨问:这是什么?

陆杨答:眼睛。

这个呢?

鼻子。

这个呢?

耳朵。

秦雨看着天上的星星,说:“陆杨,我还是喜欢你。”

她听到了陆杨的笑声,然后,再没有然后了。

5.

从敦煌回来后不久,有人告诉秦雨,陆杨有女朋友了。

那个人秦雨听说过几次,是他的老同学,暗恋了他很久。

秦雨看着朋友发来的二人合照,对着镜子端详了自己很久。

是眼睛不够大吗?还是胖了点?或者是说话声音太小了?

照片里那女孩笑得明艳照人,正像春天一样。而镜子里的秦雨,已经在冬天里活得太久了。

临近毕业时,秦雨答应了一直追求自己的那个男孩子,开始了一段不长的恋爱。

这个男生话很多,做事有些急躁,心里总是藏不住事儿,有什么都会说出来。他长得很高,很瘦,戴了副黑框眼镜,说起话来没有一点南方口音。

真是和陆杨一点也不像啊,秦雨心想。

不久后,陆杨和女友分了手,进入了一家航空公司做飞行员。

秦雨正在为考研做准备,看到他开始工作的消息时,犹豫了很久,还是在热闹的朋友圈评论中写到:恭喜班长!

她没有收到陆杨的评论回复,心里松了一口气。

考研生活很紧张,秦雨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经营感情,八月份,她和男朋友分了手,完全投入了备考中。

考完试的那天,秦雨走出考场,看着自己的脚尖,恍惚间以为自己还在高三,等会儿就要去说好的高中毕业聚会。

可抬起头,北方冬天的冰天雪地是那样冷酷,一点也不像南方炎热的夏天。

秦雨刚从北方回到家,就收到了同学会的消息。

时间是12月31日,大家约好要一起跨年。

同学群里每个人都聊得火热朝天,突然有人说:今年班长好像不能来。

秦雨刚暖和一点的心脏,顿时又凝固了。

后来她想,这样也好。

6.

秦雨一直都不明白酒的用途,究竟是为了让人醉,还是为了让人说实话。有的人喝了酒,倒头就睡得像头猪,而有的人喝了酒,一定要把那些难以启齿的秘密过往抖个干净。

和秦雨陆杨一起去敦煌的同学喝多了,拉着秦雨一直说个不停。

他说自己对不起秦雨,高中的时候要不是他告诉秦雨,陆杨好像喜欢她,秦雨也不会陷进去这么多年。

那次去敦煌,也是他提议让陆杨来找秦雨一起去的,他一直觉得两人还有机会。

毕竟,班长和团支书,就该是一对。

秦雨不想哭的,她觉得酒在她身上的用途,就是让她流泪的。

窗外的雪花飘得很大,似乎是南方十年难得一遇的大雪。就像那年操场的柳絮,也像她在北方看过无数次的雪。

电话那头的声音,在热闹的跨年氛围里显得那样陌生与冰冷。

陆杨说:对不起秦雨,我不喜欢你,也没有喜欢过你。

秦雨突然明白了,柳絮与雪花的区别。

秦雨一直以为自己的爱是春天的柳絮,但其实,不过是融化在春天里的雪罢了。

一切到了该结束的时候,那就结束吧。

相关阅读:

小叙大雪

大雪纷飞——《千禧曼波》影评

沁园春·南方雪

没有伤痕却喜欢暗恋梗

七绝.问秋

那个关于暗恋的故事——《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

爱上不可能的人是青春逃不过的劫

伊斯坦布尔的大雪

见识更多的风景和人——读《万水千山走遍》

下了七年的雪

版权申明:本文 暗恋是一场南方的大雪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20190111/169595.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