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星球大战外传

星球大战外传

2019-04-12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行天者卢克现在沒有一点办法。钩绳挂在很远的一个铁架上,至少在他看来,离他很远。光剑也丢了,说实在话,他现在什么办法也没有。他的目光有些茫然。

  随即他昏了过去,……

  过了不知多久,他好象听到有人在讲话,他睁开了眼晴,身下一阵颠簸。“什么情况?”一张惊慌失措的脸庞映入他的眼中。这是一张东方人的脸庞。他眨了眨眼。“我们遭遇了时空乱流。“”

  原来他失手从高楼上摔下,恰好掉到一艘去外星旅游的飞船上。由于军方的追捕,这艘飞船启动了光速飞行,但是却撞入了时空乱流,而且由于引力的拉扯,这艘飞船已经快要解体了。

  这艘飞船上的成员大部分是中国人,他们准备去森林星球去探险。船长是法国人,现在脸上一派绝望的表情。

  突然一阵耀眼的光芒,他们己经站在地面上。

  第一章

  这一群人在沙漠已经整整走了三天。远远望去,地平线一片昏黄,不知道前途在何方。卢克坚毅的面孔已经皱起来了。不过,这种情况他早己经习惯了,所以他现在还是沉静如水,就象任何事都不放在他眼里的模样。

  他唯一有点不习惯的是这里没有赛车,而且也沒有光剑。时空乱流把一切都毁灭了飞船,武器,一切的一切,人员也失踪了几个,这包括法国船长。现在只剩下二十一个人了,而且没有食物,没有饮水,只有随身带的一些物品。前边出现了红色的泥土。

  卢克一阵兴奋。

  这是干涸的河沟,顺着河沟走就能找到水。

  走了一个小时左右,在一棵沙柳下边,挖出了水。所有人都很兴奋,脸上的疲惫一扫而空。已经走了三天,再找不到水的话,即使再强壮,也会倒下。大家喝了水,把衣服撑开,坐下来休息。

  现在找到了水,而且看到了沙柳,说明已经走出了沙漠的死亡地带。但是食物还很缺乏,很多人体力都严重透支,有的人精神都有点崩溃的迹象,喝了水之后,大家的情绪稳定了一些,不过也好不了哪里去。是时侯把人组织起来,统一行动,分工合作。最好是把所有人都带出去,否则所有人都会死在沙漠。

  “看,好大一块狗头金。”所有人都眼晴放光看着卢克手中的金块。真的很大,有几公斤重。刚才卢克趁着大家休息,四处看了看,幸运的踢出了一块狗头金。大家兴奋了起来,四处走动,希望自己也能找到一块。

  “我们应该继续往前走,都起来,都起来,往前走。“卢克向大家嚷道。所有人看着他,没有动弹。“我们应该听他的。“一个很壮实的,戴着护目镜的中年人站起来说。“不往前走,就找不到食物,找不到食物,大家都会饿死。“人群扰动了一阵,终于都站了起来。大部队终于再次往前移动了。

  第二章

  这个中年人是一个作家。他叫黄明。他静极思动,就报名参加一个探险活动。本来准备得很周全,他准备了一整套的野外生存装备,包括衣服。他穿着一套丛林作战服,上衣口袋外面还有两个挂手雷的铜环,全身上下包的严严实实。由于保护的好,腿脚轻便,他现在还保持着充沛的体力。太热了,他把手从挂在脖子上的手套中抽出来,取下护目镜,揩了揩汗,四处望了一下。前面拐角外地势要比周围低。他走上高处,四处眺望。

  “前方有仙人掌!”

  人群骚动了起来,大家都跑上了沙丘。前面不远,有几株仙人掌。

  人们激动了起来,有的人流下了眼泪。

  不过大家都沒有动,都望着卢克和黄明。”大家看着我干什么?“黄明憨憨的笑了一下。“卢克,你来安排一下。““

  卢克站了出来,对大家说道:“现在形势很严峻,我们也许要死在这个沙漠之中。我们得把大家都活着带出沙漠,因此希望大家不要捣乱,听从指挥,服从安排。谁不服从指挥我就把谁扔在沙漠之中。”“

  “我们应该听卢克的,我相信他,他是绝地武士。”说话是一个年轻姑娘。她叫奚玉娟。曾经当过运动员。她拥有极好的身材,个子不高不矮,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利索劲,好象有使不完的劲,用不完的青春活力。这段艰苦历程好象对她毫无影响。看上去她仍然精神抖擞。“卢克会把我们带出沙漠的,这样我们都死不了。“这是个美国姑娘。她叫艾美,是个大学生,因为好奇,她参加了探险队,却被扔到了沙漠之中。

  走近仙人掌林,才发现这里有很多仙人掌,前面有很大一片全部都是。仙人掌很高大,估计得有两米高。大家都坐下来休息。望着仙人掌傻笑。

  仙人掌可以吃,很多书上都写过,不过真要吃的时侯,几乎没有一个人有信心。那上面的刺足有5厘米长。桁瑚林中看郊狼。希望能看到郊狼。旁边有几株枯干的草。晚上就在这里休息。

  沙漠的夜很美丽。黑绒一样的天空镶嵌着斗大的星星。无遮无拦,无边无际。到处寂静一片,几乎听不到声音,只隐隐约约听到一声狼嗥。这肯定是郊狼的叫声。大家很激动,有狼叫就说明这附近一定有羊群,有羊群那么就有绿洲,有水源,而且还有可能吃到肉。现在大家体力消耗很严重,再不吃点肉食是很难撑下去的。

  第四章

  早晨起来刮了点风,地面上朦朦胧胧,轻沙飞扬。大家都没有去河道,而是去追踪枯草。枯草断断续续。有时连痕迹都沒有。风大了一些,黄沙扑面。

  前面出现了一片胡杨林,大家欢呼了一声,都向胡杨林跑去。”站住,都不要动!”黄明大声喊道。大家一愣,都望着他,连卢克都盯着他。

  ”前面有危险。”黄明顿了一下。”沙漠中的怪物都藏在树林中。我们必须准备好再进入树林。卢克,你认为呢?”“

  ”实际上这里沒有大型的动物,危险性不大,只有些蝎子,毒蛇。……”卢克顿了一顿。”你来安排吧,我听你的安排。”“

  “好。我们成立几个小组。第一个小组是敢死队组。选择身大力强的人担任。卢克当总队长,我当副队长。其他成员自己报名,通过了测试就算正式成员。卢克,你来负责挑选测试。”“

  ”我同意成立敢死队,这个建议很好。这个沙漠中有狼,也许还会有狼群,我们必须勇敢才能战胜狼群。你们谁愿意成为一名勇敢的战士?我第一个报名。”

  “这个建议是我提的,我报名参加。”黄明马上说道。

  ”好!你就当个副队长吧。你们要听副队长的指挥。谁不听从指挥,我就把谁扔在沙漠中。”卢克的声音就象从牙缝里吐出的冷气。

  ”我报名参加敢死队。”奚玉娟赶紧说道。”卢克说的话我都支持,他是绝地武士,他一定能打赢狼。”“

  ”女人先等一等,敢死队这事,男人应该是主角。”一个粗豪的声音传来。这个人的个子足有一米八五。他叫陈磊。

  ”我不同意女人参加敢死队。她们会拖整个队伍的后腿。其他的组也许需要女人,但是敢死队不需要。”他叫吉米,美国人。

  “好,我同意陈磊和吉米加入敢死队。”黄明说道。”敢死队需要很多人,女人也可以参加。我们需要把所有人都变成勇敢的战士,只要报名都是敢死队成员。”“

  ”好吧,我同意这三个进敢死队,而且让奚玉娟担任第一组的组长。你们两个担任副组长,协助奚玉娟的工作,并且负责保护奚玉娟的安全。”卢克冷冷地说道。

  一行人缓缓地走到树林前面。林子不小,左边有一些沙柳,还有些沙棘。林子中间有很大的一片空地,长满了不知名的野草。林子一眼望去,得有十几里长,站在林子边上,可以看到林子后边高高的沙丘。

  第五章

  黄明在周围找了些石头,然后扔向沙柳和沙棘林。大家一看,都在周围找了些石头,向沙柳处扔。卢克走在最前面,奚玉娟紧跟着他,陈磊和吉米走在两边,慢慢地接近了沙柳和沙棘林。卢克招了招手,大家都慢慢走了过去。”大家都折些树枝,我们到中间的草地去。”大家拿着树枝,辟辟叭叭地走过了大片草地。还好,什么都沒有发现。

  现在大家都坐在树荫下面休息。所有人的体力己经接近极限,坐在沙地上根本都不想站起来。”都行动起来,现在不是坐的时侯。”黄明吼道。”我们得先弄些棍棒在手中。大家都起来去找合适的棍棒。谁不去找,就是找死。”大家望着他,谁都不想动。

  ”谁想永远待在沙漠中,谁就继续坐下去。”卢克面部表情很精彩,但眼晴却很凶狠地盯着大家,厉声吼叫着。所有人”噌”的一声蹦了起来,赶紧去寻找棍棒。过了一阵儿,大家都拿了些树枝,小树回到了树下。

  ”我们还得弄些草,每个人都必须弄二十斤草回来。“”这次大家没说什么,都去扯了一大捆草放在那,堆成了一座小山。”大家把草摊开,把它们晒一晒。”卢克在旁边冷冷地看着,也去扯了一捆草回来。

  “大家每人再去折五十根沙柳条回来。”柳条折回来之后,黄明没有再发布命令。于是大家就找到了一些尖锐的石块来修理树枝,有的人还去找了些结实的藤草把大石头捆到了棍棒上。

  第六章

  “我去周围看一看,看能不能找到猎物,你们先待在这里不要动。”卢克说道。

  “我跟你一起去。”奚玉娟急忙说。黄明看了吉米一眼,吉米正在干活。然后说道:”好,你去吧,要小心一些。要紧跟着卢克。””好,我会小心的。”“

  卢克慢慢向前探索。刚才他发现前面的草有些响动。有可能是蛇。前面是一个有些坡度的小山岗,没有多少树,但灌木不少。奚玉娟离他有二三十米。

  他刚走近那片草丛,一只兔子“嗖”地一声冲了出来,看到了他,转身就跑,正好跑到奚玉娟前面。这一下兔子越发惊慌失措,慌不择路,一下子撞到了树上。卢克哈哈大笑,上前去拣起了兔子。这兔子不小,有三四斤的样子。

  卢克他们不大会儿,就搞到四只兔子,三只松鸡。快拿不下了,他们就往回走。奚玉娟一边往回走,一边沿路设下抓松鸡和兔子的机关。她用树技插在兔子路上,用草做成活扣,然后洒些诱饵,就这样,一路她设了有五六十个机关。希望能有收获。

  沙漠上已是黄昏的景色,天气昏昏沉沉,太阳快落山了。大家坐在那都不想动弹。刚才黄明指挥大家用柳支编筐,现在大家手中都有各种各样的柳筐了,虽然样子难看,但好歹能装东西了。

  看到卢克和奚玉娟回来,大家欢呼雷动,高兴地迎了上去,女人们赶紧接下东西,拿过去收拾,其他人都围着卢克和奚玉娟,说着些恭维的话,说得卢克忸怩不已,连忙走出去去生火。奚玉娟脸红扑扑的,笑着对大家说:”明天你们谁跟我一起去捡兔子?”大家笑着说:”我们都跟你去捡……”卢克也站了过来。黄明问道:”捡什么兔子。”'“

  天色暗了下来,用火机把火生了起来。大家又去周围捡了很多枯枝,弄了很大的一个篝火。所有人都围坐在篝火旁,大家高兴地谈论着。男人抽着烟,有些人眼巴巴望着,可惜没人给他烟抽。有心讨要,却拉不下那个面子。抽烟的人斜着眼望着,不过却无动于衷。兔子被瑞士军刀切成小块,大家都拿着在火上烤,有些人直接就生吃了。

  黄明挤在奚玉娟旁边,问道:”你刚才说捡什么兔子?”奚玉娟神秘一笑,转过去问大家:”你们谁跟我去?”陈磊和吉米说”我去””我去”。卢克说道:”你们俩个谁都不能去,你们留在营地。””好。”“好。”

  ”我明天去。”艾美说道。

  “一个不行。至少再去三个。”奚玉娟说道。

  ”我,奚玉娟,艾美,你,你。”卢克指着两个男人说。”好。””好。”

  “等会儿要安排好值夜,陈磊,你挑俩人值第一班。吉米,你挑俩人值第二班。我值第三班。三个小时一换。”黄明说道。”好。””好。”两个人急忙应道。黄明接着说:“等会儿吃完大家别闲着,把草烤一烤,编一个网起来。”大家一听,赶紧把肉食塞下了肚,就拿起草烤了起来。

  网大致是四米乘四米。等编好了网,夜已经很深了。大家把松鸡刨了起来。松鸡上面的泥已经炸开了口子。大家一人吃了一点,就都歇息了。

  第七章

  第二天大家很早就醒了。看起来所有人都象换了一个人似的。气氛很融洽,大家微笑着打着招呼,有些人舒展舒展身子,活动着筋骨。

  卢克受到了这个气氛的感染,站在旁边望着人群。黄明站在他旁边,说道:”我们得给大家弄些陶器。”“

  ”我会烧陶器,但是这里没有陶土。这里的泥土根本不能用来烧陶。”艾美正好站在旁边,听到黄明的话语,急忙应道。

  ”陶土没问题,我来想办法。你确定你会烧陶?”黄明对她表示怀疑。卢克也用充满不信任的眼光望着她。这时周围的人听到他们谈话,也都围了过来。大家都望着艾美,嘻嘻笑着。

  ”我们出发吧!”奚玉娟走过来说。艾美赶紧拿着削尖了的木棒,整理了一下背篓,跟着队伍前进。

  天气昏昏沉沉的,风呼啸着卷起落叶和沙尘。风有点大。大家用衣服护着口鼻,跟着卢克前进。

  昨天奚玉娟她们走的路途不短,而且为了设置机关,他们绕了不少圈子。在路上他们果然找到了两只兔子,都不小,有四五斤重。”这兔子真大!”艾美感叹道。

  ”是吗?”卢克跟在艾美旁边,接口道。绕过那个小坡,那边是一块平地。几个人走上了小坡。

  “哇,好大一只兔子。”一个年轻人惊叹道。只前边扑着一个看起来很大的兔子。走近一看,已经被勒死了。这兔子顺着回路跑的时候,钻进了圈套,然后拼命挣扎着往前跑,结果越挣扎勒得越紧,就被勒死了。这只兔子起码有八斤多重。

  大家继续往前探查。绕了一圈,收获了十二只兔子,四个松鸡。大家把猎物放进背篓,然后准备回营地。奚玉娟让大家把猎物放在一起,交给卢克看守,其余的人跟着她一起去设置机关。这一次他们足足设了一两百个机关。然后大家背起猎物回到了营地。

  他们回到营地的时候,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大家热情地赞扬他们,欢呼声,掌声象雷鸣般地震动。

  “好了,好了。”黄明说道。“大家静一静。”顿了一顿,又说道:”我们得找十个男人跟我一起去河道找能烧陶器的泥土。你们在这里把食物弄好。然后再编几个网出来。再去弄一些棍棒,越多越好。好了,你们几个跟我出发吧。”“

  黄明他们在河道中己经走了三四个小时了,但是还是没有找到泥土。有泥土的地方干得发硬,根本都掘不动。最后在几棵沙柳旁边找了些粘土,一个人背了二三十斤,又在周围找了些合适的大石头,然后就返程了。等回到了营地,一个个累得都动不了了。下午无事,所有人都睡了一下午。这一睡醒,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

  今天天气很好。晴空万里无云,风也很小。大家醒了之后精神也很好。自从吃饱以后,大家的体力差不多都恢复了,又睡了一大觉,觉得精神前所未有地好。”你们这是表面现象。”说话是一个文雅的女性,她戴着眼镜,她叫徐雅丽,是个医生。她也是静极思动,想去森林星球做一些野外运动,却不料被送到了死亡之地一一沙漠。“你们必须补充足够水分才能进行剧烈活动,否则会对身体造成永久性伤害。你们现在身体处于缺水状态,必须充分休养几天。”大家看了她一眼,没有理睬她,照样在做自已的活动。

  黄明走过来,对她说:”我今天就可以让他们喝上肉汤,不过盐还没有搞到。目前也只能这样了。”他转过身对大伙说:”我们今天烧陶。”又派了十个人去背泥土,女人也去。并让徐雅丽带队。把泥土堆在地面上,然后用水把中间浇透,人站在上面踩泥。这泥一定要踩到有粘性才行。

  把泥踩得差不多了,黄明就抓了一大把泥,放在一块平整的青石上揉,还不时用棒子象捶衣服一样捶打。弄了好一阵,然后弄成园柱形,并做了两个耳朵,然后把泥坯放在阴凉之处阴干。……

  奚玉娟他们又去捡兔子了。这次捡了二十个兔子,三只野鸡,而且里面还有五只活兔子。大家把活兔子养起来,其他的兔子都收拾了,收拾兔子的徐雅丽发现兔子特别脏,一抹一手黑,其他的兔子就没这么脏。她不禁嘟囊了一句:“这兔子真脏。”其时黄明正在旁边休息,闻声走了过来。她对黄明说道:“你看这兔子全身象糊了煤一样,一抹一手黑。”“

  第八章

  黄明瞅了瞅,腾地站了起来,说道:”你们都过来看看,这是什么?”大家闻言,都围了过来。仔细观察了一番,有人不确定地说:”这是煤?”

  当即黄明决定十个人去找兔子洞,卢克当即同意,赶紧就去找兔子洞了。

  最后在一个小山坡的高坎下找到了一个兔子洞,洞外有明显的黑条痕迹。于是大家就用手里的木棍去挖。越往里挖沙土里黑色的东西越多,等到把沙土清干净后,就看到了黑黑的煤层。

  大家用背篓装了些煤,就回到了营地。把煤放在火上,火势一下旺了不少。于是就用粘土和了些煤球,放在那让它晒干。

  黄明回来之后接着制陶,他又做了好些个又粗又厚的格子状的四边薄泥板。加上这些,泥坯大概有五六十个。

  接着他又让人们垒了四个一米五左右的泥糊炉子,炉壁很厚,中间直径大概三十公分。就这样干一层垒一层,到了顶层,又做了两个沟用作通风用。

  等到泥坯稍干的时候,黄明又在地上挖了个炕,下面垫上细枝落叶枯草等,把方格子泥坯放了进去,又放了两个大肚敞口罐,在上面堆满枯枝大木。等烧好后,把方格子和泥罐都拿了出来。还好,都没破。

  于是就把方格子安放在窑炉中,放上些碗盏勺子,上面封死,下面开始烧柴。烧了两三个小时,就开始加煤,一直烧到第二天。

  在这期间,黄明又用泥桨和了些洗了五遍的草木灰,(人们吃剩的骨头也扔到了草木灰里去了)使劲搅拌,直到木头插进泥浆能把木头全沾满为止。

  第二天一早起来,大家把炉子弄熄了。剩下的人去找兔子和背煤。

  “那边有很多黄金!”背煤回来的七嘴八舌对黄明嚷道。

  黄明立刻跟着他们去了煤场,看到地上散着一些黄黄的结晶体,看起来特別象黄金。拿到手中仔细看,真是黄金。他就捡了起來,有五六个的样子,拿到手中,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等回到营地,捡兔子的人也回来了。大家议论纷紛。徐雅丽就问:“什么黄金?让我看看……”

  黄明就把手中的黄金交给他看。”哈,这可是好东西!”徐雅丽一下高兴得蹦了起来,大声吼道。”这是黄铁矿,治跌打损伤的圣药!”“

  ”这么说,以后我们有流血、负伤都不怕了!”所有人都高兴地叫道。卢克也很高兴地对大家说:“你们把捡到的黄铁矿都交给徐医生吧!”“

  黄明沉吟着说:”你们以后捡到的黄铁矿一部分交给徐医生,其他的全部交上来。”“

  闹过一阵儿,火炉已经冷了。大家取出了碗碟瓦罐。没有一个是破的,黄明很高兴,指挥大家清洗了干净,然后然后用他配的浆料全部涂匀了,干些后就放入炉子,重新起火。这次煤有多的,就直接用煤烧。又指挥大家多做了些煤球,派了人看火,只要火小些就直接添煤。

  第九章

  这次去捡兔子的人收获不多,才八只兔子,一只松鸡。也许是人多了惊的。不过,也说明在这附近不会有太大收获了。

  晚上的时候,卢克对大家说道:”我们在这里停留有好几天了。这里是边缘地带,比较安全。明天我带敢死队去远方探索,你们留下。”“

  第二天一早,卢克,奚玉娟带着五个男人,抬着两张草网顺着林子的边缘往前走。

  那边是一片草地,尽头是一个山嘴,就是那个高山沙丘的山体。卢克他们己经走了有十里地,那个山嘴看起来还很远。“这么大的草原,却看不到一只动物。”陈磊抱怨道。

  卢克一听,浓眉一竖,说道:“噢。”奚玉娟也警觉起来。

  “这里说不定有大东西。”吉米一说,所有人都警觉起来。

  “我们到那里去,大家要小心。”卢克指着前方一个小沙丘说。小沙丘上边长了些草,大家慢慢靠近了沙丘。

  前边有动物!顺着草望过去,草地上有很大的动物在游荡。这动物看起来象狼,但是并不是特別象,它比狼大得多,从头到尾有两米长,额头上还有一条明显的白条纹。

  “陈磊,你赶紧回去让黄明把所有人都带来,带上所有的棍棒和草网,而且注意不要惊动狼!”卢克转身对陈磊说道。

  “我马上去!”陈磊转身走了。卢克爬在那继续观察着狼,那边又出现了两条,总共三条。

  过了好大一阵儿,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扭头一看,是陈磊和黄明上来了。

  卢克他们慢慢从沙丘上退了下来,说道:”我和奚玉娟去把它们引过来,陈磊和吉米带三个人埋伏在那一边,它们过去就把它们往你们这边赶,然后我们回来再包围它们。你们用木棒组成围栏,拿长棒驱赶它们,如果跳进来就拿网网住,然后用石锤砸死它。主要由我们这边用网捕捉,如果在你们这边就由你们捕捉或者用长棍抵住,我们过来捕捉。你们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大家齐声小声说道。用二十根木棒构成了两个栅栏,分别护住两边,然后分成两组,一组六个,保护栅栏,一组四个,主要负责网狼,没事的时候就保护栅栏。黄明当总指挥。那一边卢克是当然的总指挥,奚玉娟负责指挥网狼。见大家沒有意见,卢克和奚玉娟就出去引狼。

  走出去才发现,在远处还有四匹狼,不过好象沒有发现这边的情況一样。以那样的距离,那四匹狼过来,这边也解决了狼,正好再解决它们。

  离卢克最近的狼发现了他,立刻昂着头狺狺地低吼着,那边的两头狼慢慢向这边走过来。远处的狼仍然沒什么动静。卢克往前走了几步,狼低沉的吼声大了起来,发出狺狺的威胁声。奚玉娟转身就走,那边两条狼跑了起来。

  卢克转身就跑,和奚玉娟慢慢地跑了起来。几头狼吼叫咆啸起来,飞快地追过来了。

  最前边的那头狼只差几步就要追上卢克了。奚玉娟大喝一声网,三个人一下子都把狼网住了,其余两人拿棍子一下子就把狼腰压住,卢克转过身来,几步上前,几锤把狼打得昏倒在地。然后其余四人把网一扯,一个人三下五去二把狼的四爪捆住,扛上就栅栏跑来,扔下狼又往那边跑去。

  这时另外两条狼刚露点头,一见人就飞快地跑过来,两个人拿棍子一逼,就朝栅栏这边跑过来,另一只收势不住,直接接就跑到了网下,被一网网住,然后几石锤砸昏,捆了起来。

  另一只被卢克和奚玉娟两根棒逼住,连连后退,栅栏里的人忍不住,一网抛下,几个人跑出栅栏来,几支棍一起压住,又被卢克两石锤砸昏,四个爪子一捆,扔进了栅栏里面。

  陈磊赶忙把那边那只狼也扔进栅栏中,又回原地埋伏。

  卢克和奚玉娟又走了出去。那边几只狼都在往这边望,看到卢克,都往这边慢慢移动。

  卢克又往前走了几步,那些狼却停住了。这时卢克发现狼少了一只。卢克对奚玉娟说:”它们想包抄我们。”奚玉娟说:“我们再往前走一段,它们还没有上钩。”于是又往前走了二十米。这时,三只狼已经跑了起来。卢克和奚玉娟把棍棒举了起来,做出防备的姿势,慢慢往后退。

  退回十米的时侯,四只狼一起出现了,它们离卢克有四五十米。

  奚玉娟转过身慢向后走去,卢克后退的速度也快了一些。当它们还有二十米的时候,卢克转身就跑。狼群登时咆啸了起来,飞快地追了过来。这时。栅栏那边已经拿着网站在栅栏外边。

  奚玉娟跑过来站在陈磊旁边,喝道:”准备网!”卢克飞快地跑过来,两只狼紧跟着追了过来。”网”一声令下,网住两只狼。卢克飞快地跑了过来,另外两只狼也跟着露了头,被众人棍棒一逼,朝另一边跑去,被卢克和奚玉娟两根棍,夹逼到栅栏方向,向栅栏方向逼近。

  这边五个人五杆枪只戳得狼叫大作,拼命惨叫。结果被人瞅准机会,砸了几石锤,连转身都不灵活了。

  栅栏这边的狼也被网住,所有人都跑了出来,十几杆棍棒压住了狼腰,然后几石锤砸昏了脑袋,被捆了起来。

  陈磊这边事情也到了尾声,几石锤砸昏之后,都被捆了起来。

  卢克和奚玉娟又慢慢走了出去,这次陈磊和吉米也跟着走了出去。走了很远的距离,也没有看到有什么动静。然后大家抬着狼,着实遛了一大圈,也没发现什么动静。看来这一块就这七只狼了。

  这里着实是个好地方,那个小沙丘下也是一圈岩石地,而且是白色的石英石,不知为什么没有被风化。这圈石英石有两三米宽。前边一两百米,是一个狭长的湖泊,宽十米左右,长却看不到尽头。怎么看都是一块风水宝地。

  第十章

  大家抬着狼回到了营地。自有人去收拾狼。黄明又去摆弄他的陶器。

  炉火还沒有熄灭,然后又续上了。时间已经快到晚上了,大家又燃起了大大的篝火,这次总共燃起了七堆篝火,大家把狼架在火上烤,每三个人分了一只。狼的内脏被取了出来,埋到很远的沙丘上,坑挖得很深,不容易被野兽挖出来。用刀在狼肉上划出一道道的口子,这样狼的水分就会被烤干,狼肉就容易保存很久了。干狼肉大概每人搞了有二三十斤的模样,看样子很长时间用不着为食物担心了。

  炉火一夜沒停,大家也是一夜没睡。第二天一早起来,大家就熄了炉火。黄明让大家今天再去湖边看看。

  一行二十一个人,绕着湖边走了很远的距离,没有发现什么动物,湖水也是时断时续的。湖水是淡水,但徐雅丽不让大家直接饮用,,说是怕酸碱值过高,伤身体。于是就沒有继续探索下去,慢慢就回到了大沙丘的脚下,也就是出谷口的拐角处。(我们且称这片草地为谷地,就叫他白石谷。因为这里有一窝狼,也叫它龙腾谷,取青龙白虎之意)

  在入谷口不到三里的地方,我们发现了一个洞。洞里地面很平整,不象是一般的洞里无人光顾的模样。这肯定就是那伙狼的窠穴。大家小心翼翼地向里面走去。洞不是特别大,一米五的模样,转个身都困难,但很深,十几米的模样,越向里走越黑,几乎都看不见了。于是就点了火把,走了进去。在火光的映射下,里面金光闪闪,珠光宝器,真怀疑进了神仙洞府。定神一看,里面全是黄金。而且洞里面还有很多散碎的金块。大家都拿了几块,走出了洞府。黄明拿到手就觉得不对,这么大的金块没有应有的重量。

  到了洞外,大家才看出这和煤矿里的黄铁矿一模一样,原来这是一个黄铁矿。

  而且有的人手上的矿还沾有奇怪的东西,仔细一看,好象是动物的毛发。这就奇怪了,这些狼又不在这里住,这里怎么会有狼毛呢?这黄铁矿能治跌打损伤,难道狼进这里面是为了治病?

  大家又进去搬了几块,放在背篓中又回到了营地。

  把东西放下,黄明赶紧去开了窑,哇,太漂亮了!只见他取出一个又一个明晃晃的陶器。这分明是瓷器!大家赶紧清洗了陶器,放了肉,放了水,就炉火煮了肉汤。

  黄明瞅着一大堆的黄铁矿,对大家说:”我们得炼焦炭。用煤炼铁不行,必须用焦炭来炼铁,这样我们就有铁器用了。”“

  肉汤煮好了,大家这么多天终于喝上了一口热汤。这以后喝水也用不着喝冷水了。喝冷水极端不卫生,而且在沙漠中,喝冷水有很大的可能性导致中毒。

  不过,现在陶器还远远不够用,一人一件都分不上。还得制备很多陶器。

  喝肉汤的时候黄明找上艾美:”艾美,你会烧陶器,你再给大家烧些陶器。”“这里的工具都很欠缺,没有转轮,没有泥刀,我还得准备很多工具。”艾美说道。“那你慢慢准备,希望你早准备好,早点把陶器烧出来。”说完,黄明转身离去。

  “吃完之后大家去背煤,今天一人背二十趟煤,完成任务后才能休息。'”

  这一天,大家背了一天煤,第二天,又背了很多粘土,黄明用粘土,煤渣混和了地面的土做了很多带孔的砖,然后烧成砖。又指挥大家挖了一个一米五宽,十米长,半米深的大坑,下面用砖铺地,两边各砌了两道墙,在中间两道墙中间堆满粉粉煤,两边较窄的过道也装上煤,然后砌上穹顶,糊上土密封,点火。

  这几天用煤比较多,因此煤场上石头也比较多,还有些粘土,还发现了几块石墨。黄明就让大家全部搬了回来。又去黄铁矿洞去搬黄铁矿,结果在矿洞中也发现了石墨。就用石墨混和粘土做了个坩锅。

  扒焦碳扒了有两千多斤,又重新上好新煤,封好,点火做焦炭。

  就砌了个方炉,中间用砖垒起,上面架坩锅,四周堆上焦碳,把上面一封,点火。

  挖了一个大坑,周围连底砌上砖,然后一层矿石一层焦炭一层煤粉堆了起来,上面铺满枯枝,然后就烧了起来。烧好了之后,弄了好大一个铁堆,而且有好多孔,大家齐心协力把它弄到一个合适地位置,把稍微平整的地方放在上面,下面就用沙石填充起来,把它当成打铁的砧板用。

  又烧了几个石墨坩埚,指挥大家又垒了几个方炉,弄了些石灰石一起和黄铁矿放在坩埚里煅烧,弄了一些海绵铁出来。把这些海绵铁互相锻打,做成了一个八磅锤和一个平整的铁饼,似乎锻打兵器的准备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就是该给大家做些兵器了。

  海绵铁继续炼,已经积累不少海绵铁了。

相关阅读:

《星球大战:帝国反击战》分析文章

以后人人都是品牌,你还在等什么呢?

再评《星球大战》-副标题:与时俱进

版权申明:本文 星球大战外传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20190412/171808.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