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第一剑客

第一剑客

2019-05-15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我还是将剑刺入了师父的喉咙,那一刻,她第一次看着我微笑。

  我叫离轩,长在大漠。我爱这片土地,一眼望不到边的黄沙,尤其是夜晚,月色下的大漠更是美得摄人心魄。这里有最辉煌的落日,夕阳西下,轰轰烈烈,大气磅礴,很多雄鹰在上面盘旋,叫声划破天际,我试着数过很多次,却始终数不清到底有多少只。

  师父教我从小练剑,她一身玄色长袍,舞剑时飘散的长发在漫天黄沙中凌乱飞舞,我想,师父一定是这世间最美的女子。

  但她却从不准我披散长发,她说好的女孩子头发都应该是束起来的。我问,那师父为何不束发?她并不答,只是走近我身边,用黑色的发带将我的头发绑好。

  十六年,我的剑术在一点点的进步。师父希望将我培养成第一剑客,我爱师父,所以我也梦想能成为第一剑客。

  我喜欢在夜晚躺在沙漠上看星星,星河流淌,照得整个大漠都反着白光。师父说,天上的每一颗星星在地上都会有一粒沙和它对应。每天晚上我会不知疲倦的躺在柔软的凉凉的细沙里数星星,一直数,一直数,直到沉沉地睡去。我爱脚下的这片土地,我很想知道这里究竟有多少粒黄沙。

  这次和师父论剑,我终于能将剑抵在她的喉咙上。我以为终于能得到她的一句夸赞,一个微笑,但是没有,师父的眼眸依然如夜晚的天空那样暗沉,没有半分情绪流转。她对我说“可惜,你是女子。”

  我承认我是寂寞的,在这里只有元鸟愿意陪伴我,每次我在断崖边上独坐,它总会在断崖上空盘旋,哀鸣,一圈又一圈。泣血的残阳,使我的心绪开始荡漾,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向往起了远方。

  我问师父,我的爹娘在哪儿?

  回答我的是一鞭一鞭,和后背火辣辣的疼。

  师父说,离轩,你一定要成为第一剑。大漠的风将她的玄色衣袍鼓动地猎猎作响,她的长发在风沙中飘荡,眼神是坚定和冷厉。

  十六岁了,我还没有杀过人。师父说,不杀人,便永远成为不了真正的剑客。我很害怕,我害怕去杀人,但我更害怕成为不了第一剑客。

  黄沙漫卷,空寂的沙漠上空传来悦耳的铜铃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我紧紧地握了握手中的苍月剑,这把剑是临出门前师父所赠,寄托着师父对我的期许,我不能也不会让她失望。

  这支商队的人很多,他们在飞扬的沙暴中艰难的前行。忐忑,激动,兴奋,但他们看起来都很疲惫,这让我有些失望。我从崖上一跃而下,举起剑砍倒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他死死地盯着我,眼中全是惊惧和不可置信,他从马上掉下来,重重地砸在地上。整个商队开始惊呼,混乱,有人四处奔逃,马嘶驼鸣,还有人拿着武器冲向我。电光火石之间,鲜红的血融入了黄沙,那图案像极了我曾经见过的一种很妖野的花,大片大片,他们的眼睛都睁的很大,里面装满了恐惧。甜甜的血腥味逐渐弥散开来,那一瞬间,我开始觉得杀人并不可怕。

  几个月来,好几个商队都丧命在我的苍月剑下,我杀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剑法熟练到我都开始怀疑自己。找到一处隐泉,看着泉水中我的倒影,没有什么变化,我安心了。

  我主动邀师父比试,未过三招,剑锋便指在了师父的喉前,这次我没有犹豫,而是直直地向前刺了进去。师父的眼眸不再平静如水,波澜不惊,惊诧,错愕,在她眼中闪过,最后都化作了温暖,就像是冬日的暖阳,使整个大漠解冻。她第一次冲笑看着我,她的笑容是那么美,那么暖,但她却倒下了。我跪倒在她身旁,她用手触摸我的脸颊,满满的都是疼惜。

  “师父,我终于成为了第一剑。我是女子,却并不可惜。”

  “你还不是,你去,去,江南,那儿。。。。。。”

  师父的眼眸流转,里面的情绪变幻不定。有人曾说过,人在死前脑海中会飞速地闪过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和记忆。师父的脑海中会有什么,我很好奇。

  我为师父换上一身白色的衣裙,认真地帮她把头发束起。

  我最后一次站在断崖上吹胡笳,悲怆,悠远。师父说我还不是第一剑客。元鸟在断崖上空,盘旋,哀鸣。

  我要去江南。

相关阅读:

仗剑生,为剑死,这是吾等的宿命

古三至死是剑客

重温旧梦《东邪西毒》

楚小刀的江湖梦

苦酒

夜雨孤灯读古龙

琼凉山上的剑客

版权申明:本文 第一剑客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20190515/172189.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