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瞅眼色

瞅眼色

2019-05-25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程银是单位里不可多得的才子,琴棋书画、吹弹拉唱样样在行,听说早些年就是师范院校的高才生,但是毕业时竟然被分配在了偏僻的芦沟乡中学做音乐教师,简直就是大才小用、打鸟用炮。后来听说,程银也是一个有背景的人,但是让大家费解的是:他为何停留在办公室主任岗位上多年没有提拔呢?有人妄加揣测甚至捕风捉影,但是除了感觉他符合“能人都是有个性的”以外,在长期的交往中并没有发现他实干以外刻意地跑官要官。

    有一次县里搞个揭牌仪式,主席台上嘉宾中有一位是他的中学同学,如今已是正处级干部的市里领导马肖峰。晚上,几位中学校长通过泗洪籍老乡的关系邀请马处长聚一聚。席间有人听说程银和马处长是同学,饭后也就一并喊来到KTV放松一下唱唱歌。灯光闪烁、震耳欲聋的昏暗环境让曾经是全县红歌大赛一等奖获得者的程银有点儿不太适应,他突然感觉自己只会唱以前的革命歌曲,如今城里来的马肖峰唱的他从未听过的新歌曲和几位恭维附和者的演唱,都如同周杰伦演唱会似的让他根本听不懂。

    程银落魄地坐在角落里,正在感慨自己的落伍时,却意外地发现马肖峰开始演唱一首李琛的《窗外》,在那熟悉的旋律、优美的伴奏下,程银同样听不懂这位昔日老同学的歌唱。他瞬间懂得了什么,也顿感自信了。一曲结束后,恭维马处长的掌声雷鸣,程银最终按捺不住走向负责点歌的礼仪小姐那里,也点播了那首《窗外》。前奏响起来,程银开始酝酿情绪,犹如参加红歌大赛那样地认真,无论是吐字、节奏,还是他浑厚的音色以及感情的处理,都恰到好处天衣无缝,专业水准简直可以同原唱媲美!歌曲间奏部分,点歌的小姐很配合地拼命鼓掌叫好,但是其他人反映漠然,都在和马处长一起吃水果喝啤酒……演唱副歌部分时程银由于略感失落而情绪受到了影响,发挥得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甚至结束时连一个掌声也没有。接下来没有人再继续点歌,KTV的美女激动地把话筒交给程银要求他再唱一首。没有人应和的尴尬中,马处长突然提出:附近有没有特色烧烤的地方?大家前呼后拥地离开了歌厅,只余下茶几上成堆的干果、各色诱人的水果和一大桶刚刚开封的扎啤,程银看了倍感浪费可惜……几天后程银听说有好几位校长其实都是麦霸高手,他这时才醒悟到那晚只有自己一个人在不瞅眼色,导致了老同学的扫兴离席。

    在去年春季的全县教干乒乓球比赛中,抽签时程银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和教育局一把手牛局长成了对手。比赛还没有开始呢,乒乓球高手程银就有点儿冒汗了。赢得太轻松吧无异于断了自己今后的路,输得太明显吧就会让领导没面子。左右为难之际,比赛的哨声响了,观众们一下子都集中到了体育馆这边,小小的赛场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体卫艺科长那诡谲的笑脸总是浮现在程银的眼前,第一局比赛中程银虽然很“努力”,比分咬得很紧,但是他仍然输了。第二局不可以再输了,否则就没戏了。这次程银脱去了外套,秀秀肌肉,显然很卖力。中途比分一度几次交替超越,观众呐喊声掌声雷动,最终加时赛后程银以19:17扳回来。第三局决胜局,赛场内所有人都拥到了这边。体卫艺李科长不断地给牛局长擦汗,局办公室陈主任在一旁端着局座惯用的茶色玻璃杯恭候。牛局长友善地望着大家点头微笑,稍微有点儿不自信。程银已是严阵以待,表情严肃。大家也都很紧张,为程银捏把汗,倒不是担心他输了,而是怕这家伙不瞅眼色上去几板子就赢了。没料想牛局长偏偏发球时因为压得太低竟然两球都没过网而连失两分。程银却发了两个高难度的侧旋球,好在都被紧张的牛局长给挡了回来。但是程银接球时反而“意外”栽网。比分交替上升到了15平时,观众都紧张得心脏提到了嗓门眼儿,最后程银终于出现两个“失误”以21:23而败北。热烈的掌声中,牛局长松口气向大家满意地挥手致意,回身紧紧地握着程银的手,表扬他的球技高超。表面上扼腕叹息的程银也为自己天衣无缝的“竭尽全力”而心满意足,俨然自己已经成熟了。

    程银后来荣升为副校长,负责芦沟中学的教学工作。他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喜欢撰写教育教学论文,并且常被核心期刊采用。有好几篇大部头论文他自己却不是第一作者,个中缘由你晓得……听说正高级职称评选对科研要求较高,程银又开始努力了,但并非为了尚不是副高职称的自己。素来知恩图报的他始终忘不了之前的教训,早些年乡政府主要领导侯乡长找他,让他联系在新华社做部门主任的表弟,要求别发那篇有关放爪子的负面报道。领导主动站着喝酒时他竟然不瞅眼色地坐着,侯乡长一口喝干了程银却仅仅呷了一小口,被侯乡长戏谑地质问“你到底是副县长还是副校长?”后来央视仍然报道了负面新闻,导致程银的仕途一度受挫,情绪低糜了好一阵子。从此以后,程银深谙酒场潜规则,每次都是第一个把自己放倒的人,也感动不少上司夸奖他:酒品好会瞅眼色、人品好值得信赖!

    去年上半年,乡党委杨书记要求主持工作的程银副校长用卢沟中学的资产做抵押,以便贷款用于启动九年一贯制新校区建设。程银感觉此事重大,必须和牛局长汇报一下。牛局长指示:有风险,不妥!一天,省教育厅王厅长莅临调研工作路过卢沟中学时,牛局长和杨书记一起陪同,谈及此事时杨书记仍余怒未消,当着牛局长面参了程银一本:“本来是给你们搞建设,将来贷款由我们政府偿还,学校竟然不敢担当!”牛局长狠狠地批评了程银:“怎能不为杨书记分担压力呢?必须照办!”程银张嘴想说什,却鬼使神差地立即检讨道歉,然后说“马上落实!”很快的,主持工作的程银副校长后面多了一个括号,标注是正校级。九年一贯制新校区落成典礼上,牛局长和杨书记站在分管教育的朱副县长的两边,他们满意得喜笑颜开让程银感觉到心有余悸,差点儿因为自己的不瞅眼色把整个新校区都给搅黄了。

    回想当年的同学中,最不瞅眼色的可能就是年龄最小的陈光绪了。程银感觉自己好孬也算个正校级的副校长了,其他同学也都在教育局股室做科长或者其他负责人,唯有陈光绪每天课余时间都是相妻教子洗衣服、扫地做饭打篮球,日子过得很有规律,倒也轻松自在。同学聚会时都喊他光绪弟,但是无论如何劝他,他都是刀枪不入、烟酒不沾,真正是我行我素地从不瞅眼色的那种人。一次因为他们的一届同学王徽在聚餐饮酒后半夜因息肉堵塞气道去世了,参与者每人赔偿一万多,大家才意识到健康的重要。程银发现年过半百的同学们体检结果大多“三高”或已“两高”,想看看光绪弟的体检结果。不瞅眼色的陈光绪一句话惊醒了梦中人:我月薪近万,每天打球锻炼,多活十年就是百万;你们领导人追逐名利的进去了,勤奋敬业的整天为应酬所累;在人生排队去火葬场的公平道路上,有权力的开后门插队向前挤,临走前还把本该属于儿女的数十万资产送给医院……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程银感慨自己假如停留在多年前的不用瞅眼色行事的状态那该多好,也许是过于瞅眼色让自己在仕途上平步青云,但是丢失了自我,身心疲惫!他突然觉得:瞅眼色的人如同爬山,无论爬多高,回首发现还是山脚下的风景最美!程银“激流勇退”,辞职申请到教育局做个督导组的普通成员,无所求则无所畏,与同事们和谐相处,再不刻意地瞅任何人的眼色。

 

江苏省淮海技师学院  李庆伟

2019.5.25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瞅眼色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20190525/172277.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