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白发

白发

2019-06-12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初冬,灰蒙蒙的天空零星落着小雪。放眼望去,江山一派枯败之色,无丝毫生机。微风拂过,寒意似要沁人骨髓。天边偶有不知名鸟儿掠过,划破这无边孤寂。

  这等时节,鱼虾隐去,钓翁渔叟也大多留在家里不肯轻易出门。渭水汤汤千年不改的流向南方,此刻的江面上空荡荡的平添几分辽阔。一只孤舟载着两个人浮沉着直往下游而去。舟上二人,一人撑船,一人身着斗蓬负手立于船头。

  “先生,前面就是羌山关了”撑船的年轻人道。闻言,严殊收回了遥望飞鸟的目光。缓缓向前方望去,只见前方江水流速忽增,岸势狭窄。左岸的壁上写着大大的羌山二字,铁划银钩,气势非凡。

  “送到这里即可,你回去吧。”严殊淡淡地说。“殿下之前交代卑职一路跟随,左右侍奉。先生四方游历,卑职可为先生挡掉许多没有必要的麻烦。”撑船青年恭敬的说道。严殊回头看了青年一眼,青年连忙低头。“我从不怕麻烦”严殊语气不变的说道。“以先生的实力自然是不怕麻烦,只是殿下说了先生乃是殿下的师兄,所以…”青年说到一半,便不在言语。“回去告诉你家殿下,他说的事等明年开春由师傅决定,这之间就不要在来打扰我了”严殊冷冷地说道。“如此,卑职领命”青年无奈回道。

  严殊又把目光投向天际,一只苍鹰锐利地扫视四方,寻找着目标。冷冽地风吹动他的白色斗蓬,露出一缕白发在风中轻动。严殊看了看依旧汹涌地江水,随口说了声我走了,便从舟上一跃而下。就在他的脚尖快要触及江水之时,落脚处寒意突生,一层薄冰瞬时形成。他踩在冰面上,踏冰无痕,在冰面上复又借力跃起踩在另一块冰上。如此一段一段向岸上行去。踩过的冰瞬时消融,前路无影,后路无踪。

  撑船青年惊愕地看着严殊的身影“先…先生”。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立刻取出纸笔写道“送至羌山口,先生禁止相随,踏冰而去”。青年把信绑在鸽腿上送出去,眼中满是崇敬惊叹道“不愧是道门天骄,真是厉害啊”。

  当今之世,赵魏两国东西而立,彼此间虽不说亲密无间,却也未起战端好些年了。两国尚武之风颇重,朝堂对江湖之事亦无较多干涉。是以,百年间江湖中风云迭起,英雄辈出。各家门派势力大大小小,不可计数。其中势力强盛者莫过于道魔两家。两家各有千秋,实力庞大,却因几十年前密典之争大动干戈以致于道门衰败,魔门分崩离析。几十年过去,两家声势虽大不如前却仍各是正邪两道执牛耳的地位。

  道魔不两立,两方自并存之日起便争斗不断。江湖也因为这些冲突存在而更加精彩纷呈。

  沧州城,正是下午。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在一家看似普通的酒楼内却聚集了许多江湖人。人声喧闹,酒水往来。不知是因为什么起了冲突,几桌的客人对骂了起来把本就吵闹的酒楼弄得更乱了。

  “吵死了”一名坐在角落的男子无精打彩地说道,说罢又饮下一大口酒。摇了摇酒壶,察觉到酒液所剩无几。男子依旧没有精神的说了声“小二上酒”。

  “可有公子的消息”酒楼柜台处,一位作商人打扮地老者正在跟一名小厮说话。“公子行踪飘忽,还未曾查探到他的位置”小厮说。“算了,你先下去吧”老者皱了下眉头挥手道。“莫叔,那边上喝酒的小子似乎是魔门中人”有人上来禀报。

  被称作莫叔的老者看了看角落里的男子,问道:“可曾看出深浅?”“刚才若不是他故意露出些气机,我还发现不了这些,此人的实力深不可测”下人道。“哦,魔门高手来我道门的地方不知道有何图谋。到是要去会会他了”老者向那男子走去。

  “这位公子,对我家的酒水可还满意”老者笑着问道。“不够烈”男子动也为动,趴在桌子上说道。“哈哈哈,烈酒自然是有的。不过,却是我家少主留下用来招待朋友的”老者说道。“那正好,我就是你家少主的朋友”男子说。老者收起了笑容说:“你既然认识我家少主,可知道他的名字”。“当然知道,严殊嘛,名声可比我小多了,还是满头白发丑死了”男子不屑地说。

  “那不知公子是?”老者谨慎地问。“听好了,我的名字叫做何所似。怎样,比你家公子名声大多了吧?”男子轻佻地说道。老者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也没有过多言语。只是回头吩咐了一下“来人,换酒,要玉壶春”。“这酒…够烈了”原本趴在桌上的男子此刻直起来身子,露出一张冷峻的脸。嘴角微微勾起,眸中满是清明。

  “方才不知道公子身份,到是怠慢了”老者说道。何所似饮了一口杯中酒悠悠说道:“无妨,只是下次再来可要直接拿出好酒。一会儿,我把玉壶春带上就先走了,等严殊到了我再来寻他”。“不知公子找我家少主所为何事,现在又要往哪去。等少主回来我也好给他有个交待”老者连忙问。“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我们约好了要去喝花酒,这小子却是失言了”何所似玩味地笑了笑“至于我现在嘛,自然是先去青楼了”。

  “青楼…”老者无奈地摇了摇头,知道这位在说笑。“严殊啊,严殊,你是腿短吗。还不到,老子等你很久了”何所似喃喃自语。

  渭水边,小雪已停。严殊站在江边,滔滔江水上空无一物。他只是看着江水奔流,波澜不惊又似乎对这大江威势很感兴趣。斗蓬的帽子垂在身后,满头白发在风中轻动。地上薄薄的一层白雪与白发相合。雪衬发,发映雪。雪色白,发色白,江水浊。斯人独立,不知思何?

相关阅读:

浣溪沙•醉里翩然白发翁

母亲的白发

等待长成了白发,凤仙花儿你才开

头上的白发——岁月

蓦然回首

晨悟

白发

妈妈与白发的拉锯战

留驻

孤独,是长了白发,没人帮我把它拔掉

版权申明:本文 白发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20190612/172440.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