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紫陌红尘拂面来

紫陌红尘拂面来

2020-05-04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前几日和母亲婉转提到秀树,她听后立马就竖起眉毛,道:“不行!”
我没有言语,有点讪讪的。母亲誓不罢休:”听到没有?“
自此以后再没提过秀树。过了几日,母亲又喜滋滋地对我道:”你表姐昨天终于结婚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哪个表姐?“
母亲睨了我一眼,语声里颇有不屑,说:”还能有谁?还不就是先前你那个闹得天翻地覆的大表姐。“
大表姐单名一个玲字,自小就从未叫家人省过心。初中时沉迷小说,高中时忙于恋爱。成绩自不必说,更何况我们家世代书香,这个表姐无疑是合族之耻。以至于父母每次提及她时,无不是副恨铁不成钢的咬牙切齿之态,愤恨之余又不免有几分作为人师的洋洋自得,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别学你姐样儿。“

表姐今年二十六岁,早在四年前就开始与男友同居,本来是早该结婚的,但表姐却听信了个道士瞒神弄鬼的话,说她命里不该早嫁,必要等到二十六岁才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方能了一世冤劫。表姐对此话深信不疑,常引以为人生警句,于是非要等到年满,方答应成婚。这期间,家里人皆满心期待其中横生变故,有谁能搅黄了这婚事。却谁也不曾料到,到底还是让他们一番风雨路三千地走了下来,最终修成了正果。

对于表姐的婚事,我想族中除了表姐和那个面目模糊的新郎外,无人欣喜。

舅母当初为这事指天骂地,说若是敢带那男人进家门,就别想让她出一分嫁妆。
理由自然简单,无非是嫌那男人家太穷了。其实也并无多少深的门户之见,不求攀龙附凤,十里红妆,但求门当户对,有始有终。可惜那小子也实在太不像话了点。不仅没有半分积蓄,还拖家带口,尚有个精神异常的老母索居乡里,靠儿供给勉强度日
舅母家生活也并不宽裕,仅够温饱而已。想来若是拖上这么个穷小子,那一家子便永无出头之日。这原也无可厚非。然而姐姐的牛脾气上来,任谁也是于事无补。吵着闹着,非君不嫁。
舅母当时就骂道:”脂油蒙了窍!全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你找谁不好,偏找这么个一穷二白的小子。他是图你的人还是图你的钱。枉你从高中就开始找男人,怎们到头就这么个结果,反而越活越糊涂了!我要是有几个大钱就好了,我管你把什么腥的臭的往里拉。可惜我们又没那么个大钱,还指望你找个好女婿来我们也好有个盼头,你倒好,拉了个拖油瓶垫底的,倒叫我们往上倒贴!“
合家人编了一条藤劝,表姐就是不依。而且开始陆陆续续准备找房子。舅母气得七窍生烟,一面骂,一面絮絮叨叨地哭。哭得众人心里一阵泛酸。唯有表姐无动于衷,仿佛铁了心要促成这门婚事。父亲当时就转过脸背地里骂道:”还真是个没心肝的混帐东西!她老子娘伤心成这样,她便只为着自己。“一说起这,就不免又提起她高中时的丑事,再一阵大骂。
大家不免又议论一番,纷纷摇了摇头,拍了拍大腿,说几句风凉话。舅母本就是个耳根软心软的人,搁不住三两句话,见大伙都无计可施,只得作罢,冷着脸也不知怎的最后把事情就这样默许了下来。我猜想兴许是二人同居的缘故。

我想能让表姐如此矢志不渝的男人,定然面善心诈,口蜜腹剑。更何况他家的境况,我是知道的,于是也不由怀疑是另有图谋。我一面暗笑姐姐单纯,一面也忍不住好奇究竟是个如何的人能搅的整个家鸡飞雀乱,人仰马翻。后来总算见了一次。他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笑的腼腆。话也不多,实在不像是甜言蜜语油嘴滑舌的人。或许这就是他的奸猾处,矫揉造作,表里不一。他大概经不住我的审视,有些不安的抬起头。我心里突得一跳,只觉得作恶:天哪,怎么这么像咱们高中班上的那个崴妹!

我想他永远不可能得到我的喜欢了,这样的家底,这样的长相,还有这么个娘炮的关联人。这个姐夫,注定在心底不被我接纳。

也真不知道姐姐心里是怎么想的。这几天母亲告诉我其实表姐结婚时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了。我竭力不去联想那腹中胎儿一半的染色体是源自于那个娘炮脸,不过话说回来,他的事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姐姐从清纯少女褪变为庸碌俗妇。她的人生已过半,而我的人生尚未开始。我又开始想着秀树,突然觉得,世事正夹着紫陌红尘从末路尽头扑面而来


相关阅读:

你在红尘里睡去,我在红尘里醒来

相思红尘,爱过无痕

见路不走——天幕红尘

世事烦喧红尘误,人生难免离人苦

江湖红尘客 殊途难同归

红尘路与谁共度

红尘赋

是放逐于天地,还是滚身于红尘?

红尘初妆,山河无疆

红尘初妆,山河无疆

版权申明:本文 紫陌红尘拂面来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20200504/283228.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