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庸医】

【庸医】

2018-02-26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ummmm脑子里有个雏形,不晓得更不更得完
杰克苏有,be有,文笔不好的作者有!会努力不太监的!!!
客官别走!
––––––––––––––––––––––––––––
第一章

城中有家医馆。

医馆坐落在城中不起眼的一隅,繁盛成荫的大槐杨旁。匾额已积了一层薄灰,黑漆刷染的窄门,每日里总是虚虚的半敞着,有些空洞。常有幼鸦从门缝中钻进院去,也不见飞出。

黑鸦进出,人们常说这家医馆晦气。

所以,这家医馆一年到头多是死气沉沉,无人扣响门环的。

后来,人们更是对这家医馆敬而远之。

因为,周围父老突然发现,他们竟从未见过那间医馆的郎中……

清明,翠玉河畔人头攒动。商贾,农民,书生,财主……踏青之人皆来河边观赏春色。人们皆抛下不顺,画舫间一时笑语盈盈,河畔柳儿亦似青翠了几分。

江涯于肩头搭了件薄敞,极少见地凑了个热闹。

因性子静,不喜热闹,他顺着光滑的细石走到河另一头少有画舫出。一路赏春,心下不禁欢喜,愈走愈远了。

河畔翠柳随风翩翩,灵动的腰肢儿与春风摩挲着发出沙沙轻响。偶落下几片柳叶儿,入水,即随波逐流着消失于视野中。

人世亦是如此,经历风光正好,却逃不过日渐随波逐流,消失于轮回的洪流中。江涯低低叹了一声。

叹息声忽被一阵压抑的泣声打断,江涯寻声望去,河畔的小木船上,一个年纪不大的翠衣少年把脸儿埋在臂弯里。

船上看似无大人照看。江涯上了船。

船上少年抬起头看着他。

少年一双明眸生得极是清澈,半汪着泪水更是楚楚可怜。轮廓柔和的小脸上带着未脱的稚气,下唇紧咬,因抑制着哭声,羸弱的身体微微发颤。

“你,为何在这儿哭?”江涯问,声音天生的平静柔和。

少年摇了摇头,似有些不好意思,随即别过头去。

“你能看到我,三年之内大限将至。你自己的身体,你应明白的。”

少年回过头来,眼中惊诧显而易见。

“好了,说吧,为什么偷偷在这儿哭。”江涯又问

“说了你也不信。”少年委屈地轻声嘀咕。

“我信的。好了,别哭了,人各有命,终有一死,终要入天地轮回,不过是早晚的事儿罢了,不必太过难过。”

少年不知怎么,无条件相信了这个初次谋面的人,抹了把眼泪,定了定神,开始诉说他的事。

少年叫陆穆,出生在一个打渔人家。家中排行最末,算是陆家的老来子。

年关上生了一场大病,至今未曾痊愈。全城医馆的郎中都看过了,江涯开的那家也去过了。

江郎中那天不在,陆穆与陆家人壮着胆进去,陆穆见医馆石阶上坐着个丫鬟模样打扮的绿衫女孩儿,打了声招呼,谁知陆家人看他的眼神立马就都不对了。

呵,原来是大限三年内将至,才看到丫鬟绿意了呀。江涯想。

陆穆莫名地被一位算命的老者算了一卦,卦象大凶。

家中钱财因看病日渐耗尽了。

一个渔人家,自然没有有多少积蓄。看着陆穆瘦削的身体上罩着的薄布青衫和手上那层薄薄的茧子,江涯自然了解了他们一家的苦衷。

“后来啊,姐姐死了,打渔的时候摔进河里,爹妈没留神,一个浪头过来,就这么……就这么没了……”少年的声音不住打着颤,眸中又晕上一层水光,“爹妈信了那算命老儿的话,都说是我咒的。”

“我当时就看见,浪头里有团黑乎乎的雾,姐姐一下去,就出不来了。爹妈不信,说我是骗人的。”

“你想来也是不信的了。好了,你走开罢。”

“我何时说我不信了?你来河边,想是来寻死的吧。这么浅的河水,淹死个小渔人,难啊……”江涯望天。

少年戚戚地笑,不说话,目光毫无避讳地直勾勾地注视着江涯。像是要说些什么难以出口的话。他的眸子生的真是极好看的,亮亮的,荡漾着层纯静的波光。

多年以后,江涯记起这一瞬的目光,心中总潮起潮落。

相关阅读:

房子

媚狐 (中)

【原创】宿草八秋 (三)相知 ② (钟离

青光剑x云珀针

【原创】我的一个书生朋友

织女

在那个秋天消逝

【原创】宿草八秋 (三)相知 ③ (钟离

[BE短篇] 光

藏青色的梦卷了铺盖

版权申明:本文 【庸医】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56487.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