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结婚七年,原来老公是Gay

结婚七年,原来老公是Gay

2018-03-11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老公是Gay

1

“他娘的,你属乌龟的,爬快点,看我不抽死你!”一个身材魁梧,手拿黑色长鞭的中年男子,面目狰狞的骂道。

“是,是,主人!你抽的我好舒服。”一个身穿粉色护士服,头戴白帽的年轻小伙,跪在地上,满脸享受的回道。

“瞧你那犯贱样,真恶心,狗娘养的。”他边抽打边吐着唾沫。

“用力啊,主人,你抽的我好开心,全身好像过电一样,真过瘾。”年轻小伙慢慢的爬着,兴奋道。

他的粉色护士服被血染的一道一道的,成条纹状,紧紧的贴在干瘦的背上。

满头大汗的中年男子打累了,扔下黑色长鞭,坐在棕色的真皮沙发上,呵斥道:“贱奴,过来,给老子舔舔脚。”

“是,是,主人!”年轻小伙一脸谄媚的爬过来,轻轻的抱起他的五个脚趾头,慢慢的放在嘴里,有滋有味的啃了起来,发出滋滋的声音。

“狗奴才,怎么舔的,一个一个的舔,真他娘的废物。”他猛的抬起腿,一脚蹬在他的脸上,火冒三丈道。

鼻青脸肿的他,又重新从地上爬起来,缓缓的挪到中年男子跟前,双手托着一只脚,掰出最大的脚趾头,塞到嘴里,进进出出的不停吸允,一遍又一遍。

“嗯,不错嘛,狗东西就是欠收拾,天生一副贱骨头。”中年男子翘起另一只腿,夹着他的头,赞许道。

“疼,主人轻点,我舔的你舒服不?”年轻小伙淫荡的笑着问道。

“娘的,让你疼,让你疼,还疼不疼?”他用腿重重的敲打他的头部,大声问道。

“不疼,不疼,主人开心就好。”他龇牙咧嘴的回道。

他卖力的舔完中年男子的十个脚趾头后,又被双手绑住,捆在床头。中年男子拿出蜡烛点着,把蜡油滴在他的皮肤上,滋滋的声音,不时的响起来,一股烤肉的味道充满整个房间。

疼的他紧紧的咬住中年男子的大腿部位,鲜血淋漓。但是,他们两个相互猥琐的笑着,没有喊疼。

中年男子花样百出,拿出各种性工具,使出浑身解数折磨年轻小伙。折腾完以后,还会时不时的进行深深的舌吻,来安慰他。

2

中年男子是我的老公叫李成功,年轻小伙是他的男员工。他竟然背着我,暗地里和那个细皮嫩肉的年轻小伙在玩SM。

这个混蛋彻底颠覆了我的三观,他简直就是禽兽不如。结婚七年了,我才发现他原来是一个Gay(同性恋)。

我叫苏紫,一米七的个头,皮肤白皙,身材凹凸有致,用他的话说是S型的曲线美,留着披肩长发,不仅长着双眼皮,而且还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我全身上下都胜出那个年轻小伙十倍,百倍。可他那个死变态,竟然迷恋他,和他搞暧昧。

我也不知道那天是怎么度过的,真是度日如年。终于,等到他回来了。他脸上还带着微笑,我是越看越恶心,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李成功吗。

“你回来了?”我强忍住恶心,沉着脸问道。

“嗯!媳妇,给我烧热水,我一会冲个澡。”他说着,就准备去卧室换衣服。

“难道,你没有什么话对我说吗?”我提高声音道。

“说什么,你真是莫名其妙,是不是大姨妈提前来了,女人真是麻烦。”他嬉皮笑脸的无奈道。

“你站住,二十八号下午去哪了?”我声音颤抖的喊道。

“那都没去,一直在公司上班,我说你今天是不是吃炸药了,火药味儿这么大,脾气这么冲。”他有点不麻烦的说道。

“我提示你,花苑宾馆,一个男的!”我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说的什么,我完全听不懂,懒得理你。”他眼角跳了一下,狡辩的说道。

“你个王八蛋,自己拿去好好看。”我把手机“啪”的一声扔过去,红着眼睛,哭着喊道。

地上的手机播放着,他和那个年轻小伙在玩SM,画面不堪入目。他盯着破碎的手机屏幕看了一会,气的冷笑道:“你,你……!”

“我真是瞎了眼,看上你!”我哭着喊道,从沙发上冲过去,拳脚相加的在他身上一阵乱打。

他愣在原地,面色铁青的看着我,没有还手。我越打越愤怒,直接伸出留有长指甲的双手,猛的一把抓在他脸上。

顿时,他白皙的脸上,出现五道血红的指甲印,血丝淋漓。

“妈的,真是个疯女人!”他疼着吼道,抡气胳膊,重重的抽了我一巴掌。随后,又把我推倒在地上,自个儿走进卧室把门关上。

3

我流着泪,绝望的从地上爬起来,感到很无助,自己的生活彻底坍塌了。

我想到了自杀,一死了之,宁愿以后甚至是这辈子都不认识这个畜生。但是,我不能,我想到了自己的女儿,她才五岁。

心力憔悴的收拾好自己的衣服,我要快速的逃离这个家,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

“妈妈,我们去哪里?”女儿聪聪揉着没睡醒的眼睛问道。

“去姥姥家。”我右手提着行李,左手牵着她,红着眼说道。

“那爸爸呢,他去不去,我去喊他,我们一起。”她仰起小脸,稚嫩的说道。

听到他提起那个畜生,我的心猛的一揪,撕心裂肺的疼,没有回答她,我拉着她向门外走去。

“我要爸爸,我要爸爸。”她使劲的挣扎着。

我不得不放下行李,把她抱起来,哄道:“他睡了,明天他去姥姥家接我们。”

还没等她再说话,我掂起行李,抱着她,向停车场走去。

那条路,好长好长,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的,只觉得头晕目眩,随时都有晕倒的可能。是女儿一直在喊我,我提起精神,才勉强找到自己的车。

开车的路上,自己的眼泪不由自主的往下流,哗哗的滴落在方向盘上,女儿看见了不停的问我:“妈妈,妈妈,你怎么哭了?”

我一只手擦泪,一只握方向盘,没有回答她。她就拽着我的胳膊问道:“妈妈,妈妈,你怎么了?”

“妈妈没事,只是太想你姥姥了。”我放慢了车速,抽泣道。

“一会就见到姥姥了,你别哭。”她伸出小手说道,并准备给我擦眼泪。

“聪聪乖,快坐好!”我停住车,抽出纸巾,擦干眼泪说道。

当车又打着的时候,泪水又充满了我的眼眶,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啪啪”的滴在方向盘上。我慢慢的提高车速,一边流泪,一边开车。

4

由于,他是Gay,是同性恋,我开不了口,怕爸妈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只对他们简单的说他有外遇。

“这李成功也真是的,太过分了,我们全家待他不薄,他怎么能做这种猪狗不如的事。”妈脸色铁青的说道。

“唉!你少说两句,目前最紧要的问题是他们两个今后怎么办?”爸担忧的说道。

“还能怎么办,离婚,我女儿怎么能受这份窝囊气。”妈气愤的喊道。

“你,她也不小了,又带个女儿。”爸叹了口气说道。

“那你说咋办?你们男人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偷腥的猫,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她辩解道。

爸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我,说道:“先在家住几天,等事情过去了,我再找他谈谈,让他把你接回去。”

“她是不是你亲生女儿,亏你想的出来。”妈指着他,数落道。

“那照你说的,离婚,她以后怎么办,还带着聪聪。”爸火冒三丈道。

“就你有理,女儿的死活都不管。”她争吵道。

他们两个说着,就争吵起来。我受够了,扔下行李,把女儿放下来,哭着歇斯底里的喊道:“爸妈,你们别吵了,他,他,他就是个畜生,和一个男的做那事。”

“什么?”

即使再淡定的爸在听到后,也是气的身体直发抖,哆哆嗦嗦的捂着胸口,眼睛瞪得大大的。

“快,快,快去拿药,你爸心脏病犯了。”妈大声的喊着就去扶他。

我赶紧冲进卧室,拿出药给他喂下。过了一会,他睁开眼,拍拍我的手,眼角有些泪花,说道:“你也大了,自己的事,你自己做主。”

他说完,就转身背对着我,我看见他两鬓斑白的头发,还有瘦弱的身体在不停的抽搐,也隐隐听到他在小声的抽泣。我刚想说什么,妈及时的阻止住了。

随后,我关上自己卧室的门,抱着女儿躲在里面,放声大哭起来。那一夜,我彻夜未眠,泪水打湿了枕头,被我暖干,又被打湿,反反复复,一直到天明。

5

第二天,我带着女儿,坚持自己的想法,和李成功一刀两段,去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女儿的抚养权归我。

他每个月要给女儿打生活费,我立马回绝了,我不想碰那个畜生的任何东西。

我带着女儿离开了凤凰市,去了遥远的南方,忘记了所有人甚至包括我的爸妈。

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结婚了,有女儿我就足够了,爸妈请原谅我的不孝。我会在遥远的南方默默的祝福你们。

相关阅读:

女儿国的破灭

海的女儿童话故事并不是一个悲剧

刽子手的女儿读书笔记

《生死契阔》|人生是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流

致所有的双鱼座女孩

为什么越大就越不快乐?

路在脚下,走就好了

《与神对话》:与内在的自我对话,寻找生命的真相

一个人的朝圣:改变我们的只能是我们自己

给很想出风头的你

版权申明:本文 结婚七年,原来老公是Gay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82329.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