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六十岁离婚的二姨

六十岁离婚的二姨

2018-03-13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刚刚二姨给我来电话了,她在电话那头笑得开怀:“小燕,我搬进新房了,等你放假回来我给你把钥匙,你来跟我住。”

听着二姨的话,我不禁湿了眼眶。

谁能想得到,这个笑声爽朗的女人,一年前还经受了许许多多的苦难。

六十岁还离婚的二姨,总算能过的舒心了。

一、

大姨二姨和妈妈是同母异父的姐妹,从小妈妈没有和大姨二姨在一起生活,因此对两个姨妈的成长环境,我也只是知道一星半点。

大姨和二姨的生父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生产队的队长,家庭条件不错,外婆和他有了大姨和二姨之后离了婚,把两个姨妈留给了他。

二姨的生父后来又娶了一个媳妇,生了几个儿子女儿,但是那个女人口甜心苦,当着丈夫的面对两个前妻留下的女儿好的不得了,背地里却总是让她们干重活累活,趁着丈夫外出工作就克扣两个姨妈的生活费,不让她们吃饱,不让她们去上学。

大姨嘴甜,知道如何讨继母开心,以换得继母对自己不那么苛刻,可二姨却是从小耿直倔强,不愿意去讨好一个对自己不好的女人,因此经常被打骂。

饶是这样,二姨硬是倔着一口气上到了小学三年级,然后在家待了几年便央着父亲托关系把自己分配到了煤矿工作。

二、

煤矿的工作很辛苦,很危险,二姨是吃苦耐劳的人,做事情风风火火又麻利,一点也不比那些男人差。

她总想着好好干活,就能挣钱,自己就不用受气,也可以经常去看望当时改嫁又离婚了的外婆,以及她同母异父的小妹妹,也就是我妈妈。

外婆耳聋,改嫁到另一个村里后有了我妈妈,因性格不合又很快与丈夫离了婚,带着我妈妈单独出来住。

可是那年头,一个耳聋又离了婚的女人带着一个小女儿过日子有多不容易。总是有人欺负她们。

大姨怕得罪继母,虽然有条件,但基本上不怎么去看望外婆。

可二姨不一样,她每次放假就跑到外婆和妈妈住的村子里去看她们,用自己攒下来舍不得花的工资给她们买吃的用的。有人欺负妈妈,说她没有爸爸,没人要,朝她扔石头,打她,二姨有一次遇到了,便像老母鸡护小鸡一样把妈妈护在怀里,然后拿了根长长的棍子朝那些人打回去,边打边骂:“谁敢欺负我妹妹,我就打死你们。”

很多年后妈妈说起来,说那天的二姐像一个大英雄一样护着自己,以前觉得很害怕的,突然就不那么害怕了。

三、

很快大姨和二姨都到了适婚的年龄,大姨被父亲做主,嫁给了当时生产队的会计,也就是后来我的伯父。

二姨则经人介绍,认识了在镇上工作的二姨夫。

从我记事起,就觉得伯父和二姨夫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虽然都在政府单位工作,但伯父一向严厉,我很怕他。可二姨夫就不一样了,他性格平和,不管我怎么调皮他都不会骂我。可那时候我们不知道,往往越是平和的人,做起事来更加不动声色,也更加捉摸不透。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二姨嫁给二姨夫以后,过了好一段时间的幸福日子。我记得小的时候到二姨家,因着二姨宠溺,二姨夫性格好,总是无法无天,翻箱倒柜,翻到过二姨和二姨夫的结婚照,二姨夫瘦瘦高高,说英俊一点也不为过,二姨扎着两个麻花辫,眉眼弯弯,十分清秀,两个人倒也是郎才女貌。

相比起家境贫困的伯父家,住在镇上的二姨夫家条件要好很多。很快二姨就给二姨夫生了一个儿子,我的鸿表哥。

几年后,二姨夫和伯父都被调到了县城里的政府单位工作,大姨没有工作,就跟着伯父去城里带带孩子,享享清福,二姨则是调到了县里的纺织厂工作。

四、

纺织厂的工作虽没有煤矿上工作累人,但每天早出晚归,工作时间一刻也不能休息,也还是辛苦。二姨是从小辛苦惯了的人,也不觉得有什么,想着自己的小家和儿子,心里都是甜甜的。

我的妈妈和外婆的生活条件很不好,孤儿寡母,虽然伯父在县里工作,但精力大多数放在了自己家的弟弟妹妹身上,况且相比大姨一无所有的生母,似乎家境更好的继母和她的儿女更值得他去帮助,因此伯父并没有过多的帮助过外婆和妈妈,反而时常对妈妈横眉冷对。

但是二姨经常添补妈妈和外婆,哪怕她工作辛苦,工资不高。妈妈小的时候性格怯懦,被人欺负,没钱去上学,二姨硬是从表哥的奶粉钱里挤下钱给妈妈,再加上妈妈自己挖草药卖的钱,才得以去上学。

后来妈妈中考落榜,没钱复读,也打算破罐子破摔,不去上学了。二姨知道后,便找了人给妈妈寄了两百块钱,并让人转告妈妈说:“我半年攒下来的钱,正好够你交复读费,其他的你自己想办法。钱我已经给你了,要去复读也好,甘愿在家里一辈子被人欺也罢,你自己做主。”

正是因为二姨的这番话,以及雪中送炭的二百块钱,妈妈才下定决心去复读,考上了师专,后来成了一名老师。

五、

到我记事以后,二姨和大姨家就在一个县委大院里。虽然爸爸和伯父是亲兄弟,大姨和妈妈是姐妹,按理来说更亲一些,但我不太喜欢去大姨家,因为伯父很严厉,当惯了领导总是板着一张脸,在他们家要守的规矩多,堂哥堂姐似乎也不太喜欢我这个乡下来的野丫头,总是不愿意带我玩。有一次大姨吃白糖的时候被我看见了,我从小就爱吃甜食,便缠着大姨说要吃,大姨一开始骗我说没有,可我不依不饶,偏说看见了,大姨没办法只得拿出糖罐,塞给我一勺,嘴里狠狠的说道:“短命鬼,什么都想吃!”

二姨家就不一样了,二姨娇惯我,二姨夫脾气好,什么好吃的通通都拿出来给我吃,爱玩的年纪总是很调皮,但不管我怎么调皮,二姨和二姨夫都不会骂我,还总是一脸溺爱的看着我笑。

我记得我三四岁的时候有一次跟妈妈去城里培训,我要跟妈妈去学校,可大姨和伯父连哄带骂的把我留在他们家,我从小没离开过妈妈,晚上想妈妈于是就哭,伯父和大姨哄了一下发现没用,我还是又哭又闹,便拎着我的衣服把我像拎小鸡一样拎到院子里去,恶狠狠的骂道:“要哭就滚出去哭!”

大冬天穿着单衣,我冻的瑟瑟发抖,又不敢回去敲大姨家的门,想了好久,才想起来跑到前面那栋楼的二姨家,边哭边敲门,二姨开了门看到我冻的瑟瑟发抖,连忙把我抱进家去,她和二姨夫轮流把我抱在怀里把我捂暖和了我才沉沉的睡着了。

虽然小时候不记事,但从那以后,总是觉得比较喜欢二姨家。

六、

后来慢慢长大了,二姨和二姨夫却总是爱吵架。

当时候每一个人都觉得二姨性格刚烈,脾气暴躁,二姨夫性格温和,两个人吵架肯定是二姨的问题,于是我的父母,包括我渐渐懂事以后,都会劝着二姨收敛一点脾气,不要总是和二姨夫吵架。

二姨家的矛盾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是从给鸿表哥娶媳妇开始吧,或许要更早一些,我们不得而知。

鸿表哥遗传了二姨夫的基因,长的高高瘦瘦,毕业以后进了县里的广播电视局当记者。

按理来说各方面条件挺好,找个有工作的女孩子一点都不困难,可鸿表哥偏偏找了一个既没工作家境又困难的农村女孩。二姨妈当然不同意,她退休后不仅领着退休金,她还养鸡养鸭去市场上卖,攒钱给儿子娶媳妇。在她心里她的儿子高大帅气,工作稳定,家庭条件又好,为什么要找这样一个女孩呢?不同意,坚决不同意!

可二姨夫性格温吞,做不了什么主,也不愿意得罪儿子,因此所有的恶事都是二姨做的,恶人也是二姨当的。她先是没收了鸿表哥的小灵通,接着锁了他的摩托车,到单位给表哥请了假,整天守着他,不让他与那个女孩联系。

可能是绝望了吧,鸿表哥反抗过几次无效后,渐渐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则接受了二姨的安排,和一个二姨满意,虽然没有工作却家境殷实的外地女孩结婚了。

虽然二姨一家过了一段安逸的生活,但总是在鸿表哥心里留下了一个疙瘩。表嫂虽然家境殷实,但她自己没有工作却花钱如流水,鸿表哥和表嫂的女儿出生后,两个人就经常吵架,甚至大打出手。

七、

女儿两岁后,鸿表哥便和表嫂离了婚,不管二姨怎么阻拦都没有用。

鸿表哥红着眼对二姨说道:“你要是看中她家家产你自己去娶,我养不起!你再逼我我死给你看!”

那是二姨第一次在儿子的眼里看到了恨意,她不禁有些害怕,可自己有什么错呢?可怜天下父母心,自己只不过想让他娶个条件好的媳妇不用吃那么多亏呀!

二姨想要和二姨夫商量一下,可她发现,常年自己仗着丈夫性格温和,比较强势,自己和丈夫已经很久都没有心平气和说过话了,他们好像从儿子十多岁之后就没有什么夫妻生活了。

二姨没有什么文化,又五十多岁了,再怎么强势其实心里也是为这个家考虑,她希望儿子能和儿媳妇复婚,至少给孙女一个完整的家,也希望丈夫能与自己同一条心,让这个家变得好起来。

可就在这时,二姨发现二姨夫经常借口加班,夜不归宿。一开始说加班,二姨还信了,可时间久了,她也不是三岁小孩,说什么都信,便偷偷跑到二姨夫的单位,却看到二姨夫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勾肩搭背,眉来眼去。

二姨不禁怒火冲天,想要冲上去给这对狗男女几个耳光,可她忍住了,她还要自己的脸面!心想等二姨夫回家了以后再和他好好谈一谈。

二姨回到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五十九岁的人了,这些年为了这个家任劳任怨,吃了多少苦,连歇都舍不得歇一下,皱纹早已爬上了脸庞,白发也悄悄的替换了青丝。可丈夫呢?比自己小两岁,虽说也是五十七岁的人了,可基本上没吃过什么苦,相貌上也比一般人年轻,可他都这个年纪了,怎么还有脸去和别人勾搭!

八、

好不容易二姨夫回家了,二姨原本想要和他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一谈,是不是因为自己这些年只顾着工作没有过多的关心他,才让他找了别人,都三十多年夫妻了,什么风风雨雨都过来了,这点事情忍忍也就过了,要是谈离婚多丢人。

可二姨看到二姨夫那一副不想理自己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出来,指着二姨夫骂道:“你跟你们办公室那个小骚货怎么回事?我都看见了,一把年纪了的人脸都不要,还去勾搭别人!”

二姨以为凭二姨夫那温吞懦弱的性格,会痛哭流涕,会求她原谅,可她没想到,与自己同床共枕三十年的丈夫,在那一刻凶相毕露,一个大耳刮子就扇过来了:“我告诉你,嘴里别不干不净的,不然我打死你!”

二姨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丈夫会打自己,她一下子被打倒在地,愣了好久才回过神来。凄厉的大叫了一声:“你敢打我,我要跟你离婚,我要去告诉你的单位,开除你们!”

正是这几句话,二姨夫被彻底激怒了,他揪起二姨的头发,将她的头往墙上一下一下撞,拳头和脚也一下一下重重的落在二姨身上。二姨的眼前被鲜血迷住了,她看不清眼前这个暴戾的人,没想到这个和自己做了三十多年夫妻的人居然这么狠,她不知道被二姨夫打了多久,她只是知道,自己身上好痛,她的心也冷了。

八、

二姨要强,没有与任何人说这件事情,包括我父母,她只是自己处理了伤口,打算等好的差不多的时候就与二姨夫离婚。

可二姨夫在政府单位上班,他怎么可能容许自己出轨离婚这样的丑闻出现在自己最后几年的职业生涯里,也不愿意作为过错方净身出户什么也得不到。于是他躲着不肯回家,哪怕回家了二姨跟他提起离婚这件事情。他就对二姨拳打脚踢,二姨还在他的衣服兜里发现了避孕套。

短短几天,二姨觉得自己老了很多,她从来没有想到过,与自己做了三十多年夫妻的人,居然是个畜牲。她的身体好像也不好了,手一直抖,拿东西都拿不住了,她听电视里说过,那是帕金森综合症。

二姨原本想就这样悄悄把离婚手续办了,二姨夫是过错方,净身出户,她也不去大肆宣扬了,可二姨夫这样的态度让她心灰意冷,终于下定决心,不顾及这么多年的夫妻情分了,于是便到了二姨夫的单位找二姨夫,和他谈离婚的事情,为了壮胆,她还拿了一把刀藏在身上。

二姨没有文化,头脑简单,可二姨夫是一个在官场摸爬滚打几十年的文化人,她如何是他的对手。二姨夫凑到她耳边,小声说:“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又老又丑,我凭什么跟你过一辈子,可我就是不跟你离婚,你有什么办法?”

二姨夫几句话就将她激怒了,她颤抖着手拿出刀指着二姨夫说:“你离不离婚,不离婚我就杀了你!”

就在这时,我的表哥,二姨的独生子,带着警察来,对警察说:“我妈她好像是精神出了问题,这段时间总是神神叨叨,现在还拿着刀对着我爸,本来家丑不可外扬,可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只能请你们帮忙了。”

警察一看二姨拿着刀指着自己的丈夫,说了几次让她放下她都无动于衷,只得强行制服了她,二姨情绪激动,拼命反抗,却更加坐实了她精神失常这个事情。

二姨被她的儿子亲自送进了精神病院,临走前他对着自己的母亲说:“我恨你什么都要我按照你的意思去生活,我受够你了,只有你不在,我跟我爸爸才能好好生活。”

二姨不禁跌坐在地,原来他们都是串通好的,怪不得丈夫要激怒自己,怪不得她的儿子会那么巧带着警察来,对警察说那番话。

二姨感觉仿佛一盆冰水从她的头上浇下来,凉透心骨,自己活了一辈子,辛辛苦苦为了这个家,可到头来,丈夫出轨家暴,唯一的儿子恨自己,把自己送到了精神病院,真是可悲!

九、

当我父母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二姨已经被送进精神病院半个月了,当时我正在上高三,寄宿制学校,我在电话知道了这个消息的时候,想的全是小时候二姨对我的宠溺,那个要强的二姨,那个疼我的二姨,怎么可以被送进精神病院,怎么可以受那样的苦。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印象中温和的二姨夫和亲切的表哥是这么可怕的人,太可怕了。我哭着求我妈妈,赶紧去把二姨接回来,我也要去。妈妈亦是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

尽管大姨与二姨自小有些嫌隙,但当她知道二姨这样被欺负的时候,也是心疼的红了眼眶,并告诉我的父母,希望能帮二姨。

对于妈妈来说,二姨对她的一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她心里,二姐如母,她绝对不能让她受这样的苦。

我的父母和大姨到了二姨夫家,二姨夫和表哥对我的父母还是十分尊重。饶是我父母待人谦和,也是动了怒气,他们对二姨夫和表哥说:“你们不要以为二姐背后没有人,我们都是她的亲人,决不允许你们欺负她!”

当时我的父母并不知晓事情的全部真相,只以为是二姨性格要强,家庭矛盾得不到好的解决才造成这样的局面。二姨夫和表哥的所作所为十分恶劣,但是他们作为一家人,还是希望他们家和万事兴。

十、

去接二姨的那天,天气很好。

我和父母,大姨都去了,带着新衣服,给二姨换上,带着她回到家,和二姨夫,表哥一起吃饭。二姨夫和表哥纷纷赌咒发誓,今后会好好对待二姨。

很久之后,二姨才告诉我说,她在精神病院待的那段日子,暗无天日,每天都和一群不正常的人生活在一起,虽然她知道自己是清醒的,但是没有人相信她。护士给她发的药她不敢吃,怕自己吃了也会变的不正常,昏昏欲睡,偷偷拿去扔掉。她说那段时间她唯一的盼头就是如果我父母我们知道了,一定会想办法接她出去。听着二姨说这些,我心像被扎一样的疼,抱着她掉眼泪,可她仿佛说别人的事情一样,看不出悲喜。

原本以为二姨从精神病院出来以后,我的父母好言相劝之后,他们家从此可以过上太平生活,可我们都低估了人心的丑陋。

不久之后,表哥准备新娶一个表嫂,准备买房,让二姨给钱,二姨给了他十万,几乎是她这辈子所有的积蓄,可他尤嫌不足,逼着二姨拿三十万给他,可二姨哪来那么多钱。

看着二姨不给他钱,他便对二姨动起手来,直接就将二姨打到小腿骨折,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二姨夫在一边看着,无动于衷。

二姨看着自己抚育三十多年的儿子咬牙切齿的打自己,丈夫在一旁无动于衷,她感觉这个世界仿佛都静止了,只留下儿子拳脚落在自己身上的声音。

她觉得好累,好累。好想就这样睡过去。

十一、

二姨再次醒来的时候,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她几天没出门,邻居觉得不对劲,撞开门之后才发现她被打的遍体鳞伤,赶紧把她送到医院。

经过这次的事情,二姨对二姨夫和表哥彻底死了心。我爸妈得知所有的 真相,更是怒不可遏,直说要教训这对禽兽不如的父子。

可二姨坚持不肯做伤残鉴定,她不肯去法院告表哥,说不愿意毁掉他的前程,但从此也与他无任何母子情分。

至于二姨夫,她坚决要和他离婚,哪怕闹到人尽皆知。

经过这些事情,我的父母也终于明白二姨夫并非像他表面那样人畜无害,相反十分阴毒,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二姨心无城府,断然不是他的对手,搞不好哪天命送在他手里也不好说。因此便支持二姨离婚,说我们永远是她最坚实的后盾。支持她。

起先二姨夫仍然不同意,他不想净身出户。可爸爸根据二姨讲述的事实,替二姨写了诉状,直接投到了法院。

经法院调查审理,二姨夫属于过错方,于是将二人名下的房产给了二姨。

十二、

二姨离婚后,就去北京打工了。

我们都劝她说,六十岁的人了,有退休工资,还折腾什么,好好养老就行了。

可二姨说,她在家里只会想得到那些可怕的过往,她心情就会不好,趁她还能跑,还能走,她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辛苦了一辈子,想为自己活一活。

我上大学前,二姨特地从北京回来,看着她神采奕奕,手也不抖了,我不禁从心里感到开心,这个从小就宠爱我的人,希望她今后没有苦难,开开心心的。

二姨离婚时分的房产正值棚改拆迁,她分得一笔钱,去另外买了一套新房,并给我打电话说让我以后和她一起住。

二姨说她要边打工边去玩,至少要把整个中国都玩一遍,看看风景,这辈子才不算白活。

我告诉二姨说,不要打工了,好好去玩,不要那么辛苦,好好对待自己。

可二姨说:“我还能挣钱,努力攒钱,等你毕业了给你买房,看着你出嫁呢!”

我最起亲最亲的二姨,我只希望你健康平安,希望你一直开心,等你老了,我照顾你。

遇到渣男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没有离开的勇气和决心。有了勇气和决心,不管你多大岁数,离开了渣男,一样活的精彩!

相关阅读:

捞月亮的人——你是否爱过一个人或者恨过一个人【原创】

妈妈我爱你

没有个性的人读后感

造彩虹的人读后感

偷影子的人阅读笔记

沉睡的人鱼之家读后感

追风筝的人读书笔记

人生漫漫,我劝你别将就

越亲近,越苛责

鲨先生与豚大人

版权申明:本文 六十岁离婚的二姨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83988.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