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你的男神我的狗

你的男神我的狗

2018-03-16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两年来,这城市的空气越来越差。

毛杰站在路边,把口罩拿下来咳嗽两声,本想再重新戴上,而手指刚碰到耳朵,就嫌麻烦,索性揣兜里。

这样的日子,一天到晚都是雾霾,十米之外什么都看不见,不戴口罩简直是自杀。尽管这样,他还是不想戴,戴了就不帅了。他又往左边看,整条路的灯都很亮,但什么也看不见!他等的人什么时候来呢?

他转身,对着公交站的广告牌,照了照自己,又用手抓抓头发。白天戴帽子,压得头发都贴在头皮上了,刚洗过头,用吹风机热乎乎地吹了半天,他现在很担心它们扁下来。

他希望今天自己帅一点。

晚上九点多,他身后都是白茫茫,而身前的手里则握着一个保温杯,黑色。他笑笑,又看看附近什么也看不清,便觉得今天真好,不会有人发现他在做什么。他用手打打椅子上的灰,坐下,背靠着广告牌子,又咳嗽了两声。

如果他现在打开保温杯的盖子,喝一口,润润嗓子,一定很舒服。

然而他不能。

因为这黑色保温杯里没有热水。里面只有一块冰,冰里冻着的,是他的一个秘密。

毛杰从小到大有很多秘密,彼此关联,就像一串还未成熟的青葡萄。你指着任何一颗,想拿起来,结果都会一不小心就提起来了一串!它们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不过,如果你侥幸拔下来一颗,放进嘴里,你这牙齿刚合上——酸!

而且不仅这一颗,是每一颗都酸!

这青葡萄绝对长不成紫葡萄,因为阳光不足。真的,毛杰这一生就是欠缺阳光。小时候他也曾追逐过。老师喜欢上课不说话的孩子,他就从小学到初中上课一句话不说。他希望老师喜欢他。不过一直都没追上,老师实际上还是更喜欢成绩好的学生。他成绩普通。

不知不觉长到二十岁,他追逐了二十年的阳光从未照在他身上。累了,想停下来了。于是便躲在黑暗里,也慢慢喜欢上黑暗,那份宁静、安定,包容着他的一切。学习不好没关系,没有钱也没关系,是个废人也没关系,全都没关系!他身上所有的不完美进入黑暗之后,都会与黑暗融为一体……

甚至从二十一岁开始,也就是今年,他开始听到黑暗在呼唤他……

那声音仿佛是来自浩瀚宇宙深处的冥王星,那颗已经被科学家踢出九大行星的冥王星。不过冥王星并不在乎这事,地球上的科学界承不承认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地球上还有很多人不相信鬼、不相信阴间呢……

冥王星从被命名的那一刻,就已经代表了那个我们肉眼无法分辨的、隐藏着的世界……毛杰确信那个世界的存在,因为他听见了,听见冥王星正在用阴间的语言——呼唤他!

从好几个月前他开始尝试死亡。

站在大厦的窗户前,想跳下去。一推开窗户,风呼呼吹乱额头的刘海,扎着他的眼皮疼,左捋右抚,总算眯着眼把半个身子探出去了,往下一瞧,摔下去的话,估计得血肉模糊。想死的人本来就活得痛苦,如果死也是那么痛苦,何必死呢?所以他退下来了,关紧窗子,一边扶着楼梯往下走,一边想,要找个更温和、更幸福的死法。

后来买了水果刀。关上房间的门,坐在床上,把手腕露出来,将刀刃贴上去。使劲一摁,刀刃陷进皮肤里压出一道沟,却没破!再摁一次,还是如此!如果用刀在手腕上左右蹭几下,让刃得到一定的摩擦力,那么皮肤会立即被割开,青色的静脉会流血。

不过,他下不了手……

平时连鱼都不敢杀的人,怎么狠得下心杀自己?

他哭着躺在床上,无能为力,难受了好一阵。当他用手背擦掉眼泪时,又听见了,冥王星在呼唤他!那个声音在教他,教他怎么离开地球。那声音说:“如果自己死不了,那就去找人帮你吧……去找个心狠手辣的人……一定能找到的,地球上不缺。”

他想起之前看新闻,有男人和男人玩SM被勒死的,于是就加了一个本地的同性性虐QQ群,里面都是男人。

他在群里潜水几天,看大家都是喜欢发照片来交友,便有样学样,下班后,在宿舍关上门,拍了一些腿和脚的照片。他很瘦弱,腿细长,随便拍拍便惹人遐想。发到群里很快就有人找他聊。问他:“小帅哥,可以聊聊吗?年龄身高体重工作是什么?”

他二十三岁,身高一米七八,体重五十五公斤,在某小区当保安队长。

傍晚下班回来,他便抱着手机聊会天,希望可以找个能帮助他的人。

不过这些人没个老实的,总喜欢让他多发一些更隐私的照片,看过照片问他想怎么玩?

毛杰没直接说想死,而是用更委婉的说法,说——想玩窒息。那些人都嫌玩得太大,怕出事,便走了。每次都这样,有天晚上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睡,想着,难道就没人可以帮他吗?这时有人发来消息,是前两天聊过的一个人,在一家证券公司营销部当部长,从上大学时就经常玩SM,窒息更是玩过多次了,那天还保证过绝对不会出差错。当时毛杰回了句出差错了也没事。对方便走了。如今又来问:“你真不怕出事吗?”

“出事那更好。”

“哪里好?你想死,死了,一了百了。我就变成杀人犯了!”

“不会的,我们可以到一个神不知鬼不觉的地方,别让人看到就可以了。我死之后,不会有人找我的。我保证。只要不被人看见,你绝对不会出问题。”说完,看对方一直犹豫,他又赌气补了一句,“如果你能让我死,我什么都答应!”

“什么都可以?”

“对!”

“那……先当我的奴隶,等我把你玩够了,再让你死。嗯?”

毛杰立刻同意!对方说杀人的风险太大,要先考验他两个月,能忍得了证明他是真心想死,不是坑他,再进行下一步。考验内容是戴两个月贞操锁。对方打钱给毛杰,让毛杰自己在网上买。

最初发明贞操锁是防止女人不忠的,后来发明了男款,防止男性手淫。现在的男性贞操锁大体分两种,一种透明树脂的,形状像个香蕉盒子,全包住,虽然闷一点,但总体比较轻。另一种是金属的,如银色鸟笼,把男人的小兄弟一圈圈围在中间,通风、舒适,缺点是比较沉。

毛杰给自己选了树脂的。

普通男人是站着撒尿,但戴上贞操锁的可不行。尤其树脂的这种,整个贞操锁只有个不大的孔,也没法对准。因此他每次都只能坐在马桶上,控制着,慢慢的,尿进贞操锁的盒子里,再从小孔漏出来。有时尿得急一些,量很大,小孔是来不及排出去水、,便会在盒子里灌满,把他的小兄弟整个浸在尿里,又热乎又潮骚。尿完了,拿卫生纸擦。卫生纸一沾到尿,湿了,便碎成一块块的黏在上面,他还得再择干净,才能提上裤子束好腰带。

这很痛苦吗?

是很痛苦,不过还不是最最痛苦的!

戴贞操锁最最痛苦的是每天早上,来生理反应时,小兄弟被挤在硬邦邦的盒子里,疼得简直快要废掉!

据说,一般人佩戴两三天就会受不了了,很少有人能坚持七八天。

而他的考验期是,两个月……

贞操锁寄到他手里时,钥匙也在。为了避免毛杰私自打开,对方要求他把钥匙放在水杯里,在冰箱中冻住。每天早晚两次视频聊天,要把冰块给他看,以证明没私自打开过。

于是这块冰,这个冰里的小钥匙,就成了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现在这个秘密正放在黑色保温杯里 ,和毛杰一起隐藏在这浓浓的雾霾中。

他抓着保温杯,坐在公交站里,裤裆里有点痒,他用手背蹭了蹭。尽管这样是解决不了的,但也只能这样了。他闭上眼睛,后脑勺枕在广告牌上,小心忍着下面的痒。有点想哭,却也哭不出来,太疲倦了……活着好累啊……好想死啊……

“滴——!”

他浑身一抖!睁开眼,见面前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头的灯往雾里照,像照进湖水里,有很多白色的小粒儿在悠悠地飘来飘去。这时,手机铃响,他从口袋里拿出来,见是那人打来的,正要接,对方挂断了!而面前的黑色车窗,则伴着低沉又稳稳的摩擦声,滑下来,车窗上映着自己身后发光的白绿相间的广告牌,像映着一朵白色的水仙。

希腊神话里众神之王宙斯的女儿泊尔塞福涅,曾见过一朵美丽的水仙。她天性烂漫,爱花爱草,蹦蹦跳跳地跑过去想摘回家。而她弯腰刚摘下来,大地便裂出一道缝!冥王哈迪斯驾着四匹黑马的战车,从裂缝中驶出来!将泊尔塞福涅掳走,带到阴间,强奸了她,又让她成为冥后。

如今,这神话又要在雾霾中重演!

现在冥王就坐在车里,侧过半个身,左胳膊压在方向盘上,身上还挂着灰色安全带。 而泊尔塞福涅还很懵懂,很无知,还保有天真,两只眼睛水灵灵的——就是这天真的模样惹到了冥王!掌管着死亡与财富的冥王,最厌恶天真,他认为天真就是虚伪!因此他要毁了这世上的一切天真,毁了这世上的一切虚伪!

冥王深深吸了一口气,在车里皱着眉头,冲外面喊道:“过来。”

毛杰走过去,打开车门,坐进去,屁股陷进软软的车座垫子,有点凉。再把车门使劲一关,嘣!尔后车子启动。雾大,车开得很慢,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来到恒河沙路菩提庄园。在地下车库停好,两人下来,梁呈润走在前面,毛杰手里握着保温杯,跟着。

时间已经十一点,进楼,坐电梯,下来,拿钥匙开门。梁呈润进去,毛杰正要跟,他却堵在门口,把手里的包往地板上一扔,将胳膊在门框上一撑,横在那,手背上的青色血管往外鼓。他说:“把衣服脱光再进来。”

毛杰听了吓一跳!看他表情又不像在开玩笑,便低声问被人看到怎么办?他没应声,似乎在说别管那么多,让你做你就做。

毛杰不再说,先把保温杯交给他。他接过来,拧开盖儿,把冰取出来,只剩小小一块了,里面裹着一枚小小的银色钥匙。在手里攥着,把保温杯放在门口。再抬起头来,毛杰已经开始脱衣服了,一件件、一层层,袜子和内裤也不留。最后光溜溜站在那儿,有点冷,冻得鼻子淌出一点鼻涕,洗了一下,又用手指擦。

梁呈润很满意,看着他的小兄弟,又从湿啦啦的手里,拿出钥匙,把贞操锁卸下,投进保温杯,一起留在门口。

毛杰低头看着这一切,还不知道究竟为什么自己一定要脱光,为了验证自己确实已成为他的奴隶,看看说的话好不好使?但其实,毛杰心里很深很深的地方,早已全然明白这件事的原因——这世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带着自己生前的东西进入阴间!


叮咚,有人在乘电梯,是谁在那里?等着进入死后的世界。


叮咚,大门正在开启,是谁在那里?被阻挡了前世的记忆。


听啊,心碎的声音;看啊,你裸露的身体。在这里要学会,坦诚地面对你自己。


叮咚,他在这里等你,你在等他吗?是什么原因让你想死去?


叮咚,别以为能逃避,今生的意义,哪怕你的心已奄奄一息。


如果不愿面对,心底那个真正的你,那么今日就是,你此生受刑的日子。


痛是你的惩罚,不要害怕,快进来吧!丢掉你的自己,不要害怕,快快进来吧!


毛杰进门后,按照梁呈润的要求,去浴室洗了澡仍是光着身子出来。梁呈润坐在沙发上,让他靠过去,他遮着自己的小兄弟,扭扭捏捏走到那。梁呈润抓着他的手,让他放到身体两侧,把自己的羞耻,完全暴露出来,嘴里念叨:“这样伤自尊吗?”

“嗯,有一些。”

“不要那样想。在我面前,你没有自尊。嗯?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什么想法也不需要有,你只是我的奴隶、我的狗,知道吗?”

“知道了。”

梁呈润笑笑,有一种不可言说的神情,又问:“真知道了?”然后欠身,往前坐一点,用指尖点着茶几上的一张纸:“这是以后可能会玩的项目,你看看自己能接受哪个就在后面的空格里打勾。不愿意的,就空着。”梁呈润去洗澡。毛杰默默蹲下,伏在茶几上,开始看这个表格。

整个表格分为:刑奴、脚奴、野奴、狗奴、厕奴,共五个部分。

刑奴是受刑的奴隶。挨耳光、下跪、磕头及各种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各种带刺儿的通电的的刑具。

脚奴是给主人舔脚的奴隶。用舌头把主人劳累了一天的双脚舔舐干净,是无上的荣耀。当然其中也包括舔鞋子、喝洗脚水和把袜子含在嘴里。

野奴是在野外被调教的奴隶。比如深夜,在某个没什么人的小花园,脱光奴隶的衣服,戴上狗项圈,被主人牵着遛弯儿。或者把抛远的小球,用嘴叼回来。

狗奴是把奴隶调教得像狗一样。比如狗姿训练,让奴隶像狗一样坐在地上着看电视;蹲在餐桌下面,用狗盆吃饭;晚上关在狗笼子里睡觉;以及用小狗的姿势撒尿——四肢着地,趴在那,抬起一条腿,把小兄弟弄进马桶里,再尿。

厕奴跟野奴差不多,也是以地点命名的,即是在厕所里被调教的奴隶。调教项目如喝主人的尿,或者把自己刚拉出来的屎掏出来抹在身上之类的。

五个部分分门别类,林林总总一大页,看得毛杰触目!仔细思量之后,觉得表格里厕奴的部分是他最最受不了的,有淋尿、喝尿、抹屎之类的。

他一一填好,梁呈润也洗过澡回来了,把表格看一遍,放下,点点头,微笑着拽起毛杰的胳膊,往洗手间拖!把他推倒在马桶上,一脚踩着他胸口,解开裤腰上的绳儿,往下一扯,便开始往毛杰脸上身上撒尿!

他吓傻了!摇头摆手,想去挪动胸口那只大脚,但没用!尿液热乎乎呲过来,他又赶紧捂住自己的脸,嘴里念叨着:“搞错了!不是!”一泡尿淋完,毛杰满身臊味,沿着身体往下滴。毛杰皱着眉头,哭腔道:“我刚才填的是不接受这个……”

梁呈润呵呵一笑,把脚丫子收回来,又朝他脸上踩了一下,转个身,拿挂在上面的莲蓬头冲一下脚——刚才他也尿到自己脚上了。冲完,再放回去,站直了身子,说:“因为你不听话。”

“我听话呀!”

“刚才我让你填表格,说愿意的怎么样,不愿意的怎么样。”

“都是按你要求的做的。”

“不过,我说了吧?你什么想法都不需要有。你是我的奴隶、我的狗,一切都应该以我的想法为准。嗯?让你按照自己的想法填,你就真填了?让你填,你应该说,玩什么都行,主人开心就好!”梁呈润说,“所以为了罚你!我、你的主人——现在只玩你不接受的!你给我记住,”他蹲下抓着毛杰的头发,把他的脸拧得扬起来,“在我的世界里,你喜欢什么,害怕什么,都不重要!给你了,你就受着!”

毛杰看着他,仿佛看到了一只怪兽!它长了好几张脸,谁也不知道等一下探出来的是哪个,谁也不知道它下次要发什么疯!

而这一切,梁呈润自己是不知道的,他不知道自己每次虐待别人,就会有只很多脸的怪兽,从他心底很深很深的地方跳出来!张牙舞爪,释放它的黑暗!

不过有趣的是,这只怪兽诞生之日,却是一个阳光无限的午后。

那年他还上初中。虽已入秋,太阳仍很晒,热得他四肢无力,还要上体育课。他个儿高,站最后一排。老师在前面讲解动作,他把手搭在旁边同学的肩膀上,头也靠过去,所有的重心都压过去,一动不动。过一会儿,老师讲解结束,让大家原地解散各自去玩。身边的同学抽身走了,他浑身一歪,撞到另一个正往这边跑的同学,那同学怀里抱着篮球,嘴角笑嘻嘻,轻轻骂道:“傻逼。”然后又跑开了。

梁呈润一下子醒过来,像只受辱的猫,全身毛都炸了!两手搭成一只小喇叭,朝他跑走的背影大喊:“傻屌——!”

那人听见但不理,拍着篮球,一个跨步上篮,球进了,脸上乐开了花。梁呈润也发泄过了,不再继续,转过身,却见一女生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

梁呈润比她高大半头,往下看,这样的角度,像看一朵花。这花还很小,尚未绽放,只稀稀展开两片白色花瓣而已。这两片花瓣是她的眼白,于是,一双黑眼珠便成花的魂。她左眼珠是太阳,右眼珠是月亮,双眼一眯,日月便率领着山川河流及古往今来全都被吸进她的眼睛里——这大概就是灵气逼人吧?梁呈润想。

正想着,忽地,好像有两滴红墨水分别滴进去,丝丝晕开。那红,染着她的眼,也染到梁呈润的心。因此他小声问道:“怎么了?”

女生皱着眉,眼泪唰得落下来,说:“你怎么能骂人呢?”

“没骂你呀……”

“我知道,可……那你也不能骂人啊!”她认真看着面前的男生,曾经在她心中,他是多么清爽又有修养的人。有一次老师上课讽刺某个同学笨,全班都嘲笑。她很不舒服,心中疑惑老师不是教书育人的吗?怎么可以这样?这时,碰巧看到他,他也没笑。全班只有他们两人没笑。

从那一刻,他似乎就变得是和自己有关联的了。

所以,他怎么会说脏话?她不断重复着,好像是在责怪自己——“你怎么能骂人呢?”眼泪越来越忍不住,簌簌落下。

梁呈润赶紧说:“你别哭,我以后不骂人了。”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哭了!不要,她不喜欢这种样子,便跑到一排乒乓球台最角落的那儿,蹲在后面躲着。

他摸遍全身的口袋都没有纸巾,赶紧去找其他女生借了几张,匆匆跑过去给她。然后和她一起蹲在那儿,说些心里话。

后来,两人恋爱了。

从此梁呈润就有意识地严格要求自己,不说脏话、不骂人。抱着善良的心,处处为他人着想。他好像越来越优秀了……直到有次发烧,整个人混混沌沌的,躺在床上三天,迷迷糊糊,满脑子都是脏话!粗话!下流话!从身体里一个很深的地方,一条条一句句往上飘,路过他大脑时,被他意识到!

他哆嗦着嘴,裹紧被子,坐在床的角落,背贴着墙,静静忍着这一切……

病好之后,一切并未过去。有次室友拿错他的毛巾擦脸,他不光想骂人,还想打他!伸出去的手正要打,那同学刚好弯下腰洗脸,洗脸池上的镜子现于他面前!

他从镜子里看到一切,他的表情,把他自己吓着了!!

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人?

那时他还不知道,早在那个下午,那节在篮球场上的体育课,他当时这么一回头,见到她的泪眼,红红的,水汪汪。于是他的身体、他的灵魂、他的思想,全部瞬间下跌!

透过爱,坠入了阴间!

爱情是一条通往阴间的路。至今,他已在阴间生活了十三年!

现在两人是异地。梁呈润不愿放弃自己一点点积累的客户群,去她的城市重新找工作、生活。而她,一样也不愿意放弃自己现在的一切。

因此现在梁呈润从每月去陪她一次,变成每周一次,希望能劝她答应。

这周日晚上十点多,他又从女朋友那回来。两天没见毛杰,见他卷缩着睡在卧室的地毯上。他很瘦弱,盖一条黑色毛毯, 像一只刚出生便死去的小奶狗。

梁呈润蹲下来,胳膊叠在膝盖上,默默看他。经过四个月的调教,他能接受的东西越来越多,甚至一些原本不接受的项目,已经开始乐在其中。

他想着,不如做点坏事吧!

便从抽屉里拿出一支开塞露,用针尖刺破了头,掀开毯子——他什么都没穿——将开塞露往他肛门里戳进去,再一挤。然后自己坐在床上盘腿玩手机。

开塞露是治疗便秘的良药,外用。小小的一支,从肛门插入,将透明液体挤进去,稍等一会,它们就会刺激肠壁让人想排便。

果然,毛杰醒了!手慌慌张张的想要往后面摸,但一见梁呈润在床上坐着,便停下来,一时不知往哪放!嘴里问道:“回来了?”梁呈润点点头,毛杰掀开毛毯,光着脚丫,小跑着奔出去!去洗手间!

梁呈润也急匆匆跟过去,进洗手间,见毛杰坐在马桶上,屁股后面拉出来水水淌淌的一堆黄褐色粪便。等拉完了,刚站起来,梁呈润一个箭步上前,抓着他的手腕,往还没冲走的马桶里探。毛杰的手,直接没进去半只,嘴里嗷嗷地再拿出来,已经是屎。

梁呈润一松手,哈哈笑起来。

毛杰皱着眉头,气得胸口一起一伏,但全都憋着,只低头去水龙头那用洗手液洗手。梁呈润靠过来,在他耳边,咬牙切齿说:“你个贱货!”——话音刚落,梁呈润只觉这话异常熟悉!

时间流转,两个时空被拼在一起,共享着同一个梁呈润!

一个时空是此处,洗手间,空气冰凉,冷了的屎味还未散尽。

另一个是昨晚在女朋友的床上,他躺进她的被窝,软软的,抱着她听她讲在公司是怎么解决别人解决不了的事情的。他闻着她洗发水的香味,说:“你真的好棒啊!”

那时,抱着女朋友的那一刻,他脑子里想的是——“你个贱货!”

他侧过脸,身体里那只多头的野兽在咆哮!是一张愤怒的脸伸出来了,抬手,把毛杰狠狠推到墙上,扇了两巴掌,大喊道:“像你这样的贱货,全世界没人会喜欢你!!”

“是吗?老公真好!”她斜着眼睛一副小机灵鬼的样子看过来。粉红色的被子,如少女的梦。他吻着她的额头,又说:“像你这么棒的人,全世界都会喜欢的!”那语气像在抱怨,又像在撒娇,“真希望我们能在一个城市啊,这样我就能每天都抱着你睡了。”

她好像没听到似的,继续低头玩手机。

空气好冷啊,当时的梁呈润这样觉得……

不论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多长,甜言蜜语说得多多,她对他的态度,也没法让他真正觉得暖和。她虽然看起来干净、圣洁、无暇,但身上好像有一种冷漠的臭味,像……像这个洗手间马桶里还没被冲走的稀屎。

“我不想每天和你一起睡。”梁呈润说着,眼泪竟然掉下来。

他深吸一口气,虽然他现在并不觉得胸闷……他这样做,只是想把眼泪吸进去。然后转身匆匆回卧室,从地上抱起毛杰的地毯毛毯再跑回洗手间,往地砖上一扔:“像你这样的脏东西,就该和脏东西待在一起。从此以后,你就睡这儿,不准进我房间!”

第二天傍晚,梁呈润早早离开公司,推掉应酬,去宠物超市买了一个大型犬的狗笼子,黑色方钢焊接,加粗、加厚,站在上面蹦也没关系,稳!回到家,就让毛杰进去,再把他的两手两脚用四只银色手铐扣在黑色笼子的四个角,关好。笼子没他身体那么长,他只能弯着腿、折着腰,半躺在里面。

梁呈润用脚踢一下笼子,笑问:“不是不喜欢狗笼子吗?怎么也不反抗一下?”

毛杰已经认命似的,不答这句,反而问:“怎么不开灯?”

外面天还没黑透,客厅很暗。

梁呈润哈哈笑两声,从书房搬出来一只纸箱子,从里面拿出红色蜡烛,在茶几上摆成一排。

再从裤兜掏出一块暗金色打火机,形状是三颗骷髅头叠在一起,把拇指放在最上面这颗头的顶上,往内一拨,骷髅脑袋上就会窜起一簇紫红色小火苗。再蹲下,把茶几上的蜡烛,从左往右一支支点燃。

火苗越来越多,在客厅里舞动,像在庆祝什么。比如,古时的新婚,这场面像古装剧里举行完婚礼后,新郎新娘坐在自己的新房里,桌上摆着很多蜡烛,一闪一闪的。这时候新郎新娘还不知对方的模样秉性,只是从别人那里听说,还不错。到底是怎样的不错?终于到了要瞧的时候了。新郎要掀开红纱,新娘想看,却不敢,只依稀看远处桌上的红烛、那火苗……

梁呈润点完最后一根,前面那两支蜡烛,油已经满了,吃饱喝醉似的,盈盈如囍,润润似福。

至此,吉时已到!

梁呈润放下打火机,一手抓起一支蜡烛,如此一晃,蜡烛油顺着流下来一些,烫着他的虎口。他疼得倒吸一口气,这气从喉咙里灌,直击到他小腹那,如一支箭飞进去!

这支箭不是别人,正是希腊神话里的宙斯之子海格力斯射的!

海格力斯奉命杀死九头蛇妖海德拉,而海德拉住在森林沼泽附近的山洞里。当他找到洞穴,便站在洞口往里放箭头燃着火的箭——这头海德拉,现在就住在梁呈润的肚子里!

海德拉被带火的箭触怒,从洞穴深处出来,两人展开殊死搏斗。

可惜海格力斯每砍掉它一颗头,它就会从伤口里再长出三颗头!

这象征着我们越想杀死自己心中的愤怒——比如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愤怒反而会成倍增长。

海德拉有九颗头,每一颗都是人们心中的恶念。每一个恶念在被诛杀后,都会成倍增长。

因此,海格力斯尽管天生神力,却也无法胜过它。

情急之中,他想起老师的忠告:“我们跪下而起来;我们投降而征服;我们放弃而得益。”于是,他束手无策时,便按照第一句忠告,直接跪倒在海德拉面前!当他伏下身子,浸入沼泽的恶臭中时,双手正好摸到海德拉的一颗头。他想起第二句“我们投降而征服”,便以投降的姿势,将它高举到空中,并站了起来。当海德拉的头被举高,阳光照到它身上,海德拉便失去力量,无法再生。最后被海格力斯杀死。

光——!

杀死海德拉的秘诀是光!

那摇曳着的光,现在就在梁呈润手上!

他慢慢走过去,往笼子里一攉!

红色圆点,如火、如岩浆,落在毛杰身上,开出一朵鲜艳的红花。这是黄泉路边的曼珠沙华!于是,毛杰这副嶙峋瘦骨,便成了通往无尽幽暗的黄泉路!看,花的盛开让他全身猛烈抽搐!每一朵的绽放,都是被他心中无尽的黑暗所滋养!手铐和笼子撞在一起!那声响,听得梁呈润兴奋至极!他爬到笼子上,抖起胯,用脚晃动着笼子,叮叮当当,高声乱吼!两支蜡烛往下滴,滴到毛杰的小腹、胸口、乳头、脸颊、大腿、以及更私密的地方……还不到一刻钟,这漫山遍野,都是死亡之花!

好多念头啊、好多想法啊,此时此刻都在梁呈润脑袋里飘来飘去。

后来累了,便躺在笼子上睡过去。他一只胳膊从笼子的上面支出来,直溜溜的小臂、手腕,随意这样放着,毫无防备地放着,手指上沾着蜡烛的红油凝固成小点。而他身下的毛杰,则满身都是这样的红点。点连成线,线集成片,红彤彤的,如得了什么皮肤病。

人身体总会积累很多毒素,可能是吃,也可能是种种情绪上的问题积累在那。有的人积在里面,时间久了,变成肿瘤。

而有的人则通过皮肤大量往外排,就变成皮肤病。

毛杰在今天之前,太多毒素都是积在里面的,早就积成了一个看不见的肿瘤,折磨着他,让他想死,只想死!而现在,他将那些东西排到了外面!或许没谁知道,此时此刻毛杰已经由内而外,彻底变成另一个新的人了!

神话里的海格力斯杀死海德拉之后,海德拉长出第十颗蛇头。

十,代表圆满。头颅,象征智慧。第十颗头颅,即是——圆满的智慧。第十颗舌头是一个宝物,象征着当人处理好自己内心深处的恶念后,将会获得圆满的智慧。

在过去,毛杰曾一次次面对自己心中的海德拉。每次他都害怕极了,甚至不愿相信它的存在。他太懦弱了,因此,也只能靠别人来帮他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一切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在这个过程中,他不断面对自己最厌恶的事,从排斥它们,与它们战斗,到渐渐明白其实它们并非我们的敌人,而是我们自己的一部分,从那一刻,我们开始学着接受它们——“我们跪下而起来;我们投降而征服;我们放弃而得益。”

神话中的英雄海格力斯,九头蛇妖海德拉都不在历史中,而在每个人的灵魂里;冥王和冥后都不在历史中,而在每个人的灵魂里;不问民族、不分国家,一切古老神话中的诸神都不在历史中,而在每个人的灵魂里。

而这一切,现在躺在笼子上睡得正香的梁呈润还毫不知情!

他卷着身子,窗外的月光落在他身上,有那么一点点的重量,像飘下来的白色羽毛,落于他冰蓝色的灵魂上,便惊醒了他。他在笼子上起身,晃晃脑袋,低头见毛杰拧着身子侧躺在下面。

毛杰眼神直勾勾的:“所有项目都玩完了吧?你该履行你的承诺了,让我死。 ”

梁呈润呵呵笑了两声,说:“现在只是做完了你不想做的事而已,接下来,我们要玩的是,偏不做你想做的事。你现在不是想死吗?什么时候你不想死了,我再让你死。”

“你要做什么?”

“我要让你……”梁呈润趴在笼子上,从钢条之间的缝隙往下看,见毛杰脸型小巧,五官精致,便笑说,“这么好看的脸,死了不觉得可惜吗?”

“好看?”他微蹙着眉头,一脸意外。

“对啊,没人跟你说过?“

“没。”

“是不是以前没好好收拾过?其实你稍微收拾一下就会非常好看了。”

“收拾我干嘛?我只是主人的一条狗。 ”

梁呈润从笼子上跳下来,打开锁,把毛杰从笼子里放出来,拍落他身上的蜡烛油印子,说:“为了让你想要活下去,我要让你,让你被、很多很多很多人喜欢。以后,你可能会成为别人眼里的男神,但我这儿,你只是一条狗。知道吗?”

毛杰立刻跪下,把脸贴在梁呈润的脚面,答道:“是的主人。”

说做就做。梁呈润让毛杰去洗澡,然后两人一起去商场买衣服,逛到关门。

第二天下班回来,带他去美容院护肤。

第三天晚上去发型工作室做头发。

第四天去健身房办卡,给他选最好的教练,最贵的课。

第五天学游泳。

第六天到高档餐厅吃晚餐,学习用餐礼仪……

周末梁呈润也不再开车去见女朋友了,说有客户要约。一次两次这样,第三次她就生气,赌气说分手算了。梁呈润心下一喜,应和道:“好啊,分手就分手。”挂了电话,继续回屋跟摄影师谈刚才拍的照片——现在他每个周末都会约不同的摄影师,给毛杰拍写真。

一定要让毛杰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好看!!

他还以毛杰的名义开通一个微博,把最好看的照片配上文字,发布。有天晚上梁呈润加班后回到家,立刻跑到沙发上跟毛杰说:“你的粉丝都超过三千了!大家都超爱你!”

彼时,毛杰刚从健身房回来没多久,浑身无力,瘫在沙发上,想着或许明后天肌肉就会酸痛,但明晚还要去学游泳……梁呈润给他报那么多班,一定是虐待他吧?唉,还不如赶快把自己杀了呢,何苦这样折磨……他满脑子都是这些话,却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多说了。对梁呈润问的,只哦了一声算作回答。

“不觉得自己很厉害吗?”

“没……”

梁呈把大家的留言评论给他看:“这么多人跟你告白诶!他们都很喜欢你!”

“哈?”毛杰勉强坐起来,接过手机,随手点进某评论者的主页,往下一划,主页里转发了不少和自己同款的少年。他说:“你看,他关注了很多像我这样的。归根结底,他只是喜欢这样的脸啊、腰啊、屁股啊、脚啊。把这些东西放在谁身上,他就喜欢谁……所以,怎么能说他们喜欢我呢?”

“喂,你想要的太多了吧?这网上熙熙攘攘的,谁有功夫关心你的内心世界?能有人喜欢脸就不错了。”

毛杰点点头,又重新趴着。梁呈润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原本这样做,就是为了激起他活下去的愿望。本人不认可的话,再怎么多说也没用。他在书房冥思苦想一晚上,决定把毛杰带进自己的公司,一步步扶持他,让他被很多人喜欢,让他挣很多钱!

就不信他会不高兴!

于是第二天,他就带毛杰进公司,先参加公司培训,考证券从业资格证。考过后,开始正式做业务员。梁呈润介绍客户给他,单子签的顺风顺水。

为了让更多人知道他,梁呈润还要求副经理让毛杰,作为优秀新人,开一场分享会,向大家传授签单经验。当然,如何在公开场合演讲,以及签单究竟有什么秘诀,都是梁呈润教的。演讲时的PPT也是他做的,在最后的片子里,还附上毛杰的私人微信,让他说,以后大家可以随时找他。

这句话被好多女生听进心眼里,后来没事就要么约他吃饭看电影,要么一起健身游泳。

再加上两人的关系在公司是保密的,他不能经常陪毛杰,所以他常落单,没什么事就自己在家喝闷酒。捏着红酒杯,在房间里四处转。最后来到卧室,进门是地毯,以前毛杰睡在这儿。现在地毯还在,毛杰很久不睡了。

因为怕他整天睡地上,气质畏畏缩缩的,就让他和自己一起睡大床。

他每晚都从后面搂着毛杰的腰,把脸埋在他的勃颈,那里有一块骨头凸出来,圆圆的,他喜欢把脑门儿贴在那儿。

梁呈润喝了一口手里的酒,毛杰现在也算是男神了吧?今晚就问他开心不开心,开心的话……梁呈润回到客厅,又添了点酒,摇晃着红酒杯,颜色像很深的静脉血。他抿一口,心想,是不是到了该杀掉他的时候了?

一瓶红酒还没喝完,毛杰回来了,说今晚的女生又跟他告白了。

梁呈润听出一种炫耀的味道,心里讨厌,从后面踢他腿,将他踢倒,踩着他脑袋,问:“怎么样?被人喜欢的感觉好吗?还舍得死吗?”他也不等毛杰回答,因为他好像知道,于是一口闷掉手里的红酒,也不咽,只在嘴里含着。

毛杰说:“请让我死。”

“为……”他直接一张嘴,酒从嘴里漏出来,滴到袜子上,滴到毛杰的头上。他用手背擦擦嘴角,把脚从毛杰脑袋上收回来,“为什么?”

“今晚这个女的,最早在公司培训时,就没怎么理我。听说我开了很多单后,就以向我请教的名义来找我吃饭……所以说,她们喜欢的是什么呢?我心里清楚。她们和那些在微博上给我留言的人没什么区别。”毛杰抬起头来,直挺挺的身子,眼睛里充满哀伤,“所以,喜欢我的长相也罢,喜欢钱,喜欢我挣钱的能力也罢,就凭他们这种虚伪的喜欢,还不足以让我想活下去。”毛杰低头在地上猛磕一下,不起身,继续说,“请让我死,你答应过的!”

梁呈润听得头皮发麻:“我、我是答应过,但是,我这样做,为了让你想活下去,为了让你能享受自己的人生——等你能享受的时候,我才会杀了你。所以……我不是不信守承诺。那个时候还没到!想尽快达到你的目的的话……现在不是有好几个女的喜欢你吗?选一个你喜欢的,和她谈恋爱!你以前是喜欢女孩的,不是吗?如果不是被卷走所有的钱,你也不会对感情有阴影。现在有我在,没人能骗得了你。所以,应该能做到吧?去学着和她们谈恋爱,去享受你的恋爱。等我觉得你确实是非常享受了,到那个时候……你可别说你不想死!哈哈哈。”

“她们那几个我选不出来。”

“选一个!!”

毛杰站起来,说:“之前在考验期,你每天再忙,晚上都会抽时间陪我聊天,跟我说晚安。所以,虽然我很痛苦,但还是坚持着,因为只要我坚持着,你就会陪我。那时候,我根本没觉得自己在被虐待,我……觉得自己在被……爱着。所以我更加确定了,一定要来找你,找你杀了我。如果你也喜欢我,或许不会杀我,会跟我在一起。如果你不喜欢我,那就让我死在你手上!因为,除了你,这世上没有谁会这样对我了……所以,不要让我去选别人好吗?从一开始我就已经选了……你啊……”

从一开始我就已经选了……你啊……

过去这一年发生的事瞬间缩小,小成摆在地上的一个可乐瓶。尔后,又嗖的一声,飞上夜晚的天空,变成五彩斑斓的烟花——在阳台外亮起来!他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一支连着一支,不断在夜空绽放,红的、绿的、蓝的、粉的、紫的,最后那一响最亮!在空中绽成一颗红心!

又灭掉。

梁呈润舔舔嘴唇,冷静下来,问道:“真的可以杀了你吗?”一把抓住毛杰的头发,往洗手间拽!“那我要现在就杀了你! ”把他丢在洗手间的地下,使劲扒光他的衣服……

这天晚上,毛杰死了……梁呈润也死了。

他们一起死的。

或许很难相信,但事实如此——性高潮是一种死亡。

它极具破坏性。可以同时打开两具身体里的灵魂,让他们通过爱、通过性器官,得到灵魂上的融合。在这融合的过程中,他们两人都死了。而融合之后,这世界又会诞生出两个新人,他们的名字还是梁呈润、毛杰,但他们已经不一样了,他们的灵魂中混合着彼此。

爱上一个人,自己便死了,因为爱情是一条通往阴间的路。这路极玄妙,艰难险阻不少,但如果走通了的话,也是一条挥别自己那不堪过往的——重生之路。

相关阅读:

喜欢何必夸张成爱

捞月亮的人——你是否爱过一个人或者恨过一个人【原创】

3年A班大家都是人质观后感想

爱与喜欢之间【原创】

没有个性的人读后感

喜欢亲吻快跑电影影评

造彩虹的人读后感

放弃喜欢

偷影子的人阅读笔记

沉睡的人鱼之家读后感

版权申明:本文 你的男神我的狗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87429.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