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许禾的葬礼

许禾的葬礼

2018-03-17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1.

许离看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

凌晨三点。

屋内是死一样的寂静。

她揉了揉发疼的额角,她从床头的烟盒中抽出一支烟,点燃,放到嘴边,深吸一口,像个瘾君子,像条岸上快死的鱼遇到水。猩红的微光,是这间屋内唯一的亮色。

仔细听,外面好像在下雨,她昨天刚洗的衣服好像还挂在外面,但是那又如何。对她来说,现在的一切都无关紧要。

她在等天亮。等着第一缕阳光洒到大地上。

还有四个小时就到了——

许禾的葬礼。

直到现在这一刻,她都无法接受这件事。只要稍微想到这几个字,她的心就不停的抽痛,像有个小人拿着锤子一下一下捶打她的心脏,疼的她想死。

想起以前,她常对许禾说:“我一定要在最美丽的时候死去,绝对不要变成满脸皱纹的老太婆。”便觉得当时的自己傻的可笑。

如今她已经36,马上要踏入四十岁的门槛,虽然脸上已经出现细纹,身上的肌肤也渐渐失去光泽,但是依然活着。

而36岁的徐禾已经永远离开这个世界。

快要燃到尽头的烟灼到手指,她摁掉,整个房间里唯一的亮色熄灭。

她和许禾是从小一起长到大的好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曾经许诺要共度余生。是什么让她们十六年未见,断了联系?她不愿想起。

但今夜,记忆如潮水般涌入她的大脑,一帧一帧的画面像老电影一样在她脑中闪现。

她叫许离。仿佛是应了名字中的“离”。

她刚一出生,妈妈就难产而死,离开了她;

她三岁时,爸爸在工地上干活不小心被砸死,离开了她;

她十岁时,爷爷突发脑血栓而亡,离开了她;

她十七岁时,奶奶为给她买蛋糕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离开了她。

呵。她的故事若是写出来,就是一部活生生的悲惨录。

虽然如此,她还是活了下来。并且可以说十七岁以前,是她这辈子最快乐、最无忧无虑的时光。

2.

她和许禾家,是邻居,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又是同桌。这可怕的缘分将她们两个牢牢绑在一起。

她们成了彼此最好的朋友。虽然,她们之间非常的不同。

她性格急躁,做事冲动莽撞,但许禾,性子温和,从不和人起冲突,做事谨慎认真;她学习成绩是班上倒数前十,而许禾,常常得班上第一;她无辣不欢,许禾一点辣都吃不得;她爱穿漂亮的裙子,而许禾则更钟爱休闲的牛仔裤;她经常挨打,是大人眼中的坏孩子,而许禾经常被表扬,是家长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总之,她们很不一样。

有时候,她自己都迷惑,为什么许禾会和她成为朋友?而许禾总是笑而不语,故作悬念。久而久之,她也忘记再问。

但是,她们有一个共同爱好——

看星星。

那时候,乡下还没有那样的多的汽车,污染也没那么重,那时夜晚的星星特别的亮,特别的美。

她们经常晚上偷偷溜出来,爬上楼顶,躺在地上,望着天空,看星星。

微风轻拂,轻触肌肤,阵阵凉意,娴静逸然。

耳边传来在街上疾驰而过的汽车发动声、楼道里或轻快活沉重的脚步声、房屋里碗筷相碰的清脆声、还有街上妇女们闲聊的唠嗑声……好似杂乱无章的声音,在她们的耳中是世界上最动听的音乐。

她记得,那个时候许禾说:“许离,你想上哪所大学?”那一年,她十七岁。

“什么想不想的啊!就我这成绩能不能上大学都不一定。”她满不在意。

“可是,我想和你读同一所大学。”她语气中带着失落。

许禾长的不算漂亮,但是给人一种温婉柔和的感觉,很耐看,很舒服。特别是她的一双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像月牙,很好看。那时,她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雾。

“那有什么!以后你去哪所学校,我就跟着你一起去那个城市,陪着你。”

“真的?”

“当然。”她说的信誓旦旦。

许禾听后,眼上的那层雾消失,又重新明亮耀眼。

后来,她真的没有考上大学。因为奶奶的突然离世,她失去了唯一的监护人,同时也失去了生活来源。所以,她决定去出去打工。

她去了北京。因为那里有阿禾想去的学校。

临走前,许禾将她最珍贵的项链给了她。

火车开动的前一刻,她们谁都没说话,紧紧握在一起的手说明了一切。

曾经以为地久天长的陪伴,出现了第一次离别。

3.

五点了。

她站起身,活动变得僵硬的身体,缓慢而笨拙。虽然不想承认时间的残忍,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醒她不再年轻。

还有一个小时,天就亮了。她按下开关,一瞬间,整个房间都亮堂起来。

她有一瞬间的迷茫,仿佛身处一个未知的地方,周围的一切很陌生。过了几秒,才想起这是她的房间。她的家。

房间的色调以黑白灰为主,单调的乏味,冷淡的疏离,就连灯光也是冰冷的色泽。

她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眼底下一圈圈青色的阴影,眼尾是细细的皱纹,脸颊旁是褐色的斑点,显得十分憔悴无神。是多少护肤品都拯救不了的沧桑。

水滴滴答答的流着,经过下水管,流到下水道,汇入到最恶心最肮脏的地方。她心中突然涌起一阵恶心,不知是想到那肮脏污秽的地方,还是恶心自己这张憔悴难看的脸?

女人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要脸面的人。

明明早已年华不在,容颜已去,生死自有天命,争不得,也争不到。但偏偏要自欺欺人,画唇描眉,换的一副青春仍在的假象。乐此不疲。

她用上最好的化妆品,将自己变成另一个人,即使是暂时的美丽,也是开心的。仿佛刚才镜子里憔悴难看的人并不是她。

六点了。

她该出发了。

许禾的葬礼办在并不远的地方,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

明明两个人都在北京,但是这十六年来,她们从未见过面,就是在街上偶遇的次数都不曾有。好像当她们决定不再相见时,她们之间的缘分也就断掉了。

刚到北京的她,过的很辛苦。因为没有学历,没有经验,所以她只能从最底层做起,洗碗工、服务员、送单员、促销员……她干过很多工作,但是没有一个干的长久。总之,她也就这样在北京活下来了。

在这段时间里,不论她多累,总会每周寄一封信给许禾。而许禾也是一样。

就这样过去了一年,许禾参加了高考。考上了她心目中的学校,来了北京。

许禾来北京的那天,下着蒙蒙细雨,天气闷热难忍,车站人群涌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以言明的难闻味道。那天,她特意和老板请了假,到车站接许禾。

她看着不停走出来的人儿,翘首以盼,希望里面出现她所熟悉的身影。

突然,她听到一声清脆柔和的声音“阿离!”她定睛一看,便是那让她苦苦等待的人儿。

那天,她把许禾接到自己的住处,一个只有三十平米的地下室。她和许禾两人窝在小小的床上,说着女孩间的话题,叽叽咋咋,直到半夜三点,依然兴致盎然。仿佛要将这一年里缺失的话语一一补上,昏天黑地,一切都抛之脑后。

那晚,她告诉了许禾一个秘密——她恋爱了,那是她的初恋。这是她在信中没有写出来的事。

恋爱。多么美好的词。

现在这个词对她来说,只是一个如幻如梦的过往。像梦般美好。

后来,她有过许多的男朋友,谈过无数次恋爱,每一次都给她带来快乐和幸福。

可是,现在她孤身一人,无儿无女,也没有老公,连生命中唯一重要的挚友也走了。

她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4.

许禾的葬礼上并没有多少人。那些人,她并不认识,那些人大概也不知她是谁。他们都因为许禾聚到一起。他们三五成群围在一起,窃窃私语,说着她完全不了解的话题。

在没她的十年里,是她们占据了她的生活吗?

正中间摆放着她的照片,是我没见过的照片。

她一头齐耳短发,眉眼弯弯,嘴角含笑,婉约恬静,似十七八的小姑娘。她将永远年轻,永远无伤、无痛、无悲,永远含笑而立。

她以为自己能坦然面对,但胸口的疼更甚,似被火烧,从心上蔓延到四肢,渐渐烧上咽喉,呼吸困难。她要离开,再不走,她会疯、会死。

她跌跌撞撞,像一个喝醉的人。

周围的人视线转移到她身上,从他们眼神里,他知道他们在说自己,“看那个女人,神神经经。”,“该不会是哪里不舒服吧?”“神经病”……

她不在意,他们什么都不是。

不小心又撞到一人,听到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阿离?”已经多年不曾有人唤过这名字。

她抬眼,看到一个男人。四十多岁,长相周正,身材挺拔,虽然脸上布满沧桑,肚子微微挺起,但看得出年轻时是一个出色的男人。

“林宇?”

“原来真的是你。”他笑,和她记忆中的他重叠,“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变。”

原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的人,竟然又这样见面了。是缘?是斩不断的孽,理不清的情。

他们坐在咖啡馆里。萦绕在他们之间的是尴尬。

她点燃一根烟,试图回避这种尴尬。

“你吸烟了?”林宇似乎对她吸烟,感到惊讶。她不想解释,那太麻烦。

“我们有多久没见了?”他说:“你过的还好嘛?”

“十六年。”她吐出一团白烟,迷蒙中仿佛见到曾经的她,“结过一次婚,又离了,一个人,不好不坏。你呢?”

“我做了点生意,还不错,女儿已经上小学了,过的挺好。”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家庭幸福的普通男人。

当初的她是怎样爱上的他?因为外貌,性格,还是人品。

她已记不得了。

5.

林宇是她在奶茶店打工时,认识的。一来二去,两个长相出色,青春年少的人走到了一块。

他们是彼此大的初恋。

刚坠入爱河的她,感觉生活中所有的一切都是粉色,是幸福的颜色。

她把恋爱的消息告诉许禾后,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反应,相反,许禾很冷淡。经过长时间的陪伴,她知道她生气了。可并不知道为什么生气?

那晚的话题,在她提了林宇之后终止。一整晚,许禾都背对着她。

第二天一早,许禾就拿着行李搬到了学校。即使她再三挽留,许禾依然走了。

后来,她忙于工作,许禾忙着开学,她们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也没有通话。最后,还是她去找许禾。

她们之间,总是要有一个人先低头。

“别生气了。”她在图书馆找到她,当时她正在看《霸王别姬》。她不理。

她又凑近一点,靠在她的肩上,像小时候一样,蹭着她的脖子。她被弄的发痒,绷不住脸,笑了。

“笑了,你笑了!不生我气了?”

“我又没生你气。”瞧瞧她,总是口是心非。但没关系,她知道她气消了。

“这书讲的什么?”她拿起桌上的书,随意翻翻。许禾总是喜欢看书,各种各样的书。

“没什么。就是两个戏子之间的故事。”她说的不经意,瞥了她一眼。而她不自知。

后来,《霸王别姬》上映,她曾去电影院观看。一个人。看得泪流不止,心如绞痛。

过去两个月,进入11月。天气慢慢转凉,香山的红叶也渐渐红了。

她想着将林宇正式介绍给许禾。一个是她爱的男人,一个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希望他们能好好相处。所以,她特意约了个日子,让他们见面。

当她挽着林宇出现在许禾面前时,她眼中的光彩变得暗淡,嘴角的微笑也消失的荡然无存。但那时的她并未察觉,只是一心感到开心。

那天,他们三人一起去了长城。那是她来北京第一次去长城,被它的雄伟壮阔所震撼,久久回不过神,她和林宇嬉嬉闹闹。而许禾一直沉默,不知在想什么。

那天是以许禾的先行离场结束的。她只淡淡留下一句,不舒服,先走了。就独自坐上了回学校的车。

“你朋友好像不喜欢我。”林宇不傻,许禾那样明显的情绪,他不会没感觉到。

“少胡说。”她那时还替许禾辩解,但心里也知道她是不开心了。

这次之后,她没有去找许禾。她也生气了。明明想着把自己喜欢的人带给她看,却不想她这样不给面子。

冷战持续了很久,许禾中途曾打过一次电话,问她要不要一起回老家。那时,她拒绝了。她在等许禾先道歉。

后来,就没了联系。直到放寒假。

许禾来找她。

虽然,她心中早就为之前的拒绝感到后悔,但又拉不下脸,如今见许禾来找她。她掩住内心的激动,摆出一副冷淡的模样。

“和我回家吧?”

“我不。”

她幽幽叹了一口气。她好像很疲惫,像一个在沙漠中长途跋涉的苦行人。

“你真的喜欢他?”

“当然,”我答得斩钉截铁,“这辈子我就喜欢他。你们都是我很珍视的人,我希望你们能好好相处。你到底为什么不喜欢林宇?”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6.

最后许禾是怎样说的,她也记不得了。年龄大了,很多事都记得迷迷糊糊,不真切。

“我以为你会和她一起。”她手中的烟早已抽完,又燃了一根,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面对现在的一切,面前的他。

“怎么会?”他的唇边竟泛起一阵苦笑。

为什么他会是这样的表情?

当年,明明她才是受害者。

许禾和她和好了,她想明白了。既然他们两个不可能安然相处,不必勉强要他们两个好。

她和林宇的感情越来越好,她心中甚至萌生出嫁给他的念头。她将这个念头告诉许禾时,她正在切水果,一不小心就削掉了自己的一块肉。她吓的赶紧用毛巾抱住,要送她去医院。

而许禾只是定定的看着她,眼上又蒙上了一层雾,“你说什么?”

“我说结婚。但是也不一定啦。我只是想想,还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当时她一心沉浸在自己的心绪中,并没有发现许禾的异常。

如果,当时她再多关心一下她的感受,或许也就没有后来的事了。

但人生没有如果。

三天后,她上晚班,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

当她打开林宇家房门时,明显感觉到不对劲。门口放了一双女人的鞋,而不是她的。

她心跳的飞快,一种不好的预感爬上心头。她跌跌撞撞打开房间的大门,按下开关,看到一对男女赤裸相缠,交颈而眠。

男的是林宇,女的是……许禾。

“啊!”她失去理智,愤怒的火苗在心中燃烧,她恨不得撕掉眼前的两人。

被她吵醒的两人转醒。相比林宇的惊慌失措,许禾表现的很冷静,沉默的看着她。

“阿离,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许禾……我们两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他说的断断续续,字不成句,“明明我们之前在喝酒…….怎么会……”

“够了!”她现在根本听不进任何话。满天的愤怒和悲伤包围了她。“一个是我的男朋友,一个从我从小玩到大的闺蜜。你们这样做对的起我吗?”

“我没错——”

“啪!”

没错。她扇了她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掉了她们之间多年的感情,也断了她们以后的缘分。

“许禾,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她强忍泪珠,又看向林宇,哽咽道:“还有你。我这辈子都不要再看见你们。”

后来,她走了。

离开了北京这座城市,去了南方。断了所有的联系,重新开始。

她不再相信友谊,也不再相信爱情。

和他们重新再见,便是许禾的葬礼。

7.

“当年的一切全都是许禾设计的,我们那晚什么都没有,你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吗?”

他记得那晚许离走后,许禾像一个失去灵魂的木偶,木然的坐着,久久不说话。

“你为什么这样做?”他对她的做法感到莫名其妙。他知道许禾并不喜欢他,甚至是讨厌,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一场残局?

“因为……许离不能……嫁给你.”她似突然发狂,面色狰狞,“如果不是你,许离心中只会有我。是你,抢了她,将我身边把她抢走!”

“你——”那一刻,他好像明白了,但不敢置信。

是的。

她爱许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反正便是爱上了。是她将想要靠近她人全部赶走,只留下她一人,也只能是她一人。

渐渐的许离只有她一人,而她也只有许离。

她以为会是一辈子,却没想跑出个林宇。她以为不过是玩玩而已,却没想到许离萌生结婚的念头。

不。不。许离是她。她不能被任何人抢走。

所以,她设计了今晚的一切。在林宇的酒中下药,伪装成上床的迹象,等许离回来发现这一切。

她想许离会原谅她的,毕竟她是她最好,也是唯一的朋友。

但她想错了,许离走了,永远也不会原谅她。

“当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时间已过去那么久,她不想再去追究谁对谁错,已经毫无意义。

林宇望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他曾爱过她,但有缘无分,终究错过。也是,有些事情已经过去,就让她过去吧。再说起也只是徒增烦恼和悲伤。

重要的是现在。

8.

和林宇在咖啡店分别后,她开车回了家。

他们没有互留联系方式,今日一见是续前世的缘,往后并无再见的需要。

空荡荡的房子,毫无人情味,冰冷的让人生寒。

她倒在沙发上,卸下全身的疲倦,只求能好好睡一觉。

外面又下起雨,滴答滴答,落在阳台上,也落在她心上。

在沙发的一角,放着一本《霸王别姬》,伴她入眠。

她好像又看到许禾,她们一起在楼顶上看星星,夜色静美。

她清纯洋溢,她恬静婉约…...

相关阅读:

捞月亮的人——你是否爱过一个人或者恨过一个人【原创】

one day in beijing一个人的北京之行

北京旅行【原创】

北京下雪

没有个性的人读后感

造彩虹的人读后感

偷影子的人阅读笔记

沉睡的人鱼之家读后感

追风筝的人读书笔记

冬天的北京

版权申明:本文 许禾的葬礼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88139.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