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下辈子,我不要再当姐姐了

下辈子,我不要再当姐姐了

2018-03-21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宋轶说,我的眼睛是浅棕色的,像秋天流淌的小溪。

1.

“姐姐,我回来了。”粉红色的气球堆里突然窜出来一个小姑娘,双臂紧紧环住了长清的肩膀,笑得眯起了双眼。

“小倩,你怎么回来了。”长清拉着她的手坐下来,有点惊喜又有点惊讶。 “我还没怪罪你,你倒先来质问我了,结婚也不邀请我,你还当不当我是你亲妹妹了?”听了长清的话,小倩立马拉下了脸,语气里有一些愠怒。

“不过没关系,我早就习惯了不请自来,这样也好,给你个惊喜嘛。”长清还没来得及解释,她就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这么多年了,小倩总是如此,乖巧里带着谦卑。

长清摸了摸她的头发,“怎么会,你在山里支教,我怕请假会影响你的工作嘛。妈妈前几天还在问我你什么时候回家呢,我们一家人也好久没坐在一起吃过饭了。”

小倩又把长头发留起来了,就像她七岁那年的模样。

长清还记得她第一次出现在家门口时的样子。瘦瘦小小的身体套着一身略显宽大的黑衣服,麻花辫上带着孝,怯生生的躲在爸爸身后,一双大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我看。爸爸把她拉到长清面前对长清说,“长清,这是你的妹妹,你看,你们的眼睛都是浅棕色的。”

这一晃已经很多年过去了。

“姐姐你就别安慰我了,我知道阿姨不想见我。”小倩低下头拨弄着自己的手指,这是她多年来的小动作。长清赶忙握住她的手,把中指搭在食指上,“你还记得这个动作吗?finger crossed.你教我的啊。今天是姐姐结婚,别不开心了。爸爸已经不在了,以后我们一家人一定要好好的。”

“是啊姐姐,还没跟你说,支教活动结束了。我决定回堰州工作,前几天有朋友帮我租了一个门面,我打算开个花店,你知道的,这是我多年的心愿。”小倩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红红的,长清知道她想到了自己的妈妈。她妈妈活着的时候就是在爸爸的公司旁边开了一家花店,再然后就有了她。长清不知道要怎么接她的话,只能尽力安慰。

“长清,准备好了吗?”宋轶突然开门进来询问。

长清还没出声,小倩就站了起来,“哎,怎么是你?”两人看到对方都呆住了,我也一头雾水,“你们认识?”

“哦,是这样。几个月前我不是因为一场大雨被困在山里了嘛,当时这位姑娘也在场。”宋轶率先解释道, “那可真是太巧了,这是我妹妹长倩,这是宋轶,我未婚夫。”长清极力掩藏着自己的情绪,可还是有一些恍惚。

“姐夫?这可真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姐姐你怎么不早说,当初幸亏有姐夫,不然我还真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小倩摇晃着长清的手臂激动的说。“你还有理呢,发生这么大的事都不跟家里说一声,是想担心死我们吗?”长清朝小倩嗔怪道。“哎呀,我怕你担心嘛,你看,我现在不活蹦乱跳的站在你面前吗?”小倩边说边笑,还转着圈,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宋轶看着小倩,眼里的情绪不可捉摸。

2.

婚礼按时举行了,长清和宋轶终于结束了七年的爱情长跑。可今天小倩的出现总让长清惴惴不安。

“宋轶,你说我们去哪里度蜜月呢?”长清在衣帽间问宋轶,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宋轶最近常常心不在焉,好像有心事。“宋轶,宋轶?你怎么了?” “哦,你叫我啊,什么事?”宋轶的眼神呆呆的,好像并没有听长清讲话。

“你最近是怎么了?从山里回来就精神恍惚的样子,是不是受了惊吓?”长清摸了摸他的额头,没有发烧。

“我没事,你刚刚说蜜月吗?去哪里都可以,你喜欢就好了。”他搂了搂长清的肩,长清顺势抱住他,“宋轶,你爱我吗?”“当然了,我们都结婚了。”他宽大的手掌抚摸着长清的背,给她安全感。“真希望我们可以一辈子都可以像今天这么好,这么恩爱。”长清抱的很紧,就像马上就要分别了似的。可抱得越紧长清就越不安,她觉得自己和宋轶的这些年好似一场梦,一醒来,紧紧攥在手心里的幸福就会变成一堆泡沫。

宋轶放开长清,抓着她的手臂面对面站着“傻丫头,还说我精神恍惚,我看你是患了结婚恐惧症了。别担心,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一定会对你好。”说着在长清的额间吻了一下。

“哎哟,原来这两个人在这里卿卿我我呢,难怪怎么找都找不到。”“是啊,不愧是模范情侣,一刻也不愿意分开呢。”“人家可是有心灵感应的,宋轶在想什么啊,长清全都知道。”朋友们都闯进来了,七嘴八舌的取笑着。

“姐姐,出去敬酒了啦。”长倩也在人群中。“好,你们先出去,我补一下妆。”长清推着他们走出了换衣间。“这些人啊,一刻不起哄就一刻不安心。”长清向宋轶说笑道。

“对了,我们认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有个妹妹呢?”宋轶边换衣服边问。

“怎么你看上她了?不过你没戏了,小倩早就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心上人了。”长清故意揶揄道。

“你想哪儿去了,我只是好奇。”宋轶只是笑笑,看不出其他情绪。

“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本来一直住在外面,后来她母亲生病去世了,爸爸才把她接到了家里来。妈妈一直不喜欢她但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她一个小姑娘无依无靠的。再后来,爸爸也不在了,小倩就一直在外面读书,假期寄住在亲戚家,几乎不回来。妈妈不喜欢她,更不想承认她的存在,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也就没跟你说。”长清尽力解释,希望能让宋轶信服。

“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身世,不过看你们姐妹关系倒是挺好的。”宋轶拍了拍长清的肩膀,语气里透着心疼。“是啊,一开始我们也很生疏,但毕竟血浓于水,尤其是爸爸离开以后,我便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又是做姐姐的,我肯定要对她好。虽然不在一个城市,我也时常去看望她。说来也奇怪,我们的感情比有些亲生姐妹还好,也许这也是缘分吧。”“嗯,我想爸爸看见你们姐妹这样好,在天上也会很开心的。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我倒勾起你的伤心事了,别难过了,我们出去吧。”说到爸爸长清就红了眼,宋轶立马打断了话头,牵着她出去了。

3.

天黑下来了,刹那间狂风大作,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打落下来。宋轶本是跟驴友一起出行,不料中途走散,一个人被困山中迷了路,恰值雨季,大雨说来就来。又是一个霹雳,震耳欲聋,大雨就像天塌似的铺天盖地的从天空中倾泻下来,“救命啊,救命啊”近处传来呼救声,宋轶大着胆子拿着手电筒艰难地在四周查看。

一个女孩子摔在距离平地一米高的岩石上,大雨把她的衣服都打湿了,头发杂乱的贴在苍白的脸上,她趴在地上绝望的呼救着,声音已经渐渐低下去了。宋轶见状连忙跳下去扶起了那个姑娘,“哎,你醒醒,不要睡啊。”宋轶一边摇晃着她的身体一边极力呼救着,他可不想再有一个人就这样在他身边死去。

他抱着那个姑娘,脱下自己的衣服给他穿,尽可能让她的身体温暖起来。好在山里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宋轶不停地和怀里的女孩子说话,对方也同样嗯嗯啊啊的回应着。“你坚持住啊,天马上就要亮了,我们很快就得救了。”

“finger crossed.”女孩子把宋轶的中指搭在食指上,“只要做这个手势就会得到好运,”慢慢的女孩子也开始恢复了精神。宋轶看着眼前的女孩子,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好像回到了当年父亲去世那一天,那个小丫头坐在石阶上,举起自己的手,大声叫着“finger crossed.”眼睛忽闪忽闪的,就像夜里唯一亮着的星。

原来女孩子在山里支教,早晨出门买东西,没想到回来时遇上了大雨,雨天路滑,又不慎摔倒。手机没有信号,两个人就这样背靠着背聊了一夜的天。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从山里回来之后,宋轶就总是会梦见女孩子那双浅棕色的大眼睛,好像似曾相识,一想起那双眼睛,就觉得心里痒痒的,好似被人轻轻的挠着。

宋轶走在上班的路上,发着呆。突然一阵大雨落下来,让人猝不及防,宋轶就只能暂时到边上的一家花店躲雨。

“姐夫?”穿着围裙的小倩从椅子上站起来,正准备拿伞给进来躲雨的客人,没想到转头便看见了宋轶。

“小倩,你怎么会在这里?”说着便上下打量了一下,“原来你的花店开在这里,真巧。”

“看来我们还真是跟雨天有缘,上次是在山里,这次是在堰州。”小倩笑着拿毛巾给宋轶。

“念薇,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啊。”一个中年妇女向小倩打招呼,准备离开。

“王阿姨。”宋轶叫住了她。

“你是?沈轶?啊呀,你都这么大了啊,自从你搬走之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了,这样一想大概有十几年了吧。”中年妇女仔细打量了宋轶一番,发出了很深的感慨。

“是啊,王阿姨,你还好吗?”宋轶拉着她坐下。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我们还能相见,真是缘分啊。我老了,近来总是想起当年我们三户人家互相挨着,互相帮衬的日子,那个时候可真是热闹啊。可惜小薇走了,你爸爸也走了,你们两个孩子也搬走了。”王阿姨说着说着,抹起了眼泪。

“念薇?你不是叫小倩吗?”宋轶听到念薇这个名字就心存疑虑,听王阿姨这么一说便更加肯定了,眼前的这个小倩就是小时候住在隔壁的那个小女孩念薇。

“我妈妈叫小薇,她为了让我永远的记住她就给我取名念薇。后来我妈妈去世了,爸爸就把我接回了家里,因为阿姨不喜欢我这个名字就改了,叫长倩。”小倩听了这番话也很激动。

“沈轶哥哥?你怎么也改了姓呢?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找你,你知道吗?你为什么不联系我?我很想念你。”小倩说着就扑进了宋轶的怀里。

宋轶吃惊之余并没有忘记自己姐夫的身份,立马就扶起小倩坐在了椅子上。“你搬走后不久,我爸爸就去世了。后来我妈妈改了嫁,我就跟我妈妈姓了。”

“不过,这些年我们不是一直都有发邮件吗?不是我不想见你,是你说你已经结婚了,马上就要出国,不想见我啊。”听了小倩的哭诉,宋轶脑子里的疑团更重了。

4.

宋轶和念薇是一起长大的,或者说,念薇是在宋轶的保护之下长大的。

在小镇上的其他人眼里念薇是没有爸爸的野种,是私生子,就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唾弃。只有宋轶愿意当她的朋友,还时时保护她。

有一次,一群小男孩追着念薇跑,用石子扔她。念薇跑不动了就被他们逼到了墙角,其中一个年纪大一点的男孩子抓住念薇的双手开始撕扯她的衣服,虽然年纪还小,但念薇知道男女有别,拼命挣扎着,但无论她怎么呼救都没有人来救他,其他的男孩子都在旁边看着,起哄着,说着他们这个年纪不该知道的污言秽语。

这时恰巧宋轶放学回来,见状便和那群孩子打了起来。虽然宋轶比他们大几岁,但双拳难敌四脚,最后鼻青脸肿的回了家。

不知道为什么从那天开始,就流传出了念薇小小年纪就勾引男人的流言,流言无稽,可却实实在在的打在了念薇本就脆弱的心上。她从一个尽管遭受白眼却仍然乐观向上的小姑娘变得沉默寡言,呆呆傻傻。

有一次,念薇不小心打碎了邻居家的花盆,被女主人指着鼻子骂“下贱没人要的野种”,说她小小年纪就跟她母亲一样学着勾三搭四,学着偷男人,说她长大了也是一个赔钱货,嫁不出去。念薇听着这些话,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流眼泪。

“她嫁不出去,我娶她。”宋轶听了这话,从屋里跑出来,可能当时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样一句话,可能是气不过小丫头被欺负,也可能是真的情愫暗生。

可或许就是从这一天起,念薇才下定了非宋轶不嫁的决心吧。

再后来,宋轶的父亲去世了,两个人就更加有了同病相怜之感,互相依靠,形影不离。

不久之后,念薇被接走,宋轶也搬了家,两个人就失去了联系。可宋轶还是常常给念薇的老地址写信,刚开始没有回应,可后来竟慢慢联系上了,这一联系就是十几年。

中途宋轶曾多次要求相见,但都被念薇以各种理由一一拒绝,最后还得到了念薇即将远嫁国外的消息。

花店重逢,两人都对这件事情感到匪夷所思。

“哦,我想起来了。那个一直给我写信的人曾经给我寄过你的一件东西,就是这件东西,让我确信这么多年真的一直是你在与我通信。”说着,宋轶从钱包里拿出了一个银制的旋转木马挂坠。“这是小时候你一直挂在脖子里的,你还记得吗?”

“是啊,这是我从小带到大的。后来我去外地读书,姐姐说她很想念我,我就把这个送给他了。”小倩摸索着挂坠,颤抖着。

“长清……”

5.

当宋轶赶回家中想找长清问个清楚的时候,长清已经离开了。桌上只留下了一封信和一份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

“宋轶,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时的场景吗?黄昏刚刚谢去,我在操场边被一个篮球砸到了肩膀,当时你额头上挂着汗水,慌慌张张的走到我面前不停地说对不起,看着我吃痛的神情紧张的脸都红了。那个时候我趁势喊着要你带我去医务室,其实我一点也不痛,只是看着你的样子觉得很好玩,想戏弄你一下。没想到你却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帮我打饭,做值日,处处照顾我。我想我就是从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里开始喜欢你的吧。

那个时候你刚转学过来,常常郁郁寡欢,也不喜欢跟人说话,总是一个人看着窗外发呆。我主动找你说话,你也只是敷衍着回应,好像什么也不喜欢,什么也不在意。

直到有一天,小倩的舅舅送来了一些信,说是小倩搬走后寄来的,一开始没在意,后来发现寄得越来越多,怕是什么重要的信件就拿过来了。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我第一眼就认出了信封上你的字迹,工整而有力,就像你的人一样,耿直而又诚恳。

鬼使神差的,我拆开了这些信,从中得知了你的身世还有你和小倩之间的故事。不管你信不信,一开始我真的只是想安慰你,开导你,想让你从失去父亲的悲痛中走出来,所以才用小倩的名义给你写了第一封信,可至此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宋轶,我不得不承认,我羡慕小倩,甚至嫉妒她,怨恨她。我根本没有大家想得那么善良和大度,小倩的母亲是我父母婚姻的第三者,要不是她我的父母也不会整天大吵大闹,我平静幸福的生活也不会被打扰。而小倩呢,她仅仅用一封回信就能让你转悲为喜,那是我在你脸上从未看见过的欢颜,灿烂的就像连日阴雨后初见阳光的花朵。这是我费尽心思都做不到的事情。

渐渐地我发现,你只有在信中才会表达出你内心最真实的想法,那样的温柔的语气和无话不说的亲密感让我嫉妒的发狂。我常常感到罪恶和不安,我也常常安慰自己,你对我或许是有一点真心的吧,毕竟我只是盗用了一个身份,信里的一字一句都是我想对你说的话,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相处,我都是以长清的身份和姿态出现。

所有人都说我们是有心灵感应的模范夫妻,其实哪有什么心灵感应,都是我用小倩的身份去了解了你所有的喜好和生活习惯然后假装默契,假装善解人意。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吃辣,每次吃完笋都会拉肚子,讨厌留长头发,更不知道怎么和小孩子相处,我只是在学着变成你喜欢的样子,或者说是小倩的样子。甚至,我为了和你成为大学同学,选了我根本不喜欢的金融专业,七年,我一步一步的沦陷了,无可救药。我骗走了小倩身上的挂坠,甚至为了撮合我们,不惜编出她已经结婚了的谎言,好让你彻底死心。

我以为只要我们结婚了,一切都可以回到正轨,小倩会消失而我也可以做回长清,所有的秘密都会埋在地下。可是我错了,自从你在山里遭遇事故回来后就变得心绪不宁,我原以为你只是受了惊吓休息一下就能好。直到我们婚礼那一天,你和小倩重逢了,我也终于知道了你这些日子神情恍惚的原因。该来于还是来了,真是应了那句话,报应不爽。

昨天你喝醉了,你说,“长清,你的眼睛真好看,就像秋天流淌的小溪。”是啊,我和小倩长得一点也不像,除了这双浅棕色的眼睛。其实我早该明白的,因为你坐在我身后,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的眼睛真好看,很像我的一个好朋友。”原来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这些年,我不舍得错过和你在一起的每一个春天,每一片风景,却舍得错过了许多个自己。人生萍水,缘起缘灭,再深刻的爱恋最后都要告别。有些路我要一个人走下去了,虽然孤独,却没有伤害,没有纷扰。

抱歉,宋轶。我走了,你不要找我。好好照顾小倩,这些年她一直都在等你。

爱你的,长清。”

6.

在某个繁花疏落的午后,宋轶站在窗前,偶然想起某个久远的故人,内心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温柔和清凉。

“长清,我们出去走走吧,你喜欢的荼蘼该开花了。”

“姐夫,我是长倩,姐姐已经走了很多年了……”

“哦,是啊。”

生命里过客匆匆,有些人或许还会在桥头巷陌重逢,不言语只是一个眼神便擦肩而过,有些人,扫落尘埃深处,此生不复与见。

长清,你可知这些年,我从未把你当过替身。

相关阅读:

微信收藏就像一场展览

你终究会明白,你只能拿着不属于自己的剧本,过着迫不得已的人生

我仍会哭,就像我会笑那般

读《军犬黑子》有感

别开生面的一堂课

一局棋让我懂得了不要骄傲

家乡的小吃

最痛苦的一件事

凌晨三点

我的魔术生活

版权申明:本文 下辈子,我不要再当姐姐了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92496.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