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楚小刀的江湖梦

楚小刀的江湖梦

2018-03-24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图片来自网络

01

我是一名剑客。

我随师傅姓楚,名叫小刀。

我曾经问过师傅,为什么给我起这个名字,叫起来一点也不大侠。况且,我的兵器明明就是剑。

师傅啃着鸡腿说,如果你用刀的话,我就叫你小剑。

我想了想,说,那我还是叫小刀吧。

师傅说我是个弃儿。

那年饥荒,父母担心养不活我,把我丢在森林里自生自灭,恰好师傅路过,扯着脖子把我拎回了家。

我一点儿也不恨他们。

因为师傅说,闹饥荒的时候人们易子而食,他们没有吃我,也没有让别人吃,已经算是有人性。

除此之外,我还有点儿感激他们。

如果不是他们抛弃了我,师傅就捡不到我,师傅捡不到我,我就成不了剑客。

成为一名伟大的剑客,是我毕生追求的梦想。

02

这一天,是师傅生辰。

为了庆祝,我下山买烧鸡,去的是师傅最爱的醉仙楼。

醉仙楼是镇上最有名的酒楼,烧鸡更是他们家的招牌菜,每天限量供应30只,售完即止。

我去的时候,卖烧鸡的档口已经排起了长队,我点了点人数,好像有点危险。

我走到最前面望了一眼,接着拍着排队的人的肩膀数到第十个,然后喊道,“今天就到这啦,还有10只,剩下的人散啦散啦,明天再来!赶早啊您嘞!”

队伍“呼啦啦”地走了个精光。

醉仙楼的伙计跑出来,“诶,你哪来的,捣乱是不是!”

我堆着笑,“不,不,我是顾客,剩下的,我全要了。”

伙计们侧过身子,露出后面的招牌,上面写着:老客户回馈,烧鸡不限量。

我两眼一黑,伸手摸了摸钱袋子,心里有点发虚,“你们这方式不对。”我说。

“你赶走了我们顾客还说我们不对,你倒是说说,哪不对了?”伙计们都撸起了袖子,捏了捏拳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我咽了口唾沫,“你们原来限量供应,玩的是饥饿营销,目的就是吊着顾客,让他们想吃不一定吃的着,吃不着就天天想。可是你们今天不限量了。就把之前你们好不容易营造的氛围给打破了。烧鸡没有了限量的名头,再好吃也就是只烧鸡。

伙计们看着我目瞪口呆。

我清了清嗓子,挺了挺胸,糊弄人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自己心虚。

哪怕你胡言乱语不知所云,只要你自信,对方一定会认为你说的有道理,即使听不懂,他们也不会自曝其短。

“啪啪啪”有人鼓着掌从醉仙楼走了出来。

我抬头一看,是个女子,她身着烟纱碎花长裙,头梳灵蛇髻,嘴角含笑,一双眸子顾盼神飞,举手抬足间自带一股柔香,比怡红院的小桃红还要美上几分。

“这位公子说的真好,看来深谙经商之道。不知可否上楼,容我讨教一二?”女子一拱手,行了个男子礼。

看来也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我喜欢。

03

我随她进了包厢。

里面摆了满满一桌子的菜,女子做了个“请”的手势,说,“小公子不要客气,今天我做东。”

都是江湖中人,不拘泥这些虚礼。

我寻了个位置坐下,便大吃起来。

言谈中得知,她是这醉仙楼的老板娘,名唤九儿。本是随夫君来此安家,谁知刚到此处,夫君便感染风寒,一病不起,不久后便撒手人寰。她用二人的积蓄开了这家酒楼,这一开,就是五年。

我嘴里嚼着溜肚尖,筷子伸向清蒸鳜鱼,一边摇头叹气一边感慨,“红颜命薄,红颜命薄。”

不知怎地,听说她曾为人妻,我心中竟有一丝酸溜溜的。

她莞尔一笑,毫不在意,“不过是些陈年旧事罢了。小公子,现在我比较在意的,是你之前说的那些话。针对这经营之事,小公子可还有其他高见?”

“既然你如此虚心求教,我就指点你一二。”吃别人嘴软,绉我也得给她绉出些条条道道,“首先,你这限量供应不能停,不仅要限量供应,还要择日供应。1、3、5限量供应烧鸡;2、4、6限量供应鹿尾;周日酒楼关门,歇业一天。其次,你给顾客办理积分,每次消费1钱银子积1分,2钱银子积2分,以此类推,上不封顶,积累到100分可以成为你们酒楼的vip客户,免排队,还可以送货上门,甚至请酒楼大厨到他们家准备酒席,当然,这出场费可以订的高些,有钱人家也不在乎。最后,你还可以办理充值,在你这存放10两银子,菜金可以打9.5折。当然,金额你可以再考虑。就是这么个意思。”

九儿听得一愣一愣的,满眼都是对我的崇拜。

我一抹嘴上的油光,拍了拍肚子,站起来,“多谢款待,在下还有事务在身,先告辞了。”

九儿忙出言挽留,“小公子,刚才那些言论,真是闻所未闻。公子真是当世奇才,不知可否加入我醉仙楼,公子只需从旁指点,这一半的营收,我都分与公子。”

“姑娘好意,在下心领了,但是在下志不在此。”我摆了摆手,大摇大摆的走出门去,留给她一个伟岸的背影。

我是要成为剑客的男人。”风卷起树叶,打着卷儿从我腿边吹过,阳光为我的轮廓镀上了一层金边。

此情此景,我内心豪情万丈,恨不得能立刻仗剑江湖,成为一名真正的剑客。

只是片刻之后,我又腆着脸回到了醉仙楼。

九儿见我回来,惊喜万分,“公子可是改变主意了?”

“不是,不是,就是,”我不好意思地笑着,“能不能给我打包10只烧鸡?”

04

我拎着烧鸡回了家。

想到待会师傅大快朵颐的样子,我也分外高兴,忍不住哼起了歌。

今天的天气特别的好,阳光和煦,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就跟我师傅一样,虽然他有时候比较逗比,但是不可否认,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老头子。

他养育我长大,教我武功,还给了我一个梦想。虽然他起名字不好听,但是我认为那应该是遗传,不能怪他。

说到这里,我想悄悄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关于我师傅的名字。

你们一定不会知道,我师傅叫什么名字。

他,叫,楚,柳,儿。

啊哈哈,你们能想象吗?一个胡子拉碴的老头子叫柳儿。

这个名字,就算倒退30年,那画面也不忍直视啊。

“师傅,师傅,快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终于到家了,我举起烧鸡一路狂奔。我的心情就像一个急于炫耀的小孩子,10只烧鸡啊,整整10只烧鸡啊,师傅一定特别开心。

屋子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回应。

“欸?”我觉得有点奇怪,如果是平时,师傅闻着味就出来了啊,难道师傅出门了?

这老头,明知道今天我肯定会给他带好吃的,居然还溜出去,待会烧鸡的分量一定给他减半。

我心情郁郁地踹开了门,却被血腥味熏得一个趔趄。

我丢下烧鸡,冲进里屋,只见屋里一片凌乱,师傅安静地躺在血泊里,一动不动。

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丢着我们特地用玄铁锻制的烧火棍。

已经赫然断为两节。

那是房里师傅唯一可用的兵器。

我悲痛欲绝,一步一步走近师傅身边,跪下来,颤抖着手将他上半身抱起靠在我怀里。

“师傅,师傅”我喃喃地叫着,眼泪簌簌而下,落在师傅脸上。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师傅会以这种惨烈的方式离开我。

我一直想入江湖,却不曾想,我原来一直在江湖之中。

突然,我感觉师傅微微动了一下,我大喜过望。

“师傅,师傅”我用手背囫囵抹净眼泪,仔细地盯着师傅,我就知道,师傅他老人家一定不会这么轻易死去。

在我看过的所有武侠话本中,主角的师傅在临死前一定会醒过来好几次,告诉主角他身世的秘密,或者交给他一本能开挂的武功秘籍。

师傅吸了吸鼻子,然后缓缓地将头转向堂屋的方向,睁开眼睛——

接着他暴跳起来,对着我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揍,“叫你把烧鸡丢地上,叫你把烧鸡丢地上,你个败家子!”

05

我顶着一脸青紫烧了两壶开水,把烧鸡清理干净。

师傅一边啃着烧鸡,一边埋怨,“过了水味道果然差了好多。”

我哀怨地蹲在一旁。

原来今天在我下山之后,有一只野猪冲进了屋子,师傅随手操起烧火棍和它展开搏斗,野猪被刺中多次,自知不敌,夺门而去。

那地上的血液,都是野猪留下的。

至于师傅为什么会躺在里面——

“和野猪干架太累了好吗!老子那是累瘫了!”

至于为什么烧火棍会折断——

“你知道野猪皮多厚吗?”

我很怨念,这真相一点也不江湖。

我借机又问了师傅我的身世,他的身世,以及他的人生经历,最后悲哀的发现,我身怀惊世秘密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我有些颓废,没有金手指,我实现成为一名伟大的剑客的目标又要难上几分。

师傅随手递给我一只烧鸡,“小刀啊,江湖有什么好?跟着师傅有酒喝,有肉吃,这才是神仙日子。”

“你不懂。”我一口咬下半拉鸡腿,“人要有梦想,没有梦想的人生就如同行尸走肉。”

“你想点别的什么不好?黄金屋,颜如玉,哪一样不比当剑客强?”

我抬手捶了捶胸口,“师傅,这里面流的是剑客的血。”

师傅操着一只鸡腿呼了我一巴掌,“以后给我少看点话本!”

06

后来,江湖内乱,魔道横行。

我认为出山的时候到了。

于是,我收拾了行囊,背着我的宝剑下了山。

“小刀,回来的时候给我带只烧鸡。”师傅的声音远远地自身后传来。

师傅以为我和往常一样,只是去镇上闲晃而已。

他不知道,我已经下定决心,此去江湖路远,我与他师徒二人,恐再难相见。

我本已经离开了小镇,正式踏上我闯荡江湖的旅程,突然想到师傅的话,还是折回了醉仙楼。

好歹我二人师徒一场,师傅最后的嘱托还是要完成的。

“嘿,小刀来啦。两只烧鸡打包?”醉仙楼里的伙计已经与我十分熟识。

“嗯。”我想了想,补充道,“不,这次来十只。”

“可是又到了师傅生辰?”九儿的声音传来,未见其人,那股专属于她的香气已经在鼻间浮动。

这几年,九儿按照我说的,开展了会员制,充值抵扣,每日限量菜品等等活动,后来又在我的建议下增加了外送服务,如今,醉仙楼生意如火如荼,隐隐有垄断镇上餐饮业的趋势。

“不,是我要走了。”我看着九儿,正色道。

九儿呆了片刻,努力地扯出一丝微笑,却显得十分僵硬,“你是要去隔壁镇上采买吗?”

“不,我要闯荡江湖去了。”我停顿了一下,解释道,“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伟大的剑客。自古乱世出英雄,现在江湖内乱,正是大好时机。”

九儿看着我,过了很久才开口,她说,“这么多年,我以为我的心思你都懂的。”

我张了张嘴,却不知如何回应。

自从那日相识,我与九儿一见如故。

每次我去镇上,都会绕到醉仙楼与她一见。名义上,我是说帮她看看生意的进展,再给她提点意见。实际上,我只不过想找借口多见见她罢了。

我知道,九儿于我,也是有情的。

不过我心中始终怀揣着成为剑客的梦想。

江湖血腥,刀剑无情,一旦我踏上江湖,就注定是一条不归路。

我不能让九儿用余生与我赌。

只是,我终究耽误了她这许多年。

07

此时多情只会伤她更深。

于是我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任凭她在身后呼喊,我亦充耳不闻。

忽然听得一阵嘈杂的人声和马蹄滚滚,然后一个刺耳的声音喊道,“这小娘子姿色不错,带上山给大哥做压寨夫人!”

接着,我听见九儿惊慌失措的声音,“你们要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我回头,见一群悍匪将九儿团团围住,其中一人下了马,抗起九儿抛到马上。

镇上的百姓纷纷躲避。

几个伙计手持镰刀、菜刀冲出来,立刻被砍杀。

我惊怒交加,拔出佩剑向他们冲过去。

我一剑将为首之人所乘马蹄砍断,马匹嘶鸣倒地,他失去重心,向前扑倒下来,我乘其不备,回手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

其他众人惊见这一变故,抛下九儿,拔出刀剑将我团团围住。

我喊道,“九儿快走!”一边握着佩剑,紧盯着他们的动作。

从他们的步伐身形看来,这些人不曾正式习武,但他们都为穷凶极恶之徒,再加上人多势众,此战我恐怕很难全身而退。

“上!”其中一人一声叫喊,他们便齐齐向我攻来。

我足尖点地,飞身而起,踩在一人头顶借力,跳出了他们的包围圈,反手一剑,从背后刺穿一人身体。接着将剑横向一挥,剑气割破了左右二人的喉咙。

与此同时,剩余的人全部围攻过来,我抬手挡住右侧来剑,却被左侧的匪徒割伤了左臂,我大喝一声,凌空而起,剑锋飞舞,将自己团团护住,一时间刀光剑影,场面极其混乱。

我不知战了多久,待他们最后一人倒下时,我亦浑身是血,力竭而倒。

恍惚间,我见九儿哭喊着奔向我,将我抱在怀中,泪水淋落如雨。

“九儿,别哭。”我想拂去九儿的泪水,却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08

三个月后。

我的伤已经痊愈,决定在下月与九儿成婚。

师傅问,“你不是要当一名剑客吗?”

我说,“我已经是很棒的剑客了。”

师傅又问,“你的江湖呢?”

我伸手揽九儿入怀,“护她周全,就是我的江湖。”

师傅拍了拍手,“如此甚好。你既已有归宿,我便要离去了。”

我问,“师傅,你要去哪?”

师傅说,“江湖之远,天地之大,到处皆是我的去处。”

我说,“师傅,这么帅气的回答一点也不适合你。”

师傅拍了下我的头,“臭小子。”

九儿揉了揉我的头,与我相视而笑。

后来,我和九儿帮师傅打包了10只烧鸡,让他带着路上吃。

我们将他送出小镇。

师傅说,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你们回去吧。

我和九儿站在路口,看着他渐行渐远。

突然,我心中一动,大声的问道,“师傅,你究竟叫什么名字?”

师傅的声音随着呜咽的风声悠悠传来,

“楚留香。”


本文由桃止原创,翻版必究,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阅读:

杀伐决断笑谈中,不胜人间一场醉。——贾樟柯《江湖儿女》

剑长生,人有情

真假道士

爱情,终究相忘于江湖

《江湖》

初恋故事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仗剑生,为剑死,这是吾等的宿命

闻尸人

屠夫

版权申明:本文 楚小刀的江湖梦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98471.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