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第5页

03月15日

莫道不消魂

发布: 芝麻仔仔 | 分类: 短篇小说 | 评论: 0人 | 浏览: 66

满天繁星,她双眼迷离,悠悠吐出一口烟,烟圈散开,越来越淡,直到看不真切。…

阅读全文

03月14日

良辰美景,红酒羊排,寻你人山人海

发布: 风流剑客 | 分类: 短篇小说 | 评论: 0人 | 浏览: 55

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中午过后刚接到四儿的电话,穿越半个城市,裹了件开衫我就过来了。…

阅读全文

03月14日

和傻瓜谈恋爱是要上缴智商税的

发布: anny | 分类: 短篇小说 | 评论: 0人 | 浏览: 38

“姓名?”
“……陈尔南。”
“年龄?”
“……22。”
“职业?”
“……”…

阅读全文

03月13日

告白

发布: 饭团 | 分类: 短篇小说 | 评论: 0人 | 浏览: 77

——告白是对自己的表白

阅读全文

03月13日

秋分

发布: 虾卷 | 分类: 短篇小说 | 评论: 0人 | 浏览: 97

父母与子女之间,也是要互相成全的。…

阅读全文

03月11日

嫦娥 | 我与后羿的故事,和你们熟知的天差地别

发布: tanya | 分类: 短篇小说 | 评论: 0人 | 浏览: 132

中秋节前,我们有幸采访到这个盛大节日的女主角,嫦娥女士。她大概一个人在广寒宫住了太长时间,也变得像广寒宫一样,冰冷冰冷的。在我们采访的过程中,她表现出极度的抗拒和不耐烦。…

阅读全文

03月11日

不负如来不负卿

发布: 木猪 | 分类: 短篇小说 | 评论: 0人 | 浏览: 91

很奇怪,最近他总能闻到那种水草腥腥的味道。办公室、家里,身上到处都有,衣服洗了很多遍,可是那种味道就是洗不掉;他还常常听到那种绝望的笑声,从睡梦中传来。…

阅读全文

03月11日

不般配的爱情,往往有旁人看不懂的情深

发布: 猫九 | 分类: 短篇小说 | 评论: 0人 | 浏览: 67

拾壹第一次在电视上看见傅园慧,就觉得自己很像她。
不,其实拾壹比她大只得多!…

阅读全文

03月10日

My Own Private Indian

发布: 惊花语 | 分类: 短篇小说 | 评论: 0人 | 浏览: 31

阵雨后,纤长的草里开了一些淡黄色的野罂粟,米白、血红、浅紫的蛾子绕过栏杆低低地飞进他的屋子,也许它们是唯一的访客。…

阅读全文

03月09日

浮生若梦

发布: 十五点六 | 分类: 短篇小说 | 评论: 0人 | 浏览: 53

我出身贫寒之家,爹娘不爱女,我亦习惯,有一日路过学堂听得有朗诵声,为《琵琶行》,我每日路过,心中默记,又机缘巧合见到琵琶行文字,对照之下自习得认字,从此对诗词入迷。…

阅读全文

03月09日

我的谦谦君子

发布: 潮牌米老鼠 | 分类: 短篇小说 | 评论: 0人 | 浏览: 28

满怀心事邝露回到璇玑宫,这个时辰该是准备要进午膳了,几个小宫娥在膳房边忙边聊,忽见邝露进来便一个个都不作声了。邝露正要将准备好的膳点端进大殿,之前说错话的那个小宫娥因为感念邝露当日不追究之恩,突然出声:“露姐姐,您还是别去了,陛下正在用膳……”…

阅读全文

03月09日

邝露:我的谦谦君子

发布: lottle | 分类: 短篇小说 | 评论: 0人 | 浏览: 74

璇玑宫中,夜凉如水。
邝露今夜当值,夜已深,天帝仍在案前批阅奏折,她静立一旁。…

阅读全文

03月08日

小猫阿来

发布: 小柴 | 分类: 短篇小说 | 评论: 0人 | 浏览: 42

房子自去年装修结束之后,空了有大半年,经过一整个夏天高温天气通风散热,我开始着手搬家事宜。老妈执意到她熟识的张瞎子那里去算了一个乔迁的好日子,根据大师的指点,爸妈提前准备了斗香、大米、印着红点的馒头,又去糕店划了几块上了红色的米糕,一切按照乡下朴素的仪式感进行,终于在八月底顺利地完成了这件事情。…

阅读全文

03月07日

因为抑郁,系统为我分配了完美女友

发布: 草乙 | 分类: 短篇小说 | 评论: 0人 | 浏览: 60

当你想要自杀的时候,再等一等,或许就看见光了。 毕竟有这么多人,都在为此努力着。…

阅读全文

03月07日

雨季

发布: 小葵花Evy | 分类: 短篇小说 | 评论: 0人 | 浏览: 78

雨并不是无处不在,它由无数疏远的点聚集在一起,像一张网,总有生物能如漏网之鱼般钻过去。一只红色的蜻蜓躲进两滴雨中间,避免翅膀被打湿,但雨是多变的,持续不断地改变自身形状。没多久蜻蜓被击中落在桥上,它是雌性,这是它从水中蜕变认识天空的第一日。被来来往往的鞋子从这个世界上抹去前,一个男人把它捡起,它的复眼由几万只小眼构成,似乎那个男人有几万张不同的面孔。在桥上雨伞的边角总是擦过别人的雨伞,风在人与人之间来回,那个叫灌夫的男人伫立在人流中,他人的面孔都藏在伞下,只能瞥见一双双挽起的裤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