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乐评歌词 » 倒斗亚非拉

倒斗亚非拉

2020-04-18  分类: 乐评歌词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我想绝大多数人知道“倒斗”这个词都是源于天下霸唱的盗墓小说《鬼吹灯》。而现在,世界音乐圈乃至整个乐坛正在流行一种重新发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各国流行、迷幻、融合爵士音乐合集的潮流。这种倒世界融合音乐之斗,再现音乐黄金年代风范的摸金校尉行径,从侧面也说明了当今世界乐坛创作力之匮乏。

 在贩卖这些音乐时,这些欧美摸金校尉们往往会用怀旧、复古的字眼来挑逗世界各国听者们的神经。而这种怀旧的情绪向来通吃各大文艺作品。在广大的怀旧群体中,一种是经历过那些年代的听者。他们对着这些音乐会产生一种正面的、自传式的记忆。通过音乐唤起的记忆,让他们鲜活地坐在往事的末端,咀嚼着那些可能从怀旧中获得的成熟经验和教训。而作为怀旧群体中数量最多的新聆听者们,他们没有直面心灵的听觉经历,有的只是前辈们对于那些音乐过于神话的描述和刻意的掩盖。所以,这个音乐倒斗现象恰恰能够历练我们这一代被文字灌溉的听觉。

丢掉那些关于迷幻、嬉皮士、LSD等等乌托邦式的文字经验,我们进入音乐,去听自己的心。 在音乐倒斗潮流中,Sublime Frequencies这个厂牌一直被人们提起。除了那著名的电台系列专辑,Sublime Frequencies最让人津津乐道还是挖掘中古亚非拉流行音乐。《Molam:Thai Country Groove From Isan》、《Latinamericarpet:Exploring the Vinyl Warp of Latin American Psychedelia Vol 1》、《1970’s Algerian Proto-Rai Underground》、《Saigon Rock & Soul: Vietnamese Classic Tracks 1968-1974》、《Koes Plus Volumes 1 & 2 (1969-1970)》,这些亚非拉流行音乐合辑初步展现了当时各国流行音乐的风貌。此外,加上一些诸如Forbidden、A-Go-Go、Khmer(高棉这个字眼曾经让无数有东方主义情结的西方听众疯狂)、Phi Ta Khon等等或充满东方主义色彩,或左派激进,或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文字描述,再把例如手枪、黑布蒙面、戴着蛤蟆镜的烫头女青年等等形象符号的嵌入,整个厂牌Groove的味道呼之欲出。这也正是Sublime Frequencies让我们觉得给力的地方。当然,抛掉这些完全噱头式的视觉冲击(我知道绝大多数人包括我在内都抵抗不了这种把戏),抛掉录音者是否存在盗录现象或者音乐版权的争议问题,我们在专辑里面确实经历了许多我们根本没有过的听觉旅行。

用冲浪音乐式的电吉他演绎的泰国流行音乐Luk Thung(源自泰国中北部地区,是沿袭泰语发音特色的流行音乐)让我立马想到了那个水牛头(泰国摇滚乐队Carabao的标志)。那种独特的好听在其他地方找不到,只有整个中南半岛音乐才有这种味道--阳春白雪式的电吉他配上韵味十足的弹性歌唱。此外,那些阿尔及利亚的地下Rai,让我联想到了Cheikha Remitti,这个阿尔及利亚流行乐的活化石。当年她那首鼓吹性爱的《Charrag, Gattaa》在保守的伊斯兰国度无疑是一个炸雷。比那些所谓地下乐队有过之而无不及。而我也真正知道Rai在动感的节奏之外,在歌词中还有针砭时弊的功效。 

其实,这种音乐倒斗的现象不是这几年才出现的。著名的世界音乐厂牌Buda从1998年开始就展开了埃塞俄比亚系列,目前现在已经做到了第27辑。现在,已经有Forced Exposure、Soundway、Finders Keepers、Syllart、Now again这样的小厂牌在唱片业萎缩的大趋势下,跟随市场细分的大势,针对怀旧复古的人群,大力挖掘世界各地稀奇古怪的音乐玩意,做成CD、黑胶甚至磁带。你不必担心现在已经横扫网络的下载渠道会吞噬这些资金不足的小厂牌。

喜欢这类玩意的听众往往最后都会乖乖地想尽办法掏钱去购买这些音乐的副产品,从而养活这样一条看起来怪怪的商业食物链。 其实,对于我这类聆听者来说。这些亚非拉音乐古董无疑是一个线索。就像当初我逐步进入世界音乐领域的时候,一直以Rough guide、Putumayo的系列为聆听线索。然而,周遭众多听友对于这些系列向来不屑一顾。其实,我当时要的就是专辑中提供的一些歌手姓名。然后,通过自己的努力,在网络上慢慢展开。这样,我才逐渐发现了在那些音乐后面的、真正有实力的歌手。这些欧美发达国家的厂牌往往找出的是这些二三世界国家悦耳、新鲜的“元素”音乐。然而,当你深入地探索后,你慢慢发现了那些音乐中最迷人之处。随后,也就发现了最有味道,最适合你的当地歌手。就像西塔演奏家我先知道Ravi Shankar,后着迷Nikhil Banerjee;弗拉门戈音乐先听到Paco De Lucia,后钟情Camarón de la Isla;越南音乐先喜欢Huong Thanh,后爱上Trịnh Công Sơn;冲绳音乐先喜欢喜纳昌吉,后对嘉手苅林昌上瘾。这种从一条线索连带划出无数个聆听轨迹,从一个乐手带出某种乐派整个面貌的过程是世界音乐带给我的真正乐趣。我先聆听,然后一个激灵,然后拼命去寻找,然后找到一个乐派,然后找到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然后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歌手,然后了解这个乐派发展的过程。我越来越明白过程比结果重要得多。在这个过程中,我真的感觉到自己的身心拥有了无法估价的流畅、滋润的快乐。我相信这就是一个乐迷以乐养心的途径。我希望能够在这些小厂牌的古董音乐的带领下,捡个漏,找到那些埋没已久的音乐宝藏。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倒斗亚非拉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geci/20200418/273286.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